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app下载?api免费

      夜湛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

      竟然还有女人陪睡了就消失的?

      看了看床单上的血迹……

      纵使他已经好几年没碰女人了,但是也能知道这个女人是第一次。

      连第一次都贡献出来了,居然什么都不要?

      夜湛舔了舔嘴唇,嘴角似乎都还有那个女人血液的味道,血腥中带着点甜味。

      有趣。

      “井腾。”

      夜湛的特别助理开门进来,“夜先生。”

      “查。”

      他要知道昨晚上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接近他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

      ……

      “怎么样?”

      一间密不透风的地下室内,沁雪将指甲片摘下来插到电脑的插口上。

      卢卡在键盘上输入一长串的代码。

      随后电脑开始读取数据。

      “加载中……”

      “百分之一,百分之二……”

      两个人屏气凝神了足足二十分钟,电脑屏幕上的数字也才从百分之一更新到百分之五而已。

      “可能需要读好几个小时,你要不要……”卢卡看着她身上的血迹,还有被撕的破破烂烂的裙子,不自然的别开目光没有继续说下去。

      沁雪却是不太在乎自己的衣着问题,随手拿过一件外套披上,就坐在电脑面前看。、

      这些数据是她从夜湛身上拷贝下来的,半天一夜……应该足够了吧。

      这些数据也是沁雪这一次的任务内容。

      “我就是不明白了,为什么这种最高机密的数据,会被存在夜湛的身体里。”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变态,才会在自己身体里植入芯片。

      卢卡摇摇头,他也只是知道任务内容而已,至于组织为什么要这些数据,这些东西又为什么在夜湛身体里,他都不得而知。

      “等数据解析出来,我们回去问问就知道了。”

      “也对。”沁雪松了一口气,靠在椅子上。

      但是她这一松懈,浑身的酸疼痛楚都顷刻间袭来。

      昨晚上的一幕幕画面顿时全部充斥进了她的大脑。

      夜湛这个男人,真不是个人,简直就是个禽兽……回想起那些羞耻的知识……

      “算了,我去洗个澡。”沁雪抓了一把头发。

      刚起身,也不知道是腿麻了还是提不上力气,双脚失力就这么摔了下去。

      “砰!”的一声。

      正在看电脑的卢卡吓了一跳,“你没事吧。”赶紧起来扶她。

      “我没事。”沁雪将手搭在卢卡肩膀上,“你背我去浴室吧。”

      卢卡微微皱眉,心里对夜湛的评价又低了几分。

      沁雪在浴缸里泡了一个多小时,身体舒服了许多,但是依旧不能踏实。

      伸着脖子对着外面喊了一声,“数据怎么样了?”

      卢卡闻声将手里的烟头掐灭,“百分之七了,应该快了。”

      卢卡也没想到读盘会这么慢。

      看来夜湛身上的数据的确是机密。

      而他们在读盘第一次之后,还要带回总部清洗数据才能得到最终要的数据。

      才百分之七吗?

      沁雪给自己上了药,换上睡衣去房间里睡了一觉。

      这一睡就是噩梦连连,梦里夜湛变成了厉鬼,伸长了八尺长的舌头将她的脖子卷住,而且还越收越紧,越收越紧,她都快要不能呼吸了。

      眼看着就要被夜湛搞死当场。

      “啊!”从惊惧中惊醒过来。

      “怎么了?”卢卡从外面进来。

      “没事,我做噩梦。”沁雪掀开被子,熟练的点了一根烟,然后问,“数据解析的怎么样了?”

      “现在是百分之四十五。”卢卡将她嘴里的烟拿下来,“你先吃点东西吧。”

      “才这么点?!”这不是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吗?怎么才这么点进度。

      “这种数据加密应该反几何的解析速度,我已经用了加速程序了,不出意外顶多今晚上就能有结果。”

      沁雪点点头,这种电脑方面的专业技能她自然是相信自己的搭档的。

      “那我出去透口气。”在这种四面封闭的密室里是挺难受的。

      “好,解析好了我给你消息,你自己出去小心一点。”

      沁雪点点头,小心倒是不至于。

      既然现在已经不招惹夜湛了,那么整个皇城还不是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在评分软件上搜索了附近的高分餐厅,沁雪打了车过去。

      ……

      “夜先生,查到动向了。”井腾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忙活了一整个通宵,终于是查到了。

      ……

      沁雪刚坐下,服务生给倒了一杯柠檬水。

      她自从自己洗胃之后,胃里就一直都不舒服,摸了摸杯子发现水是凉的,“你好,帮我换一杯热水吧,谢谢。”

      沁雪埋头看菜单。

      说完之后,服务生没反应,也没动。

      沁雪以为是他没听到,于是又说了一边,“帮我换一杯热水,谢谢。”

      “要多热?”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沁雪一惊。

      我去!

      连翻动菜单的手指都僵硬下来。

      前天的各种翻云覆雨被翻红浪的情形全部在脑海里涌现。

      这个变态男人,差点没直接把她DO死过去。

      “哦,我来错了,再见。”沁雪起身就想走。

      她可不想再次见到夜湛,她又不是什么受虐倾向好吗。

      但是既然来了,就不是她想走就能走的。

      刚起身就被夜湛身后的两个保镖拦住了,顺手将她摁在椅子上坐好。

      沁雪:“不是,这位先生您是什么意思啊,这里是公众场合,你这样我要叫人了。”

      “叫啊。”夜湛随意的拉过凳子在对面坐下。

      他今天包场了这家餐厅,难不成还怕她叫?

      沁雪:“……”。

      由于对面的男人看起来太过肆无忌惮,所以沁雪心里在打鼓。

      她才刚出门就被人逮住,显然这个狗男人找她很久了。

      于是她换了一种战略,伸手勾了勾耳边的碎发,笑靥如花,“怎么,夜少这样费尽心思的找我,是喜欢上我了吗?”

      果然,一说到喜欢,男人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僵。

      沁雪笑的越发妩媚,“夜少别是给了我第一次吧,这么舍不得我?”

      夜湛脸上的表情继续阴沉,“喜欢上你和喜欢上你,一样吗?”

      “我觉得没什么不一样。”沁雪准备再加一把火,“反正都是喜欢,不如夜少给我个名分?”

      话音刚落,夜湛的脸色已经沉的要滴出水来。

      沁雪心里得意,男人这种生物,果真是一说到名分就立马打退堂鼓的。

      但是!

      有些时候就注定了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她看不懂的男人。

      比如夜湛。

      夜湛:“嗯。”

      沁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