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女主vk视频

      “不,如果说法律效力的话,这个合同是有的。”

      合同无效的情形包括:合同内容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违法社会公序良俗;

      行为人与他人恶意串通,损害相对人的合法利益;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租赁期限不得超过二十年,超过二十年的,超过部分无效等。

      “这个合同的格式并不标准,双方的权益也并不平等,但是它是合法的。“

      不平等的权益却依旧合法,众人难以理解。

      ”因为去除了成段的的星号之后,它里面的要求基本可以归结为在某些时间穿上特定的服装进行工作。”百合子看着几人惊讶的眼神解释道。

      “虽然说那些星号非常具有误导性的暗示,但是这位白夜同学的胆子并不够大,对于两性关系了解的并不比国小多,许多的描写连擦边都算不上。契约里举例的也只是女仆咖啡厅那样的工作罢了。”

      “要知道,风俗店都是合法的,许多参与拍摄.avi的女士签订的契约比这个可要凶残的多。”

      这是关于合理不合法,合法不合理,不合法也不合理,但是又不违法等问题的探讨。

      一般合不合理的参考标准是道德,还不一定是道德的底线。

      因为道德的底线是法律,而法律维护的底线比道德的平均值要低许多,不道德,不合理,但不一定违法。

      而毕竟法律法规由人制定,人不可能一蹴而就的研究出尽善尽美的法律,更不可能研究出万世不易的金科玉律。

      制度的改变,道德的标准,以及奇怪的XP等等不断的发展,男孩子也需要保护好自己了。

      有一些东西它不道德,但又够不上违反现行法的标准,于是才有各种修正案,各种补充条款。

      想钻空子的人永远都不缺。

      白夜的契约就属于不合理,但是合法的范畴,因为觉醒异能的价值虽然无法下一个明确的判断,但是在末日理论上讲价值是高于女仆的工作的。

      当然,合法的范畴也只限于女仆的工作。

      “妈妈?!!你在做什么啊!”高城不满的抱住百合子,然后再她怀中撒娇。

      而白夜此时也冷静下来,没有母亲会无端端的坑害自己的孩子。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百合子女士想要什么可以直接说,万物皆有价值,只是看付不付的了罢了。”白夜对着百合子说到。

      “金钱可不是万能的,你这种糟糕的家伙肯定不懂吧?”沙耶莫名优越的说到。

      “能够获得价值不止是金钱,小天才,劳动赋予价值,货币交换价值,而货币可不只是金钱,就像传说中魔鬼以灵魂为货币一样,古国的传说以灵石为货币一样。”白夜表示你才是什么都不懂。

      百合子没有干涉两人的辩论,只是待两个人吵完之后说到:“风告诉我,你来自另外的世界,那么,我想请问,你需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能够带着沙耶离开这个世界。”百合子开诚布公的说到。

      风语者可以从空气中获取信息,(“那多少往事飘散在风中。”“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风言风语”),基本上发生过的事情,无论有没有人记录,无论过了多久,她都可以通过读空气(真)进行了解,区别只是时间花费的多少与理解的能力而已。

      是的,风语者作为一个倾听者,必然需要听懂,不然只是听到的话,解读故事的时候跟一节课没听裸考高数差不多。

      而通过风声,她已经明白她的丈夫因为女儿妄动能力打出了GG。而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少年,不止掌握着复数的能力者觉醒方法,拥有奇怪的植物召唤兽,能够召唤载具,可以实时观测整个床主市,而且围攻的群体中更加麻烦的僵尸也是他的手下。

      最关键的是,白夜曾经疑似借助网络世界穿梭世界各地,那么突然起来的全球核爆是不是也是白夜的手笔。

      她现在不敢想白夜从什么世界来,僵尸是否是来自他的世界的人,丧尸是不是因他而起。

      现在她只知道,当前是寄居在白夜的地盘,白夜想让她们生死两难并不废力,而白夜并没有这么做。与校医一起逃亡的途中,虽然没有就什么人,但也没有进攻平民的倾向。

      而末日之时,许多东西都失去了价值,白夜更不是容易被忽悠的人(她猜测),而身为一个母亲,她想让她的女儿不需要再在废土受苦。

      为此,她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做好了枕营业的心理准备。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需要你配合我做一个试验,提前说好,这个实验说不定会危及生命,也有可能会危及灵魂,更大的可能会扭曲你的思维。”白夜开诚布公的说到。

      “扭曲思维?你果然是个Hentai,妈妈可是有夫之妇。”高城沙耶下意识就想到了催x,然后就歪到了世界x制器,世界调x器,x友的母亲等系列。

      然后想起了自己是想让白夜救自己的爸爸。“那个,这个……”刚怼完人又去求白夜,沙耶表示很难拉下这个脸。

      “你想要什么直说就好,扭扭捏捏并不能提升我同意的几率。”白夜无语的看着脸快埋进百合子前置装甲的沙耶。

      “我想让你救救我父亲。”沙耶用怕吓到蚊子的声音说到。

      “做不到,我不会起死回生。”白夜没有反问她说什么,非让人认输啥都没什么意思。磨磨唧唧没完没了的烦死,干脆点多好,又不是真的听不见。

      “什么?他死了?”高城沙耶的声音一下高了十六度。

      “很奇怪吗?不然你母亲会想不到末日一个女人对于血气方刚的小年轻最大的诱惑是什么?为什么她不求我?为什么只说送你走?”白夜无语,又不是啥高深的逻辑。

      “天才,这个世界没那么美好,像我这样的坏人很多的。”白夜拉着冴子走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