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胸美女

      时间匆匆而过,落픎叶铺满了略显沧桑的水泥小道,又在第二天清晨被值日的同学清扫干净。陆绪和林薇薇的绯闻已经传遍了学校,每过多久又渐渐平息了下来,大概是两个人联系的也不多。

      深秋的天气,一件短袖已经无法阻止习习的凉风入侵人的躯体。﹟一班的体育课上,大部分都穿上了长袖,偶尔还有人还套着外套。打篮球的几个同学,倒是热的巴不得把上衣都脱了,不过现在也幾不是盛夏,也没几个人这么做。

      此时陆绪靠着篮球场边上的栅栏上,手里拿着一片刚腰刚飘落下来的绿叶,专注的看着。

      在瑈一旁打篮球的几个人对浬此也没甚燒好奇,以为陆绪只是在发呆。却不知此时陆绪的脑海里,一整片香樟绿叶的完成组织剖析分层图像清晰的展现着。

      这是陆绪自那天运ѯ动会之后新发现的一个能力,只要他专注的对着一件物体,就能清晰把这个物体的里里外外的全部细节展现在脑海里。

      无论是生命体还是死物。

      如果是死物的话凭着过目不忘的能力,陆绪只要专注的看一会,等脑海里浮现出图像后就能永久的记住。如果是生命体,那就只是记忆那一刻或者那一段时间的生命体特征。

      经过了十几天的练몵习,陆绪现在已经能较为熟练的使用这种技能。只不过按照游戏里的说法就是,䪈施法的速度有待提高,需要陆绪比较专注。

      这个专注只是正常情况下,陆绪实验过,在超频状态下,这个时间大大的缩短绪,因为超频状态本来就会提升陆绪的专注力᦯。

      陆绪觉得他的这个技能用处还是很大的,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老妈林玉珍如果也有这样的能力,那么她在手术台上估计就是神了。

      不需要X光쏺,不需要CT,不需要核磁,甚至都不需要眼睛,创口也能做到最小,手术能十分准确。

      牂 不过林大医生大概是没这个天赋的,不然她现在也不会只是副主任医师了。倒是陆绪,要是他想学医䪡的话,那么……

      没那么,学医什么的陆绪是不想的,就我国的医疗环境,90%的医务人员都告诫过子女千万不要学医。这也是我国医生稀少的原因,就是如此블的稀少,很多人、情况还不珍惜…

      另外,陆绪也不喜欢血淋淋的……

      엫 收心回神,陆绪一把接住弹过来的篮球,不知是谁一个三分没投准,篮球磕着篮筐,蒶弹到了㭫陆绪这边。

      “绪哥,把球传一下。”球场上蒋书杰对着陆绪挥手,很明显刚刚那球就是他投的。

      陆绪曲臂一抛,篮球划过完美的弧线,准닞确命中篮筐。

      ⺞那边打篮球的几人已经见怪不怪了,绪哥射的准已经是公认的了。篮球校队老师的马斌一直想把陆绪拉去校队,可惜陆绪志不在此。

      打累了替换下来的几个汉子,跑到뀼了陆绪这边休息,蹲在塑胶的地上,打开一瓶矿泉水就开始灌。

      “明天ꏡ周五,今天晚上要不要再溜出去。”刚刚喝完半瓶水的张朝说凭的是今兪天晚上翻过学校的围墙,溜出去通宵上网,然后早上在偷偷늒翻墙回来。他们已经干过许多次,自认为轻车熟路。

      年轻人,熬个夜简直和喝水一样,第二天继续上课,而且明天是周五,下午就放假涧了,毫无压力。

      “诶哟,可以,上次我爆了一把屠龙刀,还没卖出뀼去呢,今天晚上去论坛里徽问一下看看有没有人要。”蒋书杰对于张朝的提议举双手赞成。

      “你那⼑把刀能卖多少?”徐立东好奇的问道,他不常去上网,但是也听过传奇和屠龙刀。

      “大概800到1000吧,卖出去了请你们吃夜宵。”蒋书杰的回答不小心呛了正在喝水的徐立东。徐立㲕东完全没想到一把虚拟的游戏武,居然这么贵,不过能有人请吃夜宵他还是很开心妧的。

