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阁 me

      我一直在和她们聊天,千代鸟和她们隔着一个位Ꭸ置,默默的喝着咖啡。

      ﮿ 一直到每天固定的大批顾客前来时,诗上溪云和染紫芳名才从咖啡馆离开,临别前她们把那本日语书궸留了下来。

      她贻们下次还会来。

      我找了一个空置的格子将书本摆放在上面,于是这一面背景柜上除了观赏用的咖啡豆和盆栽,又多了一本书。一股轻微的文学气息传播出来。

      回렑到柜台上,不断有客人前来下单,在我︢没有接待客人时,千㋟代鸟帮忙记录了一下顾客们的要求㫶。在我回来时他把单据交给我。 ᯲

      “你为什么不来一起聊天。”

      我一边按照单据上的要求进行调配,一边对他出声询问。ꈾ单据上的第一杯是最简单的意式浓缩,我顺手再给千代鸟调了一杯。

      千代鸟没有第一时间接我的话,而是直接喝了一小口,感受嘴里的苦味,滏然后才对我说:“你应该是知道的,为什么我这좓几天都不去主动交流。”

      “担心自己ࡍ的主动行为让她们感到害怕?”

      “是的,”他举着杯子뒀冲我敬了一下,然后继续喝了一口:“保持距离,这样釠对谁都好。”

      “我同意你的想法,但对我来说这样还不够,作为一名学生你只是来鼑学习知识的,但我家里的糛女性长辈可是亲口对我说了,要协助她们的试验。”

      她们一再对我强调,青丘山女子学➨院ﭽ由单纯的女子学院转向普通的男女合校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扮演的是倲普Ὡ通学生。以一名正常男性的身份。”

      他着重쿇强调了后半句,将苦咖啡一饮而尽。

      “我回去了。哎呀,说眝真的这个秋季款式的校服是真的热。”

      千代鸟抖着衣服拉开咖啡馆的大门잋,转身离开。

      我不再去试验咖啡,有三杯不一样的䪏摆在柜台上就好。越来越多的客人走进店内,然后随意找一处坐下,即使我軜面前的柜台空无一人。

      ꫿ 时间就这样持续到快打烊的时候,客人们差不多都走光了,我还不准备把配料从台面上拿下来,而是拿퀖出来一只杯子,调制好一磠杯蜂蜜牛奶。

      “你的ݝ牛奶,薰衣草。”

      薰衣草正坐ꡨ在柜台前面,双眼发光的捧着那杯,小嘴抵住杯沿轻轻的碰了碰水面。

      “不错不错,我就喜欢你家的。”

      “很高兴你喜欢。”

      “她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我低头想了想,用稍微轻佻点的话对她说:“腿部柔软白嫩的那位叫诗上溪云,细长挺直的那位叫染紫芳名꧳。”

      “细长挺直?听名字来讲是日本人吧。”⻒

      “并不是所有文化讲究䗘都在这里呈现,薰衣草,跪坐本身就可以被椅子代替。”

      “柔臏软白嫩怎么说。” 

      “咳,你想吃点什么吗,我去隔壁给你拿。”

      “我想吃大腿肉。隔壁没有这个。”

      “好吧……”我重新给她调了一杯蜂蜜牛奶,虽然这并不能堵住她的嘴隖,于是我还是讲给她听:“并不是什么巧合,或者无意的事,前天坐在电车上的时候我把她的腿当作扶手放了一。路”

      “我有时候会希望你能说谎,但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信了㎈。所以,你为什么要把手放在她的腿上当鵨作扶手还放䌟了一路。”

      “手抽筋了。”

      薰衣草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大笑起来,随后将第二杯蜂蜜牛奶一饮而尽,跑了出去。

      我无奈的耸耸肩,把她的杯子捡下来放进了收纳盒里,然后将配料从台面上拿下来,准备结束自己这一天的营业。

      但在钟的时针刚好指到十一点整的时候,一个白色的人影走了进来,她似乎还没有认出我,因为我穿着咖啡员工的制服。

      ཚ 憄“不好意思,请问你们还在营业吗즓。”

      “在,有什么需要吗。”

      “我有点口渴,想喝点什么。”

      雪伦会长落落大方的走到柜台前坐下,只一坐下她就看清了我的模样,左手捂住自己张开的嘴,对我说:“咦,原来是鸣,✧不好意思,我没认出你。”

      “没关系,雪伦会长。你想喝点什么。” 㟻

      “说了叫我ఄ雪颔伦就ঽ好,我马上就不是学生会长了。”

      雪伦拿起饮品列表,从上往下看了一眼,也没有抬头,就这么问庌我뉂:“你们这里的饮品价格都鸞是一样的?”

      “是的,全部都是同一个价。”

      ꆧ “有什么推荐吗?”

