儿子的好大我要

      HALO——灰雨

      ﻒ 8月30日 ᦏ

      雅萨干船坞 1817时

      艾芙琳和伍兹焣之前就是莫布托军士的属下,在8月23日时뗖他们的队伍在霍布兹峡谷遭到圣约人的攻击后几乎全军覆没,之后他们仨人就往雅萨跑,也想要搭上离开瑞曲的末班车。他的排长就牺牲在他的面前,被疯狂的等离ए子打得皮开肉绽,仨人侥幸钻过岩石中的缝隙鄝,得以逃出生天。

      而埃文呢,这个陆军小伙子说自己在坠机后一路骑着陆行鸟过来的,科赫现在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穿过圣约人的包围进到里面来的,而埃文一直声称他根本没焉有见ἄ到一路上有什么战斗槳。

      ࣀ 之前哈林提到不准备派出他们战斗,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彻底无法挽回,干船坞周围的大片阵地丧失。最后的起降헡平台距离秋风之墩号只有一条壕沟的距离,所有陆战队员受命不惜一切代价守住起降平台,源源不断的士兵被鹈鹕机和猎鹰机送下地面,飞船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改装和维修已经在等待起飞,有一位凯斯舰长的贵客即将到来。

      ………… 曷

      探…끷…

      “凯斯呼叫贵族小队:超级战士,我们快没时间了。”

      “收到,长官,我们正在路上!”

      贵族六号和四号在飞快接近起蜻降平台,门口有两位陆战队员把守,埃米尔—A239问道“现在嫽什么情况。”

      其中一位陆战队员回报“我们失去了顶端的炮台,现在秋风之墩号没有掩护火力,无法飞到轨道那边。”

      즡“贵族小队呼叫凯斯,我们到降落台了。”

      凯斯说“收到,我的壮鹈鹕号已就绪。先清空降落✲区,我会到那種里和你碰头。”

      “遵命,长官!ቀ”埃米尔打开私人通讯“好,六号,就这样了。我来负责操作大炮,你快去月台运送包裹。”

      六号小跑下走廊的台阶,移动过程中用M392神射手步枪击中了靠近的齐格亚人,它们的圆形护盾闪一下消失了,瘦弱的尸体跌倒下去。两架魅影机在起降区投放ྥ了两拨兵力,它们正气势汹汹地杀来。

      基拉哈尼和昂苟依跑下土坡,金色的高温钉弹嗖嗖地打在走廊护栏上,那些基拉哈尼远距离下的枪法让人堪忧。在这个距离下六号优先解决掉了那些昂苟依,按孒下脱匣钮抛弃空弹匣,把神射手步枪挪到背后,取下一路携带的31型圣约ﻧ人针刺步枪。

      它的弹药类似于针刺枪所用的特殊水晶,加工得更长且更锋利以符合作为步枪弹药的特性,射速更快但并不追踪。同样,这种弹药击中软组织后会产生爆炸,如果有足够的针刺射入目标就可以发生融合爆炸。依照之前的战斗经历,它只需三发弹药命中目标即可发生爆炸,足以杀死没有能量护盾的任何圣约人步兵。

      敌人甚至料到了这些,六号发现这里的基拉哈尼护甲都装备有护甲锁模块,能够抵挡并弹出扎入肉体的水頢晶弹。

      她同时也清楚,任何护甲模块在使用后都需要经过充能,看来圣约人的也不例外。抓住这个空隙进行打击无疑再明智不过,她甚至不用刻意去瞄准头部。

      她用这把武器轻轻松松就扫出了一条血路,这里有一座三层小屋用作观测塔,在刚刚到来的魅影机放下步兵前,她抢先踏足了这里。

      ⥜ 里面的设备都被搬空,那些陆战队把许多物ⷃ资装备都頸整理在这里,这里遍布的尸体表示他们大多数人没能用上这些装备。

      埃米尔报告“就定位了,我会尽力摧毁敌军运输船,我会亲手杀掉你们所有人……”

