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要高潮了

      宇智波玖出院了,顺道还牵了一只佐助。

      佐助无灾无病的,按理说不应该在医院,只是宇智波玖伤势没好,作为仅存的族人,佐助自然要守着她,加上宇智波族地已成鬼蜮,佐助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

      何况睹物思人,佐助干脆就留在了医院陪宇智波玖。

      宇智波玖伤势恢复迅速,负责治疗她的主治医师都要被这不合常理的治愈速度逼疯了,医疗忍术的治疗方式是刺激肉体细胞再生。

      这对于成年人来说没什么,但是对于小孩还是有些影响,所以对于小孩都是能不用就不用的。

      那天他们让宇智波玖脱离了生命危险后,就停止使用医疗忍术,让她自己恢复,谁知道她这短短几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都要把头皮扯下来的医师决定放过他稀疏的头发,只能将原因归咎于天赋异禀,想成宇智波玖当日查克拉耗尽,身体属性全方面下滑,查克拉好了之后就迅速开始修复自身。

      禀报火影,火影同意之后木叶医院这边也就没有再拦着宇智波玖,让她出院。

      “那就是宇智波仅存的两个人吗?”

      “那么大个忍族,就剩下了两个小孩,好惨啊!”

      “惨什么惨,宇智波,哼!这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就是就是,宇智波活该!”

      “哎,也不能这么说,人死都死了,还是留点口德,宇智波虽然跋扈了点,但他们执法还是公平公正的。”

      “公正什么,上次我丈夫的腿就是他们打断的!”

      “谁叫你老公偷到刚下班的忍者身上去了?”

      “哎你怎么说话的!”

      ……

      木叶医院门口,宇智波玖拉着满脸通红死死咬牙的佐助,平静的面对着木叶村民们的议论。

      要是说宇智波族灭对于木叶村民们带来的是什么,宇智波玖只能说,那是一场狂欢!

      在木叶高层有意无意的宣传下,加上宇智波本身作为警备部队对于村民的压迫下,宇智波其实早就成了过街老鼠。

      现在族灭的消息传出,平日深恨宇智波的人纷纷达到了高潮。

      可以说,宇智波玖基本没有听到惋惜的声音,好像宇智波兢兢业业作为警备部队几十年,什么都没留下一样。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种可悲。

      可悲的一族,可悲的村民,可悲的木叶。

      宇智波玖拉着佐助,10岁的姐姐拉着7岁的弟弟,平静的面对着木叶村民们的议论、嘲讽、不屑、各种指指点点。

      “走吧,佐助。”

      “姐姐!”佐助涨红着脸,满脸不忿,那日斩断心中对于宇智波鼬的侥幸后,冷淡了许多的情绪也波动起来。

      他很想上前与这些愚民大声理论,宇智波是木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宇智波为木叶的贡献很大,绝不是这些人口中说的那样是木叶的毒瘤、祸害!

      “佐助!”微微低头,宇智波玖认真的看着佐助,“无需为这些事情争辩!”

      “可他们在侮辱一族!”

      佐助咬牙切齿,拳头紧捏,要不是宇智波玖拉着他,他一定要把前面这些人揍一顿。

      “是,可那又怎么样呢?”

      佐助不可置信的看着宇智波玖,难以想象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所以说,玖姐姐你也认为宇智波族灭了是吗?”

      佐助低着头,刚刚愤怒激动的情绪突然被宇智波玖浇了一盆冷水,失落充斥心灵,无法言说的孤独包裹着他,佐助只觉得世界都黑暗了起来,好似世界上只剩自己一人。

      “不,佐助,我是想告诉你,没有力量支撑的言语,是无力的。”

      一只温和的手盖上了佐助的头,只比佐助高一个头的10岁女童,小大人似的温柔的揉着他的脑袋。

      佐助惊讶抬头,微红的双眼对上了宇智波玖沉静的眸子,内心的委屈愤怒消退,奇异的,佐助迅速冷静下来。

      “你现在去与他们理论,你能够说赢一个人、两个人,但是你能够说赢10个人,一百个人吗?”

      “或许你可以,但是一千个人,一万个人呢?你的时间难道就全部放在争论上?锻炼要不要时间?修行要不要时间?”

      说着,宇智波玖微笑着摇摇头,打消了佐助说话的想法,继续道。

      “你现在跳出去与人争论,只会招致更热烈的嘲讽罢了。可是你今天要是一个忍者呢?你要是个下忍,人群会消散10分之一,毕竟很多人还不是下忍。而你要是一个中忍,人群会消散3分之一,因为中忍已经是一个小队长了。而你要是个上忍,人群会直接消散二分之一,毕竟上忍算是村子高层。”

      “而你要是是影,那么此时没有人敢当面议论你!”

      “懂了吗?佐助。”

      宇智波玖微笑着,这笑容在佐助眼里,是这么的闪耀夺目。

      此时两人站在木叶医院门口,身穿宇智波族服,外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他们指指点点、唾沫横飞,就像是在动物园围观珍惜动物。

      某种程度上来说,宇智波玖、宇智波佐助两人现在确实是珍惜动物。

      两人形成的圆心,与人群组成的圆线只有七八米距离,只是佐助却觉得,他们宛如在两个世界一样。

      看着宇智波玖温柔的笑容,佐助无可避免的想起了那个男人,曾几何时,那个男人的微笑,也是如此的温柔。

      “尼桑……”

      佐助喃喃出声,随即猛的一摇头,好像是想将那个身影甩出去一样。

      恍惚间,宇智波鼬的笑容似乎被宇智波玖取代,他以后没有哥哥,只有姐姐!

      与一个,名叫宇智波鼬的仇人!

      “走吧,佐助!”

      宇智波玖再一次拉起佐助的手,这一次,他没有抗拒,也没有在意村民变本加厉的讨论,平静的跟在宇智波玖身后。

      那只比他高一个脑袋的身影,是如此的高大,挡住了种种议论。

      只是他们没有发现,宇智波玖宇智波佐助两人动身的同时,人群中的几道鬼祟身影对视一眼,同时转身离开。

      接下来,宇智波玖将带着佐助回宇智波族地收拾东西,他们将搬往木叶念着两个小孩生活在郊外过于危险,‘好心’为他们分配的房子。

      如果说用一间小房子,来换占据木叶郊外四分之一的土地,也算好心的话。

      那确实是有够好心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