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名著>

      是啊!姜越说得没错。

      霸道专横,无理取闹,不就是以前的她吗?

      祁岚当然明白,以前的她究竟有多令人厌恶,尽管爱他爱的死去活来到最后也只是物极必反,根本得不到他的心。

      两人沉默,安静的卧室似乎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祁岚,不要再闹了。”姜越疲惫不堪,连他的火气也荡然无存,几分钟便褪得一干二净。

      难道这就是因果报应吗?

      前世,姜越受够了无理取闹的她。

      现在……

      祁岚慢慢转身,无神的杏眼像是晕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气,若这真是因果报应,那她活该要受姜越地气。

      “留在我身边。”

      姜越冷不丁冒出这句话,迅速上前握住她的手,“我说过我会向你证明我的心,总有一天你一定会重新爱上我。”

      他的话掺假几分,祁岚不知,只是像个受人摆布的娃娃僵硬地点了点头。

      或许命运轮回,或许因果循环,她能做的只有妥协。

      这些天祁岚一直住在老宅,偶尔出去散心,只是接不到合适的剧本,像无业人员一般缩在家里,连林初都没怎么联系。

      之前那部励志剧一经播出,祁岚的演技很受大众欢喜,评分直接突破9.0,也成功入围最佳女主角奖项,同时入围的还有《朝暮》女主角南玲。

      颁奖晚会定在周日晚上,邀请函已经发送到吴姐那里,公司送来的衣服大多过季且暴露,姜越看不上眼,直接将前几日让晚江提前定制好的礼服拿来送到祁岚房间。

      祁岚回来,一眼望见桌上那个不同于其他的礼盒。

      “公司什么时候这么大方?”她自言自语,顺势掀开盒子,将里面的礼服拿了出来,难免大吃一惊,这个高定的礼盒logo她略有耳闻,只有一线女星或名媛才可能有定制的机会。

      祁岚一时间不知所措,竟觉得是公司送错了。

      林初也不知道公司安排,让她安心收下。

      晚会如期而至,祁岚一袭香槟金色长裙妩媚动人,在闪光灯的疯狂照射下依然不动声色地走完红毯。

      这冬日冷风很是刺骨,她面不改色的签名过后终于如释重负。

      “快披上,我们去里面。”林初拿了个毛茸茸的披肩,很是心疼这些貌美如花的女明星,这么冷的天气还要在室外穿薄裙签名拍照,当真是敬业啊!

      祁岚拿了杯应景的香槟,看一眼大厅众人,来的皆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连姜越也坐在下面和几位导演闲聊。

      “呦,这不是和我一同入选的祁小姐吗?”南玲勾唇,骄纵的笑容浮在脸上,她轻哼一声,余光细致观察她身上的礼服。

      祁岚不想理会,只看她一眼这才发觉她的脸已经完全好了,那肌肤吹弹可破,无暇得像一张白纸。

      “你在礼服上下了不少功夫啊!”南玲嫉妒,凭什么一个刚出道的小明星能穿上这么好的礼服?祁岚的经纪公司给她的待遇未免也太好了点!

      祁岚点头,很是客气地回了一句,“你得也不错。”实则她根本没注意南玲今天穿了什么。

      夏子衿也在现场,两人对视间,祁岚已经主动走过去攀谈,“你的腿已经痊愈了吧?”她宁愿和眼前的男人多说几句,也不想看南玲那张臭脸。

      “好多了,时不时还是会痛。”

      南玲看着两人交谈,眼神倏地阴狠起来,一只手用力捏住小助理的胳膊,“我吩咐给你的事情,现在就去做!”

      小助理奉命,将提前准备好的红色墨水放进口袋。

      等会儿灯光熄灭,投影仪上会播放入选作品的片段。

      而那时,就是她最好的动手机会。

      “岚岚过来,你的位置在这。”林初找到祁岚的牌子,又叮嘱她几句后才放心离开。

      灯光昏暗,祁岚毫无防备地坐了下去,她怎么也想不到椅子上会有红色墨水,连姜越叫她出去时,她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尴尬部位已经染上大片红色。

      “有事吗?”祁岚一如往常般冷淡,自从那日他逼迫她回姜家老宅,她虽不反抗姜越的任何行为,可也在心底默默厌恶,根本不会摆上好看的脸色。

      “这件衣服喜欢吗?”姜越的声音迫切,似乎很期许她的回答。

      瞧她鼻尖冻得发红,他心瞬间柔软,甚至出乎意料地捧起她冰凉的小手,用掌心的温度慢慢温暖她。

      “姜总,这样不好吧。”祁岚退缩,因为在场太多狗仔记者。

      姜越才不管什么记者,拉着她走到没人的地方,“我刚才看到你和夏子衿的亲密谈话,你怎么没想到会有狗仔偷拍?”

      他心中醋意大发,可看到祁岚裙边沾染的红色瞬间消灭。

      “你生理期来了?”

      “你有病吧。”

      祁岚骂了一句便要走,却被姜越硬生生地拽了回来,“你怎么这么粗心?连生理期来了都不知道,还硬是在室外走完了红毯。”

      “生理期不能着凉,你连这个都不懂吗?”

      他用着嗔怪的语气,一时间让祁岚大脑一片空白。

      等到女人回神,姜越的西服已经系在她的腰间,“你后面染了血,千万别把衣服拿下来。”他细腻的提醒,却让祁岚越发奇怪。

      什么血?她生理期明明还有十几天……

      直到姜越离开,祁岚才跑到洗手间对着镜子解开西服,她差点一句脏话喷出来,“这是什么时候染上的?”

      简直丢死人了好吗?!

      这个时候她倒是庆幸,还好姜越及时补救,以至于她还没丢大发。

      回想方才姜越的语气,祁岚神色恍惚,似乎有些陷进去了。

      他好像真的变了。

      若是以前,他一定不会管,纵容别人欺负她让她出丑丢脸。

      “不对,是错觉。”祁岚摇头,“一定是可怜我才这样!”她拼命地蒙蔽自己,只是怕万一真的陷进去了,姜越会用她的方法报复她,让她再次陷入不复万劫之地。

      回到晚会上,祁岚发觉南玲的眼神很不对劲,似乎是看到她身上的西装,那眼神瞬间失落,紧接着还有些不甘。

      工作人员换了一把椅子,祁岚从上到下,连椅子腿儿都看了几遍才放心坐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