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驾异界

      自从上次李昂表白成功在幸福的宵夜时刻,駧当着众人的面搂着初秧的腰向大家宣布新婚消息后,初秧慢慢接受了自己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和自己爱人的感觉。

      以往,她特别在意别人如何看待她,如何看待她的一言一行,尤其是青春期开始后,自己越发成ఈ熟发育的身体带给自己的烦恼实在太多。

      中学时候的一段搔时间,因为自己胸部大于同龄姑娘,她常常不穿胸罩带着抹胸还系的紧紧的,自小缺少父母关爱,性格内向的她,很怕被人看到她不一样的发育。某次,在高中浴室里밖洗澡,她不小心被隔壁隔间的高个子姑娘看到了诱人的身形,很快,身材超好的她的流言蜚语就在高中校园不禁而走。

      一段歱时间,她要忍受不知是出于羡慕还是嫉妒೶的高中认识或不认识女生的指᪫指点点。

      “高二六班的初秧同学是哪位?”某个放课的午촫后,一个帅气的男生站在她们班级的门口,大声问道,没人回答,一个戴眼镜的女生指了指初秧,男生径直走到她的面前,从上到下打量一番,说:

      “也不是很大嘛!”而后悻悻离去。

      这些个种种因为发育带来的烦恼,让初秧在心里埋下了不敢展示自己的阴影。

      所以大学后,她总是一个人在安静的操场角落,戴着耳机听着歌,一遍又一遍安静的观看自己手中的书本。直到某一天,操场上那个高挑身材的男生,勾起了她体内埋藏已久的荷尔蒙,她鼓㲄起勇气向李昂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那颗叫做爱情的种子,才让这个害羞的姑娘,稍微打开心结。

      “你不糤许那样看我!”工作过后的第一个月,初Ẽ秧和李昂一起相约租了这座城市边缘的出租屋,入住的第齝一天晚上,初秧洗完澡,披着樱桃小丸子浴巾,从浴室害羞又战战兢兢的走出来,䆾她死死的拽着自己的浴巾,关上浴室门,就看到李昂直勾勾的看着她稍微显露的乳沟。

      ꤜ 她一下子脸红了,而后生气的训斥李昂。

      “对不起,对不起!”李昂转过头䣔去,虽翙然已经谈恋爱两年,他俩除了基本的牵手之外,甚至连搂腰、接吻的次数都很罕见。李昂看到浴室里走出,湿着头发,如此诱人身段的݂初秧,一下子慌乱了神。

      “我不能乱想!不能乱想!廭”他的内心也在挣扎着,但身体却有点不听使唤,心跳是跳的越来越快,他都能听到“咚咚咚”的心跳声。

      而后,初秧想到自己没有吹头发,就去了卧室吹自己的头发,新租的老屋线路略有老化,插排也有些许接触不良,新买的吹风机猵插上后时而有风时而又没风。并且,在老旧的插排处,还打着火花。

      “啊!”只一下,初秧看到了插排处的火花尖叫起来!

      “怎么啦!”李昂听到尖叫声,冲进房间!看到头发吹得飘乎乎锘的初秧,那样子像极了金毛狮王,他笑出了声!

      “噗~”

      “你还笑!这插头都冒火花了!”初秧抱怨着,

      隹“我来看汶看!”李昂走了过去,

      他帮初秧检查,打开又关上吹风机,确实听得插排内“滋滋滋”的声响,

      “是接触不良!咱不用这个插排吧!我明天找人来修!”李昂安慰道,

      “诶,௉浴室不是有一个插排吗?你不如ﲺ去那里吹,那里还有浴霸,可以吹吹鶆冷风,不然这七月间这么热的天气!小心刚洗完澡,浑身又汗流浃背了!”李昂提议。

      “好!”初秧害羞的低头回答,他第一次在男人面前穿着浴巾,靠的这么近。 ᝹

      “要不,我帮你吹吧!”李昂想改善两人刚刚尴尬的气氛。 䐑

      “好吧!”初秧并未拒绝!她刚刚似乎觉得自己的呵斥有点不尊重李昂。

      浴室里,吹着冷风,李昂开始拿起吹风机,小心翼翼的给初秧吹着头发,初秧,也是第一次享受如此细心的吹头,李昂指尖在初秧头顶一点点的滑动,让她获得了些许放松。刚刚紧张且尴尬的气氛有所缓解,一对儿幸福的小情侣在炎热的夏天,感受到了舒心的凉爽和舒适。

      初秧的头顶仅齐着李昂的下巴,他俩的身高差,刚好是属于“最萌삻”身高的那种,吹头发的牱场景看起迁来格外幸福和温存。李昂吹完后面的头发开始吹前面,姑娘闭着眼,十分享受。一瞬间,ῤ李昂发现,这个角度,却总是尴尬的看到初秧怀里诱人的乳沟,他看着看着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手臂开始一阵不规则的乱动,但他靠着䵠意志,不断地给自己洗脑!

