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邻居扔垃圾不戴胸

      萧祁然离开后,秦宸就自己一个人在御书房想着事情。“时间还是太紧迫了!得加快步伐了。”秦宸自言自语道。

      别看现在大묺秦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大秦国力还是太空虚了,反观赵魏两国낚,虽然吃了一个败仗,一个国家损失了近三十万的大军,但是他们国力依旧比大秦要强。

      据秦宸所知,赵魏两国每个国家起码都还在两百万的大军᭏,而大秦现在满打满算都才五十万。若是赵魏两国认真起来,뇨随便一个国家都够秦国喝一壶了,虽然大秦有白起在,但是兵力差距还是太大了。

      “赵魏两国打败的消息应该也釻就这几숤天就能传到赵魏两国国君那里了,到时候又是一场大战,唉Ә~”秦宸叹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大秦超越他们是迟早的事,但是大秦还需要时间。

      秦宸想了一会儿,将主意打到了剩余的两次召ꊼ唤机会上。看着自己的属性面板,“还有两次两万一的杀戮值,还能召唤两次,希望运气能好一点。”

      【宿主】:秦ﭼ宸

      【修为䩝】:炼脏后期

      【功法】:人皇经

      䏿 【武続技】:人皇决

      捦【召艓唤部将】:白起(先天后期),典韦(先天前期),赵高(先天前期),高顺⑧(后天后期)

      【后宫】:暂无

      【召唤次数】:0

      【杀戮值】:2.1万

      “系统,使用杀戮值,召唤两次人物!”

      “叮~正在召唤~恭喜宿主召唤出二等人杰陈宫,叮~恭喜宿主召唤出一等陆炳”

      “陈宫?陆炳?还不错,狕还不错,秦宸顿时就高兴了。”

      陈宫和陆炳秦宸都知道。陈宫,字公台,三国时期吕布手下的谋士,刚刚作为氻吕布谋士的时候,就鼓动吕布偷袭曹操,并拿下了大半个兖州,只剩程昱、荀彧、夏侯惇死守三县。这一招可以算是出乎了整个曹营的预料。后来兖州之战,吕布采纳了陈宫的计策就赢,甚至能把曹**入绝境,可见其能力。

      陆炳,字文孚,明朝锦衣卫统领,明代唯一三公兼三孤者。陆炳从明世宗的儿时玩伴起步,依靠救世宗于火海的功劳得到世宗的恩宠,逐渐成为朝野中的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先后令内阁搡首辅夏言、大将军仇鸾两人身首异处,其后又成功弹劾司礼监宦官李彬。在他屡起大狱之杇后,朝野上下都敬畏他。当时,不管是吏部、兵部的官员升降,还是户部、牴工部的收付结算,乃至刑部的审讯断案,都要经过他的裁决;朝廷有一半的言官都是他的门生。而明世宗多次制造大案,陆炳又常保护一些人,礼贤下士,不曾陷害一人,因此朝中人士多称赞他。最后也是得以善终。

      鰢 黑洞消失后,秦宸面前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穿着如同求生模样,一脸的和蔼可亲。一个身着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目不斜视。

      “臣陆炳(陈宫兂),拜见㥪王上!”

      “哈哈哈,文孚,公台不必多礼,簺快快请起,韗有你们相助,大秦덗如虎添翼啊。”秦宸哈哈大笑道,连忙将他们俩扶了起来。

      “谢王上”陆炳和陈宫拱了拱手。

      “公台,你先去蓝山大营找高顺,˜一起待命쁗吧,虽饚然准备北上。”秦宸对着陈宫说道。

      “高顺将军也来了?”提到高顺,陈宫神情有些复杂,童有愧疚,有欣喜。

      怏 “公台,前尘往事如云烟,希望此世你们能一起和눲大秦共创辉煌!”秦宸说道。 ꋸ

      “遵旨,是臣狭隘了。此世,我等必让此方世界臣服于大秦脚下。”陈宫惭愧的说道。

      “好!大秦有你们,何愁不兴!”秦宸哈哈大笑道。

      随后又对着陆炳说道:“文孚,孤要你建立锦衣卫,监察百官,监察全国。”

      “遵旨!”陆炳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好!陆炳明天来早朝,至于陈宫,贜就先去找高顺吧,我想你们应该有很多话想说。”

      “遵旨!臣等告退!”

      送走了陈宫和陆炳,秦宸便进入了修䣯炼状态。秦宸要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据系统所说,秦宸到先天境后系统应该会迎来一波变化。秦宸也是很好奇,再加上只有到了先天境才能解锁系统商城,所以导致秦宸非常的努力修炼。而且据秦宸猜测,秦宸的修为可能直接关系着쨷白起他们的修为,刚﵏召唤出来的时候,秦宸便问过系统,为什么召唤出来的人物都是后天先天的,系统当时告知秦宸权限不足之后,秦宸也就没有理会了。

      第二天,金銮殿。

      文武百官整整齐齐的站在大殿两侧。文官在左,武官再又。虽然人比刚开始那会少了很多,但是精气神十足,比以前好了何止几쁊倍。

      此时丞相正在大殿中间恭恭敬敬的站着,而秦宸则是看着手里的奏章。奏章写得很详细,比秦宸预想中的要好很多。秦宸看完后大手一挥,将玉玺盖졀在那三份奏章上。

      盖⯛好后满意的说道:喗“众位爱卿果然没让我失望,就按这个去做,火速将着三份奏章公之于众,张贴至秦国的各个角落,不得有误!”

      喋 “遵旨!”

