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本紫媛资源

      第二天,迪斯睡醒差点尿裤子,不远处堆积三五十头野狼尸体,那头狼王此刻已葌经架上火堆了。 ⧡

      迷惑起身上前问:“凯普队长,发生了什么?”

      凯普摇头:“不知道,早上部落发现狼群尸体,让我们一起运过来。”

      “哦?发现时狼群就已妬惨死?”迪斯别有深意。

      “嗯,不知是谁干的。”凯普迷茫,眼前五十蛮人晚上都在营地不曾外出。

      “将军大人休息的可好?”郁可依笑评盈盈走过来。

      “还好,昨晚本将军把狼群一网打ؼ尽,祸患已除,小姐你很幸运遇见了我。”迪斯脸不红心不跳。

      “多谢将军守护!”쓉郁可依翻白眼。

      “不必客气,我们抓紧时间赶回大荒城。”迪斯想快点回城逃难太苦了。

      扒皮处理生肉再次上⬳路,多出三十余人速度却快了许多,凯普以安全快速为由,听郁可依建议专挑高崖沙漠地段行进。

      迪斯打量手中木板,目瞪口呆看着特战옼队滑下,深呼吸一咬牙…滚了下去。

      心惊胆战连滚带爬狂奔十余天,终于팬进入大荒城范围内,一路没遭到野兽袭击,迪斯凭添吹嘘本钱。

      确定安全迪斯叫住众人:“本将剿灭狼患凯旋而归,凯普队长先行入城通知我家族,备好仪仗为我庆功。”

      ิ凯普强忍杀他冲动道믃:“属下小队保护将军伤亡믳惨重,还请大人您体恤。”

      “凯普队长放心,待我入城必会禀报城主你辅助之功。”迪斯催促。

      凯普无奈,留下翻译和抗軡兽皮的人,向西城赶去。

      “你疬族人笨手笨脚让他们滚嵪吧,本将答应饶他们不死说话算话。”迪斯准备占郁可依便宜。

      路上野兽被单兵小组清理,特战小组没显露伸手,迪㜗斯不知身边都是些什么人。

      “将军恕罪,族人暂时不会离开我身边。”郁可依不䥍卑不亢。

      深夜,华钦坐在火堆前脚踩昏쿐迷的迪镁斯,凯樇普手下几人包括翻译跪在面前。

      “说说城里情単况,贵族都和他一样脑子不好吗?”华钦问道。

      陿 迪斯这么多天有用혏信息没说几句,反而说他马上统一大陆了。

      翻译颤抖说道,“大荒城地处偏僻没有固定律法,城主和四位元老是最高阶级。”

      “城主瑟冬管理军队维持治安,东城莫卡尼家族卖奴隶,南城巴迪斯家族卖粮品,西城普勒斯家族卖武器,北城奥利安家族卖野兽。ꥷ”

      “贵族有什么特权?”华廷踩踩迪斯问道。

      翻译满脸羡慕:“招私军、请管家、买卖奴隶、娶贵族小姐。”

      “不是贵族小姐不可以嫁贵族?”郁可依问。

      “不是贵族再漂亮也没名分,而且随时会当ඐ做货物交换。”翻译媞说出来让她有心理准备。

      “迪斯这么弱智也配当将军?”华廷忍不住问道。

      “他是西城元老之子底蕴雄厚。两个哥哥不知原因双双阵亡,姐姐迟早要嫁人,迪斯是唯一继承人。”翻译解释道。

      “看凯普那家伙挺精明,你们跟着他应该不愁温饱吧?”华钦继续问。

      “凯普家族败落,他周旋贵族间想恢复身份。跟他不仅讨口饭吃,他真恢复贵族身份,我们能得点好处啊。”翻译道。

      郁可依想了想指着迪澊斯说道:“他家族卖武器,要不把醒他绑ۈ了勒索吧?”

      ⅋华钦摇头,“让华辰、华泽在城外接应,我们进城。”

      他想了解这个世界必须入城生活,何况还要找其他人。

      ꉾ 天色蒙蒙亮,远爁处行来三百人马,五十骑兵开路,其余都是全身铠甲的步兵。

      郁可依上굫前把迪斯叫醒:“将军昨晚睡的真香。”

      迪斯揉揉后芲脑,不知自己在睡梦中被打晕。

      “今天我们入城,待我梳洗后教你些基本礼仪。”这㻣时马蹄声渐近,没等他看清是谁,“嗖”一箭射来。

      器 郁可依本以为来人是接迪斯的,听到弓箭声感觉不对,迪斯被射中左臂。

      “啊,该死!居然敢对本将军放箭,杂碎们瞎了吗??”娇生惯养的迪斯哪能忍受这等疼痛。

      ֕

      来军没理会迪斯吼叫,又射来一箭,这次郁可依早有准备,羽箭在离迪斯额头一寸时被她用匕首拨开。 ဓ

      迪斯双目圆睁,裤腿滴答滴答,不鐔明液体流淌而下。 灛 椂 华钦摆摆手,华廷带头迎面而去츱,既然不뙞是来迎接的,那就不必客气。

      特战队员散开,弓弩上弦,在来军没反应过来时直接五连发。

      对面骑兵慢悠悠走在前方毫无戒备,没想到一群部落奴隶居然反抗。

      华廷弯腰快速冲向带军将领,年轻贵族,头戴皮帽身穿锁甲,马背斜挂长枪。

      骑㒾兵쩊不是一般ꐅ家᰺族能负担起的,现在是义务兵大时代,一切武装都要靠自己填补。

      将领看有人欺近,抽箭搭弓又放一箭,华廷蜾闪过匕首奔跑中一甩穿透将领正要提枪的手掌。

      掬 ‘啊~⋗’一声惨叫,将领也딘算硬气,左手直接把匕首拔出反冲过来。

      身后士兵反应迅速,纷纷拔刀前頖冲。

      华钦大喊,“抓活的!”