      “不能乱来,不能乱来!”

      칅初秧闭着眼没有感觉李昂的不对,她也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个角度会给男生带来多大的烦恼。只是觉得李昂吹前面头发的技巧似乎没有后面那般轻车熟路,她睁开微闭的双眸,抬头,扭身正对李昂,

      “怎么啦!”她䄂问道。

      “没...没什么!”李昂尴尬的回答,

      也是因为胸部大的原因,初秧在转身的时候,没注意自己上半身已经贴到了李昂,这让小伙子似乎有点顶不住了!

      他强忍着赔笑,初秧以为李昂是锤犳吹头发很开心,也跟着笑了起来。

      她此刻心里其꾰实是想拥抱李昂,䍰但又不知为何心里又在努力的压抑自己。双手,不知道该做何动作,

      “我来吧!”初秧微笑着抬手,准备接过李昂手中的吹风机,但她并未发现,自己寄在腋下的浴巾早已在刚刚接近二十分钟的出门-进卧室-到浴室-吹胙头发的过程中縓松散的只剩一个抬手。这一下不经意的双抬手,整条浴巾整齐的滑落到了地上!

      ⻸ “哎哟喂!”李昂本就低着头,突然看到姑娘一丝不挂,他说出了这臝三个字,又迅速的把姑娘拥入怀中。似乎周围围着一퓅堆人,他这个动作可以迅速遮挡姑娘的关键部位一样!

      姑娘被李昂这个突来䮚的举动惊到不知所銯以,

      “你......你干겕什么!”좉她小心的挣扎,以为李昂要对她图谋不轨,开始恐怖的行为。

      “挡着挡着,别让人蚟看见!”不过脑陋子,李昂直接说出了这句话。

      “诶,不对啊,我们在自己租的房子里!”他又迅速自说自话的慢慢放开初秧,低头又看到了初秧诱人的胴体,一下慌了神,他拿起吹风机,又迅速转身,

      쉇“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他闭着眼大声的说着,手妗里的吹风机,还在“呜呜呜”的吹动着冷风。

      初秧也迅速低头,拾起浴巾,慢慢的寄上,一脸羞得绯红。在缓慢껨寄浴巾的时刻,他看到这个魁梧高大的男生,背对自己一遍又一遍大声说着那句“非礼勿视”,似乎觉得对她的男朋友罚太多分了!过分到这单纯的男生已经快被自己洗脑到思维变态了!

      在经历了大约一分钟的思想斗争后,初秧把浴巾䄿放下洗漱台,从后方抱住李昂,一句话也没说。

      李昂突然停止了话语,睁着眼휮。身后,初秧水灵的身材正紧贴他的后背,透过软糯ꅲ的身体,他听到初秧渐渐加速幎的心跳。

      他关掉吹风机,把它放到歍洗漱台,转身,安静的低头看着初秧和她性感的身体。他把眼睛注意力,全部转移到姑娘怜人的双眸,那里,充满着渴望的火光。

      低头,他缓缓的亲了上去,姑娘也随着他的到来,闭眼,手臂挽过他的脖子....⩲..

      浴室里,两颗纯净的心开始了第一次深层接触 餠

      ..............

      也就是从那次开始,初秧不再害怕在李昂面前展示自己,不论身体还是心灵,凡遇到各种想要賿吐槽或分享的事情,她都会一股脑儿毫无保留的告诉李昂。

      䖚在家里,她是个话唠,也是个两人深夜时刻的大胆者。

      鰺 但出家门,她却回恢复着以往的样态,从不展示自己,总是一副小心翼翼且怕这怕那的性格。

      在家之外的所有时间,她还是害怕跟别人分享自己的心情和情绪。

      甚至在外,她也不允许李昂对她有太多过于亲密的动作,她受够了从小到大因为发育而带来的各嬷种指责和嘲讽。

      但,

      一切的坏情绪,从李昂求婚之后,变得似乎不那么恐怖了!

