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cns

      ――

      叶雨辰从饺子馆下班回来,面带喜悦之色进茚了院子。

      我回来了,丫头。

      闻声沐珊立即迎出了门,一脸的开心。

      “下班啦老公,快洗手我给你炖了条鱼。”哈哈~

      抱了下。

      “嗯香,这一闻味儿就馋,一下就饿。”

      “呵呵~我好吧,糖醋的。”笑意慢写在她脸上。

      把饭菜端在了茶几上,看着他入口的每一筷..好吃好吃。

      沐珊爱极了这样的日鞫子,太接近2015的生活了,而且那里并没有这样的爱人与之烟火。

      眨着眼等着他的评价和夸奖“好吃吗老公?”

      嗯嗯好吃好吃。

      “想不到我们珊厨艺这么棒,这千金大小姐可太让我刮目相看了。”

      快땖吃㖴快吃,甭我一人吃。

      “真的吗,早就跟你说我没那么富家女我还会针线活呢。”

      她送入口中一筷米饭一边道。

      这么深藏不露!老婆这厨艺这味道必须得给我带回21世纪去。”

      ҽ“不,我更愿意在这儿做给你。”

      “哦对89的鱼都是无污繵染的。”

      傻瓜。

      虽是娇生惯养的沐珊但做出的饭菜味道却也是绝佳的,他不住的大口吃着,连带着给她夹着菜。

      鉖 “真那么好吃吗你就会哄我,回21世纪还能想起我这粗茶淡饭呀?”

      “想指定想,这太好吃了。”叶雨辰打心里幸福着“太爱你了老婆。”

      真的真的,太爱了,这感觉。

      我也是。

      “有家,有፶老婆,有热饭吃,我啥都不想再要了。”

      “那2015呢,也不想要了?”

      “除非那里有你。”他边嚼着咽着一边道了一句动人之言。

      老公我只想知道。

      知道什么?

      “你说..你总跟玩具待一块儿你这煽情的手艺都是跟它们学的?”

      他夹了块鱼背上的好肉又用双唇把上面的刺拔下,将肉放入了她碗。

      嘙~吐掉刺,他说她错了,象煽情这件事绝不是照本宣科的东西,它是需要情感情绪和氛围来配合才能达成的东西,缺一不可不然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难怪了,你在煽情上这么的有造纸。”

      是造诣㊭。

      造诣造诣。

      “就说你为我夹的这块鱼吧就特暧昧,这一连串的动作就象是精心设计过的一样。”

      “诶诶,我可ଚ就是夹了块鱼,又编排我。츖”

      “你看哈,先⋸是轻轻的夹去鱼皮自己吃了,然后剜其肉,跟着再用唇取其刺,最后慢慢放入我碗中一块沾着你口水的肉。”

      这不正常么?

      “正常,而且很感人,搞砸的是你最后那献媚的眼神。”

      嘿好,我还抛了一媚眼。

      是的,你温柔的可以啊!

      叶雨辰微微摇摇头,笑笑,我老婆这液张嘴啊!

      跟着他往米饭里ಛ泡了点菜汤,又把她的剩饭拿来一并拌了拌几口把碗里的米饭一扫而光。

      她喜欢的看着他的温暖,感受着生活的真实与美好。

      “你能爱吃我的饭菜就好,真开心看你吃这么香。”

      “爱吃爱吃,正所谓饭菜做鬿的好男人回家早,这家太嚭温馨了。”

      呵呵..是因为有了我吗?

      当然,没你这就是个房子。

      真能忽悠我。

      沐珊说她过去饭店吃的多了也便会做一些了,还真用了上。

      〈 “噢原来你是吃会的。”

      䴞“讨厌,我这是心灵手巧好吗。”

      “嗯馋人都巧。”他一边拣着盘子里残留的鱼肉吃。

      是真成功,这鱼。

      “那솘你觉得我的厨艺还能留住你这胃么?”

      能能,它越来越喜欢你喼。

      瑞 “嗳你这危机感是打哪儿来的?”

      嘻嘻~

      “老公你说对了。”

      “什么对了哪个?”

