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短裙好大好硬

      看着这蜿蜒的下坡路,心里又紧张又刺激。

      管不了这么多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早点见到她。然后就沿着车辙慢慢的往下走,两脚着地,然后半捏着刹车,丝毫不敢疏忽,一不小心就要摔倒。但是在转弯的时候,还是摔倒了。那叫一个痛呀,眼泪都给我弄出来了,万幸的是没有被车压住;旁边也没有人,不然得多尴尬呀!

      缓了一会儿才慢慢站起来,满身都是雪,像是刚从雪堆里钻出来一样。看着这上坡,心里还在嘀咕,这么滑,回来怎么办?

      阴沉沉的天贴着地面一样,似乎就要盖下来了一样。看样子一会儿还有大雪。

      歇了会,就启程了,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看到了她们家。因为第一次到她家,又是这么大的雪,不敢直接到她们家里去。让后就拨通了电话:“王雪你在家吗?我到了。”

      “你真的上来了呀!你现在在哪呢?”她惊讶的说到。

      “我就在你们家旁边,转弯的这里,要不你出来拿一下吧?我还要回去呢!”

      “你等下,我马上过来!”她很着急的说着。

      “冷不冷呀!看你脸都冻红了,快跟我回去,烤下火,你身上都打湿了。”她关心的问道。

      “不了吧,你爸妈看见多不好呀!”

      “家里今天没人,他们都出去了,今天不回来,家里就我一个人。没事的,这么大老远的过来,太辛苦你呢!”

      “那行吧,这冷的不行。”

      然后我就跟着她过去了,心里还在想要是能做我女朋友多好呀!青春的荷尔蒙在不停的作怪。

      她把屋子收拾的很干净,她就在炉子旁边写作业,她的字就像她的人一样是那么的漂亮,皮肤也像雪一样白。

      她给我倒了一杯热水,往炉子里加了几块柴,把火也烧的更大了。顿时感觉好暖和,心里似乎也暖暖的。

      “我给你煮碗面条吧?这样要暖和一点。”

      “不了,我吃了饭没有多久。还不饿。”我有点紧张的说到,因为第一次去女生家,还是她一个人在家。

      然后她熟练的去灶台上开始忙活了。看样子她是很勤奋的那种,不是好吃懒做型的。她一边做饭一边和我聊着家长里短,还有学校里的一些事。

      不久两碗热腾腾的面就做好了,每个碗里还有两个荷包蛋。看样子应该是挺好吃的。突然我的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响了,顿时觉得好尴尬,脸一下就红了,看样子还是胃最懂我。

      你还别说这味道真的可以,绝对不是第一次做了。

      吃完后,天还是阴沉沉的,外面的雪似乎还没有停的意思。想了想老家还是不去了,毕竟还有十五公里,而且海拔更高,路况会更差,还有的地方路面还没有硬化,特别是还有一段悬崖边上的路和盘山公路,一失足可就成了千古恨了。再说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直接回家了。

      “喂,想啥呢?怎么样好吃吗?我今天有点紧张可能味道不是很好吧?”她眼巴巴的问道。似乎急切需要得到我的肯定。

      “好吃,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比我做的好吃多了,下次开学了去我家我给你做。”我诚心的说到。

      “那一言为定,我等你给我做。”她激动的说到。

      吃完饭又聊了一会儿,感觉有说不完的话。像是分别已久的情侣;又像分别已久的亲人;又像分别已久的挚友一样。

      “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不然我老妈又要催我呢?太晚会更不好走,毕竟还有三十公里的路程。”

      “那行,我也不留你呢!你回去一定要注意安全,路滑,还有到家了记得给我发个消息。感谢你这么远给我送资料过来。”她似乎还有话说,但是又好像说不出口。其实我大概知道她要说啥,但是我心中总有一个声音,现在是学习为主,千万不能分心。还是理智战胜了我。

      “没问题,你在家也要注意安全,小心煤气哈。开学了再聚。”

      刚骑上车准备走,她突然说:“等下。”然后就急匆匆的跑进屋子里,过了一会儿拿了一条红围巾,给我围上,当时我出门太急,忘了围了。

      “到时记得还我哈!不准给我弄脏了,小心我锤你!”她调皮的说到。

      不知道是围巾帮我抵御了一些寒冷,还是因为那股说不出来的暖流,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人肾上腺飙升。

      带着她的关心,回程似乎很顺利,路上也没有摔倒过,而且感觉很快就到家了。

      到家之后似乎还沉浸在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当中。同时似乎我俩的感情更深了一步,不是恋情又胜似恋情。

      等到高二分了文理科的时候,我选了理科,她选了文科。为了有机会和她说话,我就每个礼拜问她借书。其实也不仅仅为了借书,只是为了找个借口和她多聊聊天罢了。

      但是好景不长,没有过多久,我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她恋爱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犹如晴天霹雳,怎么可能。不会呀?她之前说的是不会谈恋爱的呀?而且她也没有给我说呀!似乎感觉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也不知为啥有种莫名的难受,似乎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又似乎感觉被欺骗了一样。不行我要去找她问个清楚。

      下午放学后,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去找她,但是看见她和另外一个男生拉着手抱在一起。我就明白了一切,她也看见了我,然后挣开那个人的手,焦急的想跑过来像我解释什么。

      我转身快速的向楼下走去,我径直的向班主任的办公室走去。“王老师我肚子不舒服,我想请半天的假,晚自习我不来了。”班主任看见我那痛苦的表情,也就同意了。其实并不是肚子疼,而是心疼。

      我也明白她那次的欲言又止其实是想说她要恋爱了吧,其实是等我的答案,但是我又久久没有跟她说。

      回到家我把她的联系方式都删了,而且把她送给我的围巾我也包好了,明天让同学给她拿去。我觉得她欺骗了我,但是又说不出来。她哪里欺骗了我。难道一开始我的角色就扮演错误了,是我自作多情了。

      罢了,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