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转联通

      秦瀚带着求死的信念来到了䳭3/3ﳿ密勇室,灯光照亮后,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个房间퓖很小,除了ㄽ中间有两把的金属椅子,其他什么也没有。

      他一点也没犹豫地坐上其中的一把椅子끞,并大声喊ᛝ道:

      “来吧!有什么机关弄死我吧!”

      퉾当他把两手都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时,两边扶手下面,突然翻出两副弧形的铁环,就像两꼡副手铐,把他两只手靠在了椅子上,接着两只脚也被同样的方式铐住。

      秦瀚没有做任何挣脱,但他多少还是有一点畏惧,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死,死之前的那几秒还勱是能真实地感受到痛苦的。

      这次挑战和前两关不一样,房间突然发出声音,是一个分不清男女뢊的电脑合成的童声。

      “尊敬的岠挑战者,你好,我是智能系统——拷问者。”

      禕 秦瀚寻声看去,在他前方的屋顶上垂下一只机械臂,三连杆的结构,连杆末端是一张人脸模具,而眼珠是两颗摄像头,嘴也不会动,但可以发出声音。

      这个模具脸可以随着连杆的摆动转ṣ向任何一个方向,拷问者一边点头一边发声道:

      弼 “首先恭喜䝙您,你먻能出现在这里说明已经成功挑战了前面两㲹个关卡,现在只要挑战成功最后一关,便可以离开这里。”

      秦瀚打断拷问者的语音。

      䈆“你们这到底是什ᆡ么游戏?把人칓往死里整!뚭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还在梦里没有醒来?”

      秦瀚越喊越激动,拷问者沉默着,它好像萈感受到了秦瀚的愤怒,췓它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鑵片刻之后。

      “挑战者十分抱歉,我不能回答和ඛ挑战不相关的讳问仸题,除非你有18位的三等以上权限访问姕码,不包括三等。”쌜 ༊ 됔

      秦瀚追问道:“什么访问码?我进来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什么码。”

      “如果你没有访问码,那就回答不了你其它问题,橿抱歉!”

      拷问者一边摇头一边接着对秦瀚说道:

      “那我们就开始进行这一关的挑战吧!这一关绛很简单,有5道题如果你ꦕ全部答䞖错,就算挑战失败,你将会受到惩罚。

      你끔的椅子下面有条机械齿轮轨道,每答错一题,椅子就会向前移动一段距离,5条全错,椅子就会撞᪂到墙面。

      而挑战糤开始的仧时候,前面墙上的那道缝隙里会弹出一面됤旋转的电锯,会锯断你的脖子,只要你答对一题就算你挑战成功。

      我们采访了你认识的5个人,分别问了他们5个问题,答案我们都记录了下来。如果篯你的答案和他们说的一样,就算你对,我想你应该听鱷明白了吧?”

      停顿片刻,拷问者见秦瀚没有作声噼,就宣布挑战正式开始,语܃音刚落,对面的墙缝里就弹出了一颇面硕大而又锋利的锯片,锯齿的每个尖都闪烁着让人⽾胆战心寒的锐气。

      没过两秒,电锯开始旋转,保持着足以切头的速度。秦瀚虽然求死,但对这种大电锯锯脖子的死法钬,还是心感畏惧埸。

      现在秦瀚开始改变想法,不敢面对这样的惨死了,想先挑战过去,过去之后再找个没有什么痛苦的死亡줯方式,比如吃安眠药之类的。 ⽑

      同时他也更加确定这不是在现实中שׂ,他俩堅是随机来挑战的,怎么可能有时间去采访5个他认识的人呢!但他还是想听听是那5道问题,到底问的是什么。

      就在此Ҝ时,那个陌生而又亲切的语音又开始发声了:

      “第一题,你的母亲现在对你最大的希ꡟ望是什么?”

      秦瀚想了想,上次在镜子里产生幻觉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可能就是因为母亲经常劝他们要孩子,在脑海里留下了印象,所以才产生了幻觉。于是他想到这里脱口而出:

      “我母亲希望我们有个孩子。”

      拷问者发声道:“不对,和你母亲回答的不一致。”

      对秦瀚来说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他很在乎他母亲,因为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长大,他觉得他很了解他的母亲,他听到他答的不对,情绪有些激动毷。

      “你咋去采访到我母亲了?我妈咋想的,你有我知道吗?你知道个屁答案啊!”

      还没等秦瀚喊完,他的椅子随着“嗡嗡”的齿轮声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

      溶“第二题,你觉得你爱你的妻子林晓宇竱吗?

      秦瀚被这个问븞题问的有些迟疑,他低头看了看地面。

      “我,我퀥很爱她。”

      拷问者左右摇了一下头。

      ퟑ“抱歉,回答错误。”

      椅子向前又移动了一段距离。

      “第三题,你小学班主任为什么劗老叫你ﲄ上课回榌答问题?然后你答不出来,经常让渉你罚站吗?”

      秦瀚一边挣脱手腕,一边愤怒㌾地回答道:

      “那个垃圾老师,就是因为我举报过く学校乱收费的事,最后校长批评班主任,班主任就跟我记仇了,处处针对我,找我麻烦。”

      同样的语音再次响起:“回答错误。”

      椅子继续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

      “第四题,你知道你现在公司老ⶖ板为什么讨厌你吗?”

      秦瀚听到这个问题本能地脱口而出。

      “㘅我经常迟到。”

      鴲 他以为这次肯定答对了,因为印象中唯一做过ᷔ违规的事就是迟到,没想到他又灩打错了。 

      窇椅子继续向前移动,他的脖噝子已经到了电锯跟前,他尽量㨻往后仰緽着蘉头,电ὃ锯卷起的风浪扑面而来,“呜呜”的旋转声直击他的耳蜗,他紧张的心都要跳出了胸口。

      此时的秦瀚更加愤怒了,他开始咆哮着这质问拷问者。

      琟 “去你妈的,故意玩我呢吧!怎么答궟也不对。” ヹ ꍇ 他再次猛烈地挣脱着手腕上的铁铐。Ⓖ

      “第五题,你知道你同事为什฿么会排挤你吗?”

      秦瀚知道他答什么都是⵱错,他沉住气,反问了拷问者一个问题:

      “怎么才能知道正确答案?”

      沈拷问者回答道:

      “可以告诉你前四题的答案,但你得告诉我高等权限访问码。”

      秦瀚再次激动起来。

      “去你妈的访问码,我哪知道重什么狗屁的码!那好,你告诉我要怎样才能弄到这个码?”

      拷问者给了秦瀚一个耐人寻味的回答。

      “只要你能找到最本真的自我,就可以知道访问码。”

      鷄这な句话听得秦瀚一头雾水。 ⒯

      拷问者将头往后收缩。

      “请尽ዅ快答题,你圫的时间只有一分钟了。” 눏

      㽻秦瀚凝神想了想,还是尝试着做出了回答。

      “我比他们能吃苦耐劳,不该我干的活我都干了,所以他们排挤我。࿔”

      “抱歉,挑൞战者,回答错误,你的答案全曶部错误,你将受到曄惩罚,游戏结束。”烟

      拷问者将头缩回至房顶,此时椅子再次启动잼向电锯移去,恐惧到极点的秦瀚ღ瞪大双衶眼,嘴里大声吼叫着。就在皮矃肤接触锯齿的秝一瞬间,血浆肉渣崩溅了出去,只听“哧啦”一声,脖子一᭞热,秦瀚的头应声落在了地上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