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崎杏梨

      李娜说着心有余悸地看向了余澜的床铺。

      确认了一眼之后,继续说着。

      白风却是记住了李娜的这一个眼神,这是害怕恐惧的眼神。

      人在看到自己被吓到的地方时眼神里会充满胆怯,身体会不自觉颤抖,说话也会有些不自觉的松动。

      白风没有打断李娜的话,李娜开始说了起来:“那夜我迷迷糊糊睡觉中,听到了一声声的哭泣声从我的耳畔传来,我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是谁在哭。”

      “我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我只能听到阳台风不断吹动窗子的声音,那声音伴着一震震的哭声在我耳边传来!”

      仿佛就在我的耳边

      '“呜呜!“

      “呜呜!”地哭着。

      我当时不知道是谁,我从床上爬起来,那道身影好像也发现了我的动作,我才回过头,那哭声也跟着停止了。

      我趁着月光打在寝室角落的时候向她看去,那人穿着一身白色可爱的叮当猫睡衣在黑夜里抽搐着。

      我知道这睡衣只有小澜一个人有。

      我从床上下来,走到了小澜的身前,她整个人爬在桌子上抽搐着,嘴中一直哭念着:“对不起!”

      “对不起!”

      我看到小澜的桌前放了一面镜子,镜子上她用口红画了一个骷髅!

      血色的骷髅,那骷髅仿佛在镜子前对我笑一样。

      我被吓到了,连忙叫起其她几个室友。

      她们全部跟我围在小澜的身前,小澜怎么都不肯回头看向我们,只是把脸埋在了桌子上,不停的哭着。

      我们无论怎么劝她都不说话,只是哭着!然后把脸埋在了桌子上。

      哭了快半小时以后渐渐地在桌子上睡着了,可能是哭累了吧!

      寝室没有灯,我们都是女生也怕小澜醒了又继续哭,于是拿了一件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我们又回去睡了。

      那时的时间点我还特意看了一眼手表十一点四十多分。

      可是在我和王瑶、张莉三个人又睡着的时候,我和她们两个人在半夜开始听到一阵阵的笑声在我们耳边响起!

      “呵呵!”

      “呵呵呵呵!”

      “哈哈!呵呵呵呵!哈哈!”

      笑声无比渗人,那时候月光已经照射不到我们的寝室了。

      我一张开眼睛四周都是一片漆黑,床上的台灯也不见了,学校的宿舍灯都是在十点半断的,在早上六点钟亮。

      因此我们什么也看不到,只是在两眼漆黑之间听到一阵阵笑声像鬼魂一样在我们的耳边回响不停。

      我们三个人从床上爬起来,但是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向我们扑来。

      她的手中拿着一团东西向我们扔过来。

      我们三个被吓得大叫起来。

      那扔过来的东西是一团衣服碎片,正是我们给小澜披上的衣服!

      在我们三个被吓得大叫的时候小澜笑了起来!她的头发乱七八糟的披在了脸颊两边。

      小澜很注意自己的形象,之前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我们都说小澜疯了,小澜却还是对着我们笑,我们看不到她的脸,因为实在是太黑了。

      她痴痴笑着问我们:“我美吗?“

      说话的时候,她不知道从那拿出一把剪刀,说一句话就剪一下自己的头发。

      我们三个被她的动作吓到了,直接冲上去把她的剪刀抢下来。

      也就在这时候,我们看清楚了她的脸:“上面写满了jianhuo!sao货,lan货的字眼,整张脸全部都是字!”

      一张化着血妆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真的是太可怕了!那天晚上小澜就像中邪了一样!”

      她画着血妆对着我们像神经病一样笑着,笑着笑着她突然咬自己的舌头。

      她用的力气很大,一下子鲜血就直接从她的嘴巴里流了出来。

      她好像不怕疼一样张嘴对我们笑着,血水夹杂着口水就这样流了下来。

      嘴中还不停的念道:“不怪我,这些都不怪我!”

      她一说话鲜血和唾沫混合着流了下来,滴在了她白净的衣服上。

      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我们足足陪了她一晚上没有睡觉。

      不过令我们几个人最害怕的事却是第二天早上!

      因为第二天她像一个没事人一样,照常起床上课,好像昨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和她关系最好的张莉在之后的时间里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就是不说!

