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社呆萌橘子排泄

      星空下,苍云宫的青玉楼船缓缓的朝着一个方向行驶,通体流转着一层光晕,结成了一层透明如水的护罩笼罩了船身,船上灯火通明,苍云宫的一行弟子带着几个稚嫩的少年坐在甲板上有说有笑,尹秋阳和苏和站在阁楼上,跟下面那群弟子不同,两人望着飞星崖方向一言不发,脸上均是一副凝神思索的表情。

      过了片刻,苏和突然出声,道:“师兄,我想再回崇星观一趟。”

      尹秋阳看了他一眼,沉吟道:“师弟可是在担心令妹?”

      “那位元都宫的王师弟让我感觉有些不安。”

      苏和轻轻点头,道:“他被小妹带出来的金蟾连番袭击,不仅面不改色,而且居然一点都不生气,事后还和我们一同入席把酒言欢,凭心而论,这种事要换是我就绝对做不到,就算大家是同门也不行。”

      说完顿了顿,目光锁定飞星崖,又道:“另外刚才陆师弟送我们出来之时,言明飞星崖上多出来的那座阵法就是王师弟三月前所立,听他话中的意思,这座阵法似乎从未停止运转,哪怕王师弟离开了也一样。

      而且王师弟那口护身巨钟我也看不出品阶,金蟾想借八珍灵月图将他拖进明月,但却无法撼动其分毫,要知道八珍灵月图可是先天法宝,另外他的剑道十分高明,我在宗门也结交了许多玉景宫的师兄,没有几人能像他那样随心所欲的催运剑气。“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尹秋阳微微颔首,道:“师弟有所不知,在散席的时候,我用望气术查看过王师弟的修为,结果发现他只有固元六重修为......”

      “这不可能!”

      苏和立刻打断道:“先不说那口巨钟,光是那道凝聚成实体长剑的庚金剑气,没有凝丹期以上的修为绝难做到!”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尹秋阳眉头一皱,看了一眼甲板,道:“我自然也不信他只是一个固元期修士,后面听陆师弟说了那座阵法的事,心中不由有了一个猜测。”

      苏和神色一动,道:“师兄的意思是.......”

      尹秋阳说道:“之前你不是说了,飞星崖可能来了一位前辈,虽然他只是一个入门弟子,但修为完全可能高出你我不知多少个境界,只是一直未回山门在外云游,故此名声不显,这种事在宗门很常见了,如此也能解释的通王师弟如此轻易就接过了三位师妹的冒犯之举。”

      苏和面露担忧,道:“我还是回去一趟吧,万一小妹她们没想到这一点.......”

      尹秋阳轻笑一声,道:“那师弟便去吧。”

      苏和神情一松,道:“多谢师兄!”

      尹秋阳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道:“我在此等你半个时辰,师弟可要早去早回啊~”

      说完人便往阁楼下走去了。

      苏和脸色一僵,悄悄的瞥了一眼甲板上的弟子,纵身一跃,跳出护罩,卷起遁光消失在了夜色中。

      ~~~~~~~~~

      与此同时,飞星崖这边,讲法台上,王离端坐在殿内,双目紧闭,心神仍然沉浸在紫府中,火鸦和狍鸮幡飘在大殿外高空吵闹个不停。

      “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让我借那朵莲花,现在老祖赐下的真血还好好的在我肚子里藏着!”

      火鸦双眼冒火冲着狍鸮幡嚷道。

      “呸!你这鸟好不要脸!明明是你自己主动求我去找王离借的,现在竟然说出这种话!而且身为离火之精,竟然连金乌真血都控制不了!王离说你血统不纯还真没说错!”

      狍鸮幡双手叉腰吼了回去。

      “胡说!胡说!我是正宗的三足金乌!都是你怂恿我解开了老祖设下的胎藏结界,现在真血被那小子发现了,一切都完了!我要跟你拼命!”

      火鸦声音越来越大,身上渐渐冒出了丝丝火苗。

      “跟我拼命!”

      狍鸮幡眼睛一亮,悄悄朝大殿门口看了一眼,双手背到身后,抓出一面小旗,讥笑道:“就你这只血统不纯的杂毛鸟,我也不用本体占你的便宜,光用法术都能玩死你!”

      “呱!!”

      火鸦大叫一声,周身火羽炸开,当空化作了一颗斗大的火球。

      对面的狍鸮幡见状,立刻小手一抖,眼中蓝光一闪,脑袋瞬间胀大变成了一颗狰狞的恶兽头颅,似狼似狐,像一座小山一样张开了血盆大口。

      咻!

      火球瞬间化作一道赤色长虹钻进了大殿去了。

      半空中恶兽头的眼中闪过一丝遗憾,极速缩小,又变成了童子模样,摸了摸肚子,目光转向了地上的一个身影,正想飞过去时,王离的声音从殿内传了出来。

      “有客人要过来了。”

      话音一落,王离人便站到了大殿门口,身边还跟着幻童。

      狍鸮幡飞身落在了王离跟前,问道:“谁来了?”

      王离微笑道:“是广寒宫那三位师姐。”

      “是她们?”

      狍鸮幡微微一愣,语气一转,道:“说起那三个丫头我还想问你呢,今天你为什么这么奇怪,白天那只金蟾明显对你不怀好意,你竟然没动手,太别扭了,要按你以往的行事风格,那群人早就死无全尸了。

      难不成你为她们的美色迷住,不忍下手?“

      王离轻笑一声,将魇邪人召了出来,点头道:“嗯,那三位师姐的确美貌非凡。”

      随后又看向幻童,道:“你去让焦虺到阵外等候,如果她们三人要见我,就说我正在闭关,且在紧要关头。”

      狍鸮幡目光一凝,看着王离将魇邪宝录拿在手中,道:“你小子来真的?”

      “现在我来回答前辈刚才的问题。”

      王离缓缓说道:“白天那只火鸦因为受了你的蛊惑,不小心暴露了金乌真血,真血中蕴含太阳真火的气息引出了那只金蟾,我之所以没有动手,原因有很多,但主要是因为我欠吴师叔人情,钟师兄他们送我过来之前曾提过,吴师叔快要修成大罗了,他跟广寒宫月娥仙子的事前辈肯定知道吧。

      狍鸮幡神情恍然:“这我知道,那之前林氏那个小子你又为什么没有网开一面?”

      “因为我欠林师叔的人情已经还了。”

      王离翻开魇邪宝录,道:“她给了我两粒灵丹,我给了林弘两次机会,这三位广寒宫的师姐白天我也给过她们机会,现在她们过来肯定是为了金乌真血,不过看在乾明元都一体的份上,我打算再给她们一次机会,毕竟吴师叔和月娥仙子以后肯定会结成道侣。”

      狍鸮幡眼睛一眯:“我怎么觉得你小子盯上了那只金蟾呢?”

      王离笑了笑,没有辩解,就在这时,焦虺突然走回阵内,两步来到他跟前,躬身道:“启禀主人,刚才有个道人拦下了那三位广寒宫的上师,而且这道人好像是其中一位上师的兄长。”

      “看来是苏和回来了。”

      王离面露意外,甩手将魇邪宝录丢给了枭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