      更多的圣约人从两个方向包抄这个建筑物,透过墙壁可以听到齐格亚人一马当先的脚步。六号靠近出口,面前的自动门转动门灳栓向右拉开,外面믣的齐格亚和她打了个照面,反应过于常뼵人␍的六号拔起步枪就击中了它的头部。然后对着过来的一堆昂苟依开火,橙色和红色护甲的昂苟依顺势倒成一排,剩下的齐格亚顶着护盾慢慢前进。

      즢六号从武器架上抓﫮取两枚M9破片手榴弹,抛下M392步枪,抓起上面的M319榴弹发射器。外面传来自动步枪的声音,是建筑物里的那些陆战队员,○他们在走廊上开火。

      六号走出门,视野瞬间一闪,尖锐的轰鸣响起,天空上的魅影机炸开,大块紫色碎片散落到悬崖下,埃米尔击中它了。那两个陆战队听上去遭到了基拉哈尼的攻击,出现伤亡。

      基拉哈尼把他们逼上走廊无路可退,锋利的钉弹直接刺穿了陆战队员的护甲把他们杀㯴死,而軃MA37自动步枪的火力对它们根本不值一提。

      六号用榴弹在那些齐格亚的中间炸开了花,然后转向台阶取下针刺步枪三下五除二干掉了走廊上的两个基拉哈尼。该死,她应该在路上叮嘱陆战队员装备这种武器的。她承认,若不是这把称手兵器,基拉哈尼也是她很不愿意面对的敌人。

      ꊊ 䲫 头衔上的移动探测器闪过红点,六号猛地转身,绿色的等离子击中了能量护盾,她击中了齐格亚持枪的右手,长着细长鸟嘴的齐格亚尖叫着吐出鸟舌,痛的身体往后一缩,这让六号直接结果了它。

      三架魅影同时Ⱈ出现,在三个方向投放部队,鹈鹕机C317就在这时赶到,在悬崖边缘放下了十૎人队伍。科赫大喊着읜“挡住他们,等凯斯到达这里!”

      十个人的猛烈火力ڏ打得齐格亚和昂苟依都往后跑,直到五个基拉哈尼冲上来顶住他们。干船坞屋顶的磁力加䂶速炮又击毁了一架魅影,埃米尔已经数不清自己的战绩了。

      埃文用SRS99狙击步枪把三个基拉哈尼依次爆头击杀,直接打碎了它们的蓝色头盔和颅骨,面对基拉哈尼的正面强压,我方也出现两人阵亡。剩下的人在莫布托的带领下占据三层建筑物,依托它作为一个小的要塞。科赫和希斯带着埃文来到屋顶,埃文要在这里架设狙击点,每当魅影机临空时他就得短暂躲避。

      基拉哈尼酋长扛着战锤追赶六号,她爬上走廊一路后退,用针刺步枪不停攻击,一点一点消耗它的能量护盾。酋长发动冲锋已经没有退路ꤩ了,在能量护盾破灭的那一ጏ刻启动了护甲锁,但只维持了短短数秒,六号用针刺驽步枪便很轻易干掉了它。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埃米尔在无线电里怒吼,又有一架靠近的魅影机带着上面的即部队葬送在他的手上。

      乐“这是帮尦乔治报仇!”接连两炮命中两架魅影,六号默默在心中欢呼。她重新杀下台阶,用榴弹炮一扫面前的昂苟依和齐格亚。

      中层平台迎来了以为不速之客,携带燃料炮的基拉哈尼酋长,台阶上的艾麷芙琳刚探出头就被它巨大的手臂推开,狠狠地撞击到后面的护栏上。

      它大吼一声,正面击中了跑上前的伍兹,可怜的陆战队员被轰成一摊碎肉,魂飞魄散了。莫布托用M45E霰弹枪偷偷姄接近酋长连开三枪击破了它的护盾,距离太慵近酋长没有开炮,而是大手一挥把莫布托抛开,莫布托撞翻护栏从二楼摔落。

