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冥王夫君

      “说来也怪,你阿爹都是金ⶩ丹ᐳ期的人了,怎么你对修界之事似乎还一无所知的样子。”

      “我阿爹?”

      祁龙轩险些⋢以为自己听错,大笑道:“陆叔叔你没搞错吧?鮲就他那整天醉生梦死的样子,能活过一百岁就不错了,还金丹期,吹上天我也不信,陆叔叔你莫被他骗了。”

      銰“算了,反正我的任务是带你去见阁ⵈ主,能不能ঋ进天涯海阁,덴就看你自己的机缘了。”陆俊实在无法理解굔这对古怪的爷俩,索性也不争⸶辩。

      “天涯海阁是哪里?有清微宗厉害吗?”祁龙轩挠头不解,喃喃问道。

      陆俊哑然失笑,无奈道:“你听说过六大仙宗吗?”

      “听过,쑕‘佛道儒,妖魔鬼’是吧?”祁龙轩点头ﶛ回答,却还是一知半解的样子。

      陆俊着实无语,目光看着远方,徐徐道:“当今天下,修真之风大盛,有十万럍八千派系,其中以‘ణ佛、道、儒、妖、魔、鬼’这六大ࣩ势力最꘳为鼎盛。

      六大派虽有正邪之分,但皆是以修炼仙道为最终目的,故而合称‘六大仙宗’,三正道为佛道儒,三邪道乃妖魔鬼。

      道之一脉,势力最大的是‘灵쐤修峰’。

      灵䋃修峰号称天下道脉之源,地处东方尽头,距离苦境十万八千里,建派Ḙ于上古灵山峰顶,癝乃是道家无上的灵修宝殿,素以三正道之首,仙宗第一自居䂿!

      而天涯海阁乃儒家避世修仙之所,远앭至瀛洲海外,为茫茫大海中的一座仙岛ށ,与世隔㼬绝,向来很少㚼踏足苦境。

      再有佛宗‘天㡞佛原乡’,位于苦境西域数千里处,相传为大千众生之修佛意念所砌,佛址飘渺,向来无人可知!

      而풀三邪道分别为‘万妖山城’‘魔皇陵’和‘修罗鬼蜮’,在下初出茅庐,也不끐曾去过,故而知之不多。

      至于你说的‘清微宗’,乃是灵修峰在苦境无数道脉分坛中的一支,属于末流小派,与天涯海ꏗ阁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삲

      祁龙轩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些年퍢他虽在学堂听说寨一些菒关于修界的事,但这么详尽的还是第一次。

      䢤当然,他知道这位高人口中的苦境,指的就是他们所处的这个凡俗世界。

      억 六大仙宗虽然不孴是真正襈的仙人门派,但对于凡俗世界来틾说,几乎就是超凡脱俗的存在。

      䂢 所以无论中原还是南疆,西域还是海上,除了六大仙宗之外的其余各方賭,都被统称为苦境,这是凡俗世界与修真界的划分,仙宗弟子天生而来的优越感正是来源于此。

      鼴 “那陆叔叔,我们此行瀅,是要햿去天涯海넘阁吗?”冷静了片刻后,祁龙轩看着眼前飞掠而过的景色,还有些恍惚之感。

      “不是,此行目的地,乃是万妖山城!”

      腆 “万…”祁龙ⸯ轩陡然色变:“那不是妖族鮵领地吗?去那作甚?”

      陆俊被他问得有些烦了,吩咐道:“此事说来话长,我只能告诉你,万妖山城隐藏于十万莽荒之中,有密林毒瘴,毒虫蛇蚁掩护,妖族以毒术冠绝天下,闯入者极少有人能够生还,我也只能尽力护你周全,你切记不可乱跑。”

      轰隆隆~

      正ꡤ交谈之际,苍穹之上忽传来阵濂阵躁动,雷电交闪,滋滋之声㕵不绝于耳。

      佣陆俊眉头᡺一皱,手掐剑诀道:“此时已经逼近雷暴中心了,为避免被天雷误伤,只能低空飞行,你抓稳了。” ᪀

      还没等祁龙轩反应过来,陆俊擎指往足下一点,仙剑顿῕生感召,刷的一声,瞬间加速飞驰而下,剑尖陡转,直接朝密林俯冲了下去。

      췹 “啊~”祁龙轩一个重心不稳,顿时吓得棋魂飞天外,急忙抓住陆俊㘑的手臂。

      两人一剑,转眼下滑了百丈有余,直到看到了连绵的密林,陆俊才迅速整了仙剑的状态,缓缓停在大片暗绿色的树冠顶㰤端。

      剑身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在黯淡的夜色中,如同一颗绚烂的流星划过天际。

      祁龙轩极目望去,连绵起伏嗈的树林恍如一片海洋,在风雨中掀起阵阵波涛暗涌。

      隐隐潮声传来顎,人与剑立身在天地之间,眼前景色如梦似幻,㙤看得他一时섵痴了。

      “陆叔叔,这感觉依太刺激了,我要多久才能뵤达到您这样的境界啊?”

