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签名设计

      在大雨过后的第3天,因为最终还是没能够想出有效的攻城办法,于是毛公只得履行了之前的军令,带着全军开始向西折返了。

      南仲虽想出了个法子,那就是飞天爪。

      用坚固铁爪抛到城墙上,像钩子一样勾紧后,让士兵拉着绳子往城墙上走。但他这个想法刚提出来,就被信为首的几位大工匠骂的狗血淋头。

      倒不是,这几位工匠有意为难南仲,而是因为南仲这个想法听起来不错,可惜只是纸上谈兵。

      信很不客气地斥责道:“仲,你这个所谓的飞天爪,打算用什么制作爪头?要承担起一名甚至数名披甲士的体重,那么这个爪头的坚韧庋要求是极高的,莫说区区两天了,就是两个月,只怕也未必能打造的出来。

      再者,那些身披盔甲的士卒,他们怎么能够就靠一根绳子攀上两丈高的城墙。“

      最终基本是满怀期待的毛公,最后也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办法,不过他对南仲还是勉力的一番,也没有为难这些司空府的官吏,并安慰道:既然取巧的办法不行,那就索性摆开了场子,接下来的近一个月里,还要劳烦诸位,多多打造工程器械,以供大军工程所用了。“

      (其实倒也不是做不到,比如张家界的那些山民们就能够靠着一根绳索,在悬崖峭壁上安然行走。可这是必须要经过专门训练的士卒才能完成,至少周人的甲土里没有经过这种训练的人才。)

      再向东前行了4天,又向西折返了三天的毛公,便碰上了正在按部就班修筑烽火台的麃寿,所带领的7000野人徒卒。

      毛公询问了一下军中大致的情形后,便排按部就搬,缓缓向东逼近,只不过烽火台由二十里改为三十里一座。随后又立刻命令以信为首的司空府官员,挑选野人,做好打造各种攻城器械的准备。

      而在毛公受挫的同时,正大荔戎老巢里的周浦,也是陷入了困境。在首领葬礼结束完的第2天,大长老便秘密地与周浦进行了会谈,有了底气的大长老,在与周浦的交谈中虽然依旧客气,但语气却颇为不容置疑,要求周浦代表周人认可大荔戎的认罪,并想要通过周浦请求天子给自己一个正式的爵位封号。

      对此,左右为难的周浦只得再三敷衍,并且向大长老解释,有关向天子请求爵位封号的百了,自己做不了主,还请让自己先行回去禀告再来答复。想要以此为由脱身。

      不过,明显那个大长老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他果断地搁置了封号的事情,而是请求周浦在合约盟书上签字,代表周天子接受大荔戎人的赔罪条件,从而为双方带来和平。

      这就让周浦很为难了,身为使者,他总不能说不知道大司马的条件。可是他又不能说出毛公给自己的最后通牒,(深知政治规则的周浦,很明白,作为刚刚上手的新首领,大长老现在最需要的是确立权威,所以自己一旦说出了毛公的最后通牒,为了不被自己手下那帮愤怒的手下砍死。大长老一定会把自己等人干掉祭天,以激励族人的士气)。至于说私下里签订了这份盟约,那更是万万不能的。

      要知道哪怕是到后来的春秋,国家之间翻脸比翻书还快,可是对于这种书面上的盟约还是有着基本尊重的。身为周天子的使者代表的是大周的尊严与信誉,若是自己签了盟约,然后刚转过身而来,墨迹未干,大周的军队,就再次向大荔戎发动进攻,那么别说在天下了,就在关中,天子的信誉也会大打折扣。

      要是放在后世高度中央集权的朝代,中央对地方耍无赖也就耍了。可是现在,别说是整个天下了,哪怕就是关中,实际上也只是一个以周天子为核心组成的联盟而已。如果是天子一旦失信于地方,不仅关中的诸多戎狄会对周天子的命令产生不信任,会即使是关内的诸侯们也会以此为由阳奉阴违。

      对此,周浦只得一方面在言语中敷衍拖延时间,一面想办法刘脱身,可是那大长老铁了心一样,先是在周浦所处的营帐附近,安排了数百名骑兵看守。大有一副周浦不签约,就将周浦等人困死在这的架势。

      最终迫于无奈的周浦,表示愿意与大长老签订盟约,但是条件需要增加,所赔偿的牛羊翻倍,再增加3000奴隶。对于这项看起来有些苛刻的要求,大长老为首的组合派们,最终还是纷纷答应了。

      随后大长老以新任首领的名义,将族中的16位长老与13位头人都召集到了自己的大帐中,并在大帐附近埋伏了200多位勇士,随时待命。等到众人入账后,大长老便宣布了周人使者到来,并且已经与自己达成了请罪盟约的消息。

      “什么?周人的使者,什么时候来了?为什么我们不知道?”一位与前任首领颇亲近的年轻头人,愤怒地质问着大长老。紧接着,三名也较为年轻的头人纷纷反对。

      “周人的大军还没有杀到呢,怎么,我族的勇士就被吓破胆了吗?”

