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里奇迹

      像风,像雾,像瑶池的仙女,像黄粱的美梦,一股难以言喻的奇香立刻充斥了整个炼药室,令所有人都沉醉在其中。

      这一刻,他们不是高高在上的女帝,也不是手握重权的长老,更不是普普通通的弟子,只是一个沉浸在人间至味中的浪子。

      霍尊看着韩傲手中凝结成功的丹药,一张老脸都变为了绛紫色,眼神中的震惊简直用言语都难以形容。

      这怎么可能!

      啪!

      也就是他这一愣神的功夫,那对火候要求极为精妙的丹药沉入炉底,很快被焰火消融了个干干净净,前半场的努力前功尽弃,哪怕努力想要寻找补救的办法都不行!

      反观韩傲手中的那枚丹药,从一开始的赤色变为橙色,继而转为黄色,尔后还染上了淡淡的绿色,每一番色彩变化,都会引起旁边人的一阵惊呼。

      最后,丹药的颜色稳稳收为黄绿色,妥妥的成丹了!

      虽然只有三品,但因为是天阶丹药,倒也显得弥足珍贵。

      将手心那小巧的九转还魂丹随意放在桌上,韩傲面上的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恬淡,开口冲着那边一脸懊恼的霍尊问了句。

      “如何?霍长老,这下你总能相信之前那枚丹药是我炼的了吧?”

      霍尊张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天阶三品丹药就放在自己的眼前,他还能昧着良心说不信不成?

      一张老脸跨成了驴,苏笑也长舒一口气,走到韩傲身边一脸骄傲的道。

      “霍老头,你之前污蔑韩公子,现在韩公子已经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他的清白了,你是不是也该遵循自己之前的承诺了?”

      刚才紫阳炉裂的时候,她还真的有些担心韩傲会输,毕竟虽然今天的这件事情自己没有参与多少,但在向来心眼比针眼还小的霍尊眼中,自己吞食了一枚地阶丹药,那就是原罪。

      要是韩傲输了的话,自己回去指不定还要受霍尊多少折磨呢!还好韩傲厉害,轻松赢了,她一定要将之前自己在霍尊那受的委曲,千百倍的还回去!

      霍尊不是一向都认为自己的炼药术举世无双吗?那她今天就要他脱下自己引以为傲的衣袍,当着全东皇圣山弟子的面,给韩傲道歉!

      闻言,霍尊脸上的神色难看至极,堂堂炼药圣手,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就已经是莫大的耻辱了,现在居然还要他脱袍道歉?

      这简直荒谬!

      一时之间气血翻涌,连带着整张脸上都充满了锐利的杀气。

      苏笑被他眼神瞥到,立刻被骇在原地不敢动弹了,韩傲却无视了对方那想要杀人的目光,负手而立,宛如一颗松柏。

      见韩傲不说话,霍尊一时半会也摸不准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最后也只能主动开口道。

      “韩傲,你果真要我向你道歉?”

      做好的约定,明摆着的事实,从眼前人的口中出来,却多了一份质疑和不可思议,韩傲暗自感叹面前人脸皮之厚,不拿去做城墙可惜了,却一点想要放过他的意思都没有。

      很简单,谁会放过一个屡次想致自己于死地的人?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故意装作听不懂对方口中的话,他的嘴角噙着盈盈的笑意,这便做无辜状道。

      “霍长老,你我之间的约定,可是之前就做好的。要是霍长老拉不下这个面子,或者倚老卖老不想道歉,那我也无话可说,谁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皇夫,而您可是高高在上的第一炼药长老呢?”

      韩傲开口的语气很是平静,可听在霍尊的耳朵里却充满了讽刺的味道,尤其是那昔日令他无比自豪的“第一炼药长老”的名号,在面对韩傲轻松炼成九转还魂丹时,就已经成了耻辱。

      死死握着自己的拳头,霍尊很想爆发,但他不敢,因为早在他动怒的前一秒,就感受到了一股无名的威亚,而这样的威亚,只能来自女帝或者太师游虚老祖。

      无论是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人,他都不是对方的对手,最后也只能咬牙切齿的准备动手脱外袍。

      “好了,既然韩傲身上的疑点已经洗清楚了,那大家就都散了吧。”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女帝的声音贯彻了整个炼药室,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眼眸看着她,霍尊更是愣在了原地。

      女帝她……是在为自己解围?

      “韩傲,与我回去用膳。”

      还不等霍尊想明白这里面的道理,女帝再度开口,唤走了韩傲,一旁的苏笑面上虽然有愤愤不平的神色,但她毕竟只是个女弟子而已,还没胆大到敢去挑衅女帝的威严,最后也只能气愤的跺跺脚,跟着众人做鸟兽状散开了。

      ……

      韩傲跟着女帝一路回到了乾龙殿中,早先上的饭菜已经凉透了,好在御膳房贴心,很快就赶制了热气腾腾的新饭菜,吃着面前精致的吃食,女帝向来如同千年冰山的清冷面容上忽然划过一丝好奇。

      只见她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碗筷,这就主动同身侧的韩傲搭话道。

      “今日我叫停霍尊向你道歉,你心中可有怨言?”

      “啊?”

      韩傲忽然被问到问题,整个人的眼眸都微微一窒,继而反应过来很是奇怪的开口道。

      “我为什么有怨言?”

      女帝感到心头一窒,这还用问?从头到尾,她从未开口说过任何一句偏袒韩傲的话,好不容易开一次口,还是打断了韩傲享受战利品的阶段,要是普通人早就火冒三丈了。

      但这些,她说不出口,只能定定看着眼前的韩傲,后者在她这样颇具威严的目光注视下,也被迫放下碗筷,有些无奈的道。

      “我真没有,我知道你是为我好。那霍尊虽然挺混蛋的,但好歹是个心高气傲的长老,我才来东皇圣山没几天,要是因为这件事情把他得罪死了,以后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但是老婆,有件事我得和你说一下,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懂得适可为止的,有时候你以为的点到为止,就是就是助纣为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