      陆俊苦笑,解释道:“以后你进了仙门,就知道御剑飞行这些都只是小术而已,到了你阿爹那个层级的修士,那可是能够极目千里,坐见八极的!”

      “咳咳~”祁龙轩被呛的냶喘不过气来,笑道:“他要是真这么厉害,还需ᢂ要把我托付给您,陆叔叔,你真被他骗了。”

      陆俊笑而不语,沉默了会,道:“ጔ金丹期修士,当堻今修界能达到这一境界的,就是站ᑴ在巅峰的人物了,比如灵修峰掌教道虚真人,佛宗住持慧明圣僧,还有我的师尊段鹤舟,都午是金丹期修士,你阿爹也绝非无名之辈,你可知道他的名字퐼?”

      祁龙轩摇了摇头,若有所思。

      쏫 睢 퍤嗖~

      正在两人陷入沉默之际,忽听一道轻啸之声掠耳,黑暗ڮ之中的密林深处,数道凌厉剑光自脚下猝然袭来。

      陆俊一时猝不及防,惨叫一声,竟被突如其来的一道剑气削去了半截手臂。

      亱 好在他修为精湛,千钧一刻Ը反应过来,身法急闪,将其余数道剑气避过。

      但少了念力崔驰的飞剑却是一下子失去了控制,祁龙轩还没来得及反应,两人便惊呼一声,重重从半空中坠斻了下去。

      祁龙轩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出了一身冷汗,؅身子狠狠䊻砸到了一颗树上,在半空中翻了几个跟沲头,才砸到了地面上。

      죶 好在密林中满是枯枝烂叶,这一摔虽疼得他嘴角直抽搐,分但似乎没到伤筋断骨的程度。

      ಖ陆俊修为不俗,足尖在树丛间疾点几下,很快便止住了疺下坠之势,落到了地面上。

      他的一截断手掉落在地上,鲜血直流,搙而在他面前,分明多了三道不速身影。

      怒目相对之际,陆俊似乎明白了什么,悲声笑道:“魔族奸人果然尽是阴险狡诈之徒,竟被那老家伙摆了一道。”

      黑暗中ኸ,祁龙轩忍痛爬起身来,借着对峙双方仙剑发出的微弱光芒,那偷袭之人的面容现了出来。

      对方乗一共三人,为首的是个阴森干瘦的老朽,双眼露出诡异的绿光,嘎쪬嘎笑道:“好你个陆俊ㄓ,追杀몾爷几个都追到这来了,是打算不死不休吗?你的其他同伴呢?”

      陆俊脸色㣦惨白无比,回头瞪了祁龙轩一眼,眼神顿时满是怨恨:“原来是一伙的。”

      “陆叔叔,我……”祁龙轩被他瞪得浑身僵硬,一时失了方寸。 ்

      “住口~”陆俊一改之前儒雅之态,擎剑指来:“想取我性命,尽管放马过来。”

      “哟。”突然賮出现的那三人也看懵了,为首那人㿫往前一步道:“之前追杀我们的时候可威风着呢,真是天道好轮回啊,现㔶在,也该轮到我们了。”

      一声喝杀,三人同时有了动作,纷纷一拥而上,䗝铁索飞镰,重锤匕首接踵而至,与陆俊战得难解难分。

      夜色如墨,祁龙轩站在战圈之外,只能看到兵器上散发出来的微弱流光,内心焦急,却ᶡ完全无法帮上什么忙。

      那突然出现的총三个人功法极其诡异,招式运行间黑气弥漫,甚至比这夜色还要浓重。

      ⩒祁龙轩就这么远远看着,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息似乎有些躁动,¯那种感觉说不出的难受,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横冲乱撞,搅辭得他心乱如麻。

      “啊~”

      如此僵立了许久,忽听战局之中,传来陆俊一声凄厉的惨叫,黑暗中一道黑影砸了过来,竟是一只断手,一把⑑澄蓝色的仙剑依然紧紧握着,正是陆俊随身的仙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