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戏异界>

      汪遂落梈败,塔内再次陷入堦沉寂。

      一场比武争夺教主的大会,却ᅍ被一名外派掌门打得氼七零八落,成了一个笑话。

      高台之上,冷庆ѷ被气得森森发笑,即便杀了林澈,维也无法挽回明教的面子了。

      便在此时ύ,二层的天字门门外,方腊身形一闪,骤然出现台上,纵是站他盘边的莫容复都看不清是用何侃种手段嘗。

      在场之人无不惊叹,这要比风轻语和汪遂的上场鹖更震撼。

      薛卢和冷庆皆是神色一凛,同在心里猜疑:“这难道就是乾坤大挪ꅼ移?⽝”

      쌩 不但是光明左右使,明랛教四大护教法王和方才在密室之中的人都끫有此想法,只是圣火令出现时间实在太短,即便是天众英才也无法在如⮮此之短的情况下学到乾坤大挪移吧。

      林澈看正主上场,正寻思要不要先把方腊的乾坤大挪移削来,忽见方腊忽青忽红,形如走火入魔,心感不妙。

      “教主在此!光明左右使、四法王你们好大面子,竟敢居高临下!”方腊喝罢,双手猛然抬起。

      林澈忽感周围的空츙气顿时变得黏稠묺,转眼之间已经站在慕容复身寮旁,两人皆在塔外。

      塔内,林澈在台上的邧位置换갟成了光明뜟左右使、四法王,六人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方腊拿出圣火令,冷冷问道:“服不服?”

      他们都自认武功天下第一,但没想到如此轻易就被换下台,就连勃风头一时无二的林澈都不见了踪影,也不知死了没有。

      鹌 没人出声,但方腊也不着急,指着冷庆,说道:“你派人来试探我,如今我也试试你有没有资格当光明垐右使。”

      冷庆心中一凛,不敢大意,一㳿跃而起,徒然凝起浑身劲力,双༗掌呼出。

      掌素力从天而降,塔内之ᰄ人无不感掌风森然逼人,却见方腊正站掌劲中间,᩠倏地一掌反震出去。

      轻飘飘地一掌,却犹如溃坝洪水,汹涌澎湃,摧枯拉朽,将冷庆的的掌力尽数倒回。

      ▼冷庆身在空中,无处躲避,受实掌力,登时筋骨尽断,血肉模糊,死得惨不可言。

      掌劲穿过冷庆在塔顶打䩪穿,破出一个大洞,阳光洒在方腊身上,년真犹如퐪真主降临一‼般。

      薛卢和四法王楞然Ḋ看着冷㙿庆化作血雨,洒落在武台之上,虽嫌血肉落在身上恶心,但却一字不敢发,连忙单膝跪下,齐⁡道:“圣公!”

      明教众教徒见状,纷纷伏地高呼:“圣公!”

      方腊微微点头。

      瓝冷庆必须死,在林澈连挫两名法襯王之后,方腊便在按耐不住,若是再让林澈击败光明左右使其中一人,他想当땠上教主,就必鋉须除掉林澈,在众教徒面前立檕威。

      而让方腊选择冷庆和林澈,他当然选择借此机会除掉后患鍊无穷的冷庆。

      뫲塔外,林澈和慕容复已ү经驶马走远,忽听背后传来轰炸声,转头看去,正见塔顶崩塌,一勾声声响彻天际的“圣公”传遍西域这片荒凉之地。

      林澈暗呼可惜,被方腊摆了一道,最终还是没能获得“乾坤大挪移”,不过听闻修炼乾坤大挪移多会走火入魔,他也就气气过了。

      懽 慕容复虽全ᒿ程没有出力,但方腊成为教䗈主的目的已经达成,平白无故捡了便宜岂不是更好。

       他和方腊早便约好,时机一到,他䳠们便左右呼应,造赵家的反。

      离开塔楼,两人直往西夏而去댼,林澈要去找鸠摩智,而慕容复则要去訶争夺驸马之位。

      于此同时,咸阳古道。

      段誉正在给萧峰和虚竹两人没读书的人介绍刘邦、项羽争霸的史迹,众人听着昔暝日英豪的故事侴,皆是大感兴味。

      一行人按马徐行,一边听一边走,忽听后身马蹄声响起,转头看ퟐ去,来人蟢正是大理的巴天石和朱丹臣。

      两行人相互见过鋚礼后,巴天石从怀中取出一褿封书信,递给段誉,说道:“王爷得知慕容ꫬ公子往西夏去求쳍亲,料想公子也会前去瞧쐅瞧热闹,如有机缘,当设法娶西夏公主为妻,得一强援,保土安民。”

      段誉读完段正淳书信,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嗫嚅道:“这个...我本来就不会武艺,现在又有重病在身,怎么争得过天下豪杰?”

      巴天石转头向萧峰、兲虚竹躬身说道:“镇南王命小人拜上萧女婿꼩、虚竹先生,请二位念在金兰结义之情,相助我们公子一臂之力,特命檡小人奉上薄礼。”说着取出一只碧玉雕琢的狮子,双手奉给萧峰。朱丹臣从數怀中取出一ῂ柄象牙扇子,扇面有段䫴正淳的擕书法,呈给虚竹。 

      段正淳这做法是櫋一箭双雕,不但让段誉受到当今两大高手相助,还一下没了两大竞争对手。

      萧峰称谢接过,说道:“萧莽夫有幸娶得阿朱,已是福分,又岂有再娶之意?三弟之事,我自当全力相助,何噀劳段岳父嘱咐?蒙赐珍物,更是不敢①当了。”

      虚竹也是憨笑应承:띹“我自当和大⨜哥相助三弟,成就这头亲事。”

      䑷 巴껄天石和朱丹臣相互瞧了一眼,向萧峰和虚竹拜了下去,说道:“多承二位允֢可。”

      西夏疆土虽小于宋辽,但却是西陲大国,西夏国王也早已称帝,当今皇帝李乾ꗁ顺,史称崇宗圣文帝,年号“天祜民安”,其时朝政清平,国泰民安。

      此次他公开招选驸马,不单引得全天下习武之人的关注,一些边陲更是严阵以待,希望能ᆢ与⨌西폄夏结为캿联姻鿧。

      远在中原的燕子坞,包不同等四大家ꑻ臣也已经带着王语嫣刚往西夏,王语嫣一想到表哥㏐是要去西夏争夺驸马,眼泪又一次潸然而下。

      包不同四人只能瘪着嘴灨,想不出其他安慰的话来。

      粎而在吐蕃,鸠摩智领着他的徒儿,小王子殿下亦是朝着西夏赶来。

      小王子自信满满,坙问道:“师父,我此次前往왩西夏争夺驸马之位,胜算如何?”

      鸠摩智笑道:⼬“必胜的成算还是有的。”

      小鱰王子闻言欣喜若狂,鸠摩智却冷冷淡淡,披一言不发。

      他深知凭ꈂ借这徒儿的样貌武功,就差上段⳶誉和莫容复一大截了,所谓的必胜成也是不值半文钱,但哪一个想跟小王子争做驸马,他便一个个将他料理了,若是没人来争,小王子岂有不中选之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