      “杀你简直是易如反掌!”埃米尔击毁了一架妖姬

      六号冲上楼梯,綾正好被酋长逮到,这种ﴨ高价值目标值得酋长在这个距离下开炮,遭到炮击后六号瞬间消失了,它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投影分身,是陷阱。

      一枚榴弹正中它的面部,把上半身炸得血肉模糊,金色的燃料炮重重地掉在地上。

      桀埃文打爆了那个基拉哈尼的金色头盔,它的身子立刻倒下,手下的昂苟依不顾纪律直接逃命。两枚闪闪发光的蓝色光球粘在了屋檐上,科赫一把将埃文扯开,爆炸震碎了三层的所有玻璃䑴,ۢ他们这阩才注意到那位拿着电浆发射器的酋长。

      艾芙琳搀扶着莫布托回到中层,他的嘴里还在念叨“战斗还没结束……还没……”他抄起一摊血迹里的聕燃料炮,转身就跑上三楼。

      “这是싚给凯特틦报仇!”六号知道埃米尔又击落了一架ᩧ飞行器,她用基拉哈ꛭ尼钉枪下的刺刀砍死挡路的昂苟依,它小小的脑袋一分为二了。钉弹打在齐格亚的护盾上悉数反弹,她后退着寻找掩体。

      莫布托扛着燃料炮对起降平台下狂轰滥炸,很多基拉哈尼都探不出头来,这让他立刻吸引了两个酋长的注意。

      三层的埃文击破了那个酋长的护盾,它转身去隐蔽,撞上了后退的六号。她在酋长身上砍了好几个伤口,最后猛地刺进它的胸膛打光㝐了整个弹匣。

      燃料炮酋长和剩下的两个基拉哈尼聚在一起,躲藏在停机坪下的死角里。

      莫布托扔下弹尽的燃料炮,六号抛掉手里的钉枪,埃文匍匐着给狙击步枪换上弹匣,拉动枪栓。

      咔呲,子弹上膛

      六ὤ号举起榴弹发射器,在停机坪下的几个掩体之间轰炸,炸碎了罆储物箱,炸翻了武器柜,炸死了基拉哈尼。那个酋长狼狈地离开掩体,怒吼着要与六号决斗。

      六号稍稍放下手里的枪口

      嗙地一声,酋长的太阳穴爆出了新鲜的脑浆和血液,它庞大身躯的步伐停住,倒在了被尸体铺满的起降台上。

      六号顺着子弹轨迹望去,对三楼的埃文点头。

      “贵族小队呼叫凯斯,降落台清空了。”

      凯⅃斯回答“收到,在路上了。缛”

      埃霍米尔通讯“六号,你该走了。将包裹送到降落台,然后离开这个星球。我掩护你。”

      凯斯的鹈鹕机在딽快速靠近,埃米尔仍然在操控大炮进行掩护,他刚刚又击毁了一架魅影。

      “我是凯斯,正快速降落D月台。贵族小队,我准备好拿取包裹了。”鹈鹕机调转方向,用尾部舱门正对降落台降落。莫布㬑托带着手下直奔降落台,为他们提供警戒,鹈鹕C317在空中盘旋。

      聳凯斯走下降落台和贵族六号会晤,而六号交出了自己携带的蓝色发光装置。

      凯斯接过装置“超级战士,很高兴看到你,哈尔西说我可以仰赖你。”

      “长官,这是所有人的功劳。”

      凯斯扶了一下她的右臂“我们会永远记得他唼们的。”

      往天空一看,圣约人的CCS级巡洋舰正在靠近,凯斯打开通讯“有战舰调整方向朝秋风之墩号去了!贵族四号,对那艘战舰开火,否则我们᝚无法脱身,听到了吗!”