      不过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当自己4人站出来,斥责大长老的求和屈辱时,账中其余人等却无人应和,只是在座位上各怀鬼胎的思索着什么?

      见到无人应和后,知道改变不了大局,那4位头人在领头者的率领下,只得撂下了一句:“向周人求和,谁要去谁去,反正老子不去。”后,便气冲冲的出了大帐。

      而帐中除去与大长老,达成了盟约的近半头人与长老外,其余人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神情也不太自然。只不过他们都经过的事情多一些,又联想到了莫名其妙被杀死的前任首领,所以不敢多说什么罢了。

      随后,帐外便传来了一声,你们要干什么?的怒吼,紧接着就是一阵兵刃相搏与厮杀、惨叫声。很快两位浑身是血,手中拿着还在滴血弯刀的勇士,便杀气蓬勃的走进了大帐,单膝下跪道:“禀首领,那4个反贼,已被吾等斩杀。“

      “这、这也太”唔

      帐中的不少长老与头人,有些愤怒的想要说什么,但是很快就被还有着理智的同伴捂住了嘴,摁在了座位上。

      此时大帐里的头人与长老们心中都是一阵忐忑,有不少人都不自觉的握住了自己腰中的弯刀,随时准备搏命。

      不过见火候差不多后的大长老也不敢再刺激众人,毕竟杀鸡儆猴确实是立威的好手段,可要是把猴子都逼反了,那就适得其反了。,大长老满含着怜悯的语气,一副悲天悯人的对帐中众人道:“诸位不要以为我心狠,我也是无奈啊,眼下周人势大,我族若是与其对抗下去,只会族灭之外,所以本首领这才不得不忍辱负重,以图后来。”

      说到这后,他又语气一转,带着几分威胁到:“目下,这4个想要害我族灭亡的头人已死,他们的牛羊与部落,本首领绝不私吞一分一毫。将会作为赔罪之礼,送给周人,所以诸位长老、头人就无须再为这赔罪之礼而费心了。“

      这既是宽慰,告诉这些头人与长老,向周人的请罪不会触及到他们的私人利益。同时也是威胁,谁要是再出来找茬,那就一并收拾了,作为给周人的赔罪礼。”

      最终,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总归还是放下心来的帐中众人,也只得低着头,认可了这位新首领的决断。

      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原本就气氛有些压抑的大荔戎的老巢,再次迎来了一波清洗,大长老在与诸多头人与长老达成协议后,在会议结束当天,便各自招集勇士,对之前的4个倒霉鬼的部落下手了。

      在第3天清晨,安卓在大战中的大长老听着手下人的报告,:卜首领那四个逆贼的部族加起来约莫有6000余人,在之前的抓捕中,有近千人死伤,其余五千人皆完好无损。共得牛羊近5万头,马也有近2000余匹。

      说到这,那心腹又悄悄上前低声道:“此外还有五十佘把青铜弯刀,以及不少的玉石、黄金。”

      那大长老听后点了点头,颇为大气的道:“按挑3000还算能用的奴隶,以及含能说得过去的牛羊和马匹,收拾一下,准备送给周人弯刀码发给族中的勇士,本首领要组建一支亲卫对峙于玉石黄金,拿出一半送给那周人的使者。”

      “这个首领,是不是礼太重了点…,那心腹明显有些肉疼的道。

      “哼,眼眼光放长远些,以后我们与周人打交道的日子还长着呢,只要能坐稳首领这个位置,我还是会在乎那些不成?”

      那大长老颇有雄心的教训的手下,手下也是连连称是。

      只是那手下不知道的是,此时望着帐外天空的大长老,心中有着更大的野心,在他看来。自己的侄子愚蠢的与周人做对简直就是找死。应该将目光放在北方,去吞并那些比自己更为弱小的戎狄,等到这渭水以北的戎狄都以我大荔戎为尊后。

      想到这大长老的眼神中,满是狂热的暗语道,那时,才是我大家戎人真正与周人翻脸的机会。

      在雷厉风行地解决了族中的反对分子,又筹集到了足够的努力与牲畜满足周人的请罪盟约后,大长老便与周浦准备签订盟约了。

      不过签订盟约,这庄重的事情在当时是要有很多流程要走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先要请巫师占卜。在晚上,巫师在部族中挑选了头青牛,杀死后取出了牛肩骨。然后用小刀在牛骨上刻下了一些小孔后,将这牛骨放于清水当中浸泡一夜。

      次日清晨,在丘陵上的祭坛上,当朝阳破晓后,命人取松柏之木生火,将这牛骨自正入火中。而后,六名巫师围绕着这正被灼烧的牛骨,用戎狄人的语言,在那里一边跳着狂野的舞蹈,一边向天神祷告。

      与此同时,伴随着骄阳凌空。14个被绳索绑的奴隶们,也满是惶恐的也被带到了丘陵半坡,早已准备好的火坑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