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宫寺magnet:xt=urn:btih:"

      ᑵ听到傅佩큺佩说有巡逻艇来了,我心顿时就乱了。

      읶我慌忙说道:“我们快躲起来吧,这么大的船。他们也找不到我们。”

      傅佩獟佩愁道:“麻烦的不是遇上巡逻艇,而是我们出国了。”

      “出国?什么意思?”

      “ᘯ我们现在在越南海域。”

      “在哪恜都一样,被谁抓到都是要玩完。”

      “哎呀,有些事你不知道,现在也没时间说,总之不能被越南人抓到。”

      릈“那就快躲起来吧。”

      “他们找不到人会把船扣押的,到时候我们更是逃不連掉了。”

      “那我们快开船跑ە啊?”

      쎂 “来不及了,这时候逃跑是最笨的。”

      韀“不能棑躲又不能跑,还不能ᅹ让抓住,难道你想……”

      “是的,只有这个办法了。我看了,只有一艘。”傅佩佩这时也镇定了下来。

      㞄 “他们有枪,我们只有刀。”

      “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要听瑒我的,我不叫你你别出来。”

      “你不叫我我不䊅出来?看来我是不会出来了,你是想自己动手对吧?”

      傅佩佩沉默了一下,挤出微笑说:“这种事你不要参与,我묧和你不一样,你不属꓉于这里。芠听话,很快就会结束的,别担心我。”

      我握住她的双手紧紧攥着,心情在起伏,热血渁在沸腾。四目相对,我的心已被融化。我把她抱在怀里,轻轻说道:“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你注意安全,一定别有事,我们还要一起隐居呢。”

      “嗯。我不会有事的。好了,你快藏互起䒮来吧,我走了。”傅佩佩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对我微笑了一下,说:“万一我出事了ꩈ,你镑别出来,等船靠岸你再找机会逃᚝跑。你现在的功夫ꊼ已经很不错了,一定能回去的。记得往쏂东跑。”说完话,她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我鼴的视线里。

      我站在原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脑海中浮现出她刚上船时对我说过的话。现在想来,她说的那段话也没错。有些人选择了某条道路就不可能回头,不管뚰是不是自愿,都要去面对,动物的ᕍ原始本性就是尽錝一切可能活下去。抛弃道德的约束,又有什么事是对?ٙ什么事是错呢?

      我把背ᴉ包放进屋子,站在门口望向走廊的深处,耳边传来了越南语和汉语的喊话声,ⴈ没有枪声也没有打斗声。

      一分钟,两分钟,还是没有枪声。锓我想到了那条巨大的蟒蛇还在外面躺着ᖌ,他们看到肯定会受到惊吓,最好能把他们吓跑才好,又突然希望再出来一条。

      五分钟之后什么也听不到了。他们走了?我关上门向外走去。

      囲“砰砰”枪声忽然响起,随后䙆就閥是一阵乱射,枪声从密集到稀疏只有十几秒,随后枪声一䙝下子全停ᳰ了。

      我马上跑了出去。刚一露头,一串子弹就向我射过来。我立刻缩෭了回去,然后听到另一个位置又传来一声枪响。

      枪声栜过后传来了打斗声,我握着匕首就冲了出去,这次没有子弹射过来。我看到傅佩佩被三个越南兵围在中间,她全身是血已经杀ﺄ红了眼,手里握着黑金匕首正在拼死搏斗。

      我模仿日语胡乱说了一句,㦩然后就冲了上去。三个越南兵退后互相看ﻤ了一眼,对얶我说了一句越南话,我也没⎦听懂。댸傅佩佩退到我跟前用日语说了几句,又对我使了个ޤ眼色。三个越南兵再次冲上来,我濗们又打在了一起。

      쬍 ꀩ 越南人可能觉得我好뚢对付,两个和傅佩佩打在一起,另一个向我冲来。〈和越南兵打起来感觉是棋逢对手Ⴛ,一时谁也鷶打不过谁。傅佩佩忽然跳到我身边,对准正在和我纠缠的越南兵就是一刀。这一刀很快,出其不意,越南兵后背鲜血急涌,躺蟶在地上抽搐起来。

      ᚄ 我看到另两个越南兵迟疑了通一ጇ下,然櫽后说了一句什么,有一᎛个又向我冲过来。我心说,拳脚对付他们很难取胜,但是我的飞刀技术可是要厉害很嫰多的。现在只有两个人了,飞刀可以飞了。㐊

      簇 我做了个要格斗的架势,右手一挥,匕首就飞了出去,这一刀的目标是冲向傅佩佩的那个越南兵。刀飞出去Ⳮ正中目标,那人蟢捂着胸膛就倒䐌在暇了地上。

      庲 ^ 傅佩佩一愣,扭头看向我。这时冲着我⓷来的那个越南兵已縼经到了我跟前,他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我急忙簐往后退,他并没有追赶,而是回头看向被飞刀击中的那个人,然后转身要跑。傅佩佩上去뗵一脚把他踢倒,挥手一刀把他两㔯眼划破,然后就把他扔进了海里。

      ⻤ “快,把尸体都扔下去,一共十摟五个,把血迹清理干净。”傅佩佩说完直奔驾驶室而去。

      我把匕首从那人身上拔出来,把附近几具尸体连同枪支都丢到了海里。就在这时船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我忙顺着声看去,发现那艘越南人的巡逻艇已经侧翻正往水里沉。

      我心想,刚才那个越南兵只是把他眼睛割瞎了,看样子是想让他活着,然后传递是被日本人袭击的消息。现在又把船撞䝔沉了,那就是不想留活口了。我也没空去问为什么要改变主意,转身寻找其他人的尸体和怃散落的枪支,最后Ꞷ又把血迹清理干净。

      站在船尾遥望茫茫大海,我们的船已经以最大速度逃离了那片区域,后面没有船只追赶。我这才松了口气,紧张㵄的心放了下来。

      来到輘驾驶室,看到傅佩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忙上Ꙫ前扶抱起她,摇晃了几下,呼唤셖道:“佩佩,醒醒。” ր

      傅佩佩慢慢睁开眼,看了我一下,问道:“清理干净了吗?”

      Ӂ“是的,都清理完啦。你怎么样?伤在哪了?”

      “没事,只是皮肉伤。”她忍着痛微笑了一下,又问:“有没有船追过来?”

      “没有。他们总部可能还不知道。”

      “柆幸好我提前把他们的通讯设备破坏了,他们发现沉船也要有段时间。希望不要再遇到什么人了。”

      鸉“你先坐下,我看看你的伤口。”

      “獻伤口没事,别担心,我记得好像包里有药,你去拿来包氪扎一下就᫂行了。”

      “好,你别乱动了,看你嘴唇都发白了。”

      我跑回去抱起一个背包跑了回来,翻出药和纱布来,又帮着把她衣服脱下来。看到她的伤口时我惊呆了。她两条胳膊上有五条刀伤,左肩上的肉被子弹打飞了一块,右边肩胛骨上的肉像是被什么东西剜了一块一样,䟽后背上有数不清的瘀血伤痕。

      我望着她的伤口半天萺没说➷出话来,这种伤别说她一个女人,就是硬汉也很难承受得了。

      蒏楨 “别愣着⽇了,快包扎。”傅佩佩有气无力扔地说道。

      “好好……”ᅵ我䔧一下惊醒,忙说道。

      覷 伤口清理干净包扎好,又服齪了药。我们又吃了点东西,然后又把另一个背包拿来,翻出衣服给ᒻ她换上。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