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不卡av

      “有砳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来着是客,客随主便,但是扶苏的身籕份非比寻常,自然不能以常理推之。

      ꘃ故而扶석苏坐在右边的位置,他的下手就是嬴玄,他ﭧ的身后太白子持剑而立,王氏三兄弟双手抱胸,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态,让嬴玄不得不出面ퟶ提醒他们,这里是儒家,要讲礼数。

      之后就是诸子百家的代表人物,接着才是李斯、赵高等帝国叾高层,不得不说,帝国这次因为扶苏的关系,姿态放的很低,给足了诸子百家尊重。

       大殿的左面,伏念挺胸㏰抬头,端正的坐在扶苏身边,就是嬴玄也暗暗称赞谦谦君子。

      嬴玄对面的就是小圣贤庄的颜路和张良,在之后就是儒家䌦的三千弟子,他们整齐有序的跪在在大殿之上。

      这个낆时代的读书人,可不像后世的书生一样手无缚鸡之力,精通六艺之术,有功夫在身,所以即便是冬天,也好感觉不ꓑ到地上的寒气。

      “今日诸位造访儒家,儒家蓬荜生辉,还不知诸位来我儒家是有什么事情吗쵕?”伏念淡定的问道。

      ㊪嬴玄刚在咸샯阳对儒生大开杀戒,接着始皇帝最器重的儿子就出现在小圣贤庄,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啊!

      “久闻儒家小Ν圣贤庄之名,扶苏不甚神往,故而来次见识一下儒家的仁义礼智信,冒昧⎯打扰,还请伏念先生莫要怪罪扶苏无礼。”扶苏客气的돃说道。

      “扶苏公子,你和这个老学究说真些干什么,我们来儒家不셨就是为了和儒家论道,争个你长我短吗?”

      扶苏崇奉儒家思想,但是诸子百ݩ家蛍的其他人可就不一样了。

      “伏念先生,不介意和在坐的诸位切磋一下吧。”

      “坐而论道,﬿伏念欢迎之㾎至,可是究丠竟是个怎么样的比法呢?”

      櫼 身为主人,况且是天下第一派的儒家掌门誀,伏念自然不能落了气势,不多뇹做思考,就答应下来。

      援 “这样吧,文武之道,一张一恅弛,我们就分为文斗랸和武斗两场,一场比试有分三场,每次双方各派一人,诸位觉得意下如何?”

      李斯出身法家,但是他师傅正是将儒家、法家融会贯通,已成瓽方圆的荀况,而且此时荀况还在儒家后山,只不过不知道因为各种原因,居然没有出现在这里。

      儒家只有三个先生,而随公子扶苏前来的高手数不胜数,李ޭ斯之言,可以说是替儒家解了燃眉之急。

      果然,听到李斯的提议,伏念稍作思考,就知道这是对儒家最有利的局面,和颜路、张良对视一眼,确馭定两人没有什么补充之后쩩,就答应下来。

      “既然如此,那就比吧!”

      ꇥ Ҟ “好,今日诸子百家争鸣,倒是᳠可以让我等打开眼界。”

      轲嬴玄牌手叫好,接着说道:“儒家以一敌百,是我们占了便宜,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出手了。”

      “古语有云,先礼后兵,떲那我们先行文斗,诸位意下如何?”嬴玄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诸子百家争斗的场面。

      “好!” 푝

      “可!”

      珰 扶苏和伏念两⤯人同意,这件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

      “那我就先来会会儒家,看看儒家是不是有什么真才实学?”

      公孙玲珑当仁不让的率先出手了,身材玲珑有致,就是这张脸让人难以接受。真所谓一回头,惊杀千军万马。 㭱

      很快一起白色的骏马被帝国将ᘑ士牵了进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变得严肃起来。

      白马非马,名家公孙龙凭借此言,打遍天下无敌手,败尽诸子百家,直到现在也无人破解。名家这是拿出压箱底的本事来了。 궝

      或许是因为嬴玄的缘故,扶苏这一次来小圣贤庄的时间提前了不少,天明并駴没有出现在儒家,所以儒家出手的是张良。

      可是嬴玄知道这并难不倒张良,这不过是一个等号游戏而已,公孙龙之所以能无往不胜,是因옠为和他辩论的人大多都是谦谦君子,不擅长这种文字游戏而已。

      但是张良不同,虽然温润如玉,但也是个腹黑的䁌家伙。

      ᬳ既然知道了胜负手−,嬴玄就变得有些兴致靄缺缺了,文字蝂游戏,嬴玄也是个中好手,否则他侯府的大门恐怕就被巴清踏破了。

      “侯爷似乎对这场比试不感兴趣额啊폟?”楚南公发现了嬴玄的异常,饶有兴趣的问道。

      嬴玄看了看楚南公,活的太久了,眉毛胡子雪白一片,皱纹遮住了他的脸也遮住了他的表情,嬴玄从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来。

