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GaybearA?

      赵培文是天墉城城主儿子,因为是家里唯一的独子,从小就生活在饭来这张口,衣来伸手的环境之下,虽然也是个执挎弟子,但他很聪明,知道自己可以浪,但不能给家里带来麻烦,正因为这样他也没有多染上什么恶习,正是如此赵德辉才会很疼爱这唯一的儿子,所以上次才会为⻗了赵培文亲自向王笙赔罪。

      一开始赵ក培文对王∏笙是恨的咬牙切齿的不行,特别是一回来上课就被魔鬼训练,他不反感这种被训练压榨籪般耵的感觉,也可能是因为从小到大高高在上惯了,所以对王笙他有种就是想要去针对的感觉。

      昨晚他虽然也见识了王笙的实力,也震惊王笙有如此实力⡖,但

      京从内心深处,梭还是瞧不起眼前这个老师,甚至毫不在意。

      “老师!”

      赵培文走进房间,对王笙一抱拳,㙱语气中并没有太大恭敬。

      깒 “你先打一遍武技我看看!”王笙神色淡然,也没有多余的废话。

      “是”傲娇的赵培文也斷直接在原地开始把他会的武技打了一遍,从小就被各路高手指导的他,底子ශ很好,基础也很稳,打完之后赵培文站立挑衅般的看着王笙。

      “鉍请老师指教”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恭敬。

      似乎没看到他的不恭敬,王笙开口道:“如此年纪就能将百花拳修炼到小成,山门拳修炼到大成,算是不错了⑭!”

      “什么?你……你怎么知道我修炼了……山门拳?”

      껝 听到这话,原本毫不在意的赵培文,差点没吓昏过去。

      山门拳,地级下品武技,威力比百花拳强的太껛多了!修炼白玉拳这事只有他自己知Ռ道,他因为뇧就算有江湖各大高手指导,但ੲ根基太差的原因实力总是提升不起来,为了得到父亲的认可。

      他就춻瞒着둦所有人修炼了这套拳法!因为这套拳法可以提升他的力量。

      自从练到达成后,也从未再任何人面鮴前施展过,之前在王笙面前展示,也只是百花拳,他一口说出自己修炼了山门拳,而且还是大成……

      ᪜怎么看出来的?

      “你百花拳中有山门拳的影子!”王笙自然不能说䈨是系统的原因,自然当做自己很有៕经验的样子说道,如果王笙去演戏,奥斯卡小金人非他莫属。

      “这躘能看出来……”赵培文一点都不信。

      这㺃两套拳法,毛关系都没有一根,之前在自己父亲面前也打过,父亲武王的实力也什么都没看出来,王笙说他却一眼看出来了,他自然是不信。

      矜心中正在蔕疑惑,就听到对面王笙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修炼的山门拳,虽然已经达到大成境界,威力也不䐉弱,但是不是每次练习,都会觉得肋下生疼,第二胸椎棘突下旁开一寸五分处风门也有刺痛感?” 

      “这、这……”

      连续后退了好几步,赵培文心中大骇,看着王笙就像见了鬼一样,眼中满是惶恐。

      王笙说的情况就好像他自身体会ᮡ过一样。

      “你……怎么知道?”赵培文脸色泛白,忍不住道。

      “很简单,你修炼修炼错误了!如果继续修炼,我相信쨴不出五年,你整个上半身都会肌肉坏死,气血ᛵ衰败,神仙难救!

      其实也不用五年픳了,你现在是不彎是已经椠觉得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感觉上半身肩部有刺痛感,而且酸痛的同셈时并且还伴有抽搐的情况?”

      王笙道。

      “我……”

      赵培文颤抖。

      侇 他的确有王笙说的这种情况,当时只以为是修炼的太累了,没有在意,做梦都没想到,是山门拳修练错了!

      “山门拳,坚如磐石,讲究爆发,如果你达到武士境界了,有玄气滋润你냍的肌肉,那你修炼这套武技,不会有任何影响,但你现在只是武徒境界,这个时候更应该侧重打熬自身气血筋骨,锻炼气力!而非强行的去修炼武技,继续下去只会让身体ⲹ受伤,伴随时间推移,你的伤势越来越重!再不停止,将会彻底变成残废!”

      王笙道。

      “老师救我……”

      这一ꏅ刻,赵培文再也没有了进门时的骄傲,膝盖一软也跪倒在地。

      如果说刚䋶才还觉得王笙也没什么了不起잜的,此刻拳,已经彻底明白过来,眼前这个老师,不仅实力高强,而且也是真心的为自己好!

      因为,他说的一切都和自己完全契合,不说出来,没怎么在意,此时一说出来,立刻明白,全是对的!

      如此良师ꉷ面前,他之前还处处针对王笙、

      可笑他之前还一直觉得拜他为师吃亏了…₤…还是父亲有眼光,及쯕时的把他拉了回来。否则那就真的是后悔莫괱及了。

      “先停止修炼山门拳吧,努力提升修为,之前留下的伤势,我会想办法帮你解决,至于你目前修炼的功法这些也有缺陷,你按我说的去修炼,....ᱴ..!”王笙把系统优化的功法重新给赵培文讲了一遍。깭

      “是!”赵培文连忙点头,向着王笙躬身一拜,傓恭恭敬敬的退곓了出去。

      王笙看着这家伙不由的笑了핅笑

      “小样,还治不了你,哼哼”

      “是时候去找菏那家伙的麻烦了”王笙脸色一冷。

      ......

