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com

      第49章疯狗铁墨

      “入你老母的......王和尚,你个狗东西别跑,铁爷点名要你的人头.....”

      “老子.....”王和尚一看这情况,山寨肯定是守不住了,连句狠话都没说完,扭头便朝着小路跑去。

      王和尚都逃命了,其他人更不会跟山寨共存亡,顿时作鸟兽散。

      木良缘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派去阻敌的王和尚,竟然第一个带头逃命。等他得到消息的时候,谢坷垃已经领着矿工杀进大寨了。

      矿工们进了大寨,直接往寨墙扑,这下子寨墙上的山匪受到两面夹击,哪里应付得了?

      铁墨瞅准机会,当即下令总攻,火枪队在盾墙的掩护下一点点朝寨墙压了过去。

      “熬.....呜呜呜.....”

      一声高昂的吼叫,巨大威猛的身影迅速窜进了大寨,一时间大寨内鬼哭狼嚎。

      “娘呀,这是狼......这么大个的狼.....”

      “我的脚......谁来救救我.....”

      寨墙终于诶攻破,接下来山匪就更不是对手了。面对盾墙火枪队,山匪们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山匪之中不乏一些见多识广的亡命刀客,可就算是他们,也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打法。

      边军也有盾墙阵,可他们的盾墙跟眼前的盾墙一比,那简直是玩具。

      木良缘带着人一边抵抗,一边往后退,到了此时,他已经开始绝望了。

      别人鸟铳开火,打中人非死即伤,自己这边打过去,大多数只能在盾牌上溅起一阵火星,留下黑乎乎的影子。

      这到底是谁琢磨出来的铁王八阵型,推进速度是跟蜗牛一样,但只要进入射程,杀伤力惊人。

      “啊.....别打了,铁爷,我服了,我投降......”

      大厅外,铁墨掏掏耳朵,不敢置信的看了看旁边的人。

      “对方说啥?”

      石虎一脸严肃的说道:“他说他要投降!”

      铁墨俩眼一瞪,晃了晃脑袋,“枪声太响,震得耳朵嗡嗡的,我没听清楚啊,嘿,继续进攻,给我杀!”

      周定山用力点了点头,“是的,铁哥,我也没听清楚。”

      石虎黑着脸,一时间回不过味儿来。

      铁墨麾下的人不仅没停火,火力还更强了。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木良缘一脸死灰的靠在桌子腿上,两眼无神的看着门口。

      大厅的人一个个倒下,最后只剩下了木良缘一人。

      一场战事终于结束,硝烟散去,黎明的阳光洒落下来。

      一夜过后,馒头山山脊到山下,到处都是尸体,不知何处跑来的野狗,红着眼睛啃食着尸体。

      木良缘咳着血,深深的望着眼前的魁梧男子。

      他就是铁墨,那个被称为憨瞎子的男人,就是这个人,一夜之间捣毁了自己四年的心血。

      他就那样站在门口,身边还蹲着一头狼不狼狗不狗的畜生。

      自己身上的伤,都是被这头畜牲咬出来的。

      “铁爷,你相信我,留着我对你有用!”

      “有什么用?铁矿和铜矿?这些我都知道,你还有其他能保命的东西?”

      “我......我可以为你鞍前马后,赴汤蹈火....”

      “呵呵,你还是去给阎王表忠心吧!”铁墨打个响指,石虎走过去,照着木良缘脑门就是一铁棒。

      一棒下去,一颗脑袋仿佛裂开的西瓜,红的白的都流了出来。

      .......

      大寨内,响起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不少人还拥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这些矿工大都是被木良缘打劫上山的过路人,在这里过着非人的日子。

      在山洞里,很少有人能熬过一年,大多数人半年时间里要么累死要么病死。如今逃出生天,可以回家了,岂能不喜极而泣?

      通过审讯馒头山的喽啰,铁墨还知道了一个秘密。

      白腰山贼寇之一的腰山虎竟然也是馒头山的人,这些年馒头山能不声不响的得到这么多矿工苦力,也全都是腰山虎贡献的。

      之前总有人在白腰山附近成批的失踪,不知痛煞了多少人家。

      知道真相后,铁墨觉得让木良缘死的太痛快了。

      像木良缘这种人就该折磨个七天七夜,然后活剐了喂萌萌。

      .......

      打扫战场的事情自有曺猴子等人负责,铁墨替萌萌洗了把脸,随后搂着这头软毛畜生躺在炕上睡起了觉。

      睡了没多久,便让谢坷垃给喊醒了。

      “铁哥,刚得到消息,邓凯带着人上山了。”

      “他还真敢来?”铁墨揉揉眼睛,不屑的撇了撇嘴。

      洗把脸,赶到三岔口的时候,就看到周定山正带着人跟邓凯对峙呢。

      邓凯掐着腰,冷冷的看着周定山,一点退去的意思都没有。

      “周定山,你让铁墨出来,我有事跟他商量!”

      “你闭嘴,铁哥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你要交大人或者长官,再敢目无尊卑,信不信我一枪捅翻你?”

      “你.....懒得跟你废话!”

      此时,铁墨走到周定山身旁,打量了下邓凯,慢悠悠的说出一句话,“邓总旗,你可小心点啊。”

      “小心什么?山匪不是已经被剿灭了么?”

      “哎,保不准哪里就有条漏网之鱼呢,你可别忘了,杨大勇是怎么死的!”

      “嗯?”不知为何,邓凯心头一阵狂跳。一想起杨大勇的死状,心中就生出了退意。

      可是偏偏不能退,要是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铁墨把馒头山握在手中,那顾头还不得把他邓某人当天灯点了。

      呼口气,压住心中的惧意,邓凯草草的拱了拱手,“铁爷,邓某可是带着兄弟们来帮你的。”

      “那行啊,你就带着兄弟们去山下找找,把那些逃出山的浑蛋抓回来。”

      “那怎么行呢?还是你的安全要紧啊,莫不如让邓某带兄弟们上山吧!”

      铁墨心中冷笑,上山是假,看矿山是真吧?

      再谈下去也没必要了,有时候真得直接一点。铁墨背着手,往后退了退,转头时冲周定山使了个眼色。

      周定山心领神会,当即放下长枪,取下背上的长弓,张弓搭箭,冲着对面一声厉喝:“呔,小心,有山贼。”

      话音未落,箭矢如流星飞去,直取邓凯的面门。

      邓凯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蹲在了地上,但是身后的人可就倒霉了。

      看着身后捂着肩头哀嚎的军户,邓凯心肝欲裂,脸色变得惨白,“你.....你.....疯了?铁墨,你个老母滴......”

      一听这话,铁墨当即大怒,砍刀往石面上磕了磕,瞪视着对面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