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电影网

      几天后,等到邻家小姐姐方婷,提着一个录音机,愁眉苦脸的没回到住处之后,一头钻进屋子里,躺在床上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很很明显,这次邻家小姐姐方婷回到家里,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才会这样。

      等到晚上,小海收摊回来,看到躺在床上无精打采的邻家小姐姐方婷时,竟然开口说道:“婷婷姐,是不是方叔叔,要被调回老家首都工作了。”

      “咦!小海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情我们对谁都没有说。矿上的领导也仅仅知道,我爸被调到某个大城市工作而已。”

      原本小海想说,那还不是以前你告诉我的。但是小海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反而是避而不答的继续问道:“婷婷姐,那么你要跟着方叔叔一起回北京老家生活吗?”

      “这个我暂时还没有想好。我不管怎么样,至少要等我学完美容美发之后,才会静下心来考虑这件事情。”

      “婷婷姐,其实你的家人全都回到首都老家了,你一个人待在我们这里也没什有意思。我想到时候,一定会跟着你的父亲一起回到首都老家的。”

      “可能吧!”

      接下来小海就再也没法继续往下问了,因为,小海知道姐姐方婷这一走,对自己来说,很可能就是永别,今后姐弟再也没有见过面。

      而且在没有智能手机,没有QQ和微信的时代,姐弟两一旦分开,就不可能再有任何联系。

      感到内心十分不舍的小海,只好对邻家小姐姐方婷说道:“婷婷姐姐,不如我再为你唱一首歌吧!”

      于是一曲非完整版张雨生的《大海》从小海的口中唱了出来。

      由于,邻家小姐姐方婷的父亲,十重工作的程序,在10月份之前已经全部完成。而的新的单位要求方婷的父亲方正东,必须在11月1号之前,前往新单位报到。

      因此,留给方正东处理在《大红花矿》家中财产的时间,仅仅只有一个月而已。

      只不过,由于方正东并没有在矿上,制办太多的个人财产的关系。家里的东西,除了一些个人物品,方正东选择打包带走之外。

      带不走的那些家具,则一律送给了小海的父亲。这其中也包括,方正东所住的那套房子。

      实际上,方正东离开《大红花矿》的时候,就只带有了一个人所穿的衣服,部分有纪念价值的小物品。

      方正东所住的房子,则是要等方婷也回到首都时,才会真正属于小海的父亲。

      时间进入十月份以后,国庆节一过。市中心区夜市街附近的烧烤摊,就像是鸡下蛋一样,每天都会增加一两家,其中还包括在夜市街内的临时门店,所新开的烧烤店。

      这样一来,市场竞争加大,行业利润大幅度下降,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当然了,不管怎么样,只要小摊贩们,还能在市中心的大街上随意摆摊。随便搞一个烧烤摊,只要用心经营,绝对会比上班强上不少。

      但是,已经从烧烤摊上赚到第一桶金的小海。自然不可能再以行业利润大幅下降,风里来,雨里去,不确定是因素太多的烧烤摊为生。

      因此小海在时间近入九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留意市中心区大街上的门面房了。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十月份中旬,小海终于在距离夜市街大概三、四百米的正街主干道旁,看到了三间连在一起门面旁贴出了招租启事。

      当小海看到招租启事的那一刹那,想也没想,立即就将三张招租启示全部撕了下来,如同至宝般揣在怀里。

      并且立即就赶往不远处市中心大街上的邮电局,按照招租启示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然后,小海才知道这三间临街门面的房东,竟然是市属某国有企业门面房,三间共计三百二十平方米。

      通过电话之后,对方你方要求小海带着身份证,在三天之内,前往距离市中心区,五公里外的市属某国有企业总部办公室门,签署房屋租赁合同。

      实际上,市中心区正街两边的所有沿街门面房,根本就没有私人房东的什么事。

      只有背街的沿街家属楼,才会有通过家属楼的底层改造而来私人门面房。

      小海是早上八点钟去银行存钱的时候,看到的招租启示。

      随后小海就来到方婷学习美容美发的市职业技术学校,找到方婷说明情况,让方婷请个假,带上身份证跟着自己,一起前往某市直国有企业的总部办公楼,找到相关负责人签署租房合同。

      至于,方婷这边,由于小海早已经将自己想找一个门面,开店的事情告诉过方婷。

      方婷也就没有拒绝,立即就请假,陪着小海去了一趟某市直国有企业总部。

      当早上十点半钟,小海骑着三轮车,带着方婷来到某市直国有企业总部,找到相关负责人之后。

      方婷便按照小海事先她商议好的事项,和对方商议有关门面房的有关租赁事项。

      只不过,关于门面房租赁,对方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相关租赁合同。房租早就已经定在。

      每年四万八千元,每年一交,租赁期为十年,前五年房租不变,后五年房租上调,百分之五十。

      也就是七万二千元每年。合同期满后,乙方有优先租赁权。

      在此期间,甲方享有对该房产拆除重建的权力。若是,该房产拆除重建的话,乙方必须无条件配合。

      重建期间,若在合同期内,甲方将免除乙方在此期的全都租金。重建完成后,若还在有效合同期内,乙方任可按照原合同继续租凭相同面积房产。且重建过程耗费掉的时间,可进行递延。

      另外,为了保证乙方,能够如期履行该合同,乙方还必须向支付两万元的保证金。

      合同期限内,乙方若有违约。将全额扣除,不与退还。若无违约,租赁间满后,乙方不在续租时,可全额退还。

      总之,这一个有些不太公平,且不容商议的门面租赁合同。

      原本,方婷看过该合同,认为房租过高,附加条件太多,不建议小海签署这份租赁合同。

      但是,小海想都没,就让立即方婷签署了这份有些不太公平的房屋租赁合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