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中文

      君墨夜走进了雁长安居住的住址,一路上众人都死盯着他。可以明显感ꈯ觉꟧到ꁠ气氛的压抑。警戒也是加强了不少。哪怕看不到,但可以明显察觉到除了明面쨹上的护卫之外,暗地里的哨位ㄫ一个不少,皮肤上可以感受到ﯳ刺痛感,那是箭矢衊的锋芒所致无㡄疑。퉧

      走进房间,房门处的护卫突然出手拦住。眼睛死死쬻的看着᠛君墨夜喷身后⛏的剑匣,身体慢慢紧绷起来。

      “不用了,君兄是朋友,就不㋄用这些礼节了。”一道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可以听出是雁长安的声音。只৆是曾经的略显轻佻的声音,如今却变得中气不足,就好像不过两日,便从青犴年,变成了垂垂耄耋的老者。

      走进房间,一股浓浓的药味铺面而来。越过房间两边的屏风,雁长安出现在眼前。

      如今的雁长安,躺在一张床上,脸扠色苍白无比,身上各处用细布ᬁ包扎住,隐隐约约可见血迹渗出。更可怕的是他的气息,习武之人,由于内功在体内生生不息,长时间的强身健体,不仅一般疾病不能烦扰,哪怕是一些大的病痛,也有一定的抵御能力,所以无论何时,基䖠本上气息都强的离谱,除非用特殊法门遮掩住,㴹很难让人忽视,简单点来说,就是存在感很强。

      ࠙ 而如今的雁长安,简单点来说就是中气不足,气息低迷到了一定程度,这种情况如果出现在普通氺人身上,用医学术语说就是:“救不了,没救了,等死吧。”

      哪怕在擌习武之人ᬹ身上,除非受伤太重,也얅绝对难以看到。

      由此可以看出,对方受的伤绝对不轻。 儖 㕚 雁长安躺在床上,身边是死死看着他的木南,还有两个分伺两旁的护卫。他看着君墨夜,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好久ꗦ不见了,君兄。”

      磻 “不久,不过两天而已。᭖”君墨夜淡淡回道。

      ᇩ雁长安哈哈了两声,“古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䞄虽不及他㤬思之一二,但盼君兄之情,却是分毫不差也넠。所꣼以岂亦好久不见乎?” 塘

      君墨夜眼睛都懒的抬,心想人家一日駋不见如隔三秋,是说男女ྶ感情的,你可别⟙乱用,我对你老不感兴趣。

      当初在林夜园与对方几乎是摊牌后,第二天雁长安便带着安余帮出城清剿祸患。安余帮作为南安城第一大帮,也┐是官府承认的帮派,作为半个官家组织,他但在一票事情上,都享有特权和福利,相应的,㵆他也要履行一定的义务。

      ꖛ南安城作为北君边境城,地靠边境,离诸附属小国相近不是很远。而附属小国名义上属于北君,䯢但终究没有一个统一的政权,因而此地情况颇为混乱,也因此生出了许多亡命之徒。

      他们有ㆁ些聚抴在一起,形成山贼;有些混入ʩ南安㐍,对此ᶇ地治安颇为捣乱。后者自픯然有南䋳安駚官府特地处灿理。而前者,大规模的山贼尚可清理,小规模的难寻,也难清。这种工作一般就会交由安余帮处理。

      一般安余帮是几个月集中处理一次,都是江湖中人,自然知道这些人到底什么习性,相对来说也好处理得多。

      雁长㨵安作为雁氏少主,作为少主的他,本是不用做这种事的。但是领导者的那一套,大家都懂。为了拉쌽拢人心,于是鄚决定带着木南一起前往,杀隐仍然在此地搜寻小女孩下落。た

      前面ㄼ一天是一帆风顺,鴫在第二天的途中슱,突然遭遇埋伏。 ꧤ

      “对方所用武器,盔甲皆精良,布阵有方,行军同样严谨,一看就知,绝非寻常军队可比,”他顿了顿,似乎是回忆那些军队的样子,“再加上数量足有五百之多,数目,质量皆在此次安余出城人之上。我们被对方围困在一处,差点死在那里。”

      雁长安脸现后怕,“若非吾等事先䲃与南安城守欷兵熻打过招呼,他옶们看天色不对,远处更是有禽鸟飞起,我们恐怕会葬身于那地方。”

      他抬了抬自己的手㴴,那上面细带绑了一圈又一圈,“但哪怕如此,我也受裒此重伤,恐僃怕短时间内不能和人动手了。”

      釤 他脸现落寞,“却是我失考虑了,머若是行动前天邀请君兄一同前。。。”

      君墨夜打断他的话,“与顦我何干?”君墨夜抬起眼淡淡看了一眼,面无表情道:“我来此,不过是与你说声告别而已。几天时间,虽然你这个人不适合做朋友,但你几日来的照顾,终究看在眼里,特此知会而已,仅是如此。” 챔

      雁长安的一惊,“君兄,你要走了?”接着表情一窒,苦笑道:“我承认我ꈺ们是有过不愉快,但我自认对君쇮兄,交벖心交底,何以到君兄眼里,我却成了不值交的朋友?真是冤枉我了。”

      君墨夜懒得听他废话,转身就走。

      ﶥ 斈雁长安叫住他,“最后问一下就当是我的不甘心也罢。君兄真的不愿意入我麾下?ħ我以国士待之。”

      君墨夜停下脚步,声音听背着身影传来,“你想知道为什么?”읆

      雁长安点了点头。

      君墨夜突然转身,接着一道剑气对着雁长安急射而来。雁长安一惊,手上发力,被子被剑气斩成碎片,䢺而本人一拍床,瞬间闪맢至窗口,那动作,何尝有着他说ᇠ重伤的不能࡞与人动㠍手?

      君墨夜笑着,笑容里是满满的讽刺。不理会头上已经近在咫尺,因为雁长安喝叫声停下的,木南的木棍,哈哈笑뫈着,“因为我啊,不喜欢一个嘴上说着国士以待之,却喜欢骗我的人啊。”

      “朋友,你配吗?我宁愿゜交个真小人,也不㫔愿意你这种伪君子!”

      不大的房间内,君墨夜笑的就像个疯子,木南拿着木棍,死死的看着他,忍不住想把棍子敲下,两个侍卫已经拔糉出膆了长剑。

      窗户的一边,雁长安看着这一幕,阴影下的脸色玩,阴晴不定。

      牁。。。。

      君墨夜除出了府宅,整个人就像没事一样。不理会被他闹得有些哄乱毞的府邸,向雷客栈走去。

      熝 又是뇊昨天那ꋃ个小巷,他突然叹了一口气,又来啊?

      蓦然转身,双指成剑指,剑气凝聚在其즕上。

      퓶一个身着破烂,脸色灰灰尘尘的小乞丐,正颤抖着Ɐ看賥着他,还有脖颈上沈的剑气。

      君墨夜顿了顿,然后放下一点碎匴银,转身就走。既然认错了,就算了吧,这点钱絊当作→补偿。

       却没见身后的小乞丐,双手死死捂着嘴,泪如泉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