      杜家,曾经是天墉城中的一个小家族,只不过因为和柳家联婚的机会,在最近十几年中借着柳家的声势发展壮Ớ大,如今也算是天墉城中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杜家门口,王笙看着气派的杜⬇家大门。好家伙,连守门的家丁也有武师的修为,难怪那家伙敢悬赏学院老师的事情。

      “你是什么人!”守门的家丁看着王笙凶箘神恶煞的喝道

      “你们杜家谁是管事的,喊他出来。”王笙神情淡漠

      “你貹以为你谁啊,什么㤊阿猫阿狗都可以见我们老爷吗?”

      家丁甲看着王笙邦一身布衣,看样子就知道应该是自家公子又在外面调戏人家良家少女,然后人家哥哥或者家人找上门来了,而且王笙年轻,穿着又不是Ͷ什么大富大贵胧的模样,便一副嚣张的模样哈哈大笑。

      类似这样的事情他们可没少处理,每次有人想要上门闹事,要么被他们喝退,遇到死缠烂打的就直接出手打一顿。

      最后哪个不是乖乖的夹着尾巴走人。而且每次处理好类似这样的事情,늵杜少爷都会给一大笔好处,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唴这两个家丁可是熟悉的很。

      “赶紧离꙲开,要不然待会可别怪我们哥两出手重了把你揍的半身不遂。”家丁乙也是一副地痞流氓般戏言道。

      “这位小哥赶紧走吧,这杜家可惹不得呀”周边赶路的旁人见状连忙出声

      뵤王笙脸色一冷,他今天是来搞事的,见这杜家连看门的人都如此嚣张,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难怪那被自己教训的执挎敢如此行事。

      也不蔺多说,对周围的人躬身一拜,转身直接向着杜府走去。

      ⸄身上气势一点一点迸发,守门的甲͈乙家丁两人顿时汗毛耸立,两人收鐆齐嬉皮笑脸,两眼对视一脸凝重。

      高手

      家丁甲想转身去通报管事,却被王笙气势压制的动弹䚦不得。

      王笙随手一甩,灵气化掌一掌拍向两人看也不看的走了进去。

      只见刚刚还嚣张无比的两人顿时口吐鲜血,两眼一瞪,感受着空空如也的丹田,晕了过去。

      王笙렊没有杀人,只是随手废了两条看门的狗。

      “什么人,胆ે敢私闯杜府”前院有一些下人向着王笙喝道。 

      “来人啊,把这私闯杜府的人拿下”一位头发发白,年纪半百的老者怒道

      哼......

      王笙懒得和这些人废话,直接运转鸿蒙玄功灵气化成一只球场大小的虚幻手掌向着杜家的建筑拍去。

      “神....神仙啊....仙人Ԓ发怒了”一些下人被吓的跪下磕头在那拜道

      “我的天...”有些人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大手拍下,瞬间一片建筑被摧毁。

      ﰻ“前辈息怒,我杜家何时得罪了前辈。”

      废墟中一道身影弹射而出,一脸苦相的看着王笙懋躬身说道

      “你是杜家家主?”王笙看着眼前的中年人,模样和昨天那个执挎弟子七分相似,冷笑的说道

      “正是在下”杜正裮思苦笑的答道。

      “我问你,那杜仲是你什么人”

      “杜仲是在下的犬子,不知何事得罪了前辈”杜正思此时明白过来了,肯定是自己那好儿子不知蘶在哪得罪了这尊大神,嘴角顿时发苦,都怪他娘平日里太惯着他了,如今却为家族招来大难。想ꎧ到这杜正思更是后悔不已윮。

      “你儿子敢悬赏学院老师,说要砍㏒掉我一只手,胆子大的狠呐”王笙拍了拍杜正刐思的脸冷笑道嚮

      “这...这孽子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杜正思被王笙说的话惊的冷汗淋漓,行凶于学院教师学生,是会被夷三族的䚲。这孽子竟敢做出这等事情,杜正思真的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了。

      “行凶枚学院老옩师,什么罪名不用我说了吧,你说吧,如何处理。”王笙看他明白了这些,也不想多䃞耽误

      “感谢前辈放过웁我等,杜辉,把那千杀的孽子给我带过来。”杜正思直接阉下令,让随从去把杜仲给带过来。

      杜辉听到命令直接跑去了后院,把杜仲给窿拎了过来。

      晈杜仲看着王笙以及周边的情况秂,顿时也清楚了自己䯩踢到铁板了,顿时被吓的六神无主。

      “你竟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胆敢悬赏行凶学院老师,老夫当初就该把你射到墙上,我打死你这不孝子。”杜正思看到杜仲一脸怒气,下手更是直接把杜仲的四肢给打断。

      “即日起,杜仲逐出杜家,族谱除名。来人,给我把他送去官府,如实禀报”杜正思出了一顿气后,直接安排道。

      “前辈,这是杜家一点心意,赔偿前辈的损失,您看?”杜正思令人去库房取来饻一大笔金票,躬身奉上金票向着王笙说道。

      王嗛笙点了点头,这杜家主做事还算滴水不漏。旋即也不多说,收了金票就直接转身走人。

      杜正思看到这情况顿时松了一口气,坐薐在了地上。显然还没缓过神来。对于他们这种家族性质的人来说,儿子没了꒷可以再生䱡,家族要没了那就真的是万事皆休

      “给我命令下去,把刚才前辈的画像放到杜家所有店铺,遇到这位前辈的时候,所有商品一律免费”杜正思似乎想到了⅜什么,

      ⻜ 对于ᒿ王笙他활是没有丝毫怨恨的,王笙没有直接报官抓人已经是对他们杜家有恩了,而不是让他➻们私下的提前处理好,把杜家摘除出去避免一场灭族ﮅ之祸。

      王笙此时杜家后看着天色还在,索衕性没事就往炼丹师公会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