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限制片

      机场,车子停了下来,看着老人下车,心中说不出的不舍,就像亲人要离别了一样。

      “布鲁斯,谢谢你,你是个善良的小伙子,你应该得到奖励,你等一下,我叫我的个人来给你奖品。”

      老头子抬眼一望,一会儿一辆超跑就停在了旁边,从车上走下来了个年轻帅气,头发飞扬但黑着眼圈,一看就是壕橫无人性的家伙。

      “迈克尔,给钱。”

      “好的,支票还是现金?”

      “现金。”

      金光闪闪的土豪二话不说,跑回他车里,回来时手上抱了一捆绿油油的钞票,“给,车上只剩下这么多了,昨晚输光了。”

      “阿布,祝你回去一路顺风,再见!”

      布鲁斯全程傻傻的看着,一直到两人各自走远了,土豪的车子也不见了,这才呆滞的看着怀里一堆的百元面额的钞票。

      “哧哧哧!”

      轮胎察着地面卷起了一阵轻烟,这辆二手皮卡冲了出去,小机场虽然人不多,但这份绿冒着无法阻挡的光,如果他想活着,得赶紧离开这里!

      “真是的!我是情愿来送你的,不要钱的!为什么给我这么多钱!为什么!?”

      回家的路上,他见前后无人,终于停了下来。

      将刚才掉在车地板上的一叠叠钞票拾了起来,这一堆绿油油的东西简直扎眼,他赶紧将车里的手套箱中的杂物扒拉出来,将这些钱塞到了里面关好。

      十几万啊…

      十几万!

      “卧槽!”

      这些钱足够他搬家了,可是,在搬家与忍一忍可以让三个小家伙过得更好之间,他最终选择了后者。

      “几百元的隔音绵可以解决我的问题,老爹……谢谢!”

      车子重新启动,一路的单调风景似乎也变得生动起来。

      回到镇里时,他的第一件事是,买了个十字架挂在了身上。

      ***

      狗漫威,飞华盛顿这飞机这么少的吗?

      要不是不想吸引注意,信不信我包机了?

      也不体谅一下我这埋过一次的老头子。

      要等三个小时!

      卧槽,早知道在那谁那儿多呆几小时再出来了。

      那谁……

      那谁?

      “嘘嘘!”

      那空乘长得真漂亮,脸蛋也很美,飞哪里的?我要不要跟过去?

      白我眼?嘿~~

      来,给老爹笑一个灿烂点的!

      卧槽!满嘴假牙!差评!

      “小伙子,你这眼镜真酷,哪儿买的?”

      “别这样装酷不回答我啊,我这里有颗糖跟你换眼镜,可好吃了,要不要?”

      “好。”

      “你吃看看甜不甜好不好吃,别说我骗你。”

      “嗯,真好吃,我很喜欢,你没骗我。”

      “相信我,看你这头顶的毛发,就知道你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平时多吃点糖,对你的毛发作用很大。我也经常思考,很费脑力,所以身上必需要带着许多糖果。别看我头上,我没有头发是因为我不想洗。”

      “好。”

      “你知道要怎么更快的去华盛顿吗?”

      “只能搭飞机了,没办法。”

      “可这飞机要等好久才飞一次。”

      “有钱就包机,更快。”

      “没钱。”

      “这个机场有军用飞机,也许可以搭个顺风车什么的,不过没关系是很困难的。”

      “哇,小伙子,你这脑子发光果没不是没有原因的,真不是盖的,历害!”

      “嘿嘿。”

      “哪里能找到这样的关系?往哪里进去?”

      “比如说,你是某个军方的高级人物或者亲戚,然后就可以到隔壁的军方入口那边去找关系搭飞机了。”

      “万分感谢,我有急事要去WDC,我先走了,谢谢你,小伙子,再给你一颗糖。”

      你看,不用修改人家的脑子,我也是可以得到我想要的消息,只要稍微提高一下友好度就行了。

      “站住!军事地区,禁止入内!”

      两个士兵拦住了我,这么不友好?

      “抱歉,不行!离开这里!”

      他们居然拉枪了?

      卧槽!

      赶紧的!

      “您好,长官!”

      狗漫威,搭个机而已,都要逼得我放大招。

      既然都放了大招了,只好把一切都设计得合理一点。

      从他们的脑子里浏览了一遍,发现神盾局那黑帮组织的名头居然很好用?

      邪恶的黑势力染指了军方,难道这个M国是个黑帮国家?

      也许九头蛇人的不坏,真的,他们的理想被盟军扭曲了,后来又加入野心家的欲望,导致人人喊打。

      嗯,这是一次神盾局的绝秘飞行,我这个代号叫老爹的重要人物要搭飞机去往WDC,不懂不要问,不明白不要想,录像全删掉就这样。

      这过程实在无趣得紧,都没有我刚才从老王镇过来乐趣大。

      这些当兵的一点都不可爱,真想让你们去奔奔。

      自由女神。

      嗯?

      为啥想起奔奔就自然联想到自由女神了?

      一定是有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我给忘了。

      飞机加好油了,可以出发了。

      我的吊牌还在,嗯,我是桃源镇的人,这点我现在还很清楚。

      真的不想吊这个牌子,这让我看上去像个老年智障。

      咦,这飞机上居然有许多导弹,干嘛用的?

      卧槽,老子搭的飞机载着导弹?这多不安全!

      喊人来全都给老子卸下去!

      拆个弹这么难的吗?

      忙活了半个多小时,老子刚才要搭民航是不是都起飞了?

      不过总算是全拆掉了,那炮仗离得越远越好,都搞不明白人类怎么回事,喜欢把自己弄到炮仗上去坐着,万一炸了,屁飞蛋打,没一块完整的,想着就菊紧。

      起飞吧,我赶时间。

      要说这双人坐的飞机真不错啊,视野宽敞透亮,怪不得有钱人就爱买座位少的,这架一定是有钱人专座。就是要戴着个头盔加口罩有点难受,差评。

      这个飞行员小伙还是不错的,知道我是个老人家,起飞很平稳,我很满意,好评666。

      白云就在玻璃外,水渍贴着玻璃向后飞射,拉出一条条细细的线,看起来也充满了诗情画意。

      我想吟首诗,可是别了十几分钟,飞机都进入平流层了,还没能别出来。

      反倒是有了点尿意!人老屎尿多,唉……

      罢了,文章本天成,手贱抓不到,回去时再吟,眼前先解决一下问题。

      “小伙子,能靠个边停一下吗,我如个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