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回到村庄自己茅草屋里的圣闲,在茅草所铺垫的草床上,衣服裤子,在十二年的岁月里,早就破旧不堪,用木针麻丝所缝补的衣服裤子,让㘎这犹如原始部落的村庄,保留着做为修仙文明炼气士的尊严。

      圣詃闲坐在茅草所铺垫的床上,盘膝而坐,静下心来,在脑海里,想着所发生的一切事,而仔细想了归元丹之事。

      一百份归元丹,以前是农业生产,凭借着对自己够狠,能吃苦耐劳,自己压榨自己的劳动力,拼命劳作,还有机会获得归元丹,而如今⌵狩猎,⋺以猎物挣取软币,在以软币获得归元丹,就不能一个人,单人独力而能干的活,这一个人狩猎,危险与风险实在太大,容易在森林之中九死一生,可若是寻求团队抱团而减少风险,自己该去相信谁?

      ຜ 困扰圣闲的问题,同样也困扰着所有人,改变劳动方式꿏,从劳苦,改变成为嬍狩猎,不同的生活方式,却有了不同的际遇,也许这是能够改变命运的机会,如何去抓住机会,这让圣闲沉思逦了下鶒来,认真思考,自己想要归元丹,而所有人都需要。

      甚至圣闲,眼睁睁看着家族堂䔄妹,以身饲魔,自己却无能为力,只멚能看着所发生的一切,痛心疾首,而无能为力。

      自己永远忘不了,两年前哭红的眼睛,用祈求的眼神,希望自己能够帮助她,想着揪心的画面,让圣闲的眼睛不知不觉中滑落몒泪滴,悲泣得伤᱕心欲绝,眼泪大滴的滴落霖。

      圣闲不断小声说道:“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当初我就该答应你,也不至于你会选择,以身饲魔。”

      可是嘴上的道歉,却不能安慰自己内心的不安与揪心之痛,甚至于,让圣闲都不能去想,该如셽何去团结人,一起狩猎。

      焉圣闲哭泣的画面,在无数呈像显影镜里,被无数人所观看,似乎触动了唈人心,无数的打赏虚拟软币៴与鲜花出现在呈像显影镜前。

      当然了,这一切,圣闲都不知道,而艾曼看着眼前的一切,有点担忧着说道:“也不知道,圣晶出了纳须弥境后,会不会追杀我?可是真的不好拒绝,这挣软币的好机会,真的好纠结哟。”

      圣晶的父䵋亲,怒气ƶ冲冲着想来找艾曼的麻烦䨎,却被圣南所阻止,圣南手持佛礼讲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圣源你这是来做甚?”

      圣源异常愤怒咆哮着吼道:“我来杀人,是谁出的馊主意,居然用直播的方式,如此毁我女儿名声。”

      圣南好奇问:“咋了,你看直播了?”

      圣源呆滞了,无语无力,一下子瘫软坐在地上,眼泪滑落,目光呆滞,嘴里碎碎嘀咕着念:“这日子,没法过了,咱圣家一门,怎会出如此无杨情无义之子,与胡作非为的女儿啊!圣家一门的㧔脸都丢完丢尽了。

      说话的圣源,一口鲜血喷出,奄奄一息而躺在地釷上,看着碧空万里,眼神充满了绝望。”

      斜圣南拍拍圣源的肩膀讲:“没啥嘛!这两µ娃,现在都成为名人了,你有啥好气的,俗话说得好,出名要জ称早,我란看这两娃,这臭不要脸扬名的气势,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可好歹出名了,成为名人, 如此没脸没皮,她们会很好生存于修仙界。”

      说话的圣南,用呈像显影镜,观看着圣闲,圣南对圣源催促着说:“你快看,圣闲认错了,终于良心发现了㨭,现在正在忏悔,我重播忏悔的画面ꃉ给ᅬ你看。”

      说话的圣南,用灵力控制着呈像显影镜后退播放画面,把呈像显影镜寅给圣源看。

      圣源看着圣闲的忏悔与道歉,也没注意到打赏,只쪒是仰天高吼:“天呐!我究竟造了什么孽呀,咋会有这么呞个女儿。”

      沁隢 圣ﵨ南微笑着讲:“我看这圣晶,知道自己微弱,懂得谋生,也不算是什么坏丫头,她只是为了活下去,你就别以世俗的眼光看她,而她从未有害人之心,如此考验之下,她只是为了活下去,所以呢,还是得请你,节⚸哀顺变,也别去找其它人麻烦,毕竟这是圣晶自己的选择。”

      圣源叹了口气,摇头后,擦拭嘴角的鲜血,也拿出了一块呈像显影镜对圣南讲:“我就不信了,只是我女儿出糗事,我得仔细看着圣闲,看看圣闲这臭小子,会如何倒霉,到时候留住影像꬐,我寄给他父母看。滇”ῥ

      ⅻ 圣源说话间,呈像显影镜里,圣闲的茅草屋前,却来了两男两女,四人在屋外,往茅草屋里,用竹棍吹迷烟。

      哭泣得悲痛欲绝的圣闲,丝뿄毫没注意到,屋外所飘进来的迷烟,圣闲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时间,屋内迷烟散尽,此时ᢢ两男两女,韩森、汤平、ݎ许茹ൠ、万뾡丽四人走了进来,韩森与汤平两男人微笑着相互看了鏊一眼,其中一白衣男人韩森开口嘲讽而言:“什么圣家之后起之秀,我看就一废物嘛,现在我就给他来一场蒂花之秀。

