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8aⅤ。aPP

      至后半夜暴雨倾盆,天还没亮,赤羽慎便是坐了起来,简单洗漱后背着药篓戴着雨笠便是出了门。出门那一刻,赤羽慎轻轻的关上了门。

      屋檐外急促的雨落在屋顶上形成了一道水幕,震天动地的雨声在赤羽慎的耳边炸开。云中似有云龙,闪电游曳其间。

      天空黑压压的像是低的就要落下来,木叶很久没有遇见过如此大的暴雨了。街道上空无一人,雨水不停的冲刷着屋顶,街道,带出小河般的泥黄水流。

      木叶大街上溅起一道道白雾,宛如缥缈的白纱,狂风刮过,白纱又猛地像别处飘去。赤羽慎走入雨中的那瞬间,豆大的雨滴差点将雨笠打翻。

      微微扶正雨笠,赤羽慎快速隐入雨幕之中,消失不见。

      香磷的话让他微微有些在意,命运这种东西实在是不好说。与其嘴炮劝香磷看开,不如真正做点什么。

      既然一时半会找不到代替咬而治愈的办法,那先从清除身体表面的伤痕开始。赤羽慎记得他曾在木叶边缘看到过有类似功能的药草,能够平复各种伤疤。

      只是这种药草比较稀有,赤羽慎站在密林之中的树干上躲雨,外面的雨太大了不太适合赶路。眯着眼听着雨水拍打头顶的密林的轰鸣声,赤羽慎有些担心那些药草会不会被雨水冲走。

      一路走走停停,雨下的过分大的时候,赤羽慎就躲进苍天密林之中。一旦雨小了一点,赤羽慎便是抓紧时间飞速上路。

      多年的采药经验让赤羽慎熟悉木叶周边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是每一个断崖。冲出密林,一脚踏在一块岩石上猛地一个飞跃,脚下便是无法飞跃的几十米宽断崖。

      停滞断崖中间的赤羽慎眨眼间完成结印,一个影分身突然出现,回身一个踮手让赤羽慎本体踩踏在手上,猛地一举顺利完成空中接力变成白烟消失。

      这条路是近道,放在以前赤羽慎并不会走这里,这几十米的断崖如同天堑一般割断了这条最近的路。

      稳稳落地后,赤羽慎马不停蹄的开始赶路。此时雨已经停了,却仍旧是闷热得让人有些难受。午后还会有一场雨,赤羽慎在心里默默推断着。

      在一处较为干燥的灌木丛外,赤羽慎结印通灵术将血鸦召唤了出来。一阵白烟升起,血鸦扑腾着从卷轴中飞出落在了赤羽慎的肩膀上。

      “本大爷正忙着呢,突然找我干嘛?”血鸦哑着嗓子说道,好在赤羽慎早就习惯了它这副神经的模样,并没有理会它。

      “前面的山路似乎坍塌了,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别的路?再回来告诉我。”

      对于这样的塌方事件,赤羽慎的敏感度一向很高。感应到西边似乎有震动后,他便是通灵出了血鸦帮忙探路,省的他跑过去浪费时间。

      “你让本大爷给你当向导?”血鸦一脸懵逼的看向赤羽慎,脖子上的羽毛瞬间炸毛,喊道,“你可真不是个人啊!”

      “你不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吗?快去,不然我就给你做绝育手术。”说着,赤羽慎从忍者包里掏出了一把细小的刀片。

      “切!.....连查克拉手术刀都凝结不出来的小鬼。”血鸦弱弱的嘲讽道,身体却也是很老实的妥协准备飞上空中。

      突然,血鸦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扭着鸟脑袋对赤羽慎问道。

      “你刚才让我回来告诉你?”

      “对啊,要不然我怎么知道有没有别的路,心灵感应吗?”

      “搜嘎,”血鸦一拍自己的鸟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忘了教你心感声之术了”

      “什么?”

      闻言,赤羽慎微微有些吃惊。鸟脑袋竟然说忘记教给自己忍术了?突然间,赤羽慎发觉自己先入为主的小看了鸟脑袋,能有忍术传承的通灵兽一般都是千年的大家族。

      “你倒是是什么地方的通灵兽?”

      “呀?一根筋没有跟你说吗?”血鸦歪头说道,瞬间又得意了起来,一边在地上踱步一边说道。

      “虽然我们鸦千岛没有其他圣地有名,但是好歹也是不可知之地,位置就不告诉你了,反正你也找不到。”

      “没有仙人?”

      “噗!!”血鸦差点一口老血喷在赤羽慎脸上,冲着他叫道。

      “你以为仙人都是红豆丸子吗?随随便便一锅量产?若是我们鸦千岛有仙人,本大爷还要跟着你这个窝囊废?”

      “哎呀,疼疼疼!!你放手!!”

      下一秒,血鸦脖子在赤羽慎很的手心被牢牢的捏住,赤羽慎阴恻恻的在血鸦耳边说道,“你说烧烤乌鸦要不要放点盐呢?”

      ..........一番妥协之后,血鸦答应为自己的不正当言行为再教给赤羽慎如何与鸦千岛的其他乌鸦签订通灵契约。

      心感声之术十分简单,稍微练习几次赤羽慎便是熟练掌握了。那学习速度,就连一向看不惯赤羽慎的血鸦都不由的侧目。

      接下来就是通灵契约签订了,血鸦交给赤羽慎一个结印手法,把一个大型的卷轴通灵了出来。卷轴通体呈黑色,外表由一根巨大的黑色羽毛束缚卷在一起。

      轻轻打开卷轴,在通灵人契约按手印的地方竟是空白一片。赤羽慎微微有些吃惊,自己这是通灵了一个山沟沟地方的通灵兽家族吗?

      可是再怎么说,为什么大叔都没有在上面按上手印?

      等到赤羽慎提出他的疑问时,血鸦挥了挥翅膀,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

      “别提了,那一根筋根本就不够资质,也就只有我肯出来帮它了。”

      闻言,赤羽慎默默在心里给血鸦打上了一个弱鸡的标签。看着赤羽慎的眼神,血鸦不禁是气不打一处来,厉声辩解道。

      “我很强的!”

      “嗯嗯。”赤羽慎也不去与它争辩,敷衍之后飞快的在卷轴排头按下自己的血手印。那边血鸦还在吹嘘着自己的光荣战绩,时不时往赤羽慎这边瞥了一眼。

      “........对,往我名字下面按下.......呀!!くそ~(可恶)!你傻了吗?你怎么按在排头?那可是....你完了!!”

      “くそ~(可恶)!!我要逃命去了,你自求多福!”

      血鸦瞬间炸毛,说话都快说不清楚了,振着翅膀就要跑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