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我丈夫面前要了我讲的什么

      剑墟山,饭厅。

      众师兄师姐围坐在饭桌四♅周,望着中间那个有些厚实的信封。짇

      小师弟这个时候寄信回来干什么?

      二师姐伸手撕开信封,微微倾斜,里面的东西就滑落了出来。

      是一些通体金黄,叶如柳叶,脉络赤红的草。

      ੑ以及一张写的密密麻麻的信纸。

      整个饭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众人的脸色都微微僵硬。㨤

      二师姐拿起信纸,轻轻读到:

      “各位师兄师姐,我已经到达朋友家,正好碰到朋友正在为他家的二狗子办丧事,朋友看起来很伤心,我可能要在他家多逗留一段时间,好好安慰一下他,然而,一起办丧事的还有朋友镁家的远方ꯗ亲戚,是玄空城那边的,他们带了一些奇特的草过来,我一看,正好是精阳草,稪就拖人马上给二师姐送过来了,看来是老天爷都不忍心让二师姐受苦。

      我在外녱面一切安好,各位师兄师䔱姐也不用蛰因为长时间没有见着我而担心,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就马上回宗门!

      勿念,周岭。”

      随着二师姐把信纸的内容读完,饭厅柋里面,迟迟没有声音。

      ᆚ 这封充满了挂念的家书,对于他们而言,可谓是噩耗啊!

      所有人都感觉这天色又昏暗了几分。

      之后的几天,可能吃饭都不香了。

      终于,五师兄无生老人脸色难看地说话:“他不去玄空城了?”

      之前不都才好好的?ˊ

      大家不是安排计划地很好?

      小师弟只是一个凡体境第三炼啊!

      而他们谁曾经不是称霸一方的存在,门下扫厕所的奴仆修为都能甩小师㫻弟几条街。

      但现在,他们又一쉹次成功地被小师弟的“意外”,搞的灰头土脸。

      而且,这次不同于以往。

      以往就算是再失败,也没有付出过这么大的代价啊!

      擾 但这次,他可是付出了一棵悟道树啊!

      “小师弟的引导,实在是太难了!”剑鴻君有些无力。

      “事情已经发生,接下来要决定的是该怎숕么办?”二师姐也有些头疼地叹气。

      “我觉得这次不能再放弃了!不然,每次都出意外,每次都将一无所获,小师弟的培养也会一直没有进展!”欺天道人沉重道。

      “无生老人,那处是你布置的,现在,也只有你才能继续操纵,将其挪动到小师弟现在所在的位置!”

      “你开什么玩笑,难道你不知道要影响到外界,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吗!上次我就已经损失了一棵悟ߔ道树!”五师兄无生老人震怒道。

      “你知道我的悟道树培育起来有多困难吗?!”

      随榘着五师ꦕ兄的咆哮在饭厅里面停下来,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一棵悟道树有多珍贵,谁不知道?

      无生老人心中悲愤。

      “好,我知道了!”无生老人终究叹道。

      小师Ƴ弟过去叴三年有哪次不是在意外之中成功走偏了他们的安排。

      如果这次放弃黑元经的计划,不说后面的计划难以实施,而自己那棵悟道树也白枯了。

      无生老人感觉自己好无力。

      自从他修为修至巅峰,什么时候感受过这般无力的感觉啊?

      他十分艰难地跺了跺一旁的锄头,剑墟山的北坡上,一棵郁郁葱葱的大树逐渐枯萎掉。

      悟道树,又少了呇一棵。

      ᑗ于此同时,玄空城郊外地下,那深深的洞窟里,前不见棺材盖才被掀軩开一次的古棺,棺材盖再次被顶开,一具黑黝黝的尸体挺立。

      ꀤ゚古尸褶皱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似乎在想,自己前不久不是才诈尸过吗?

      很快,他就得到了指令,手臂抬起来,整个洞窟在地下亂飞遁。

      没多久,就到了一片山谷之下。

      饭厅里,做完这些的无生老人,感觉好累,这次他真的看起来像是一个老人了。

      ……

      靚 断魂谷。

      ߇ ꖷ赵뉣闻,殷勺勺,柳艺和温芮四个凡体境第五炼,全都受伤不轻。

      趴倒在地面上。

      㹑 赵闻,柳艺和温芮更是脸色一片死灰。

      在来之前,谁有能够想閷到,足足五个凡体境第五炼,全都是宗门子弟,这样的配置还抓不住区区一个小家族子弟?

      他们全都败了!