      “已氐经知道结果的事情,本侯并不关心,本侯更好奇胜负难料的比试,未知的东西才值得期待。”

      “侯爷对公孙大家似乎很自信,不去老朽陪侯爷赌一赌如何?”楚南公说道。

      “赌注呢?”嬴玄玩味的说道

      弳 “侯爷想赌什么,老头子就舍命陪侯爷了。”楚南公将气球踢给了嬴玄。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赌博不是个搞事情,但是赌书是个文雅的事情,刚好这里是儒家的地方,我们就赌书吧。我听说您老人家有一本㾤《黄石天书》,刚好我手里有本《周易》,您老人家意下如何?”

      䫪两人说话的声音묦不大大小晛,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时间也震惊于嬴玄的大手笔,《黄石天书》、《周易》可都是已经失传了数百年的奇书啊놩!

      “好ᔖ啊!”楚南公眯着眼睛答应下来。

      춽“《周易》乃是道家经典之作,其地位不在《道德经》、《逍遥游》之下,没有想到居然在碛长戈武侯手中,如픆此一来,楚南公就不得不赌一把了。”李斯向扶苏解释说道。

      “原来如此!”扶苏也恍然大겿悟的点点头,不能抵ꗨ挡⏴的诱惑,塶果然还是嬴玄最擅长的手储段,楚南公恐怕危险了。

      “既然如此,我赌三先生张良胜!”

      嬴玄此言一出,就有不少人大惊失色,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嬴玄会将宝压在不可能获胜的张良身上。

      “侯爷,不能啊!那《周易》属下还没有彻底领悟其中要诀,你这是断我后路啊!”太白子急切的说道,鷪身为道家人宗天骄,他最쟎清楚《周易》的珍贵之处。

       “侯爷就不再考虑考虑?”楚南公迟疑的说道,他本来也是打算压张良胜的。

      “不用考虑了,张良先生素闶有大才,我向来信得过,ཧ即便他输了,我依旧相信他。”嬴玄故作大方的说道:“一本书而已,怎么比得上治世的㑊大才。”

      果然,옣当一匹黑色㹜的劣马被儒家弟子牵进来的时候,嬴玄就知道大局已定。

      熟悉配方,不同的味道,但是依旧是相同的结果,公孙玲珑一败涂地,手ꊾ里的扇子落在地上,难以䜰置信的看着张良,纵横春秋战国三百年的无解之堄题,居然让一个年轻的儒生解决了。

      “是我输了,张良先生果然和侯爷说的一样有大才,不知道可有婚配啊?”公됚孙玲珑认输的时⟪候也不忘惦记张良的身子。

      볙“哈哈哈﷬哈,看来张良先生不但赢了比试,还赢了公孙大家的芳心,”嬴玄哈哈大笑道:“可惜啊,“神女有意,襄䴈王无心”啊!”

      嬴玄开口就替张良解围,让所有人不由侧目,难道三先生张良认识这位长戈武⟜侯,怎么长戈武侯处处替他愒说话?

      楚南公偷鸡不成蚀把米,在场这么多人看着,自然没有办法反悔,从怀中掏出一本发黄的古诬书递给嬴玄,正是《黄石天书》。

      嬴玄接过《黄茋石天书》,起身走到张良身边,将书递给张良,其目的不言而喻。

      “良无功不受禄,侯爷还是收回去吧!”

      “拿着吧,好书就好剑一样,应该有个好䦞主人。”嬴玄只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只不过是从楚南公那里嬴回本来就回属于张良的东西,让张良记下他的人情。

      “똇你如今无心入仕,本侯可以等,你和我都很年轻,本侯等的起。但是张良你记住了,你若不想入仕儩,那就一辈子带着小圣贤庄不要出ꥹ来。”

      嬴玄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用歖一根手指敲打着自己的脑壳,面带难色的说道:“你这ᑜ样的治世之才,若是不能为大秦所用,本侯即便惜才,也不得不痛下杀手了。”

      렚 “多谢侯爷鵭提醒,良记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