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夜晚释放APP污

      帘子被掀起,苏子渊和苏盼儿站在外面。

      车里的人同时也看向外面,一眼就能看到苏盼儿身后站着一个锦服的年长嬷嬷,以前不曾见过,用脚指也猜出对方是谁了。

      嬷嬷微垂着头,并未抬头往前看。

      苏喜妹心下哼了一声,到是个懂规矩的。

      苏子渊看了两人一眼,才开口问,“什么颐养天年?”

      苏傲打哈哈,“没什么....”

      苏喜妹打断他的话,“噢,就是大哥说母亲当年生我的时候是董嬷嬷求了我一条命,让我以后尊着董嬷嬷,我说既然是救命恩人,自然是要送到庄子上颐养天年的,怎么能放在身边当下人支使?”

      苏子渊目光淡淡看过去,不温不火,里面没有点情绪,偏就能让人感觉到里面的威压。

      苏喜妹下扬高了几分,“我说的有错吗?”

      这话让苏子渊怎么回?

      说没有错,那真将人送走?

      可人是姑姑送到二妹身边服侍的,就怕妹妹欺负二妹。

      不送走,把救命恩人当下人使?

      传出去岂不是越发议论妹妹?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苏子渊是头一次被人逼到这种地步,而这个人还是往日里最为任性的妹妹。

      他轻笑出声。

      苏傲原本还真妹妹和弟弟吵起来,眼

      站在苏盼儿身后的董嬷嬷看着前面二姑娘手足无措的拧着手里的帕子,低着头不敢作声,眉头微蹙,方才抬起头。

      她上前两步,却也知规矩的没有与主子一齐,落后半步,先对着马车方向福了福身子,“奴婢不过是个下人,为主子做事也是奴婢的本分,何来救命之说,大姑娘的话让奴婢惶恐。”

      “嬷嬷。”苏盼儿轻唤了她一声,又不安的看向马车里的苏喜妹。

      苏喜妹眼皮耷拉下来,端详着自己的指甲,“我就知道嬷嬷是个重规矩的,看来是我们想多了。”

      “喜妹。”苏子渊轻喝了一声。

      苏喜妹无喜无悲的歪头看过去,“三哥叫我何事?”

      苏子渊抿唇扫她一眼,里面透着警告,苏喜妹不怕,笑盈盈的。

      苏傲一个机灵,笑道,“莫耽误了时辰,你们也上车吧。”

      马车很宽敞,坐着四个主子,董嬷嬷及丫头坐在后马的青篷马车里。

      国安寺在郊外的山上,距京城数十里,一行人用了两个时辰才到地方,已偏响午,待走到山上,未时三刻,太阳都偏西了。

      苏喜妹马车里就吃了点心,到山上后安顿好还是吃了两碗的面条。

      她吃的快吃的又多,桌上的其他三人才吃了一半,苏喜妹就放下筷子说累先回房了。

      饭后,董嬷嬷寻到了苏子渊的身前。

      “奴婢今日观察一番,大姑娘的规矩还要从头开始学起,吃坐行走立,无一处符合大家闺秀的,吃东西发出的声响,比男子还粗鲁。”

      苏子渊略有不喜的皱眉,“喜妹先生性子活泼。”

      董嬷嬷垂皮耷拉着,“奴婢深知说这样的话三爷不爱听,可奴婢一想到老夫人离去时对几位主子的担心,再看三姑娘如此,心下就难受的厉害,只觉对不起老夫人。”

      苏子渊捧起茶具,掀盖吹开上面的浮叶,茶香入口才让他神情松动了些,“喜妹如今大了,那些规矩学不学都不重要,装得了一时也装不得一世,日后有我们照拂也不怕她夫家看不起她。长辈们去的早,想来他们的心愿也简单,只盼着儿孙们过的开心便好。”

      “日后嬷嬷看到喜妹有不符合规矩的地方提点一二便可。”

      董嬷嬷眸子微动,“奴婢知道了。”

      待董嬷嬷退下之后,苏傲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他撩起袍子坐在椅子上,“老三,你姑姑只是将人送到二妹身边,你又何必多此一举让她指点妹妹规矩,让她照顾好二妹就行了。”

      “大哥。”苏子渊不满的看了一眼他规矩的坐姿。

      苏傲挪了挪身子,仍旧是靠在椅子里,“二叔的尸体还没找到?”

      “派去寻找的人只看到一些衣袍碎片,想来是被野兽分食了。”提起亲人的凄惨,苏子渊面色平静。

      苏傲轻笑一声,有些玩世不恭的歪头看他,“这野兽到是有意思,先吃男后吃女,说来二婶还算幸福,起码留了一具全尸。”

      “大哥。”

      苏傲抬手制止他往下说,“行行行,我不说行了吧。”

      他站起身,“我去看看妹妹在做什么,想来她也没有吃饱,我让人做些点心给她。”

      两碗面还没有饱?

      苏子渊额头阵阵作痛,挥挥手也没挽留,他怕再说下去,气的自己头更疼。

      苏喜妹那边饭后可没有香房,带着红书往山后走,虽是深秋,她记和这边的山后有野果子林,因为地势原因,总是比别的地方晚些熟,四面环山又受不到冷空气吹拂,秋天总是晚来一些。

      “奴婢听下面的小丫头说二姑娘去寻二爷了,姑娘怎么不去?”红书心下疑惑。

      以往姑娘极霸道,只要二姑娘与三位男主子接触,姑娘就会找二姑娘的麻烦,甚至与三位男主子闹脾气吵架。

      这半个月来,姑娘完全变了,这些事更不曾让她去打听。

      “你看那一片红果子可好?”苏喜妹指给红书看。

      红书点头,“眼下也就国安寺后山能寻到还在树上的果子。”

      先不说好,可见足够珍贵了。

      苏喜妹大步的往那边走,“有这么好的东西,我不看,看别的干什么?”

      红书愣了一下,快步追上去,“可是...”

      一时又不知道问什么。

      结果到了果子处还没有说出话时,就看到了几个男子也同站在那边,被几个小沙弥拦着不让他们靠近果子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