      嶨在这场抓捕游戏之中,失败的那一方往往意味着死亡。

      “吴应耿,赵闻是圣道宗的,你可以随便杀,但我们是不同宗门的,如果你杀了我们,结果只是惹怒了更多的宗门而已,你有一个敌对宗门已经够了……”柳艺试图用讲道理的方式来让吴应耿放过他们。

      “你这个贱女人!吴应耿,你有种杀了我啊!就算是你杀了我又如何,圣道宗依旧是你永远无法对抗的存在,余岚师姐也是亵你永远无法企及的人!”赵闻自知,这里뭀谁都有可能活,就自己是最不可能活的。

      这个小队的人,还真是不靠谱啊!

      大敌当前的,自己人先互相针对起来了。

      周岭此时心里也很惆怅,但是,他依旧没有放弃,在试图想着法子,寻找着机会䁰。

      ꑋ 连几个凡体境第五炼都不是吴应耿的对手,自己这个凡体境第三炼能够改变什么呢?

      带着老爷爷的主角຃模板,真的逆天的存在啊!

      如果要做死챾前的挣扎的话,自己有什么Ƚ拿得出手的招式吗?

      大师兄的“刀砍猪大骨”剑术,三师兄的灵魂睡觉术?

      等等,不能单纯考虑从武力方面来入手啊!

      和主角模板谈武力,那只能被对方开挂开到死,反过来想想,主角模板,都有着什么样的特点呢?

      断魂谷上面,发生着这些事的同事,在断魂谷的下面,原本平平无奇的地方,突ꊮ然多出了一个巨大的古老洞窟,里面陈列着一具古棺,古棺对面就是一面石壁。

      到了吗?

      古尸感受了一下上方某个目标的存在。

      周围的环境倒不错,有很多阴气,还有很多可以充当道具的尸体和藤蔓。

      一股浓郁的像是液体一般的黑色雾气从棺긳材内扩散出ꕐ来,很快融入到了ꙃ整个断魂谷内。

      一时间,整个断魂谷的尸体,藤蔓,似乎全都活了过来。

      计划,开㑿始!

      吴应耿一步步向着周岭的方向前进。

      他的首要目标自然䄰不是周岭,区区一个凡体境第三炼,完全可以放到最后才处理。

      他第一个要杀的,攛当然是……

      뿽 “尔等生民,安敢闯我断魂谷?”一道充满着暮气的死亡之音在断魂谷内悠悠响起,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只见,在断魂谷的上方,无数的浓雾聚集ꦐ,渐渐成了一道袕宛若幽冥将军一般的影子,一只大手深处,食指指向在场的所有人。

      这个出场,十分具有气势。

      顿时,吴应耿的脸色一变。

      连忙回身望去,那道巨大的身影,带来了一股无穷大的压力。

      赵闻等人本以为已经必死无疑,见到这般变故,却没有丝毫的庆幸。

      这等恐怖的身影,绝对比起吴应耿更加恐怖。

      而且,断魂谷内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宗门多年前就对这里探寻过,早就已经排除了这里的危险因素ゆ。

      难不成是当年的那个邪修遗留下来的东西?

      周岭额间留下冷汗!

      ꈍ这什么玩意儿?ﱑ

      这真的是灵异恐怖类事件不成?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呼吸都到了麏压制,自身的一切都掌控在了这道恐怖的幽冥将军身影的手里。

      绝对的砧板上的鱼肉。

      甚至,丝毫反抗的心䐤思都升不起来。

      殷勺勺更是差点儿被吓哭了。

      那什么吴霋应耿她都不怕,大不了就是死了。 䳟

      䥌 但是,这鬼一般的身影,似ᕈ乎刚好触及到了她内心的恐惧点。

      此刻,在断魂谷的下方,棺材盖还没有合上,那古尸的眸子望着周岭。

      要成功地引导他来到我这里,要让他以为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该怎么做呢?

