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白嫩白嫩的PIC

      沈太平愣愣地看着黑发诡物朝自己袭⫙来。

      脑中不禁出现了早上看到的那一幕——破开黑茧后,老大爷满身秽物,耳鼻口里塞满了黑色发丝。

      不禁⢝悲切地想到:

      “希望我死后筧,样子不会像他那么难看。”

      时间走的很慢,诡物来的很快

      就在沈太平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倒映끇在他双目中的黑发诡物,已经越豁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诡物的倒影和本体隔着㜦沈太平的眼珠即将触碰在一⾴起。

      嶜 或许就在下一刹那,ೢ黑发诡物就会像将包裹孟婆那样,将沈太平裹住。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随着撕拉一声,一只纤巧白嫩的手凭空迆出现。

      ẽ 从䫑一旁斜斜伸了过去,曲指成爪,将黑发诡物抓在手里。

      这只手并不算大。

      手指如同白玉雕琢而成的一样。

      白净无瑕,秀美修长。

       无论黑发诡物如何挣扎媄扭动,都无法摆脱这只白玉般的手掌。

      沈太平出神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半天没有一点反应。

      就连陈立捏着鼻子走到身边,他也没有察觉。

      “喂,老沈,该回神了。”

      陈立闷闷的声音如同天外之音一般,一下子将沈太平的魂㲃给唤了回来。

      硓 他一激灵,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慌张地看向ᗼ四周。

      “诡呢?那只黑发诡呢?”

      此刻,卫ﲞ生间里除了满屋懬子的排泄物和一쬜个破开的黑茧,就只剩下他和陈쯸立两人。

      至于黑发诡物和K被包裹在黑茧里的孟슮婆却是不见了。

      陈立戳了他一下,朝外面指了指。

      “在外边呢。”⾴

      沈太平酨顺着看了过挰去。

      可惜外边院子里没有灯光,他看不清外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只得转莘头问陈ጡ立道:

      “那只诡被抓住了吗?”

      陈立摆了摆手,没再说话。

      快走几步,离开卫生间。

      见到这一幕,沈太平立马也反应过来,诡应该是被破茧而出的孟婆抓住了。

      要不然,惜命如陈立也不会就这么大摇大摆出去。

      J 想通这一点,他也紧随陈立己其后,走出卫生间。

      来到小院里,沈太平看见了不远处的孟婆。

      此时愴,她飄正一动不动坐在院中的椅子上,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沈太平走近一看,흮才发现她全身上下不仅没有任何秽物的痕迹。

      鶓 就连黑发诡物也是不见踪迹캭。

      如果不是自己身上还残留着浓浓的恶臭,卫生间里也是狼藉一片。

      他都要怀컍疑刚才的事是不是真的发生了。

      “那只诡呢?”

      沈太平诧쁈异地看向র孟婆旁边站着的陈立。

      陈立朝孟婆呶了呶嘴:

      “这不就是嘛。”

      听到这话,沈太平扭头,瞪大眼睛,上下打量孟婆。

      半晌,他突然意识到陈立是什么意思,惊讶道:

      “那只诡该不是又被吸进去了吧?”

      之前在罗阳家,他虽然因为被诡物附体晕过去。

      没有看见孟婆和另外两个纸人把诡物纳入自己身体的那一幕。

      但经过这么久相处,他也从罗阳和陈立嘴里得知了这件事。

      现在看到陈立示意他,那只黑发诡在孟婆身上。

      他这才想起,孟婆还有这一手。

      说话间,他注意力一下子转移到孟婆那一头黑发上。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刚才孟婆还扎的是一头ᴡ马尾。

      现在却把头发放下,披在肩上。Ḫ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头黑发就是刚才差点要了他命的那只诡。

      孟婆抬起头看了沈太平一眼,没有说话。

      不过Ϻ无风而动的头发已经说明了一切。 䀷

      看着孟婆那一头像是有生命一样的黑发,沈太平下意识伸手想堩要摸了摸。

      愹谁知道,他的手刚一触碰到黑发,就瞬间裂开一道口子。

      伤口平整无比,就像是用利刃划开䑎的一样。

      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却并不如何痛。

      沈太躭平心头一惊。

      ﮠ赶忙把詙手缩了回来,拿到眼珊前看了看。

      直到这饟时,手丮指上才传来阵阵痛意。

      ◷ “这鬼东西怎么这么锋利,碰一下都不行?”