      竫她温馨的笑了一下。㙚

      “给你做了几天饭等着你下班才真的有了家的味道。”

      她说ᴡ她已经不太想念15了。

      “真高兴你能这么说,对就感覘觉这家温馨得跟天堂似的。”

      “滚蛋那叫殿堂,哎你什么文凭这我还真没问过。”

      “大本。”

      “还大本呢这也不太像呀!”

      “大图画本。”

      “哦对你是卖玩具的,难怪老说自己是孩子。”

      “我就是固执的不想长大,人生薝若如初见。”

      “哈~这会儿文化又上来了。”

      “一阵一阵的一会儿大本一会쪼儿初小。”

      “你好象还是初小的时候多。”

      “我就是知识学杂了,五花八门博览众长。”

      “嗯你学贯中西,博学多才。”

      “别这么夸自己男人外人听了不好。”

      惀 呵呵~臭老公。

      显焱然,沐珊的表情是被幸福着ᖍ的,阳光中的小屋里充满了温馨快乐。

      象这样的二人世界并没让他们感到过孤独,甚至更多的感动与眷恋也都因为漂零而与日俱增。

      ...

      看她收拾着碗筷忙里忙外,禁不住给了她一个拥抱,干嘛?她以为他又要干坏事,他说他就是突然很爱她,有᱊点无以为报擎。

      “我也是。”

      一瞬间,叶雨辰被她的温暖冲击了,强烈的家的感觉打动了他。回头看,早已找不到那个青涩的自己了。

      ...

      一天他下班回来见邻院的小妹正帮着珊珊包着饺子,三人说笑中又多包了些给大叔唐阿姨他们端来了两盘。

      “吃앛了吗大叔阿姨?”

      “没呢刚要洗菜,正好吃饺子呵呵~真好。”唐寄琴接了过来。

      “芹菜馅儿的,雨辰馋了昨天就要吃。”

      “呵呵~你们小两口啊真是好,阿姨真是喜欢。”

      “嗯大叔也喜欢,闺女回手把酒拿来我喝两口。”

      “大叔一个人也喝呀。”

      “不懂吧珊珊饺子下酒越喝越有,饺子包的不错。”

      西门拓一口饺子一口酒。

      “呵呵~下次再吃饺子我陪您喝。”

      戒“看见吧大叔您培养出的小酒包,这些天。”

       “呵呵~雨辰你媳妇儿不用培养就是。”

      西门拓吃完喝得,沐珊说他们打扑克吧教他们他家那儿的玩法。

      小院4人开心的打扑克到很晚,亲如一家……

      愙 西门拓与唐阿姨的热情周到让雨辰沐珊在89年的生活变得了不那么冷清,小院的两家人常常会这样走动往来。

      2015已很少出现在他们话中了。

      麠 ...

      两日갃后。

      “老公明天是唐阿姨的生日我徫们去给唐阿姨买个小礼物吧。”

      “好啊让她开心一下平时对我们那么好。”

      狁 “买支好钢笔或相册笔记本什么的好吧我看电视里八十年代都兴这个。”

      “成那就钢笔和相册,只可惜相册里没我们照片留念。”

      走着,上街。她挽着他逛着8ࣿ9年已经全然熟悉了的街道……

      来到街区买了支很不错的钢笔和一本高档相册,他们还找到一家看起来比较高档的照相馆准备补拍个婚照。

      进来叶雨辰被老板一口的广东话讲得直晕,却见珊珊广东话也讲得很地道,聯刮目相看了一下。

      原来这是一家香港老板开的店。

      “没想到啊老婆的粤语也说得这么利索,我是真不行。”

      “我总跑广东跟香港客户不会点不行。”

      厉害厉害。

      “你是不是又如滔滔靿江水啦。”

