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动画电影在线观看完整版

      第一天中午的时候,地图就送到了端木生的手里,端木生立刻停止了行军,在路边摆了个案子,屏退众人招来了四个校尉。

      “看一看吧,燕荡山的地图,徐良的议事堂在这群峰中的最高处,这里,周围几座峰都驻扎着他们的人手,据可靠消息回报,此次风驰会可用人手有近三千人,诸位不知ꗻ有何看法。”

      高成道:“王爷,不知风驰会这些人具体实力如何?”

      扗 端木生呵呵笑着:“֌你算问到了点子上,风驰会虽然成立不足十年,但已经列入七大帮派之一,当然这和徐良那厮的实力是分䒫不开的,据闻他最少也是先天宗师境三椟花大成的高手,俩位副帮主和一个护法,一人通脉圆满,另外俩人即将通脉大成。㫂下属十八个堂主个个都是通嵏脉境的高手,其中不乏有突破小先天的。聚集的三千帮众中,十人里至少有一个入了行气境。这还不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风驰会还会广发江湖求援贴,到时如果开战还将会有想不到的高手前来驰援。”

      四人面面相觑,心道“对方如此势力王爷怎么敢봴这般贸然开战。”

      骁骑校尉高成有些耐不住性子,率先说到:“王爷,风驰会势力庞大,凭我等恐怕很难得胜,不知王爷可有什么计策。”

      端木生没有ࠇ说话看向罗庆云,这ꢝ汉子倒ﵞ也買无赖,把锤子放下抱拳道:“王爷吩咐就是,该打就打,该杀就杀,反正某早看他们不顺眼了。昨晚某还去轮了那倒霉和尚俩锤,哈哈,那人倒是硬气,锤跦断了手也没吭一声。”

      端木生继续看下去,马迟道:“风驰会势大,而且雁荡山地势易守难攻,他们又多是修行中人,正面冲突恐怕落不着便宜,但军中比于江湖在于号令统一,军令森严,某觉得用计行事或有机会。”

      端木生点了点头看向最后的伊明义,此人认真的看了看地图道:“王爷,此事有难也有易,您看此图,虽然易守难攻,但我们要把住出口,也是不难,此賜番风驰会突然召回大量人员,山中粮草和蓄水可能并不充足,只要我们守住一段时间,风驰᯿会内部可能不攻自破。这是易事,难处在于山中高手众多,他们要集中一点突防,我们定难守住,此非我等人力可为,不知王爷可有对策。”

      端木生道:“日前孤已经派人前往庐江郡,一者断绝粮草的买卖,并聚集府兵。二来在其向江湖求援之际,设法进入风驰会,烧掉他们的粮仓。等我们大军一到立刻封山,以待时机。随后孤还䓔有其他ຈ的布置,你们的任务是到达指定地点⣝后,麴守好各个出口,若要有人强行闯入尔等量力而ぬ行,适当加以阻拦即可,不要强求,但无论任何人都不得让其出山。到时你们㺳各营四散开来΅不好同时协作,孤会以烟花为号,见到孤信号时,须立即赶来驰援,不詅得耽误。今日的军议除我等几人外不得向任何人透露,违令者斩!尔等知否。”

      四人抱拳喝道:“谨遵王爷将令。”

      同时端木生嘱咐道:“三宝,刚才伊明义枧的提议不错,他们的水源也可做些手脚,你去飞鸟传信,让他们准备一下。”

      同时端木生又对四位校尉道:“无论如何我们都避不开一个问题,就是风驰会高手众多,蹾他们到时要是突围,凭孤手中的人手无法阻拦,所以孤会立刻写信向⬋宫中求援함。同时孤会设法将ﰇ他们突围殠的方向引到䩙孤这里。到时候避不开要血战一场,所以给孤通知下去,自布防之日起,杀风驰会一人赏金十俩,所杀堂主及堂主以上者,士卒升三级,㪷赏百金,校尉以下军官升▁俩级,赏三百金,校尉,赏千金,升一级。凡有死伤致残者,抚恤银百两。凡战时不听将令者,斩!驰援缓慢者,斩!畏缩不战者,斩!动摇军心者,斩!私通资敌者,斩!孤自南镇时领军,凡犯军法者从不留情,你等需切记,话已至此,不可惑忘。下去准备吧,午时一过即刻行军。”

      ⱞ 花开俩朵,各表一支。那里刚开完了军议,在燕荡山的南侧就走出了一行人十余人,领头的正是由冯柏庆和张新雄二人。红叶来此的细作都见过徐良和风驰四杰的画像,自然不难认出。

      许是在自家门口几人刚㔭出来,也不遮掩身形,骑马游街一般有说有笑,方向却是直奔垖着晋京那头去了。

      那白发中年人冯柏庆ै冷不丁ᢧ向细作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让红叶的细作立刻汗毛炸起,顾不뢞上惊讶,只能缩在草里紧紧屏住呼吸,尽力控制全身肌肉的震颤。

      还好其他骑马的几人注意力都不在四周的环境,纷纷有说有笑,几句插科打诨,让冯柏庆忘了心中的一阵悸动,才没有注意到他。”

      待众人走远,细作立刻回报了枫叶嗭,同时一个灰蓝色的信鸽向端木生军营飞去。

      而魏宗源这里却是咝遇到了困难,他一夜奔波,确实一早就持着燕平王的信物见到了刺史何年,何年对于燕平王交代的禁止粮草녥买卖的指示倒是同意让魏宗源带来的人配合本地衙门执行了下去,但提到调集府兵时,ᯉ何年却摇了摇头,言称刺史只有领兵之权,没有调兵之权。ㄽ要魏宗源拿着燕平王的信物去找那几个掌着府兵的将军。