      陈立白了他一眼。

      “你都知道镠这是‘鬼东西’了,还去碰,不是自쓅找没趣吗껌?”

      沈太平顿时语塞。

      看了看手指上还在流着血的伤口,又看了看孟婆那一头已经平静下去譫的头发。

      将血一፮擦,转移话㼬题道:᦯

      “这只慪诡算是搞定了,就差另一只了,你说,咱们是等把那只也搞定了再去要奖金,还是明天先把这只的奖金要了?鯮”

      听到“ᏹ奖金”这两个字,陈立眼睛一亮。

      “肯定是一偘只一只来,讪明天先把这只的钱问那什么镇长要了,就按咱们之前슘定好ꋺ的价来。”

      쟌“他要是给了还好说,要是不给,剩下那只诡就让他自己看着办。”

      “行。”

      沈太平点点头。

      此时,已经差不多快一点了。

      两人又在院中闲聊了几句,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沈太平回到房间后,第一件事就是将行李打开。

      拿出自己吃饭的家伙——一方砚台,一团朱砂和一杆毛笔。

      他又将ᶨ早就备好的一羥摞符纸拿出ᅵ来,놆放在桌子上。

      掰了一点朱砂,放进砚台里碾碎。

      又和上一点清水研磨好。

      最后,从伤口处挤ᡘ了一点血滴进去。

      这就烠算备好了画符的原料퍋,开썕始画起符来。

      作为诡道传人,没有符箓傍身就如同普通人没穿衣服一样,十分没有安全感。

      尤其是他在经历过㠴刚才那种뗦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为了今晚能安心睡个好觉,沈太平一直将这一摞符纸全都画完了,这才罢手。

      看着忙活了快两个小时的成果,沈太平满意地点点头。

      謙将画好的符箓塞进长衫里,他这才拖着疲惫的身ġ子准备去洗个澡睡觉。

      卫生间里堆积着那么多的排泄物,自然不适合再去那里洗澡。

      沈太平便在厨房烧了一大盆子水,准备凑合在院子里冲个澡。

      反正现在夜深人静的싆,也不会有什么人看到。

      拿着香皂来到院子里,他脱掉衣服裤子,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在重点部位裹上一圈毛巾。

      箂 端起水就往身上倒。

      “呜䠌…嘶…”

      现在正值秋天,天气已然转凉。

      勔更别说这会儿又是深夜,温鰡度更加低。

      纵然水很热。

      但倒在身上之后,被夜风一吹,沈太平还是不禁哆嗦起来,连连吸气。

      他有心想把身上的水擦干,去睡觉。

      可一闻到身上那股恶心到发吐的臭味,他咬牙忍了下来。

      硬顶着寒意,在身上打满香皂ͅ。

      使劲抹匀,这才又端起水往身上倒。

       哗啦啦...

      热水冲洗掉身上的泡沫,也带走了大量温度。

      “嘶…” Б

      深深吸了一口凉气,沈太平再也忍禀不住了。

      不顾身上的泡沫有没有洗干净。

      抬起胳膊闻了闻。寡

      发现臭味已经被香皂遮盖了很多,到了可以接受朚的地步。

      就赶紧拿起毛佤巾擦拭身体。

      这时候,又是一阵夜风吹过。 㗓

      “呜…”

      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加快擦拭速度。

      没几下,上身就擦拭完毕。

      可就在这时,他准备擦拭下半身的时候。

      ꮅ 院中突然莫名响起一道볱粗重的呼吸声。

      呼…

      呼…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