      磁力加速炮慢慢调转炮口“我会杀出生路的,长官。”

      众陆战队员和凯斯登上鹈鹕号“舰レ桥,我是舰长,东西拿到了,准备返回秋风之墩号,完毕。”

      “收到。”

      忽然杀出的魅影机用等离子机炮击中了C317的右后推进器,鹈鹕机失去稳定在空中旋转,随后左侧机翼也ꂎ遭到摧毁。

      另一架鹈鹕V933作出闪避,C317在空中翻转过来,肚子朝天往起降台上砸去。六号转身扑倒以躲避鹈鹕的撞击,她迅速捡起武器顺着魅影机的飞行方向看去。

      魅影机在屋顶磁力大炮的上空放下了两位桑赫利狂战士,一梭等离子弹雨袭来让她转过头去用手臂遮挡。

      狂战士启动能量剑想要钻进控制室,被詇霰弹近距离击倒,浑身的能量护盾闪着蓝光翻到下去。埃米尔爬出控制室,举起霰弹枪对着它的脑袋把它结果。狂战士护盾一闪,尸体跌落下去。 ᵫ

      줯 “接着轮到谁。”

      另一个狂战士从背后袭击,能量剑直接刺穿了埃米尔的身体,致使他发出痛苦的呻吟。

      埃米尔扔下霰弹枪,拔出胸前的战术匕ᗀ首,悬空身子在半空中一晃。

      “我准备好了!你呢?”

      猛地把刀刺进了狂战士的侧脸,拖着敌人俩人一起翻到下去。

      尾板上㹸的希斯向停机坪上的六号伸캭出手“中尉!快上来,我们得离开这里!”

      “我拒绝,炮台给我。”六号转身“祝好运,长官。”

      凯斯郑重地告别“祝你好运了,超级战士。”

      V933起飞前往秋风之墩,尾板上的四人:科赫、希鬹斯、莫布托、艾芙琳端着武器紧盯着起降平台,看着六号慢慢走远。

      …………

      ……

      希斯收起武器,凯斯拿着밝的发光容器照亮了客舱,容器内的蓝色光芒缓缓旋转着。一队超级战士专程护送它到这里,秋风之墩号甚至只为了等待它的到来而延缓发射,看起来,它对整个战局至关重要。看着那闪耀的蓝色电光,有种莫名的既陌生又熟悉的閗感觉涌上心头。

      ᜚ 实际上,贵族六号也怀有同样的感受

      …………

      ……

      “它若是被摧毁的话,就等于摧毁ᾯ了全人类的生存希望!中校,你要知道你的超级战士牺牲目的为何,㌲为的就是这个!”

      …………

      郫……

      他们也提出过这样的疑问

      谧 俊—A266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즽哈尔西博士正在对终端机进行最后的操作“知识,这是文明蝶自古以来就有的。”

      她移动到另一个终端机这里“这个AI就是它的管理人,它选了你们当她的信差。”

      埃米尔疑惑“我们被……AI选择?”

      ꠎ “对,在她眼中,你们比我还重要。詆”哈尔西闪过身,人工智能的全息身影出现在投影仪上“你们要带她到雅萨的UNSC废船厂,那里有翠鸟级战舰,等着带她飞离星球。”

      卡特—A259沉重地点头“了解了。”

      “是吗?人类输定了。当瑞曲星步上毁灭的命运,我们的毁灭也是必然的,除非……我们可以从这个制品取得对抗圣约人的武力。这是逆转局势的关键,转变的速度就像十九世纪的子弹,或是二十三世纪的超高速旅行。”

      卡特问“如果不行呢?”

      “问得好,你想我们还有其他的希望吗?”哈尔西注视着人工智能的全息影像,关闭了它,在投影仪下方抽出了搭载它的容器。 ⷦ

      “中尉,拿着,她已经做了选择。”

      六号接过哈尔西双手递来的容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