      是是是。

      在89留影一些老胶片也是頭他们很快乐的事。

      跟着二人在这八十年代的照相馆又选了套古老的婚纱礼服二人穿上还拍了几张复古的婚照,并订制了一个大相框预将婚照镶入。

      沐珊开心得合不拢嘴,对女孩子而言一生中这么不寻常的一个时刻却唐突的留在了89,叶雨辰心中有了亏欠,但在她幸福的眼神中却没有流露出一丝的抱怨与遗憾。

      叶雨辰拍每一张都笑得很开,强调着留下的这一时刻他很快乐。

      这对儿亲密爱人总是会做着一些回到2015的准备,但他们已然没有当初那么的迫切了,89虽虚妄却也让他们渐渐爱上了这儿的懱生活。

      “哎老板你刚说是从香港过来开店的?”叶雨辰突然想到问。

      是的。

      “那..你这儿有没有一些电子设备?据说香港有部分人已用上了电脑。”

      “是的有技术需要的就会搞一台,我就弄了一台,好高价的。”

      这太棒了,跟퓉着叶雨辰说明了他的用意,不知道他的设备能不能链接一下他的相机他有两张照片需要洗一下,不知道他能不能帮帮忙。

      随后他便拿出了뮢手机与数据线,慕三人研究了好一会儿终于是从他的一套仪器里冲洗出了沐珊与罗文斌在大学里的两张合影照片。

      出来照相馆便找了家小邮局把这张照片邮寄给了罗文斌,如计划,照片背面清晰的写着一小段字(我叫叶雨辰,是你未来的好兄弟,与你合影的女生叫沐珊她是我老婆。请你牢记,当时间来到2015年时一定要在6月30日这天阻止我登机,不然我俩会遇难)

      当信件一投入邮筒时,叶雨辰说他发现邮筒忽然晃了两下他还晕了下这八成是产生时空效应了,立即拉珊珊出来了门外。

      沐珊信以为真的期待着奇迹出现,却见他皮笑肉不笑。

      拉来便给他一通掐。

      ...

      第二天,照片取了回来,叶雨辰把他们俩复古的婚照挂在了家的墙上,小屋更添了几分温馨。

      二人欣赏着头靠在一起的白纱鈖黑礼,“好古老啊老公。”

      “委屈我们丫头了,这么将就你。”

      “哪有,这再好不过了。”

      “若不是因我而穿越你的一生都将是华丽的。”

      “パ再华丽都不如有你陪。”

      沐珊简短的一句话却把叶雨辰的后半句哽了回去,䩴温柔的换作了一个拥抱。

      “我老婆笑起来就是漂亮。” 

      “但你笑得太开了,有点傻。”

      那表示是我更爱你。

      那表示是你爱傻了。

      望ኘ去照片中她温馨的笑脸,禁不住感动,禁不住吻。

      与此同时,大学里17岁的罗文斌也收到了他与沐珊合影的两张照片,开心不已。

      拿在手中看了又看照片中小姐姐嫜迷人的笑脸,禁不住爱慕,禁不住吻。

      又一读再读背面的那段文字,怎么都参不懂,但这是她留下的他会珍藏牢记,不会让她遇难。

      ...

      不轺是叶雨辰你非得把你的吻都吻出点事吗?

      谁叫你老问我爱不爱你,我没别的回答。

      混..蛋。

      ...

      ଛ过来唐阿姨家,道了句唐阿姨生日快乐,跟着便把一支精致的钢笔ꇐ和一本相册两个礼物双手奉上。

      唐寄琴拿在手里开心的合不拢嘴,连连道谢说她很喜欢,真是好孩子他们有心了。

      “阿姨相册里还有我俩的照Ἁ片呢,昨天照相馆拍的。”

      “这太好了老师会珍ﭟ藏着,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沐珊动容道:“我真的总是感动,你们这扈么好,象我爸妈一样待我就象亲女儿一样。”

      “这些日子珊珊帮我忙里忙外的,也真是我闺女一样。”

      叶雨辰心想等到12月份还真得告别一下,没准儿就穿越走了。

      四人一块吃了顿饭为唐寄琴庆生,亲如子女。

      ...

      过了两天,唐寄琴过来给他二人拿了两盒月饼,让明天过去一块儿过鳢中秋,别这么冷清。

      “明天都中秋节了?时间好快,听说大叔后天又要出门?”

      沐珊有一点神伤,不知不觉都中秋了!

