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ode日本iphone在线

      “杀!!!”

      震天的喊杀声再度响起,滚石和擂木一刻不停的从井陉关高大的关墙上落下。

      天边ﳢ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井陉关内的厮杀几乎没有停止⸾过,关外的贼匪彷佛杀之不尽一을般,疯了一般ࡌ的向关内攻来。

      已经是第五波了……

      吕钧靠着墙跟,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也幸好井陉关的关墙不长⥽,五百名汉军完全能够轮换防守,但是关墙上的汉军甲士在惨烈的守城战䧈中正在急빒剧消囥耗着自己的鄆体줩力。

      堪 ❱ “咻——”“咻——”“咻——”

      又是三声短৵促而尖锐的鸣叫声,关外又有数百名头裹着黄巾的生力军缓步而来捆。

      吕均透过墙垛的狭小的射击孔看坥去,借着晨曦的阳光,弾关外㜪的景象被吕均尽收眼底,不算广阔的官道之上,人头攒动,旌旗招展,如同土黄色㒛的汪洋一般。

      黄巾军的轻兵又一次涌了上来,㒋在鐙他们的不远处那支披挂着重甲的部队一直没有出击,土黄色的大纛下,一杆大旗在空中猎猎作响,上用黑线樚绣着一个斗ཱྀ大的“许”字。

      赵绩行进在军阵的中央,看着不远处高大巍峨的关墙,他不由的感到一阵口ᴵ干鶧舌燥,用余光看了看ꗝ身旁的袍泽,赵绩心록中稍微安퀃定了一些。

      山道䫯一战后,他的什长升任队率,他也被厗其提拔成了綧什长。

      此时已经破晓,关墙上青砖在众人眼中清晰可见,半夜的激战,无数黄巾军的军士倒在了关墙下,臗空气也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浓郁的血腥味。

      云梯再度被搭上了关墙之上,

      “咻——”

      尖锐的木哨声长鸣。

      关墙下的黄巾军轻兵踏过血潭,汹涌鶯的人潮在哨声中大声呼喝着冲上云梯。

      土黄色的巨浪拍击在井径关的关墙㡚之上,激起无数ᬩ浪花。

      关墙上再度落下疝无数滚石檑木,云梯上正在行进的黄巾军轻兵如雨点般落下。

      井径关的关口位置相对于数以万计的大军来说,实ޫ在是过于狭隘难以施展开来,每次关墙上跇的汉军㨠面对的黄巾军并不是很多。

      ⊰ 关墙外还是一处缓坡,更给黄巾军的进攻增加了难度,这些情况当初在井径关内的时候,许安根本没有察觉到。

      但是现在的局面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许安甚至开始担心汉军的援军会不会支援井径关,虽然当时军议时他说的Ӳ非䔧常笃定,但也只是为了说服黄龙稳定军心。

      若是井径关此ḛ战不利,许安靠着斩杀太行山三匪建뗞立起来的威望肯定会大打折扣,甚至可能会闹出兵变。

      ᛫此时的黄킖巾军在关下的伤亡已经有一千五篭百人了,大量캮的伤亡让军中的士麽气越发的低糜。

      许安军羜阵后方,龚都和黄龙所驻扎的营寨中,都隐隐有了一丝丝的骚动的迹象,军中的怨气正在积攒着,等到达顶峰的那一刻,就是这支军嘒队崩溃的那一刻。 먙

      眼前렇满是残肢断臂,云梯上跌落下来的军士ウ还怗有些尚未气绝,淤血从口中流出,躺在尸堆中兀自哀嚎着。

      “咻——”

      急促的木哨声在赵绩的耳边突썛然响起,赵绩知道,攻城的任务要轮到他们了……

      和赵绩一起活下来的什长,就是现在他们队的队率,当听到木哨声响起的时候,这名狂热的黄J天使者,将手中明晃晃的环首刀高高举起,大踏步冲上了云梯。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这支压上来的黄巾军,与之前不同的是,他们几乎都是太平道的信徒……

      很快,关墙上的汉军就明白了什么叫做┊狂热,披挂着重甲的흮黄巾军队率带头冲锋,甚至代表着屯长和军候的旗帜都在向着云梯处急速的ᖒ靠近。

      “苍天已死,黄天当꾅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竌 口号声排山倒海的拍向关䇪墙。

      “杀啊!!!”

      久战之下,汉军防守的垛口在这群狂热的太平道信徒的冲击下,逐渐욬出现了缺口。 镇 楚 ͸ 第一个黄巾趙军的军士登上了城头,虽然很快便倒在了汉军甲冫士的刀剑之下,但是更多的黄巾军涌进了墙上。

      “㤷挡住他们!”

      吕均挥动啱着手中的环首刀将一名刚跃出垛口的黄巾军什长斩杀当场,锋利的环首刀圍,几乎将那黄巾军什长的头颅都斩了﮻下来,但是如此梡血腥的场面并没有吓退后续上ᢶ来的军士。

      逸 更多的黄巾军军士涌上了城墙。

      “死!”

      吕均暴喝一声,手中轆的环首刀猛地劈向了面前一名黄巾军的军士。

      “啊!!!”

      迍 艻 锋利的环首刀毫不费力的划开了黄巾军军士的얗革䖩甲,刀刃一瞬间便划开了他的脆弱的腹部。

      一名背插着靠旗的黄巾军什长面目狰狞,咆哮着向吕均冲来。

      ﮝ 吕均用衣袖擦拭掉刀身上的鲜血,踏步上前手腕转动,一道雪白的刀光乍现。ⶓ

      那黄巾军什长手中的长戟掉落在了瓁地上,双手捂着脖颈跪倒在地,鲜血从他的双手的缝隙中流出。

      “呜————”

      低沉的号角声在城头响起,战鼓声越发的急促了起来,关墙后待命休息的汉军甲士匆忙向告急㑖的垛쭱口蟱赶ध去。

      “是时候了……”

      看着阳光下的井径关,许安锵然拔出腰间的环首刀,关上的汉军已经漏出了疲惫。

      利刃出鞘的声音惊动了许安周围的甲士,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望ﯨ向立䐧将旗下的许安。

      许安拔出腰间环首刀奋力向前一挥,山呼海啸般万胜之声从身旁数百名黄巾军的执甲士的喉中并出,他们举起手中冷森森的环首刀,挺起手中坚固的曲缘盾,跟随着许安的步伐向前汹涌而去。

      挆 멺“咻————”

      睜 ﺺ 凄厉的哨声随之响憄彻了整个战场。

      关墙上的吕均握紧了手中的环首刀,他知道最后뙺的考验就要来了,回头看了一眼东方,太阳已经彻底⎯跃出了ቈ群山,但是远处官道上,汉军的红旗依旧没有出现,他的⏞心中也猜到了一些……

      许安虽然带头冲锋裿,但是忷身旁的甲士却不会真的让主将站在军阵的最前方,两侧和身嵼后越来越多的甲士越过〒了许安的将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