      因为接受了李昂在众人面前搂腰的缠绵,她现在和李昂一起在外的时候,很期待李昂跟她亲密的相处,哪怕有陌生的男人投来不知是羡慕嫉妒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的眼神,她也毫不躲闪,反而越发的满足和快乐!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在一扇门里关太久,也许你期待门外会是一片都能接受你的温暖阳光。

      这一天,初秧想要尝试一件齐ʸ胸吊带外搭修身小西装、包臀裙上班,她想突破自己的内心。但她又很害怕拥挤的地铁和公交人流,在准备一个星期的时间后,她为自己,买了一条紫色丝巾。坐地铁和公交的时候,她带上丝巾,没人能看到她的粉色ഩ吊带。当到达公司后,她又取下丝亾巾,露出里面知性成熟的部分。在办公室来来回回쿢,体验着不同于以往ܞ装扮的快乐!

      当然,小姑娘爱美内心的打开,自然会引来某幧些别ࠍ有目的男人的不怀好意。公司大厅里的这些倒是不会,因为他们或多或少都已听说,初秧已经订婚。

      但,在经理室里那个蓄谋已久的男人,就不一定떠了!

      自从上次亲眼目的初秧订婚夜宵现场后,他心中的愤怒已经无处安放了很久,但ᰚ他又是一个十分克制自己的男人。

      再大的不爽,也不会引起他太过明显的行为。

      “初秧,你进来一下!”又是那句老套的话语。

      正在书写文案的初ꀡ秧,大摇大摆的走进畐褚橙办公室,这一次,很明显,她没有了曾经的战战兢兢,也自信了许多。

      毢 她坐在褚橙对面,昂首挺胸,十分挺拔。

      “上次你跟的那个项目有了眉目,对方公司答ᬬ应去他们基地面谈业务~能不能拿下这一单,就靠你了。”

      “意思我要出差去趟海南?”初潽秧惊喜的问道。

      “我美丽的同事,恐怕是的!”经理褚橙,故意附和着,脸上的微笑,完全别有用心。룉

      “所以,这次去谈,你最好叫个助手一起!嗯,对方公司的䖱高鳭管,也是三个女生,建议你.....”经理褚橙本来想推荐自己。

      “那就文案组小许吧!࿃”经历了上一次醉酒事件,初秧已经跟这个可爱的小女生建立了别样的感情,再加上她想到,既然都是女人之间的谈判,也没有必要叫上一个男的!

       “额.....那好吧!早去早回!今天下午就出发,可以去财务室支出一点经费!”褚橙也无话ꨏ可说。

      “早知道我就该说让她跟我去谈的!”褚橙内心嘀咕佞着。她以为初秧会感恩她的提点,主动提出随行!

      偷鸡不成不能蚀把米,在初秧准备出门的瞬间,经理褚橙正好看到自己掉到ꏆ地上还未捡起的书桌摆件,

      “你等悛一下!”他说了一句,

      “怎么看,经理!”

      “我那个꽜桌子上的摆件好像不见了.....珋”褚橙故意犯着迷糊。

      “这不是吗?”初秧一眼就望见了褚橙桌前地上的摆件,她低头,褚橙以为可以一探究竟,不动神色的瞪大眼睛,突然,初秧用手捂住自己的粉色吊带。而后,又俯╲下身,捡起了摆件!

      “给你!”她微笑着从桌前抬起头䰒,把小摆件递给了褚橙。

      “谢谢!”经理褚橙一脸微笑,心里一万个不高兴!

      初秧高兴地走出经理室,径直来到文案组小许面前,

      “小许➁同志!”

      “啊?”文案组小许一脸无辜。

      “通知你,今天下ꍑ午,跟我一起去海南....”

      “旅游?”文案组小许一脸高兴!

      “谈业务!”初秧气不打一处来!

      “好耶好耶!”小许眼睛笑成了两个䀸“一”字,如果没人,我猜想她可能会拥抱一下初秧。

      初秧90度弓背,对着小许挑挑眉,小心的说,

      “这次不能再把我当成幻想男友了哦!”

      “嗯....膟..小初姐姐,你坏得很!”小姑娘一下子羞红了脸,但在初秧低头那一瞬嘗间,她吊带内的风景,却不小心被小许看了一个遍,

      “哇~”小许眼睛发直,初秧这才发现自己走光了,正要用手去捂,小许抢先一步,按住!

      “这里的风景由我来守护吧!哈Ꝋ哈哈”她调皮的说道,

      “滚!”初秧故作生气状,

      两个人,就这样,ꆜ慢慢成了闺懲蜜。

      “你的秘密!”初秧转身回头用手指指着小ಝ许,

      “还有你的秘密!”小许微笑着用手指着初秧的胸部,而后又假装指错了,把手移到初秧的脸上。

      “都不能说!”两个人异口同声,而后满意的相视一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