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董事长招聘司机

      奎力怒吼着将长矛顶了上去,试图击退眼前的怪物,然而长时间的鏖战已经让这柄坚硬的武器伤痕累累,终于在这一刻应声断裂,骨质的矛头化为不规整的碎片,插入了脚下的土地中。

      焱赶紧屈身上前,猛地跃起从下方攻击敌人,怪物意识到了危险,灵巧的向后倾斜躲开了这下攻击,而奎力则趁机撤出危险的区域,退到焱的旁边。

      奎力和焱疲惫的喘着粗气,眼前的怪物左右晃动着,似乎在寻找下一轮的进攻时机,这种不紧不慢的节奏只有老辣的猎手才能做到。

      焱和奎力难以相信之前发生的事,不过一个时辰前,他们终于见到了一队的猎手,但却是伤痕累累,勉强前行。

      那一瞬间,奎力就感到一丝不妙,赶忙上前搀扶,那猎手就像失去了目标一般,直接瘫坐下来,顾不上休息,拉住奎力:“怪物,首领快回去警告大家,我们杀了一只,但损失……”

      猎手急促的咳嗽了几声,后面的话让奎力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十人组成的狩猎小队,如今已经损失过半,然而还有一只怪物几乎毫发无伤。这不可能,这是奎力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想法。这个位置并没有过于深入丛林,就算是最凶猛的野兽,也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损失。长老的担心难道是对的?

      奎力让他在一旁躲着,他必须要去解决这件事情,搬救兵已经来不及了,而十人的损失是部落难以承受的。必须在这里把问题解决掉!

      ……

      奎力回过神来,一队剩下的四个猎手受伤较轻,所幸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眼前的怪物体型并不大,但速度却是极快,每次的进攻都能通过惊人的速度进行强化,可谓是头痛至极。

      奎力从没见过这种生物,丛林中的野兽往往速度不快,隐匿与力量是普遍的生存法则。这怪物能够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原因就在于猎人们十分不习惯应对这样的敌人。

      奎力握紧手中断裂的长矛,相对尖锐的断口还能支撑他做最后一次的反击。长时间的战斗,他们双方都已经掌握了对方进攻的规律。死角,它瞄准的是死角。这种怪物一旦发现破绽,就会义无反顾的杀过去,这时会维持一种不设防的状态。奎力悄悄示意焱去吸引怪物的注意力,焱快速理解了奎力的意思,缓慢的拉开与奎力的距离。怪物的目光被焱所吸引,紧绷着肌肉,头部微微转动,不放过一丝的机会。

      焱深吸一口气,然后突然爆发,他将矛尖藏在身后,扰乱怪物的判断。这是个危险的决策,在对方猜不透自己出手位置的同时,自己也会难以应对敌人的突然性攻击。

      面对这雷霆一击,那怪物显得格外冷静,它一动不动,等待着焱攻击的那一瞬间。那一刻,就是反击的机会!

      焱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但速度并未减慢。已经近在眼前了!焱忽然间左腿发力,改变自己方向的同时悍然出手,眨眼之间,矛尖从斜下方刺出,角度之刁钻一般很难进行预判。

      没错,焱并不准备直接去执行奎力的计划,他要试着直接击杀这头怪物。斜下方用力的姿势十分别扭,一般很难猜到。但焱还是棋差一招,这怪物并不是靠经验去判断进攻方位的,而是通过观察敌人肌肉变化来确定。

      怪物双腿发力,竟是直接向上跃起,速度比焱出手的速度更快一分。矛尖追着怪物的身体,但就是差那么一小步。半次呼吸的时间,矛头已经力竭,怪物顺势一蹬,踢在焱的后背上,将他直接踢了出去。

      焱不可控制的向前飞出,露出了后背大片的空隙。此时,怪物已经落到了地上,又是一蹬,加速向前冲去,直取要害。

      就是现在!

      奎力突然现身,刚刚在他们缠斗的时候,奎力就已经隐匿在一棵巨木之后。本来看到焱并没有按计划行事,还有些暗暗心急,但现在却恰好出现了完美的时机。

      狩猎的时候不仅要盯着对方的后背,更要留心自己的后背。这是部落世代流传的警示,你的习性终会埋葬你,怪物!

      奎力从死角钻出,插进了焱和怪物的中间,几乎和怪物撞个满怀。他一把抓住怪物的左臂,然后将断裂的长矛刺出,怪物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能任由眼前的危机发生。

      矛头直接抵上怪物的下腹,但和预想的不太一样,没想到这怪物的下腹居然这般坚韧!断裂的矛头不可能给予它致命伤害,怪物右爪狠狠的撕裂奎力的左臂,试图逼他松手,但奎力咬牙用力,反而紧抓着怪物不放,大喊:“焱!快!”

      焱左手撑地,让自己撞在地面上,在面朝怪物的一瞬间,猛地掷出手中的长矛。长矛呼啸着从奎力的身边穿过,然后直接贯穿了怪物的脖子,巨大的力量将怪物带到了树枝上,然后再坠落下来,挣扎了两下后便一动不动了。

      奎力和焱都喘着粗气,汗水止不住的留下,打湿了脚下的土地。奎力靠倒在一棵树上,左臂伤口深可见骨,血液止不住的往外流。他勉强扯下身上的兽皮做了简单的包裹,只是效果不佳,血液很快将其渗透后向下滴落,隐约将脚下的土地染成深褐色。

      奎力松了口气,对焱道:“或许,长老他是对的。我还是错判了形势。嘶……这太不寻常了。”

      焱没有说话,他自认为能够单独面对丛林,但显然他太天真了。他看着眼前的尸体,又想起之前的奔兽,速度、体型、力气,拥有这些超群力量的生物,依然躲不过死亡,也会在面对更加强大的力量时灭亡。那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长盛不衰的力量?

      二人各自思索着,都不再言语,也不用担心会不会有其他野兽突然袭击,因为越是强大的野兽,其周围的危险反而越少,筋疲力尽的二人也确实需要休整一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