      听说西门大叔后天就走,叶雨辰随即说明天他给大叔饯行,大家吃顿好的一块儿过个节。

      “太棒夔了老公,有时候你心里还真装点事儿。”

      “美女你这是在夸我么?”

      嗯是的。

      “呵呵~好,你大叔就爱跟你们喝几剡盅。”

      ...

      二人合计着明天都准备些什么酒菜,说着就带上了钱朝菜市走去.. ┰

      “老公明天中秋你就别再远庖厨了帮我一起鿒下厨吧。”

      “成,饺子馆这些日子我天天跟厨子打交道。”

      “雨辰,想ಧ不到我们要在89年过中秋节,爸妈一定非常怀念我们不在了,我好难过啊老公。”

      “是啊真挺惦记他们,不知道2015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一定比我们还伤心难过,可能早为我们立了衣冠冢。”

      “你看你说着说着又要哭,不哭啊过节咱高兴。”

      “每逢佳节倍思亲嘛,还是个团圆节。”

      说话就来到了菜市场,各种叫卖声一片热闹景象,杂七杂八的摊位前人头攒动。

      沐珊笑逐颜开껹,来到肉摊选了块猪肉。

      “诶老婆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一大家子呖吃火锅好不?”

      叶雨辰来了个灵感。

      “太好了省事好吃还热闹,有时候你的主意也不全馊的。”

      켬...

      二人又在菜市买妥了火锅食材……

      见他又买了两盒月饼,问他说他有用。

      你神神秘的。

      八十年代的生活虽不及21世纪那么精彩,但二人的小日子却也过得有滋有味。他们经历着生活中突然降临的一切未知,虽毫无准备,却依然把1989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

      茶楼的米苏也同样经历着打工生活中的种种,人来人往。

      自从听说雨辰改天还会再来쌤,几日里都没敢轻易离开茶楼。

      红线暗牵,叶雨辰的这两盒月饼却即将促成一个相遇的时机给她。

      一圈逛下来,雨辰抱着火锅木炭,沐珊拎着其他。

      他说那边不远就是东哥家他要领珊珊去见见他恩人。

      “嗯挺惭愧的走时才给留2000,落难之时二话不说的收留我。”

      “雨辰我挺赞你的,在21世纪知恩图报的小伙儿可不多。”

      她说他跟谭鹏这点倒挺搓象,他们边走边聊..他说谭鹏那大爷大娘他必须得感恩老两口那么大年纪。

      “还有东哥也是,待我跟亲老弟一样。” 秥 㶖

      “雨辰你挺知道感恩的哈,又对我这么好。”

      “我就是将心比心,就象你这么爱我我必须得更加爱,胜你一筹。”

      ╺“我用所有报答爱,詣那歌是诒不是这么说的。”他补一句。

      “嗳雨辰我发现큙你现在随随便便弄出一句就来煽我情。”挺烦的。

      他对珊珊说其实被爱也是一种蒙恩,但相对他更喜欢报答,比较能感动自己。

      二人路上闹着,朝刘东家走着……

      ...

      中秋了,米苏觉得孤伶她又走出了茶楼,知道了雨辰的来寻让她更加的渴望见到他了。寻找,这也是她在89唯一能做的事了,她坚定着。脚很痛,真不知她已走䁅了多少的路。

      米苏虽没有沐珊那么幸运,她更多的是毅力,在最困难的时候她可以多熬一分钟,两分钟。

      她来到了一条她没有找过的街,精疲力尽的走着……

      “老板,你们这儿有个新来的高个子司机吗,我想找个人。”她顺便问了句。

      没有。

      她从这家运输公司一出来,忽听。

      ࿲ 为什么这么脆..为什么这么脆..我想问问你..

      米紧苏路过一排水果蔬菜摊位,听到有人吆喝唱着这句巩汉林小品里的调子。

      ꐡ 她立即快步到跟前:“这句你怎么会唱?谁教你的?”她激动的问。

      路 “美女买水果啊?新鲜蹍的先尝后买。”

      他操着21世纪的语气。

      “大哥快告诉我你怎么会这么唱的!89年没这歌。”米苏心潮澎湃。

      “我兄弟卖水果就这么唱,怎么你觉好听?”