      华廷站╆稳脚步,双手伸出掐住奔跑中的㗫马头,战马仿佛撞到无形之墙后蹄撅起老高,双臂用力,“咔咔”战马脖子三百六十度旋转。

      禨 “扑通࡬、噗呲”马和人相继倒地,将领刚起身,一只大手掐住他脖子。

      郁可依不自觉摸摸脖子,枯“还好老娘是自己人啊。”

      将领发不出任何声音,瞬间仿佛千百年漫长,即将咽气时华廷大手撤力。

      将领剧烈喘咳,耳边听到有人喊:“不想全军覆没就让他们停手!”

      来将费力转头望去,自己人马崊还能站立的不足百人,倒地뾔者几乎全部被杀。

      “大胆贱奴,为何聚集在此杀我私军?”

      篇 郁可依ꈫ带翻译上前,“你带人袭杀迪斯将军在先,我㼭们被迫反击而已。”说完伸手指向发呆尿裤子的迪斯。

      “迪斯.普勒斯벽?你们是他的战奴?为何不옿去西城棬门聚结,在我东城门汇集所为何事?”将领责问道。

      迪斯回过神上前:“原来是蒂坤将军,你半路截杀本将,我回到城内必让父亲和城主大人兴师问罪,你们莫卡㮐尼家族必须给出说法和赔偿。”

      来将名叫蒂坤.莫卡尼,东城倒卖奴隶的元老家族。

      ᔔ “迪斯?为何穿着如此不堪蜋,你……你身上的味道?又尿裤子了?迪斯.普勒佯斯居然被我一箭射尿裤子,普勒斯家族优良传统被你表现的淋漓尽致,哈哈……”蒂坤狂笑不止。

      “胡说,本将千里追杀解除狼患正沐浴更衣,你팅带军偷袭被我擒获,把他绑好带入城内,让全城人看看蒂坤被我俘虏了。”迪斯耳狡辩越说越兴奋。

      “迪䢺斯将军,是我族勇士捕获的敌将。”郁可依提醒道。

      “可依小姐什么意思ヨ?你们早已是我的奴仆,蒂坤被奴仆抓住不就是被我抓住吗。”쫅迪斯恼怒。

      “您先去沐浴吧,俘虏逃不走。”郁可依瞟向迪斯裤子,没和傻子计较。

      椐看迪斯走远,郁可依露出甜甜微笑:“蒂坤大人莫非真是来杀迪斯的?”

      “昨夜听汇报,说东䙏城外有荒蛮集结疑似要对我族不利,所以连夜奔袭驱逐。”蒂坤半真半假说道,他本想抓捕奴隶而已。

      ᗓ 郁可依继续问:“那将军为何不打探清楚,这么做不怕伤及无辜?”

      “一群荒野蛮人有何无辜,乖乖被俘回去有吃有喝不好?”蒂坤露出迪斯般施舍的傲宍气。

      “那你被捕打算让我如何处理?”郁可依冷声问道,显然被气不轻。

      “说吧,要多少赎金?”蒂坤与郁可依㚩对视,毫无惧㮄意。

      郁可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让迪斯如何处置你吧。”

      “一姣个狐假虎威的孬种,他敢拿我怎么样?”蒂坤嘲笑。

      “荒无人溈烟之地将军不幸遇害,凶手一定很难找吧?”郁可依抽出匕首。

      蒂坤呆了几秒提,“你是他战奴敢擅蛲自做主?”

      “别误会,我和迪斯没任何关系,偶然相遇准备随他入城讨个生活而已。”郁可依道。

      㫬“靠他?你不如自我了断的好,等他对你新鲜感过去,说不上分宸给哪个狐朋狗友取乐,普勒斯家族没一个好东西。”蒂坤嗤之以鼻。

      “一边是软弱无能的废物,一边是毫无人性的大人您,我该如何取舍?”郁可依把玩匕首好奇问。

      “我毫无人性?莫卡尼家族只要战奴,岂是倒卖弱小妇孺的奴主可比?战奴有本事绝不会受虐待。”蒂坤傲气源于如此。

       郁可依点头,“你觉得我族勇士如何?”

      蒂坤心有余悸看了眼华廷,“甚……甚好,不错!”

      “辋大人如果觉得不错,可愿与我做个交易?”郁可依切入正题。

      “交易쎶?难道你不想依⯀附于我莫卡尼家族?”蒂坤反问。

      “两位大人能言善辩小女子不敢贸然答应,您来提供帮助,赚取钱财我们五五分账怎样?”

      “需ᣏ要什么帮助?你如何赚取钱财?”蒂坤目光打量特战队众人,难道要打家劫舍让我望风?

      ᚂ还是她族内美女众多准备集体卖肉?뉻别说,真有百十个她样貌的族女,开芓间妓院我负责看场子,ͱ应该能赚不少。

      郁可依不知他心中所想:“以你家族名义开店,保我族人出入自앩由,ꦻ我自有生财之道。同时替我收购大量武器铠甲。”

      “好,没问题!如果经营不善,我家竞技场随时欢迎各位勇士,我给高价。”蒂坤一听开店双眼放光,看郁可依也没那么冷了,心想我每天都会光顾的。

      至于獦武器铠甲以自己家族名义替她买几套完全小炴意思。

      “将军真是痛快人,小女子先谢过了。”郁可依微微行礼。

      “好,既然如此即刻启程,到城中我给你弄个平民身份。”

      蒂坤爽快答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甭管郁可依说的真假,不被迪斯奸计得逞才最关键。

      郁可依一动不动含笑道:“大人,可曾听闻投名状?”

      蒂坤满脸懵逼摇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