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夜色视频

      开学的第一堂课,往往都是讲一些纪律条例,吧啦吧啦吧的等等.....

      当然,纪律条例这一方面,同学们已经不敢忽视了,整堂课一个小时,王老师不提问,没有一个敢出声的。

      下课的时候,不知为何,同学们居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这节课上王老师给同学们发放了课程表,上午理论课,下午实践课,夜晚要夜训,周末休息。

      下一节课在下午,恭姬和龙南念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教学楼。

      王城能力者学校的课余时间是很多的,对学生的学习并不会督促,因为来到这里的要么是向往守卫王城的,要么就是家里逼着来的,前者即便不去督促,他们也会自己努力,后者心根本不在这里,再怎么督促也没用,王城也不希望这样的学生成为王城的守护者。

      在这里,学校管吃管住管穿,表现好的还有奖学金,所以学生们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现在恭姬也不用再想赚钱的事了,但是出去玩玩还是要的。

      好在学校凭着学生证出入是自由的,恭姬这时便拿着刚才课上发的学生上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学校。

      龙南念也跟了出来,一周前来的时候没有好好看看日升城,可不能在错过了。

      日升城可不是什么普通城市,没点本事的可没资格在这里开店,不像抚春城,北霞城这些个主城,时不时还能见着几个摆摊的建造师,听说在这里,建造师的店铺里最次的都是优质级的装备。

      同时也就意味着,以前恭姬拿着精品级到处晃悠地戏码在这不一定顶用。

      东昼科技发展的集中力量就在日升城,这里也是东昼新科技的试验田,水城拥有的悬浮列车这里同样也有。

      空旷的马路上铺有专行道,模样是镶在地面的铁轨,不时就能见到一趟趟悬浮列车驶过,而列车模样却和在水城时所见略有不同。

      沿着铁轨,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站台,那里站着习以为常等待列车的乘客。

      恭姬之前出去都是大雨,懒得瞎晃悠,东西都是就近买的,所以并没有体验过这里的列车。

      于是,恭姬领着龙南念就奔着就近的那个站台而去。

      没等多久,列车就到了,只听金属管中传来一阵轰鸣,随后,一辆只有一节的列车缓缓冒头,车门正好对准金属管的缺口停下。

      列车门旁站着一个乘务员姐姐,恭敬的站在那里面带职业微笑,恭姬见其他人上车的时候都会掏出一张卡在列车门口的一个感应区“滴”一下,而恭姬也认出了他们手中的卡,正是代替现金货币的支付工具。

      恭姬低下头伸手进腰包,但手在半空却停滞了一会,看着腰包,恭姬这才想到,自己是不是该往北霞城写封信呢?

      慕辰老师那边应该不用自己告知,他们被录取了,学校自会给北霞一院发消息,恭姬想写给的,是自己曾经打工地方的老板,希晨曦。

      转念间,恭姬回到现实,伸手掏出希扬阳给的卡,学着别人的样子在感应区上一碰,果然,里面就传来“滴”一声,因为是两个人,恭姬不需要问就自觉地多“滴”了一次。

      恭姬在看看乘务员姐姐微微点了点头,便确定自己没有做错,于是就带着龙南念走了进去。

      列车立刻启动,朝着商业区的方向而去。

      做了半小时的车,恭姬和龙南念才从列车上下来,看着面前繁华的都市不禁心生惊叹,高楼大厦重峦叠嶂,满满的新鲜感。

      刚一下车,恭姬就看到站台对面就有一个邮局,便对龙南念说到:

      “胖子,我要写封信寄回北霞城,咱先去对面的邮局吧....”

      与此同时的北霞城第一学院,入校九年的学生也到了出师的时候了,在这,大多数人都是奔着王城能力者学校去的,但是东昼对进入前线的战士严苛之极,宁愿人少,也不愿意看到士兵们白白牺牲,所以每年那边招生的名额少之又少,每一届出师的人数都是成批的。

      他们何去何从全凭自己造化,学院也不会提供就业机会,但是,好歹是第一学院毕业的,进个家族,进个宗门,或者去城防军,都基本没问题,都是些稳定高薪的工作,再不济就出去学着做点生意。

      而这出师季也是个伤感的节日,意味着曾经的朝夕相处如今将各奔东西,情侣们有的为爱坚守,有得艰难的看着对方远去。

      在体术系男生宿舍楼下,一个没啥特点却成为他最大特点的男人,背着小布包微笑地看着面前的银发少年,只听他道:

      “行了,序白!虽然败给恭姬那小子挺不甘心的,不过好在,你嫂子也被录取了.....”

      韩序白从刚入学院就跟平安溪分到了一间宿舍,一直以来,平安溪就像哥哥一般,不知从何时起,平安溪在韩序白心中成了一种依赖,如今将要分开,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想到这,韩序白悲从中来。

      韩序白强忍不舍和悲伤,道:“行了,你别老刺激单身狗了,人婉秋姐还没答应嫁给你呢!只不过,你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平安溪,笑了笑,似乎也在回想着什么,

      但先故作谦虚的道:“哎!是啊,就这么出师了,只得回家继承那庞大的家业,我的人生只能这么平淡的过下去了!哎!”

      平安溪的话语似乎是悲伤的,但是情绪上却不是一回事。

      韩序白白了他一眼,道:“得了吧你,赶紧滚吧!”

      平安溪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只留下一句:“好好干,明年给我考上王城能力者学校,然而替我扇那小子一耳光。”

      韩序白目送着逐渐远去的背影,终于不争气地哽咽起来。

      “唔啊啊啊”

      周围正在分别的伤感突然被一声嚎啕大哭打断,韩序白本是哽咽,怎知却突然哭出声来。

      ......

      学院门口,平安溪拿着个小背包在手上一甩又一甩,吹着口哨抖着脚,显得是悠然自得,很快,一辆马车从远处疾驰而来,停在了他的面前。

      马夫下车,恭敬地接过了平安溪的包裹,道:“三爷抱歉,来迟了。”

      “无碍无碍,走吧,去日升城!”平安溪一边上车一边说到。

      马夫听后,神情一阵紧张,转过身对车厢内说到:“三爷...可是老爷要您,先回家一趟....”

      车厢内,传来平安溪的怒斥:“我就不,要么你送我到日升城,要么,我自己走过去!”

      “您这....”

      车夫哀叹一声,无奈只能上车,路上再看看怎么劝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