      “Ƀ尔等,想ᴶ活,还是想死?”幽冥将军身影紧接着冷酷说道。

      “对不起,最近多有打扰,我们马上退出断魂谷,不再打扰到您安䳮眠……”吴应耿尽可黢能地平静下来说道。

      “来了,这么轻易就能离开,当我断魂谷,是何地?”幽冥将军身影怒然道,尽显断魂谷谷主之风采。

      那要晈不,我再给你打扫打扫卫生?周岭心ݶ中忍不住想到。

      “我不是这个意思,谷主希望我等如何?”吴应耿揣摩着这个断魂谷谷主究竟想要干什么。

      下面的古尸欣慰。

      这小子配合地很好。

      “哼!超吾沉睡多年,初次醒来래,正觉得无聊,你们陪我玩儿个游戏,若宮是你们赢了,我就放你们离去,若是ⷧ你们输了,就只能埋骨在这断魂谷内……”幽冥将军身影淡然一笑道。

      闻言,吴应耿心中微怒。

      经历鱐了家族大变的他,最恨的就是这种肆意玩弄他人的存在。

      “答应他!”身体里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当然,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只是在通知你们,我的真身藏在这断魂谷的某处,想要活的话,就找到我的真身!”幽冥将军身影发出肆意的笑声。

      一切进行地都很顺利。

      并没有像自己脑海之中的命令提醒地那么难嘛!

      “在这断魂谷内,我就是绝对的主宰,没有谁能够违逆我呢!”

      ᬘ随着他的묡话音落ች下,整个浓雾聚集的身影散开。

      断魂谷似乎回复了原样。

      除了那些慢慢从洞穴里面爬出来的尸体,以及脚下妖异的藤蔓。

      幽冥将军身影不在了,但䒾这些遗留下来的东西,开始了对他们ḗ的疯烑狂进攻。

      周岭能怎么说?

      以前的自己是从来不会碰到像这样的幺蛾子事件的!

      那引起这些事件的根源在哪里?

      周ᅇ岭忍不住看了看不远处的主角膜拜吴应耿。

      这就是主角模板吗,随时随地触发副本。

      只是,可怜了他,又要被殃及了。

      ᢣ本来考虑针对主角模板的特点来,自己说不定还能有一丝生机,但现在,掉入这种地狱副本里面,那简直是天亡我啊!

      薮 此时,吴应耿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我好不容易才î突破到通脉层次,打通第一轮经脉,不是正应该大发神威,铲除敌人的时刻吗?

      ☥ 怎么又钻出来一个断魂谷谷主啊谀?

      周械围二十多具尸体向着他쵏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地面的无数藤蔓也开始向他抽打而来。

      吴应耿凝聚气势,此刻的他可是通脉层次,地鸣拳轰击而出,狠狠落在了前面的那些尸体上面,顿时,这些尸体被轰飞了出去,砸落在地面。

      然污而﫛,紧接着,他们又马上爬了起来,浑身上下,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吴应耿不可置信。

      他可是堂堂通脉臽层次!

       竟然连这些尸体的防御都破不了。

      我要这通脉有何用?

      䠝“麻烦了,必须尽快找到真身!”吴应耿身体里苍老的声音传来。

      吴应耿立刻钻入了下面的洞穴之中。

      断魂谷谷主的真身会藏在哪里?

      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这地下的某个地ㅸ方!

      至于周岭他们?

      这还用管吗?

      这些尸体连他都破不了防,这些人在尸体的围攻下,还有活命的⧒可能吗?

      撑不过三息就会死。

      鱂吴应耿踏着虚影步,犹如游龙一般深入洞穴。

      䮯 这断魂谷他已经来了三个月,里面的地形很熟悉,很多地方都去过,却从来没有发现过这断魂谷谷主的真身,那就只能在一些比팥较深的,连他都没有去过的地方膱。

      地낚面,仅仅剩余周岭他们。

      赵闻等人脸色剧变。

      必须赶快去地下!

      这地面这么多藤蔓和尸体,留在这里只是等死。

      反而地下洞穴狭窄,不会同时遭遇这么多尸体的围攻,可能反而有着一丝生机。

      赵闻忍住伤势,一个驴打滚进入洞穴,柳艺和温芮同样如此。

      谁留在地面,谁就是在拖延时间。

      “我们怎么办?”殷勺勺有些六神无主。

      这时,氪金玩家的弊端就显露出来ﵸ了,一旦碰到氪金无法解决的事情,就会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走,先下去!”周岭心里也一时没有好办法。汑

      尸体已经位上来了,其中一具向着他扑了过来。

      周岭心中一紧。

      닩 这些尸体,可ﱈ是刚刚的吴应耿都奈何不了分毫的。

      但是,事到临头,周岭也只能选择,战!

      他猛地侧身一脚飞踢,希望借此能够在殻逼退尸体两步的同时,自己也能够借ᵒ力更⑵靠近旁边的一个洞穴。

      这些尸体厉害,能够稍微踢退两步就不错了。

      然而,当他一脚落下,那尸体竟然软绵绵的,猛地倒飞了出去。

      连带着周围的很多尸体都被撞开。

      我……这么厉害?

      周岭呆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