      只是我们全宿舍所有人都知道每当夜晚来临,小澜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时常把自己一个人藏被子里瑟瑟发抖,说着一些奇怪的话。

      白风看着李娜说完之后,他一步一步的走到李娜的床头。

      看着床边摆着整整齐齐的书籍,白风再说上面翻了翻,望向张莉:“带我们去找余澜的男朋友吧!”

      张莉听到白风的话楞了一下。

      整个人好像失神了一样,胖波和蓝樱铃以及小沄三人也都发现了张莉的不对劲。

      张莉看向白风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在小澜精神失常的第二天,王瑾就请假回家了!”

      “听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也就是鲁娟老师也是王瑾班的班主任说!”

      “他妈第二天来蓝云中学给他办了休学手续。”

      “所以他已经很久没有来上学了!”

      听到这句话,白风的脑子里面迅速的铺出一幅画面。

      余澜身死,小孩分尸,高三年级主任被铁丝分尸,分手,休学。

      白风的双眼忽然看向了李娜一眼。

      没有说一句话直接离开向男生寝室而去。

      小沄见到弟弟的模样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跟着。

      对着张莉她们说了一句打扰了连忙跟上去。

      蓝樱铃和胖波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小弟,你想到了什么?”小沄追上白风跟着问道。

      “能让一个年纪主任管辖的事情并不多,而从这里来看我想,应该是年级主任的原因导致这二人分手的!”

      “不过王瑾已经休学在家,现在第一件事就是姐需要你确认一下王瑾是否在家出入过什么地方。”

      白沄听到弟弟的话之后,连忙拿出手机。

      就在这时李旦和章明出现在了白风的身边对着白沄二人说道:“这点小事就交给我们哥两好了!”

      二人说着拿出手机报告了一切要求查王瑾的一星期去向。

      白风看着两名警官点了点头。

      蓝樱铃和胖波二人也跟了上来。

      白风带着五人来到了男生寝室211,在里面的只有王瑾的七个室友。

      白风见状退后了一步,把位置让给了姐姐。

      小沄轻车熟路的上前对着坐在各自床上的七个学生问道;“你们都是王瑾的室友吗?”

      “我是警察!”

      “下面有一些问题需要各位同学的配合!”

      七名学生闻言全部都从床上跳了下来。

      小沄看着这些学生问道:“你们中谁和王瑾关系最好。”

      其余六人都不由回头看向一个名叫余楠的男生。

      他是蓝云中学高三体育生。

      个子大概一米七三左右看着瘦瘦的,样貌清秀,肤色白净。

      余楠直接对着小沄说道:“警察姐姐想要知道些什么?”

      小沄闻言看向白风,白风上前一步对着余楠说道:“我想知道王瑾和余澜晚上约会是不是被你们年级主任抓到了?”

      余楠闻言有些惊讶的看着白风:“你怎么知道的?”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了解了高三年级主任的值班作息时间,又看到余澜和王瑾分手时间与他值班时间差不多。”

      “身为这所学校的学生自然也知道这学校学生如何约会的。”

      “自然就知道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余楠闻言点了点头。

      倒是他其他的室友有些震惊的看着白风悄悄的说了句:“卧槽,牛逼!”

      “我想知道关于你所知道的一切?”白风的双眼突然盯向余楠。

      余楠看着白风的眼神看向自己!

      不由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

      白风的脑子里却不停的在想着:“年级主任应该是目睹了什么,但是这件事没有被余澜所提起!”

      “但是目睹同学约会这在蓝云中学是很常见的事!”

      “凶手为何如此憎恨受害者!”

      “从凶手可以独自把一个中年人拖到楼顶,可以知道凶手是男性并且还极其会做针线活!”

      “说明他的家境不富裕!”

      “还有极其强烈的对称癖!”

      “说明这人的数学不会太差!”

      线索已经很明朗了,可是还是不知道凶手从哪找来的小孩,小孩与女性死者并无血缘关系!

      反而与王之武老师具有血缘关系!

      又是利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在如此多的人群活动范围内把尸体在短时间内放上去!

      铁丝连接两边却无一人发现,我在教室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凶手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

      只要解开了三个谜团这个案件基本也就结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