      “传奇有什么好玩的,我现在ṥ玩的梦~幻西~游㖜,画面比传奇好看多了。”宋鸣操作不行,㷭虽然传奇也不需要什么操作,但是显然还是回合制的梦幻更适合一홶点。

      “绪哥,晚上你去不?똀”张朝问陆绪,前几次陆绪都没去过,当时张朝每次还是会问一遍。

      陆绪摇了摇头,他对于现在的网络他的兴趣不大。电脑现在唯一对他的吸引力就是练习一下编程、代码书籍上的内容。不过能在黑网吧练䁱习这个,估计被网管뜁看见了,立马就会被赶出去。

      所以还是算了。

      “嘿嘿,那绪哥,还是老地方,老时间,老暗号。髩”张朝他们出去可不止一次了,每次半夜去,清早回来,陆绪正好一혃大早晨练。于是顺便在仁英校内望风,好让他们翻墙回来。

      “襦当心晚上翻墙,৵别ᆶ被抓了。”陆绪看着蓝色的天空,悠悠的说道。早上他把风没问题,晚上他们自己溜出去陆绪可不知道顺不顺利。

      “我去”“卧槽”“绪▮哥乌鸦嘴”

      周围좗几人异口同声的反应。

      半夜 

      陆绪听到了嘘嘘索索的动静,不用想就知道是张朝他轸准备去汇合࠿蒋书杰、宋鸣等然后翻墙出去上网了。

      只是没过多久寝室的门又被打开了。

      张朝耸拉着脑袋,被一个保安和一个老师压着回了寝室。感蹧受着隔壁寝室似乎也有类似的动静益,陆绪心里猜测大概是他们翻墙不成反被抓。빚

      陆绪寝室就张朝一个,戴伟强是个乖孩子,陆绪没兴趣,徐立东大概不知道为什么也一直没出去过。

      徐立东睡得像只猪一样,这样都没吵醒他,戴伟强揉了揉眼睛,迷糊看着这不知道怎么回事。

      “被抓了?”陆绪轻声问道

      “嗯”

      “看来我有做预言师的天赋啊。”

      “……”

      翌日清晨

      “绪哥,你乌鸦嘴”陆绪一进教室,蒋ѝ书杰和宋鸣就幽怨的看着陆绪。

      他们昨晚被抓了个现行,估计一顿处分的少不了的。

      对于学生翻墙出去上网这个事情,每届都有几个,学校也很了解学生们的套路了。前几次发现了学校某一处墙上有新鲜的脚印,在对比一下墙内外泥土上的脚印,立马就明白了又有学生翻了出去。

      守株待兔了好久,终于抓到了张朝他们。

      可怜运动会张朝没有出名,今天倒是㒷出名了。

      回到教室,张朝在那抱怨自己运气怎么这么差,他以为自己被抓只是蜨运气不好,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翻墙被抓吃到一个严重警告处分张朝不在意,蒋书杰和宋鸣就没他这么潇洒了,愁眉苦脸的,处分可是要告诉家长的。

      唯一的安慰是警告级别的处分如果没有再犯是不会留档的。

      下午班会,班主任拿出了两张奖状,是前段时间市数学竞赛的评奖结果,陆绪满分䏓一等奖,戴伟强二等奖。

      陆绪的奖品찷是一只钢笔,而戴伟ᒒ强的是一本笔记本。

      下课后,陆绪又被叫橵去了老师办公室,主要是通知㴍他可以报名参加省级数学竞赛的资格。陆绪直接就让赵英帮忙报名了,和赵英陆绪已经很熟悉了,平常都是直接叫英姐的。

      ≿回到教室的陆抔绪,看见ꔘ张朝正拿着他的那种钢笔正在玩来玩去。奖状也好像是国宝一样被互相传阅螯着。

      “国产的英雄綝,最多也就100多块钱,螣教育局真小气。”张朝看完陆绪的奖揙品,不屑的丢在了桌子上。

      徐芳芳对张朝这样的行为很看不过眼,自己没本事ᶘ还嫌弃,打击道:“绪哥不管用什么笔都是学霸,你用的再好輢,閵成绩也是渣渣。”

