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天堂

      ……

      不过,珑烟老祖毕竟是活了一百多年,经历过大起大落之人。

      短短几个呼吸间,她便调整好了情绪,目光变得冷静起来:“守哲,我承认你很优秀,竟能利用虫灾火中取栗,从中大捞一笔。但是这点点钱,想治好我的伤势无疑是杯水车薪。”

      一听此言,王守哲非但没有失望反而惊喜:“听老祖的口气,您的伤势还有得治?”

      “难,难如登天。”珑烟老祖平静道,“即便是我王氏倾家荡产,也是远远不够。因此,守哲你还是莫要胡思乱想了,你那些钱,留着给自己加速冲刺炼气境巅峰最为妥当。”

      难度自然是有,否则王氏家族也不可能坐视老祖伤势不管,那代价必然是王氏卖田卖产也无力负担。

      王守哲的脸色很郑重,以退为进道:“那老祖您是否能仔细介绍一下其中的难度,也好让守哲彻底死了这份心。”

      “也罢,若不与你说清楚,怕是你不会死心。”珑烟老祖的眼神柔软了许多,她看得出来,守哲那是真的心疼她这个老祖,她娓娓说道,“当年与赵氏刘氏合谋的那个灵台境,并非是简单之辈。那人身负精纯阴煞之力,怕是与极西之地的阴煞宗有所牵连,以我猜测他多半是犯了事情躲避追杀,因此才隐姓埋名假装散修混入了刘氏赵氏之中。”

      “阴煞宗?”以王守哲的见识,自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那是个邪宗,总体实力不弱于紫府学宫。”珑烟老祖星眸微微凝重了几分,“旁人只知赵氏刘氏狼子野心,可等我与其交战时,才发现此人极有可能是幕后指使。因此激战之时,我不顾凶险,仗着更高的修为实力与两件灵宝,硬将其斩杀当场。却不想阴煞宗弟子的确了得,临死前的反扑让我付出了巨大代价。”

      即使是这场生死战斗发生在了五十年前,但即便如此,珑烟老祖说起此事来依旧历历在目。

      而王守哲也是暗暗心惊,这个玄幻世界比自己想象中更为庞大和复杂,他完全有理由相信,珑烟老祖揭露地不过是这世界的一角。

      “当时龟鳞甲盾的盾印已破,我中了他全力一击的阴煞掌。”珑烟老祖眼神微微发寒,“此掌极其阴毒,非但让我身受很重的内伤,阴煞之力更是侵蚀了我的五脏肺腑。无论我如何驱逐,都如附骨之蛆般驱散不掉,也导致了我的伤势极难恢复。”

      王守哲凛然不已,之前还有些小瞧这个玄幻世界,可实际上这个世界是如此凶险,而且战斗起来也不像是上辈子看得那些玄幻小说一样,主角像是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秘籍,有个几十条命可以挥霍,为了几句意气之争都会“拼死相搏”,生死之战更是如同“家常便饭”,更夸张的是成为了一种日常生活。

      当真是可笑至极。

      任何一场战斗都有发生意外的可能性,五十年前那一场生死之战,对那个神秘的阴煞宗来说,意外就是付出生命代价。

      而对珑烟老祖来说,更是付出了半世伤痛与折磨。

      同时,也让刘氏与赵氏两位老祖从此对珑烟老祖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迄今为止都不敢过份逼迫平安王氏,就怕老祖一怒之下,不顾生死带走他们其中一位!

      每一场关乎到战斗的决定都要慎重,也要考虑到是否会有种种意外的发生,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意外!