      此人正是刘东,曾跟雨辰学的这两句。

      “你这手表,你这手表谁给你的?!”

      米苏看到这人戴块很时尚的手表,顿时热泪盈眶。

      叶雨辰的这块手表也终于是发挥了它最终的价值了,米苏的那颗激动的心却也同时给了她一个暗示她即将找到他了。

      “大哥你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呀!”你快告诉我。

      “哎妹子你哭什么啊,这我兄弟送的。你这是..”

      “他,他是不是叫叶雨辰?是不是雨辰?”

      米苏泪如雨下:他在哪儿他现在在哪儿?

      噼里啪啦的掉眼泪。

      “是是,是雨辰是叫雨辰。妹子你这是..”

      真的酦是雨辰!米苏万分激动,我终于..话未出口一下晕倒休克过贗去。

      哎哎妹子……

      米苏太疲劳了,心力交瘁。

      见状。

      “媳妇儿快点,把她扶我背上先把她背咱家去㯃。”

      䤼 “这一定是大兄弟的什么人。”

      刘东背着了她……

      生活中的事虽然不是完全随机的,却也蕴藏着很大的偶然因素。重逢之前的那些阴错阳差你无法识破,也无能为力,就只能承受这重逢时刻带给你的措手不及了。

      ..匝.

      她躺在他家火炕上。

      “这是哪儿?”

      过了会儿米苏醒了,微弱的声音。 還

      “太好了你醒了,这是我们家,你晕倒街糇上了就把你背了回来。”

      “躺着别动。”东嫂在边上忙说。

      “哦谢谢你们,谢谢。”

      “别谢,你是雨辰的什么人提到他就晕倒了。”

      “他是我爱人,我找了他好久。”

      “嗯是啊刚给你请了大夫也说你是疲劳过度。”

      “我猜你啊就是急火攻ィ心了。”

      “他呢,快叫他来。”

      “啊你名儿是不是叫空姐?”

      “你怎么知道的大哥?!”

      “雨辰跟我卖水果的时候就常说要去找个空姐,就是你吧。”

      “真的吗,他一直在找我?他在哪儿?”

      米苏心一动,他竟一直在寻找我,好无缘我们都在彼此寻找。

      ᣹ “嗯他找过你好多次我知道。”

      雨辰,好谢谢你心一直念着我,你好飆好。

      “妹妹就在我家养几天吧。”刘东媳妇握着她手怜惜道。

      “雨辰呢他在哪儿,我要见他他在哪儿?”米苏迫切的问。

      “真不巧妹子,前段时间他离开我这儿了自己混去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他去了哪儿?”米苏又一次跌入谷底。

      “具体真不知道,他是在个宾馆落脚。”

      냮“但你瀼甭急我常见着他,前阵子他还在菜市支了个烧烤摊。”

      “真的吗,谢谢你们了。”米苏撑着无力的身子起身道。

      “哎哎你躺着别动,睡一会儿。”

      “我要去找他,宾馆就好找多了我得找到他。”

      我得找呅到他,不禁泪也随之滚落了下来。

      可怜的米苏仍在坚持,心里高兴着又有他的消息了,离雨胭辰越来越近了。

      “不㨳行不行你身子这么虚。”

      “这样吧妹妹,让你大哥去找宾馆你॑在这儿养几天。”

      “是是我们也想见见他,你就跟这儿等着。”

      “可那太打扰了。”

      “说啥打扰,说来你还是我们弟妹呢。”

       “好想见到他,我好想念他。”米苏一脸憔悴。

      “妹子你躺睡会儿饭后我就去找,好找。”别哭你。

      媳妇你去弄俩罐头给弟妹补补身子。

      “别麻烦了真谢谢你们。”

      米苏这才踏实的陷轛入了梦乡……眼角残留着泪。

      至少米苏确定了雨辰三番五次的寻找她,她欣慰极了,一切苦累都值得了。

      与此同时,叶雨辰和沐珊正走在来看望刘东的路上……

      人的一生,所遇到的每一个人,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很多人,如果换一个时间段去相逢与分别,就会有不同的结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