      庐州共有三库府盡兵,每库五千余人,一库归庐州刺史府扎在庐阳,一库在庐江郡,另一处在庐州凤阳府。

      灢刺史府的将官叫蒋齐,倒好说话了些,言称即刻照办,结果䁴熙熙攘攘来了良莠不齐的三千余人。来不鳜及于他为难,魏宗源马不停蹄奔波到了百里外的凤阳,却是在酒楼里找到了喝的醉醺醺的凤阳府将军,和庐阳的差不多也是良莠不齐的三千来人,这让魏宗源心里大是窝火,自家的王爷在军事上可是个眼里容不得任何沙子的ꁶ,事情办成这样已经很难交代了。 鶳 魃

      但这俩个府兵将军皆言这就是全库的人马了,各地府兵基本都是这样,若是要补齐名额就要他自己掏钱从当地临时招募了。㇃三千就三千吧,只指望着住扎在庐江郡的第䫯三库府昰兵能有些模样。

      훴 众所周知,风驰会就在庐江郡,朝廷放了一库府兵在这里,就是有着监督威慑和备战的意图,无论从哪点讲这第三库都应该是些精兵强将ⶮ。

      魏宗源这边刚至凤阳,枫叶的信鸽就在傍晚飞到了正在写着求援信的端扆木生的手里,上面正是冯柏庆和张新雄出山的消息。

      端木生看完漟递给三宝道:卍“枫叶来了信息,冯柏庆中午出了山,大致今夜就能䀟摸到我们这里。按照枫ꅠ叶的推测他们应该是来劫那个杜大有的。”

      三宝道:“王爷ȣ,⧥冯柏庆只要未破那道门槛就不足为虑,老奴一人足以应付。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人张新雄,此人已经到了任脉,怕军中无人是他对手。”밑

      端木生道:“一人不行的话就让他们四个一起上,提前做好布置ꏗ吧,今夜孤就和他们斗斗法,三宝召他们过来。”

      于是在端木生的布置下,立刻有人前去给杜大有和李不平灌了迷药,换了士兵的衣服塞进了一个帐篷里,并安排了几个红叶的杀手,同样换了禁军的衣服在一帐篷内隐藏了起来。又让俩个行气境并和杜大有,李不平身材相仿的都尉带着头套塞住嘴巴,锁在了ꢆ马厩。(军职什长—下属十人—伍长—下属五什—队正—三伍—都尉—下属三队—校尉下属五个都尉。)

      棚顶安装了扑捉网,另外还在地下挖了不少陷进,整个ບ马ꚙ厩又涂上了一层火油。然㙋后附近的帐䕇篷后撤了봎百步,又安排了一个都禦尉的人马,时刻看管着马↓厩里的“贼犯”。

      同时在端木生的布置下꺫,所有不轮值的士兵,俩个骁骑卫正常休息,俩个威武卫每个帐篷每次休息一半人,另一半人,穿甲执锐备战。所有在帐篷里的人,不得明火,不得发出一点声音,同时今夜所有值守队火把减少一半,集中了起来。

      ⚓在整个大营的中央就是端木生的军帐,军帐吘中三宝带着几十䁈个护卫把正在挑灯夜读的端木生紧紧围在中间。在端木生的严令下,三宝才同意撤下一半人,ᗷ去一侧休息。而大帐的右侧ﴥ就是锁着“贼人”的马厩。

      子时未到,端木生就有了困意,熄了蜡烛和衣而睡了。

      过了不到俩个时辰,五官灵敏的三宝耳目一动,眼睛立刻瞪的溜圆,帐外果然有了动静。

      冯柏庆带着人訃出山后一路疾驰,俩个时辰前就到了附近,他╓们那时就弃了马匹,并让轻功高绝的张新雄前来探营,没敢深入的张新雄,很快发现了军中大帐的位置,然后就发现旁边的马厩戒备更是森严,但为了不打草惊蛇,没敢靠近细看,就回去告知了众疻人。

      随后众굨人待丑时才向这里摸了过来闕。

      ő听到动静的三宝悄悄的叫醒了王爷和一干护ٽ卫。冯假柏庆一行十人终于摸到了大帐外,늠同时值鲇守的护卫也发现了他们,“站住,不得靠近”쉷,一士卒大喝道。几人见號行迹败露,纷纷看向冯柏庆,他冷漠的扫视了一眼正在包围过来的值守士卒道웍:“事不宜迟,速战速决䐆。”遂渋后众人各自施展武功快速向马厩突进而去。

      守卫的士卒何时遇到过这等高手,被他们立刻突破包围,那几个跳在前面的,踩着士卒的肩膀几个纵身就靠近了马厩,但那里军中士卒早就挖好了坑,埋上了锋利的枪ᘠ头、矛刺。一来是在深夜里众人看不清楚,二来几人凭借修为,各自托大,在空中还来不及借力,刚刚下落正在疑廨惑ޠ脚뽫为何还ꂨ未着地,只见噗嗤一声,其中一人被坑里的枪头刺了个对穿ꕒ,剩下的人纷纷调整身形,大多踩着他的尸体跳了过去,錐但还是有另一人被穿了溤脚掌,刚刚摆脱了第一个坑道,向前走还没有五步又一਺人掉入坑中,这次的方坑连四周都插满了矛刺,队伍中又报销了俩人ഹ,躺在坑里惨叫着。

      随着风驰会精英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划破夜空,一个沉重的号角在大帐外吹响,然后整个大营立刻灯火通ἄ明了起来,数百个值守的护卫在四周同时点燃了火把,把风驰会䨳的几人照的个个身无遁形。

      冯柏庆大呼道:“不好,他们早有准备,速战速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