      珑烟老祖当年是不得不拼,她若不拼,王氏就没了。

      “老祖。”王守哲深吸一口气道,“还是说说如何治疗吧。”听完当初那一战,王守哲更是坚定了要帮珑烟老祖的决心了,哪怕付出的代价无比巨大。

      “我的伤势有两个巨大的麻烦。”珑烟老祖说道,“其一,在我体内侵蚀发展了五十年的阴煞之毒,已经越来越阴鸷难缠,此消彼长下我已渐渐压制不住。其二,便是我的五脏肺腑受损严重,且因为阴煞之毒的纠缠而一直未能痊愈,久而久之损伤愈发恶劣。

      顿了一下她又道:“若要化解如此严重的阴煞之毒,须得依靠一种三阶丹药【火阳丹】,将阴煞之毒镇压拔除。”

      “若是三阶丹药的话,若不是比较稀有的三阶丹药,虽然昂贵却也能想办法弄到吧?”王守哲皱眉不已,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通常一阶丹药的价格都是十几二十乾金,二阶丹药是数十到一百多乾金,三阶丹药从数百到上千乾金。

      “【火阳丹】是一种常规的三阶丹药,很多炼丹大师都会出产,并不算难寻,大约三百乾金就能买到一枚。”珑烟老祖眼神中忽而闪过一抹无奈,“怎奈,需要每月服用一颗,然后慢慢镇压打磨阴煞之毒。而且此药得长期服用,十年内能彻底根除阴煞之毒便已是万幸。”

      每月一颗?那一年不得3600乾金?

      即便是王守哲,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事实上在王守哲穿越前,家族各项产业全部加起来的账面盈利,都达不到这个数字!

      而且这部分账面盈利,只能勉强紧巴巴地顶住整个家族的开销而已,连有所结余都做不到。

      事实上,任何一个家族账面收益都不小,但是家族开销也都非常巨大。哪怕是比较强盛的山阳公孙氏,在正常年景下,刨开家族庞大的开支后,家族能结余下来的乾金也很难超过1000乾金。

      “不止如此,为了对抗阴煞之力,我必须保持好身体状态,每月的灵米灵食都得充沛供应,还需要长期服用【培元丹】来壮大自身。”珑烟老祖说道,“这一笔费用,每年至少600乾金。”

      “此外,在第二年开始,还得需要三阶疗伤圣药【造化丹】,来治疗受损的五脏肺腑,【造化丹】可比【火阳丹】难弄得多,价格也昂贵,算1000乾金一枚,一年下来就是一万两千乾金。”珑烟老祖平静的说道,“最幸运的话,十年十一左右我这伤势就能好的差不多,若是估算有误的话,还得再延续两三年。”

      一口气说完这些,珑烟老祖的眼神反而有些释然了,她明白族人对他的感情,当初的宵字辈何尝不想帮她治疗?

      着实是治不起啊,硬要治的话,必然是把王氏拖垮,却还治不好。别说王氏了,就算是山阳公孙氏,山阴柳氏碰到这种事情,恐怕也远远治不起。

      也许长宁徐氏勉强治得起,但是整个治疗过程,必然也会让长宁徐氏元气大伤。

      当初她也是看到了族人们眼神中的绝望和无奈,以及痛苦。若非守哲逼得紧,她真不想让他也经历这一遭。

      “也就是说,老祖的伤势无需一次性投入巨大的资源,而可以分期投入慢慢治疗。”王守哲却是亮着眼睛飞速盘算道,“第一年满打满算,也就是四千一百乾金投入,只是从第二年起会额外增加一万二乾金的消耗!全程治疗费用,约莫在十几万乾金。好,好,好!”

      “好,好,好!?”珑烟老祖眼神有些莫名,情况恶劣至此,负担足以让人绝望和无奈,守哲竟然在叫好?

      “老祖你莫要误会。”王守哲平复了下情绪说,“我之所以说好,是因为实际情况比我预估的要简单一些。”

      不过他内心也是有些感慨,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病不起啊。在地球上,多少家境还算不错的家庭,因为家人的一场大病被折腾到元气大伤。

      想不到玄幻世界同样如此!

      “简单?”珑烟老祖娇躯轻轻一颤,不是应该绝望吗?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