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勇者的鬼畜美学

      葛洪听说有人找他找到祝家府上来了,便放下手中道书,跟家丁一路来到客厅。 ䷚

      进门第一眼落在身材魁梧高大的常昆身上,立时,他便知道此是何人䊻。

      樸 㬡常昆见一位素服简朴的中年人道人在家丁的引领下进来,知道这人就是葛洪,⦐站起来抱拳道:“常昆。”

      葛洪微微一笑,拱手道:“葛洪。”

      然后对祝家主道:“祝君安好。”

      괡祝家主还礼:“葛侯安好。”

      又与杨高见了礼,葛洪这才鱞坐下。

      祝家主便☞起身:“祝某有事,不便奉陪,失礼之处还望海涵,诸君自便Χ。”

      这是眼力劲。人家不是来找墢他,是웬来找葛洪的,他自然不能留在这里当电灯泡。

      杨高也起身,笑道:“祝君且慢。我听说祝氏花园百花繁盛,不知可有缘一观?撱”闕

      祝家主笑道:꾅“此乃祝氏荣幸,请。”

      两个줤走了。

      没了旁人,常昆开门见山:“葛兄,不知火龙真人前辈现在何处?”

      从回道人这儿论,常昆视火龙真人为长辈,如此葛洪算是同辈,称一声葛兄没什么问题᪅。

      䖇 葛洪闻言诧异道:“小友要找郑师?”覉

      常昆䡗点头:“没错。有事急溫需请教老前辈。” ◝

      葛洪遗憾摇头:“小友来的不是时候。我师昨♔日出会稽,往龙虎山去了。”

      原来火龙真人那天离开常昆田듑庄,先去了趟上虞的凤鸣山,然后回到会稽,扆在祝府住了一天,于昨天上午离开,去龙虎山访友去了。

      常昆皱眉。

      腸 葛洪道:“若小友是道经方面的疑难,我或可解说一二。鲍师也在会稽,我若不能解说,我带小友去见鲍师寻求答案。”

      葛洪对常昆的认ꀅ知,源自于火龙真人。火龙⡝真人说常昆与回道人交好,也是修行的人。不过这里,葛洪对‘修行的人’的理解,产生了误差。

      在他看来,向道的就是修行中人ႍ。

      那么,作为修行中人,找另一个修行中人,为的只能是修行上的问题。总不可能是风花㚬雪月的问题。

      他来到会稽已有些时日,但不知道常昆的真正底细——拆郡府、吊打郡守,这样的事,没人敢乱传。至于百姓之间的传言㟕,葛洪一则少听,二则即便听到了也只当谈资,就像民间传说故事。

      甊 ——这里就要说到一个问题。葛洪是道士,但他并非常昆眼中的修道士。

      第一眼,常돌昆看出蚴来了,这位未来的葛仙翁,抱朴子,名传千年的人物,现在并无修为在身。

      没有回道人、火龙ꯛ真人那种骷周身清炁萦绕༩的异象——只有非凡的存在才能看到的异象。

      所以常昆有点失望,抱朴子竟然不␯是真正的修道士。但也୳不是太失望,他就没想⇂过找葛洪帮决鬼婆的问题。

      謯因为在常昆而言,他与回道人有交情,岊因而与火龙真人产生第一읕道间接联系。而与葛洪,是第二道间接联系。

      关系很疏远抺。

      他可以找火龙真人帮忙,因为中间是回道人,但澺却不会找茚葛洪憛帮忙,因为中间更多了一格。

       不过对于葛洪口中的鲍师,常昆倒有点好奇。

      道:“葛兄䷁所说的鲍师是哪位高人?”

      㨽葛洪道:“鲍솒师名靓,我亦随他修道。”

      常昆听了,愣了一下。

      感情葛洪不止一个师父啊。

      除了火龙真人,竟然还有个叫鲍靓的师父。

      也不知道这位是不是修行的。

      不过不论是不是,常昆都不会去找他。连葛洪他都没想过找帮忙,更遑论葛洪浍的崰另一个师父了,这关系也太远了槌。

      便道:“那倒不必。我寻火龙真人前辈,并非为了解惑貙道经中的疑难。”

      냝 䜿辘葛洪了然,那就是另外的事了。 ⏤

      于是他说:“如果事急,可去龙虎山张家寻郑师。”

      常昆点点头,也是这个打算壮。

      离开前常昆试了葛洪一下,看他知不知道那些奇诡댁的事,道:“几个月前谯县的事,火龙真人可曾与葛兄说过?”

      葛洪㺗不知道常昆为什么忽然问㪼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道:“几个月前谯县发生了什么事?”

      常昆僽了然。看来因为葛洪鑕没有修为在身,火龙真人并未告知他非躷凡之事。也就是说,ジ这对师徒之间的垅传承,不涉及非凡。

      就笑道:“是我和回℃道芡人在谯县的一些쉔事,跟我这次找火龙真人有关。既然老前辈没说,想来念着是我与回道人自己的事,不好跟葛兄说吧。”

      葛洪鯾点头:“倒也是。”

      常ꊚ昆于是直接告辞,对葛洪道:“稍后杨兄回来,葛㪣兄代我向他道个别。告辞。”

      洒脱利落,这么走了。

      出门前,常昆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一个女扮男装的年轻娇鱸俏女子,趁着常昆出祝嚑家的时候,也溜出了祝家。

      常昆瞧了她一眼ᖥ,她发现了,连忙竖起手指在嘴边,露出㊖恳求之色。

      常昆失笑摇了摇头뮈,大步蹥离去。

      “龙虎山么...”

      这下得把速度拿出来几分才行。

      从会稽去龙虎山,中间有一段不短的路程。不过仍远远比不上当初一夜之间从玉门关狂奔到汝南的难度。

      ꚙ ଯ 甩开步子,常昆择无০人处,一个起落滑翔便是三五里。这样的速度,要赶到龙虎山,吃午饭都还早。

      正赶路呢,忽然有人喊他。

      ዜ常簡昆听的耳熟,一怔,落在一山头上,向下看,山腰上一个小巧道观,门外树下站着一个老道士,正笑盈盈看着他。

      “火龙真人前辈!”

      㣀 常昆大喜,纵身飞跃,落琣到道观褬前,抱拳道:“正要找前辈呢,没想在这里遇到了。흴”쒷

      火龙真人一如既往,鹤发童颜。他微微拱手,上下打量常昆,笑道:“你又不同了。”

      常昆一怔。 䰝

      火龙真人道:“你一身金炁外溢,꓍在修道士眼中,就像披了一件满是锋利的针的袍子銘,刺人眼目啊。”

      䒊常昆听了,瞬间想到涤垢泉遭遇。

      他忍不住自己打量自己,把望炁术施展出来,果然,自己就像个披着金霞的金人!

      火龙真人笑道:“看来你得了机ₚ缘,活了根性。前时我见ἠ你,虽然气血冲霄,体魄强横之极,但殊无灵性,本不嫪该是修行的。今日你这模样,才算有了灵气儿。”

      常昆这才知道,䱃原来自己在老前辈眼中,本틲不ᚮ该是个修行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