      ᮿ “你喜欢什么口味。”

      昝 “酸味。”

      酸味吗,䈲如果我记得没错,法国的酒类常常具备酸味。雪伦今年应该也是该成年的时候了,不知道会不会喝酒。

      我调制了一杯摩卡咖啡给她,她也不怕烫,直接喝了一口。

      有一点咖啡渍沾在了她的嘴唇上,我还没出声提醒她,她就已经伸੠出舌尖将那一点舔쵄进了嘴里。

      “我还以为会用纸巾。”

      糟糕,把心里舨想的说出来了。

      “我们并不被礼仪过多限制,优雅对我来说是随意的优美。”

      她把咖啡放下,左右看了看咖啡馆内。角落的地方已经关上了灯,还有一些桌子上有没收拾完的杯子,外面的街道上几乎看不见行人,氛围非常安静。

      “我是不是来的有点晚。”

      “不算晚椌,我总是在这个点下班。如果我姐姐没回来,还会再继续加緹班。쓴” 嗈

      “你的姐姐?”

      “是我的其中一位姐姐,她负责深夜的咖啡馆营业。但她在外面也有工作。诼”

      “所以你们的咖啡馆名字叫照夜清?”

      “是的。我们会负责为深夜的客鴔人提供服务,就像是雪伦这样的。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一个人在外面。”

      “实际上。”

      她往外看了看桪,街道的灯还亮着,一只猫正在舔自己꯼的毛,舔完后又马上跑开。

      “我在外面也有一份工作。”

      她停了一下,将自己的杯子推给我,对我说:“再来一杯。” ꂉ

      “好的。”

      我重新调了一杯给她쟆,昑她喝了一口,才继续说道:“这其实是每一代学生会长的职责,我今天晚上是为了寻找某个都市传说来的。”

      “我不太明白……”

      “连你也不明白吗。你的奶奶曾经也是学生会的会长吧。”

      “她在小时候给我讲过不少故事,但我只当那些是睡前故事听,并没有考虑过真实性。”

      “贩卖过去的饮料机确实存在。”

      她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来一个易拉罐,上面的包装显示它是在二十年前投入市场的鈘某种酸味果汁。现在已经停产十五年了。

      “它还能喝吗?”

      “我不知道,这上面只有生产日期还能看,过期时间已经磨花了。”

      “这款饮料已经过时十五年了,现在有比它更好喝的存在。”

      “不然怎么能叫贩卖过恟去的饮料机呢。”

      雪伦把饮料交给我,我翻过来貅看휨了一下澔,生产日期还清晰可见,但后面的过期㍇时间就像被雪花遮挡一样,已经碎开了。

      “所以你今天晚上就是为了确认这个?”

      “不,只是顺路。”

      “顺路?”

      “对。这个饮料剎机其实就藏在一条街之外的某个䆴常青藤后面。”

      “那个常青藤附近是不是有一家便利店。”

      㴅“嗯,就是那家便利店。”

      콭 㔌“……我想我知道你要뢘找的都市传说是什么了。”

      “你ᐨ知道细节吗楼?”괃

      “对,这个都市传说的确是传说。所谓的:深夜的便利店旁边会有一个衣着性感的女学生,你可以痉把她带回家,然后她就会和你一起睡。这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并不存在。”

      我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嘲笑的神情:“听起来更像是青春期的男高中઴生们瞎编的意淫。”

      鹦 “可惜。今天的晚上的收获只有这个饮料了。띝”

      我不知道她指的是我手里这个还是她手里那个,但比起实用程度,我觉得9还是我的饮料比较好。

      “不过都市传说都是真的这一点,我不否认。”

      “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了那家便利店不会存在这个现象吗。”

      ⭣ 雪伦有些惊讶的看着我,她喝了一口咖啡平复自己的心情,继续问我:“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谎呢,这几天的相处还蛮不错的。”

      붣 “我没有说谎。”

      我把手里的饮料放在那本日语书籍⹃的ꡝ旁边,转걼身继续问她:“你如何看待学院为我们男性学员制作的秋季款仟。”

      梯“在现툊在这个依旧炎热的日子里,我也能感觉到你们并不好受。”

      雪伦也曾用自己的냺手绢셭给我擦过汗水,中庭的大树阴影下已经是很凉快的地方了,但我在吃饭时还是热的録不行。

      “所以我非常喜欢你身上正在穿的夏季款。”

      “我也喜欢。夏季款,轻薄,散热,通风,保持凉爽。在夏天的时候穿着这身衣服非常舒服。”

      雪࣊伦话音刚落,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一㷅副受惊的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抱歉。所以这个都市传说在被找到后就确实存在了。”

      我看了一ꌦ下时间,在我们聊着都市传说的时候,钟的分针已经走了很长一截。

      “已经很晚了。你今天要不要在我家里住下,咖啡馆楼上都是。女孩子一个人走在夜晚的街上很不安全。”

      而且我也该准备下班薓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