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漫画爱丽丝学园全集

      两人先后下车,苏静雅从后备箱拿出了两个背包,递了一个给林子墨,带着他一起向山里走去。

      一边走一边向林子墨介绍:“那个人说几年前这里曾天降陨石,一大群人想要过去一探究竟,但是温度低到无法靠近,不过几天之后那低温有所好转,但也只能走到外围,而且只能发现一大片的植物被冻死,其余的什么都没发现,那人说天山雪莲也是他在外围捡到的,里面他根本进不去。”

      越往里走,灵气越浓,温度也越来越低,就是降的有点离谱,现在还是夏天,而且海拔并不高,现在估计已经零度以下了。

      苏静雅准备充足,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件棉袄穿上,提醒道:“你包里也有。”

      过了一会儿,林子墨背包里的棉袄也被苏静雅穿上,即使如此,武师前期的苏静雅都被冻得微微发抖。

      而他们的视野,也只能看见白茫茫一片,原本的植物都被冻枯了,还有一些动物的骨骼。

      “还有多远?”林子墨问道。

      “这里应该就是那个人说的外围了,走到里面要多远他也不知道。”

      林子墨一只手搭在苏静雅肩上,体内劲气从掌心涌出,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住,帮她抵御寒气,要不单靠她自己的话,可能再走不了多久就坚持不住了。

      半个小时后,两人走到中心地带,看见了四伙人正在对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单独为一伙,他脸上皱纹很深,一看年纪就不小,可是腰杆子却挺得笔直,一看就不简单。

      还有两个中年人为一伙,这两人很没底气地站着,仿佛随时想要离开。

      还有一伙人人数最多,足有十个人,领头的也是个中年人,不过实力参差不齐。

      最后一伙是一个老者和一个年轻女人,老者背负双手,腰间悬着一个葫芦,眼神锐利,一副宗师气派。

      而他后面的年轻女人,则是一个普通人,也跟苏静雅一样被气包裹着,不过不是劲气,而是真气,林子墨也认识她,是一个明星。

      除此之外,还有一群人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在场除了林子墨两人和那个女明星,还有躺地上的人,其余人都穿着道袍。

      最让林子墨惊讶的是那个保护着女明星的老者,他居然修炼出真气了,只不过就是肉身太弱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勉勉强强算是他在地球上见到的第一个修真者,待会得留个活口,套出些关于修真者的情况。

      “又来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区区修武者也想过来分一杯羹。”那须发皆白的老者嘲讽道。

      林子墨疑惑,这人的肉身强度最多也就武王境,比他还弱,哪里来的底气这么说,不过听这意思,这四伙人都不是修武者吗?

      “小友,待会帮我照顾一下黄小姐,等我夺得寒池之水分你一份。”这是那位保护着女明星的老者说的。

      “没问题。”林子墨答应了,带着苏静雅走到那老者旁边,不过还是隔了一点距离。

      一来,这四伙人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林子墨想看看他们到底是为什么有这样的底气。

      二来,林子墨现在也摸不清楚这些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看起来不像修武者也不像修真者,还是谨慎点好。

      三来,让这群人鹬蚌相争,最后他渔人得利不是挺好的吗?何必为了逞一时之勇而背负风险呢?

      “哼,算你好运,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撑到寒池出现的那一刻。”

      林子墨不为所动,现在也就打打嘴炮,因为要抢夺的东西还没出现,除了躺下的那些被一招秒的,这四伙人现在相隔足够远,暂时不会动手。

      林子墨趁他们的注意力没在自己身上,仔细观察周边环境,并没有发现有关寒池的痕迹,不过他也不着急,这些人在这等着,肯定是有把握的。

      一群人分列四方,就这么静静地站了两天,他们无所谓,林子墨却是着急了,他问道:“欧阳道长,这寒池在哪,何时才能出现?”

      “这你有所不知,寒池就在我们附近,只是被阵法笼罩,所以才看不见。”

      “那为何不寻找阵眼,或强行破开阵法?”

      欧阳道长深深地看了林子墨一看,回答道:“你既然知道阵眼,那就该知道要破解阵法何其难,与其费那心思还不如静静等阵法被寒池的寒气冲垮,反正也浪费不了多长时间,至于强行破开,这里人这么多,别被哪个捡了便宜。”

      “但是再这么等下去,我们剩下的食物不多了。”林子墨提醒道,这两天他为了不引起怀疑,也跟着两个女人吃了食物,他现在这么说,也是为了让欧阳道长尽快破阵。

      “年轻人要有点耐心,这是辟谷丹,吃了后七天之内不必再进食,你们吃下吧。”欧阳道长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林子墨。

      林子墨接过来,倒了两枚丹药出来,给身后的女人一人一枚。

      那个女明星接过来立马就吃下了,腹中的饥饿感一扫而空:“谢谢欧阳道长,这个真神奇,吃完立马就不饿了。”

      苏静雅接过丹药后却看着林子墨,见他点了点头才吃下,随后林子墨也吃了一枚。

      欧阳道长余光瞥到林子墨也吃下了,这才放心地收起目光:看来是我多疑了。

      因为刚才林子墨提到阵眼和强行破阵,这让他怀疑林子墨是不是也是一个修行者,不过现在林子墨吃下了他的丹药,即使林子墨是修行者他也不怕了。

      林子墨见欧阳道长转过头去,嘴角露出一抹玩味之色:呵,雕虫小技。

      从他拿到丹药的那一刻,他就看出丹药有问题了,而且他还看出了这丹药针对的是经脉,但是,这丹药对他来说一点威胁都没有,所以他很自然地吃下了,消除欧阳道长的疑虑,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终于在第五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惊人的寒气袭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