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屋影视

      玉龙居小别院二楼,202房间。

      刚醒过酒来的洪锦靠坐在床上,龙吉公主面色严肃地递给他一杯茶,唠叨道:“你说你,来之前跟我保证的挺好说什么绝对不喝多绝对不喝多,结果呢,刚才吐的跟什么似的,现在卫生间还一股酒臭味!”

      洪锦喝了一口茶冲冲酒气,把茶杯搁到床头柜上冲龙吉无奈一笑,“我哪儿想到大伙都这么能喝,早知道一开始我就说咱俩最近要孩子,我正戒酒呢!”

      龙吉一听扑哧一乐,指着洪锦的脑门道:“你啊你,长点记性吧。”

      洪锦笑着抓住龙吉的手放到自己心口,“其实也不怪大伙,毕竟咱们这帮人下凡之后就没见过面,好歹借着主播组织的这次面基见一面,能不敞开了喝嘛。”

      龙吉闻言道:“说的也是。”

      接着龙吉话锋一转,“你还说主播呢,他就是一个凡人,也被你们灌的够呛。”

      洪锦闻言“噌”得一声从床上下来,问龙吉道:“主播怎么样啊,他现在在哪儿呢,我得瞧瞧他去。”

      龙吉拦住洪锦,“你先别去了,他在自己房间呢,有萧臻、邓华、余化、敖丙照顾他不会有事的。”

      洪锦闻言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那就好!我记得主播最后是被萧臻和邓华抬走的吧。”

      “谁说不是呢。”龙吉道:“你们可真狠,一帮神仙逮着一个凡人灌,直接把主播灌到桌子底下了,多大仇啊。”

      “哈哈哈……”洪锦咧嘴一笑,“媳妇这你就说错了,我们灌主播不是跟他有仇,是太喜欢他了才灌他。”

      龙吉无语道:“你们男人的那点事我是真不懂。”

      “哈哈,你最好也别懂!”

      洪锦刚说到这,敲门声突然响起。

      咚!咚!咚!

      “谁啊?”龙吉道。

      “是我!”石矶娘娘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龙吉赶忙去开门,就见石矶表情严肃地站在外面,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龙吉,洪锦醒了吗?”

      “师姐,我醒了!”洪锦来到门口,“师姐里面坐吧。”

      “不了!”石矶拒绝,对龙吉、洪锦道:“你们俩现在到一楼大厅,有事,我去通知别人了!”

      话说完石矶转身就走。

      龙吉回头看着洪锦,二人面面相觑,心说什么事儿这么着急。而且看石矶的架势好像要将大伙全部叫到一楼大厅。

      “怎么办?”龙吉问洪锦。

      “下去瞧瞧吧。”

      二人穿上外套来到一楼大厅。

      大厅里站满了人,金六阳也在。他的脸上挂满了焦虑,显然不知道诸神聚集在这里要做什么。但是金六阳能看出来诸神满腹心事,他猜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龙吉和洪锦来到一楼大厅见这么多人都在先是一愣,然后直奔相熟的金光圣母,龙吉问金光圣母道:“师姐出什么事了?”

      金光圣母朝人群正中站着的萧臻、邓华努努嘴,低声道:“他俩有事情说,和主播组织这次面基的真正目的有关!”

      “真正目的?”洪锦品咂这这四个字,觉察出一丝阴谋的味道。

      这时石矶娘娘带着敖丙、余化从楼上下来,很快伯邑考、纣王、闻仲、黄飞虎等人也到了。

      赵公明道:“大家应该都到齐了吧?”

      诸神看看左右,见没人缺席,纷纷点头。

      “好!”赵公明答应一声,看向金六阳,“金老板你这里有会议室吗?”

      “有!”金六阳急忙答应一声,指着大厅左侧紧闭着的两扇门道:“里面就是!”

      说着话金六阳上前开门,赵公明带头,伯邑考、黄飞虎、广成子、纣王以及其余诸神鱼贯而入。

      会议室挺大,椭圆形的长桌足够坐开五十人,诸神纷纷落座还剩下很多空位。

      “金老板你出去吧,不要叫人进来!”赵公明道。

      “是!”金六阳答应一声退出去并将门带上。

      会议室的大门一关,赵公明挥手洒出一片金光打下禁制,如此一来他们在会议室里不管说什么外面的人都不会听到。

      “萧臻、邓华,你俩说吧!”赵公明看向萧、邓二人。

      其余人纷纷看向萧臻和邓华。

      二人立即站起来,萧臻给邓华使个眼色,邓华从怀中摸出录音笔。

      萧臻道:“诸位先听听这段录音,我们再说事情的经过!”

      邓华吧嗒一声按下播放键。

      诸神竖着耳朵听,先是一阵沙沙的声音,然后传来张观澜含糊的说话声。

      “嘿嘿,太白金星告诉我,群里的一帮人都是真神仙,紫微大帝就是紫微大帝,赵公明就是赵公明!”

      “他让我做新一任代天封神之人,封神榜不是到期了嘛,你们都下凡了,天庭乱了,得重新封神!”

      “你们跟我签合同,我就算完成任务了!实话跟你们说吧,这个面基的最终目的就是奔着签合同去的,我得先和你们见面了解下你们各自的脾气秉性看哪个好下手啊,嘿嘿,没想到我这么坏吧?我是单纯的人吗?”

      邓华播放的这段录音是经过剪辑的,每句话的前面本来都有萧臻套话问的问题,但是都被剪没了。这样一播放,俨然就是张观澜主动交代“犯罪事实”。

      一遍播放完,伯邑考皱眉道:“再放一遍!”

      于是邓华又放了一遍。

      等第二遍播放完,在场的诸神全都面沉似水,一言不发,好似火山爆发前的寂静。

      最先打破这份寂静的是姬伯邑考,他问萧臻、邓华,“你们怎么会带着录音笔把主播说的话录下来了?”

      邓华道:“这是我刚买的,目的就是录主播的话。”

      黄飞虎道:“你俩把事情的经过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萧臻道:“是这样,之前大家喝酒,主播不是喝到桌子底下了,我俩把主播抬回去的,敖丙和余化陪我们一起。”

      萧臻看了一眼余化、敖丙,二人点头表示同意。

      萧臻接着道:“然后余化和敖丙回房开黑去了,就我和邓华留下照顾主播。主播往床上一躺,就开始絮絮叨叨说什么签约封神的事。我和老邓一开始没在意,可仔细一听发觉有问题,我就叫老邓买录音笔把主播的话录下来给你们听,毕竟这事,咱得慎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