      张朝回到:“我这不是为绪哥不值得么,这么难的奥数竞赛考了个满分,居然就奖励了一只国产的钢笔。”

      徐芳芳这回倒磘是挺赞同张朝的话的,点了点头道:“那是,不过绪哥拿到了一只钢笔还不错了,戴伟强就一本本子。”

      戴伟强桁闻言默默的把那本黄色的封皮笔记本放进桌兜。

      “你们太俗气了!重点짇是奖品么?重点是茶这个奖状!知识是无价的。”李倩这时拿着陆绪的奖状走了过来,把奖状交给刚刚进来的陆绪,大声说着。

      班长大人的这番话,政治觉悟很高,受到一致认可。

      奖状这事駛很快就没人关注了,陆绪默默的把奖状塞进抽屉。

      张朝跳了过来,对着陆绪问:“绪哥,周末泈要不要一起去打台球。”

      “还是星角?”陆绪问,星角台球室ô以前他和张朝去过两次,这两次去了后,张朝就很少叫自己了,因为台球对于陆绪来说没곁啥겧难度。

      “不是,不过不远,就在盛隆街那边,嘿嘿。”

      看着张朝脸上的谄笑,陆绪立马就明白这小子果然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䱾 “这个周末我好像有事诶。”陆绪摸了摸下巴,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绪哥,绪哥,这周六你可一定要来啊,我都和别人约好了。”张朝搂着陆绪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的恳求道。

      陆绪心里有了大概,但还是想和张朝确定一下,问:“是打㾦台球吗?”

      “对,就是打打台球。”

      陆绪瞥了张朝一眼,半响才点了点ȡ头,张朝也松了口气。

      “陆绪”一声轻轻的呼נ唤,让陆绪抬头望去。

      是安晴!

      “安晴,什么事”陆绪走到教室外,笑着对着安寝晴问道。他知道安晴没事肯定不会来找他的。

      “这个给你”安晴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纸质长片树叶状的书签,递到陆绪面前。

      “祝贺你数学竞赛拿了第一족”安晴补充道。

      陆绪愣了愣,安晴这份礼物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ᇕ她瞓知道自己喜欢看书,所以特地制作了这个书签,而且这个书签制作需要不少时间。

      陆绪开心的双手接过,眼神真切的看着安晴,轻轻道:“谢谢”

      安晴给完书签就回去了,陆绪转᝶身回到教室内,引起了一班男生的一整八卦。门口的那个ꖣ女生他们可是认识的,就是隔壁二班的校花。单论长相虽然比不上林薇薇,但是也相差不多。而且独特的清冷的气质,更是显得十分高冷女神范。

      “绪哥,有故事,有故事,有奸情。”众人起哄,其中最厉害的就属张朝。

      “我突然쿥想起周六我好像有……”陆绪欲言又止的话让张朝直接闭嘴面裶壁。

      大概是秒杀张朝的深厚功力还是很吓人的,也或许是陆绪太过完美,女生喜欢他太正常不过了,其談他塔人闹过一阵后倒也渐渐的过去了℈。

      周五和林薇薇一起坐公交大概已经成了一㻴种习惯,陆绪也不抗拒,和一个팰美女一起总比和一个男人(张朝)䬝一起要赏心悦目。

      尤其是这个美女还是同一辆公交,能一路的陪伴。

      后来慢慢的张朝也习惯了作为一个电灯泡的存팯在,加入了三人等候公交的行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