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交换乱在线电影

      元剑宗大殿。 

      “这一次去了大夏我才知ﶙ道,李战辰是小时候受人指点,从小⒜领悟了䛊剑意,指点他剑意的那人,极为恐怖.....”

      吕岳站在大殿之中,看着一众长老,努力的组织着自己的话,用最精炼的话,准确传达。

      “如何恐怖。”槺莫言歌听着吕岳说到了重点,目光瞬间流露出精芒。

      其它的一众长老亦是如此,而修诚更是不用多说。

      “我见时,十八岁,剑意大成,草木竹石皆可为剑之境,而以陈正传达的信息来看,现在恐怕已达‘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之境。”吕岳说着自己的猜测,微微锌一顿,再次开口。

      “他对于剑的理解,可能已经惊为...天人。”吕岳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特意的看了一眼莫言歌。

      볎 毕竟,莫言歌是元剑宗最强大的剑修,说这话,他得负点责,可是考虑了一下,他还是坚觵决的开口了。

      因为在他的心中,那一道站在竹林旁边,背着双手的年轻人,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 那一份骨子里的孤独┿,让他现在都无法忘记。

      莫言歌沉默了几秒,十八岁剑意大成,而且那两道他都不知道的౐境界,让窨他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草木竹石皆为剑,手中无剑,心中螄有剑....

      莫言歌之前不以为意,可是当吕岳的话一出来,他开始认真的琢磨这两句话了,而他越是琢磨,就越是沉默。

      吕岳说到了李战辰的宿尣敌,简直就是一句接一句。

      “他无敌太久了,渴望一个对手,渴望촷一个真正让他全力粷一战的对手,所以,他在培养战辰,我뭒相信这一次陈正过来,必然是他在授意,他怕自己突陔破了,战辰的实力太弱,这才䴈把突破ȣ之后的境界告诉战辰襒的。”

      话中充满着逻辑,眼神感慨,甚至说到了最后轻轻一叹。

      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站在山巅的人,希望有人能登上山鲹巅,与自己㻙一战。

      为了培养李战辰,不惜安排陈正前来,这对于一个对手,多么的执着啊。

      燗 其它的长老听着,面色也是慢慢的僵硬。

      制造一个强大对手,在他们看来,简直就像是闲的蛋疼一꽓样。

      着实他们无法理解,所谓培养对手的行为。

      豬可是看着吕岳笃定的样子,他们又不好开口打断。

      不过,这噦时,突然一股气势的奨出现,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裠可大殿中的一众长老,均把目光落在了莫言歌的身上。 ῿

      “吕岳,你与我去一下大夏国都,带我见见这何家族长,我倒想亲眼看看能让陈ﻫ正敛半駮生猖狂,也要追随的人。“莫言歌扫视了一眼众人,没有解释什么,可是他的内心,却是因为刚⋻才的琢磨那两句话,起了惊涛骇浪。

      他本身就剑意大成,可剑意大成百年时间,领悟不得寸进,就在刚刚,他仿佛破开了一丝瓶颈。

      这让他真正的想去大夏国都见一见那何家族长。

      “宗主,我去吧,陈正毕竟是我们一系出来的弟子,我想看看能什么人挖䔑了元剑宗的墙角。”修诚㽼语气带着一丝戾气,显然年轻时,也是尸山血海走过来的。

      可是修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莫言۱歌抬手打断了。

      “陈正之事,无需多言,已有论断。”莫言歌挥了挥手,摇摇头,陈正一事,他不想过于纠结。

      他鐟去大夏国都,是想见一见那何家팔族长,是否真的剑道通天。 搫

      ♕修诚面色一僵,欲言又止,最后点了点头。

       莫言歌抬头看了一眼元剑ꢠ大殿中,那些祖辈的剑像,目光沉着。

      뜘 李战辰的离开,如果能活下ഇ来,那元剑宗必然会进入鼎盛时代。

      鲹 一个属于李蔎战ꇾ辰的时代,ई是躍披荆斩棘,扩홙大元剑宗。

      还是默默固守,寻求功法上的优化,积蓄力量,那要看李战辰。

      他很清楚,李战辰只要不死,配合着元諦剑宗的资源,必然会超越自己,成为뾩元剑宗未来支柱。

      半晌,莫言歌转头,面色十䍏分严肃的看向了一众长老:“你们各系融血四品以上的长老쎡,减少外出,在宗内随时待命。”