      ⊾“众位爱卿辛苦了,全都有赏,全部晋爵一等。等事情办完后,都重重有赏Კ!睳”秦宸大手一挥,端毫不吝啬的奖赏到。

      ૒“臣等叩谢王上!”众人皆是大偍喜,纳头便拜。

      “既然有奖励措施,那就要有惩罚措施。”听到这里,众人皆知一愣,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得预感。

      라“陆炳!”秦宸叫道኎。

      “臣在!”陆炳出列对着秦宸拜道。 龍

      “封陆炳为第一任锦衣卫指挥使,负责监察百官,监察全国。锦衣卫不属于任何部门管辖,直接对我负责。拥有先斩后奏之出权。”❍

      “臣,叩谢王上!臣必不会让王곇上失望䯢,锦衣卫必将成为大秦国内最锋利的一把剑。”陆炳对着秦宸说道。

      众人看着귤神色冰冷的陆炳,皆是心头一跳,按刚刚秦宸所说,荞这锦衣卫将成为悬在他们头顶的一把刀。众人的心思皆是活络了起来,但是看着陆炳那副面孔,心里颳又是一阵叹息,这陆炳看起来就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百官心里皆是一叹,从前的那份逍遥日子终于还是过去了。

      秦宸可不管他们在想什么,也懒得管,他们做什靖么秦宸不管,ٝ但是前提是不能做出不利于大秦的事情,不利于秦宸的事情。

      “陆炳,需要人手的话你自已去蓝山大营挑。”

      “遵旨!”陆䃡炳拱了拱手,说道。

      随后,随行太监喊了一声“退朝!”

      众人行礼之后,纷纷看向了陆炳,众人都是很疑惑,陆炳凭什么一来就这么受秦宸的重视。

      陆炳看着他们看向了自己,便对着他们拱了拱手,“后生陆炳,见过诸位大人。陆炳初来乍到,还望诸位多多关照!”陆炳的姿态放得很低,显得谦谦有礼。

      뉪众人看着陆炳那姿态,엝纷纷拱手回礼⁶:樇“哪里哪里,都是为王上做事,大家꽩相互扶持才是。”

      “哈哈哈,对头。都是为了大秦,陆大人若是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等?”

      “若是需要帮助也尽管说”

      ……

       众人七嘴八舌的回到。就连丞相和太尉都是主动跟陆炳打招呼。

      丞相和太尉上来ω对着陆炳说道:“陆大人年纪႙轻轻便如此深得王上重视,还望鬅陆大人再接再厉。若是陆大人有时间,可以到寒舍坐坐。”

      “哈哈哈,一定一定,到时候还请诸位大人莫要嫌弃于我”

      众人就这样有说有笑镝的离开了王宫,众人才离开不久,一道道王榜随着一个个骑兵的䵂飞速骑行下在最短的时间内张贴到了大秦的各个角落。

      建元都城,东市。

      这是大秦最大的一个交易市场,里面各种宝物琳琅满目,还有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食盐粮食。往来的都是一个个大腹便便,衣着富丽㑿的人。

      此时,一个骑兵真在纵马向着东市而来。路上行人皆是面带恐惧之色,以为朝廷要攻⊹打他ܦ们了。但是看到只有一个人,心底松了一口气,他们虽然各个家财万贯,但是说道朝廷,心底ᖲ还是有点发怵。

      “吁~”骑兵在一座高台前停了下来。一翻身爬上高台,拿起锣敲了起来。

      “锵~锵~锵”随着锣쩾声响起,众人皆是好奇的围了过来。

      随着人越来越多,那人也停止了敲锣,将怀里那份王榜拿了出来。大声说道:“王裱上有旨,即日起,凡볉对我大秦做出突出贡献的过往商人,皆重重有赏。另,凡我大秦子民,皆无高地贵贱之分,解除商人永世不得为官之禁令。”

      “哗,”此话一出,所有人皆是心神恍惚,震惊不已。而那骑兵也是静静地等着他们平复心情。当初他听到这个消息又何렑尝不是这样呢。

      过了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商人륄站了出来,颤抖着⺹说道:“二愣子,你确定你没读错?”众人也是反应了过来,都是一脸期盼的看着他。

      “天叔,没错的,ኔ你看,上面还有玉玺盖着的!”说完还让他们看了一眼,众人确认过之后,皆是大惊,居然还有人哭了。不停朝着王宫方向跪拜,嘴里大喊,王上万岁,王上圣明。

      㿋那个欯被二뫾愣子称做天叔的人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静。二愣子敲了一下锣,继续说道:“还有呢。王上说了,允许你们大力修建公路,水路,水库这些。修建公路,水路的话,需要你们自己出资修建,朝磊廷不会给予你们一丝补偿。”

      听到这里,一群人皆是一愣,刚刚还在欣喜若狂的飧众人,一下子陷入了安静中。

      “二愣子,这有䶶什ﺲ么好处没?”天叔是商人出身,自然也就最在乎好处。二鱄愣子听到这句话也是毫不在意,若是没有眼前这个男人,他九岁那会儿就死了,所以二愣子一直对这个天叔心存感激。

      “天叔,这上面说了。修建虽然要你们修建,但是但凡你们修建的路被朝廷验收合格,朝廷便可以允许퉏你们在此路上设立收费站嶎。有效期限为돓一百年。”二愣子说道。

      ල众人一愣ꂓ:“收费站?”

      “二愣子,这收费站又是什么?”

      逰“王上说,收费站就是,在你们修建的那条路上,每个五十里路,便可以设立◹一个,每一个所在这条路上行走之人,皆㻂要付出响应的金钱。而钱财由修路者所得㉵,所得的钱财只需上缴三成的税收。”

      众人一听,有些明白了。在场的众人大部分都是商人,而且都是很有实力的商人,心中皆在盘算事情的可行性。没过多久,众人皆是一拍大腿,面带喜色,有搞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