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妹妹激情电影

      自从陆尘和青柳在宿舍的对话结束以后,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陆尘尽量表现得很听话很老实。对于青柳每次的课程还有需要他完成的课后阅读的文献,陆尘都一个不拉全部都完成了。

      而青柳对于陆尘这段时间的表现还算比较满意,虽然不再怀疑陆尘会逃走或者暴露他的身份,但还是留了点心,注意这个暂时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

      就这样相安无事一直到了新的一年的到来,在瑞德人的传统上把每年的一月一日作为最重要的节日,此时瑞德王国全境基本上都是处于大雪纷飞的状态,全国的土地都披上了雪白的外衣,所以又把这一个节日称作为素衣节。正如其名,人们会在这一天穿上白色的外袍,当然少不了的就是那个绣在胸口的绿色徽章。

      文学院在素衣节到来前会安排学生回到自己的家乡,一般来说是根据距离的远近先后离校的。

      距离最远的就是双胞胎了,他们是南湾郡人,回去的路上坐马车要走上将近十天,还是在天气情况良好的时候,现在雪下得那么大,一路上耽误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回到家,所以十二月中旬的时候兄弟两人就坐上了回家的马车,近乎炫耀地和陆尘还有王晓辉告别,谁让他们是全校第一批可以回家的人呢!

      王晓辉住在西境郡,距离最近,坐马车只要两三天就可以到达了。而陆尘将坐提前七天的马车回白桦村,其实也可以申请留在学校过素衣节,到时候学校的食堂会给留在学校的同学举办素衣节宴席。

      这都不是陆尘最关心的,自从那年向东逃难以后,他就没有好好地度过一次素衣节,别人都是家人团聚,阖家欢度新年。自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父母躺在外面冰凉刺骨的白雪和泥土下,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去过这种家人团聚的节日。

      现在这棵树上只剩下陆尘和王晓辉了,这几天王晓辉没有天天那么积极地往外跑,天天躺在床上看书来消遣回家前的时光。

      这些天青柳和陆尘说他有事要去红城堡和国王商量,让他在回家之前把上次的那个本就本九百多页的《瑞德编年史》剩下的读完。

      可是陆尘连自己到底要不要回去还不知道呢!外面下着雪,只要不是吃饭实在是不想出门,站在窗口可以看见校园里的雪地上只有几串通往食堂的脚印而且很快就会被落下的雪花覆盖。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让同寝室两个多月的陆尘和王晓辉可以好好聊一聊。自从开学,王晓辉每天都会去陪自己的女朋友,以致于呆在寝室的时间着实不多,所以有什么事陆尘都会去找对门的双胞胎。

      两人无话不说,陆尘好奇王晓辉和他女朋友的故事,而王晓辉好奇陆尘学的那个“青学”到底是什么课程。

      陆尘当然没有那么傻,他虽然告诉王晓辉青柳每天都在教他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最关键的部分。而王晓辉就有什么说什么,他的女朋友叫章程旭,和双胞胎兄弟一样,来自遥远的南湾郡,在前一段时间和双胞胎坐同一批次的马车回家过节了,好巧不巧,这个女孩的好朋友正是林月。陆尘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训练已经可以做到不管发生什么都可以基本上保持面不改色了,所以得知这个消息的陆尘心里暗自高兴着,脸上没有什么波动,他似乎发现了突破口,可以让自己接触到林月的突破口。

      这时,后知后觉的陆尘才想了起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林月家住在金田,说不定也可以像双胞胎和王晓辉的女朋友一样,同一批次回家。

      陆尘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旁边桌上的日历,计算着时间,发现如果要回白桦村,那么就是从明天启程。

      陆尘把床上的《瑞德编年史》夹上书签后,放进了箱子里锁好,推进床下。然后搬出自己的行李箱,收拾了几件厚实的过冬衣物叠得方方正正地放进箱子里。

      一旁的王晓辉一脸郁闷地看着陆尘七手八脚地收拾着行李,“你也要走了,什么时候的马车?”

      陆尘扭过头看到王晓辉看着自己,一脸舍不得自己走的表情,哭笑不得地告诉他:“明天的,那我要是走了,这里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呀!你自己出门的时候要注意,别忘了带钥匙!”

      “多谢你的提醒,唉,连你也走了,我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没事,就两三天你不也可以回家了吗?”

      “你说的对,我也想回家啊!真希望马车可以早点出发,让我多待这两天我也没有心情看书啊!”

      说完王晓辉一翻身,裹上被子睡觉了,陆尘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不过明显地降低了自己制造出来的噪音。

      入冬后有个好处就是黑夜来的特别早,让着急明天赶紧到来的陆尘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当然入冬也有个坏处,就是早上天亮得很晚,陆尘醒的时候,外面的天还是黑的,不过地上的雪发射的光照得整个寝室不用点灯就可以看到。

      陆尘披上外衣走到窗边,看到外面的雪地里几辆马车正停在学校的中央的空地上,马儿们靠在一起取暖,从鼻子里呼出一大片的白汽。旁边有几个马车手正在提着灯笼检查这马匹的状态以及车子的情况,还有几个马车手站在一旁哈着气,聊着天。

      陆尘擦了擦窗户上起的水汽,便走回到床边把自己的衣服穿好,悄悄地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出了门,然后轻手轻脚地把门关上走下旋梯,来到外面的雪地里。

      “小伙子,还要等一会才出发呢,去食堂搞点热水洗洗脸,吃点东西吧,今天外面雪很大,要注意保暖!”一个马车手看着在雪地里蹒跚着走来的陆尘喊到,他正在给马匹披上特制的衣服,让这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马儿也能感到一丝温暖。

      陆尘听了马车手的话,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食堂,刚进门就看到不远处正在一边看书一边吃着早餐的林月,陆尘再也忍不住地笑了,抖掉身上还有箱子上的雪花,去热水池边洗漱去了。

      雪慢慢地停了下来,天空也慢慢亮了起来,陆尘和要回家的学生们一起钻进了马车,一路有说有笑地启程回家了。

      让陆尘感到可惜的是,男女生是分开在不同的马车里的,还是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和林月有接触。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另一辆马车里,林月早就认出来陆尘就是那个在黄金屋遇到的那男生。

      虽然谈不上喜欢,但是还是比较有好感的,但是她知道这个男生是个英雄,那天还在金田的街市上受到全城的人的欢呼。不过在林月的未来计划里,暂时还是没有有关于恋爱或者谈婚论嫁的安排,在她看来最重要的还是要让自己充满学识,最好可以进入全国最有名的丞相府的文书团里,那样她将会成为全国少有的几位女性文书团成员。

      马车的车轮在雪地里碾压出了两道深深的痕迹,继续向前行驶着。

      之前在来的路上的那些红土山,如今全都银装素裹,分不清哪里是哪里了,马车手们似乎并不迷向,还是很准时地把这些学生们送回各自的家。

      在到金田的时候,坐在马车上的陆尘,透过小窗户看到另一辆马车上,林月提着箱子下车走向了金田城门,在那里她的家人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

      陆尘把头缩了回来,低头玩起了手指,他不知道,就在他把头缩回来以后,被家人围绕的林月在进城门之前回头看向了陆尘所在的那辆马车。

      “怎么了,林月?”母亲拍着她肩头落上的雪花问到。

      “没什么,我们回家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