      䀗而其它长老神情也是肃然,点了点头。

      李战辰在大庭广众之下,领悟了第二道剑意,再加ﴺ上已经大成一道剑意,绝对是元剑宗有史以来最恐怖的天才。

      想隐藏,根本不乺可能。

      就如当初李战辰在宗内剑意大成一样,那诡异狂风,传到其它宗门真意大成者耳中,一样会明白,元剑宗有人剑意大成,삨再加上一些信息推断,不难得出结论元剑宗出了一尊恐怖天才。

      垌 可再恐怖的天才,也得成长起来,才会成为那人人惧怕的存在。

      现在元剑宗内长老担心的就是,死于非命。

      这一点,才是最关注的。

      立剑子是保护,元剑大长老不在大殿,同样是一样的道理。

      显然,莫言歌已经决定了下足一切䵶力量去保李战辰,这个元剑宗内领悟双剑意的妖孽。

      其实正如元剑宗所担心的一样。

      元剑宗所发生的事情,第一时间传达到了许多宗门的耳中,这也让ꋗ许多宗主坐不住了。

      双謧剑意,剑意大成,任何뵞一项,都无疑不证明,李战辰的럀天ڟ资。

      在万山,关于李战辰᢭的消息,亦是越传越ૈ盛。

      绝世剑神,剑道天ڄ才的䗲名号,也是越传越响㓏。

      甚至一些宗门,就有一些长老离宗,毕竟元剑宗是一流宗门ொ,盯着的宗门,不在少数。

      至于环,已经外出的李战辰听闻了这些传闻,只是淡淡一笑。燊

      在山埜间飞驰,前往着万山深处,不过,神情中,不难看出,十分的小心。

      因为李战辰自己也很清楚,↼名号越响亮,针对他的危险就越高。

      在万山行走,哪个没有仇家。

      ⛅ 利益冲突,宗门牵扯....

      在万山,喊山不喊名,喊号不喊宗,是各宗均会传띢授弟子的诫条.

      紁在诫条的背后,是那赤裸裸ۼ的人性。

      万山如海,辽阔无疆Ꮣ。

      上船,一身红尘,下船,一席枯骨。

      船是贼船雦,海是枯海,这就是万山,渡那彼岸,唯有自身。

      ẙ 所以,李战辰的谨慎,被跟在李战辰身后的元剑大长老看着,亦是赞许的点了点头。

      .........

      .....

      大夏国都,镇狱司。

      傍晚。

      何安在⁈得愱知了夏无忧就在宗御司之后,整个人的精神就不是太好,这些人就像是牛皮糖一样,个个凑上来,一时不察,可能就毁一世‘英名’。

      同样不太好的,还有着另外一人,李斯。䙤

      原本李斯在得㕢知了在牢狱里看自偊己的,是夏皇重臣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凌乱了。

      更不用说,山上有虎视,周身有群狼,内部有关于老祖的‘问候’,无法静心‘修炼’。

      明明骑司是何安,⥜可是ꀛ何安没有骂,可他却是被‘问候’惨了。

      要是嘴巴能伤人,他估计已经被凌迟了。

      䋶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从视宗到本体,팿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祝他印堂越加发灰...”李斯越想越是郁闷,嘀咕了一句。

      郁闷,就祝‘他’印堂发灰。

      按‘他’的话来说,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 ʽ

      那头顶灰蒙蒙一片,那是不是必遭天谴?

      李ᗁ斯想到此,心情也是莫名的好了一些。

      正想起身,突然看见一道人影从镇狱司大门走入,径直走向了何安所在的偏殿。

      “陈正?最近倒是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不会....”李斯原本刚刚好一些的心情,瞬间不太好了。

      멇 上一次,陈正消失了半个月,然后,他就被夏无忧不死不休了。

      这一次,应该不会吧。

      忔 李斯越想,越是心惊胆颤쌨,目光死死的盯着陈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