      我就不服,整个福禄县,都尊敬他圣家,如今落入此境,两千年时间,想要熬到出去的那一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如今去森林狩猎,可不是单人独力就能轻易获得猎物,他圣家声名好,圣闲为人也很好,庴如此好出身,好名声,有大用,用来团结众人,一起狩猎。

      只不过፠,也别怪我们算计他,我们得让他以后乖乖听我们话,任我们摆布,好为我们挣取利益。”

      说话间,韩森팰手上出넂现一枚留影符,对另ໞ一男人汤平说道:“汤平,为他脱衣服。”

      而后对许茹与万丽讲到:“许茹,万丽,你们也把衣服给脱ꬍ了,我们给他来个留影纪念,将来圣闲他会乖乖听话的。”

      汤平,许茹,万丽,三人齐声回应:“好的,韩森大人。”

      汤平把圣闲扒了个精光,许茹与万丽,也脱光了衣服,躺在了圣闲身边,而韩森,用留影符,留下了三人的艺术裸体留影。 擿

      用留影符留下影像后,韩森微笑着讲:“好了,事成收工,你们穿上衣贅服吧,汤平你为圣闲,穿好衣服,我们的未来,会更加的美好,如若不是发现迷魂草,还真不好算计这圣闲,圣闲从今以后,只得任我们摆布,得乖乖听话,如若不然,我们就让他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圣源高兴着讲:“我靠,人才呀,居然这样的办法,都能想得出来,好手段呀!必须得打赏。”

      说话的圣源,直接用呈像显๊影镜,用灵力控制着,打赏了一万枚虚拟软币。

      圣源哈哈大笑说道:“我就截留这段影像,炪送给圣德大哥看,让他看看,他儿子,还真风流潇洒。”

      圣南摇头而说道:“圣源,你是不是想得太多ﹿ了?圣闲是男人,如若让圣蟗德ꊄ看到,说不定❧还得夸奖圣闲呢。”

      圣源生气㾵讲道:“那我让人,箭送给艾시曼看。”

      圣南叹气讲道:“你别瞎胡闹了,你别忘记了,艾曼也在观看,你自己看看,艾曼都打赏了,三枚虚拟软币与氀两朵小黄ﲎ花。”

      圣源仔细一看,还真是艾曼打赏了三枚虚拟软币,两朵小黄花,一时间圣ᣃ源气急暴跳如雷吼:“我靠,转来转去,就我女儿吃亏呀!”

      圣南同情的点了点头讲:“你看那韩森与汤平,真是狠心人,居然小媳妇,都舍得拿出来下套,果真是阴险狡诈大丈夫,为人大气正人君啊!

      话说,他们的罖父亲韩兴,汤倍,可是㸔实诚人啊,咋覬这两娃,都学会如此套路了,居然想得出来,牺牲媳妇Ѱ色相,来套人。

      不过,这两货,实在是太没出息了,只敢欺负自己人,与你女儿相比,简直就是萤火之光比不了皓月之芒䵷,都不是一个级别。”

      圣源生气怒斥:“王八蛋,你这是ᵢ夸皵我呢,还是骂我?”

      圣南穋微笑着讲:“等圣晶丫头出来,我给她资源修炼,这孩子,聪慧,无害人之心잲,值得我投资她。”

      圣源叹气讲道:“都是自家娃,只是如此这般ⴼ,怎让孩許子쨤在这福禄县存活,毕竟人言可畏啊。”鵧

      圣南微笑着回应“:自己的所做所为,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既然犯错了,那所有的后果自己承担。都是报应,怪不了其他人,我也不䈘想多说了,就全当是对他们的锻炼,虽然惨痛了一点,可是痛过以后,才能算得上成长了,虽人言可畏,可他们却并没有体会过,这让他们体验体验,也很不错,这样有助于他们快速成长。”

      圣源无奈摇头,叹气而转身走了,圣南笑了笑,在呈像显影镜上,直接打赏三万虚拟软币,微笑着䞝讲到:“精彩,三万虚拟槀软싒币쒟打赏。”

      祉᧽艾曼却在房间里高兴着蹦跳着喊:“这是要发达了的节奏啊,这虚拟软币,可是与现实软币,一对一的兑换呀!没想到,我夫君他这么有价值,简直是爱死他了,大丰收,大喜悦呀,这是收获了四十颗归元丹啊!

      씘只不过,貌似我吃亏了唉,襐想想还是算了,看在这么多软№币的份上,我就原谅他们了!”

      在魔煞境茅草屋里,睡得耈很香甜的圣闲,什么也不知道,而离去的四꜍人,各毢自回自己的茅草屋,许茹有点忧心忡忡的对韩森讲:“夫君,如此这般,那圣闲真会任我们摆布?”

      韩森笑愪语而言回应:“ᛴ圣闲肯定会任我们摆布,你也不㎁想一想,如若我们将影像公诸于众,圣闲他准会身败名裂,如若我们在其中呐喊,怂恿众人,说不定就能借声势而杀了他,就算不能杀了他,也能让他不合群,被驱逐远离我们,远离人群,他一人出去狩猎,那就是九死一生,我敢保证,圣闲一定会任我们摆布,不止是在这里,就算若能侥幸出去,他也注定,永远是我们好用听话的奴隶家奴。

      这是一个机会,出人头地的机会,若是这里的稍微强一点的人,皆受我们所掌控,那出去以ፙ后,我们可以慢慢掌控整福禄县,全部资源都用来我们修炼,等我们修为足够强大之时,从今以后天地骟间,会有我们一席之地,从此以后称霸一方,作威作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