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荔枝丝瓜香草向日葵小蝌蚪

      万物皆有梦境,不论凡夫俗子,或是仙鬼妖魔,亦或花草鱼牲。

      而你,做过什么样的梦?

      有没有什么梦让你想回忆却回忆不起来?

      又有什么梦让你想忘记却忘不掉?

      如果你有机会可以侵入梦境,甚至篡改记忆,你,又愿意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晓庄观,玉竹峰,藤草阁内,一张八仙桌上放着几张青色符箓,一个蔫了吧唧的大萝卜,外加一个七八个月大的婴儿。

      李云谷盯着眼前的一切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这一切,还要从昨天晚上那个蹊跷的梦境说起。

      梦境之中,大雾笼罩晓庄观玉竹峰,李云谷在雾中穿行。

      “这凝露草平日里采一采也就算了,就连夜晚做梦也得跑一趟,这梦讲给师父怕不是要给我开表彰大会了。”

      走着走着李云谷突然停住了脚步,发现自己可以控制梦中的身体了。

      “这就是在梦中有了神智的感觉?”

      若是换做晓庄观灵渺峰中的弟子自然简单,但对李云谷这种对梦道一窍不通的人来说,事实有些难得了。

      “梦境不稳,说不定什么时候美梦就结束了。落霞峰澡池我来了!师姐们等我!”

      想到这里李云谷不再耽搁,一头扎进竹林之中。

      走了没几步,李云谷就发现路不对了,自己竟站在一个从没打过的空地上。

      “不对啊!不会错啊!得赶紧找路,难道还能把这师姐们亲密接触的大好机会放弃了不成?”李云谷一边盘算,一边转动身形寻找新的途径。

      “师侄留步。”

      一个男声在沉寂的竹林中响了起来,给李云谷吓了一跳。

      他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大雾弥漫他有些看不清楚,但感觉似乎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拨动竹林,朝着他这边走来了。

      虽然是在梦中,但这三更半夜深山老林,要说他李云谷一点也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到他看清此人的相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师叔?”

      面前之人面如白玉,剑眉星目,青衣白袍,发髻盘于头顶,一只白玉簪子横在发髻当中,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

      喊住李云谷的人正是晓庄观灵渺峰的掌峰玄玉,但是两年前外出云游,音信全无,不知道今日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我与师叔短短几面之缘,为何他会在我的梦中?看他仪表不凡,姿色上佳,难不成我……混蛋,这不可能!”李云谷脸色不太好看,黑着脸等面前之人开口。

      “你听好了,等下醒后你再来此处,空地之上凡所见之物皆取回你的住处,我的元神就在里面,切勿让人发现。你可听懂?”玄玉丝毫没有客气,开口把事就说了出来

      “有事求我?我现在没空啊,醒了的事你醒了再说吧,竟瞎耽误我功夫。”说罢李云谷转身就要走。

      玄玉好像早知道他有如此反应,左手青光乍现,李云谷的身形一滞,抬起的腿死活也卖不出去了。

      李云谷发现身体不受控制,一时间又惊又怒,但他联想到玄玉的身份,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这人入了梦了。

      李云谷心思一闪而过,连忙话中语气一变,郑重其事地说道:“方才弟子入梦尚浅神智不清,胡言乱语还望师叔不要怪罪!”

      玄玉缓缓走到李云谷身前上下打量一番,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才开了口。

      “灵根被毁,仙缘已逝去,偏偏遇上你,这就有些头痛了。罢了,明日记得来此地把我交代你的事做了就好。”

      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处事原则,李云谷还是打算试着拒绝一下。

      “师叔,此等大事我一个蠢笨弟子恐怕难以胜任,不然你另寻他人?掌门他老人家肯定想你想的不行了。”

      玄玉听完“哈哈”大笑,突然神情一凛笑声戛然而止。

      “手!”话音一落,李云谷的左手僵硬地弹射到了玄玉面前。

      李云谷心叫不好,求生欲霸占了他的神智。

      “师叔别动怒,师侄懂了,明天我就来后山石台,把看到的都拿回藤草阁,保证不让任何人发现。”

      看到这阵仗李云谷表情突然认真了起来,两眼放出真挚的光芒,吐字清晰有力,生怕这位师叔看不到他诚恳的态度。

      玄玉好像没听见一样,右手一翻,手里多了一把墨绿色竹尺。

      “啪”。一声脆响在竹林中回荡开来,墨绿竹尺断成两截落在地上。

      “这是给你目无尊长的教训。”

      李云谷这一下被打的痛入骨髓,痛感和现实中一样真切,奇怪的是这么剧烈的痛楚并没有让他在梦中惊醒过来。低头看向自己的掌心,一个红彤彤的肉馒头在手心里鼓了起来,丝丝细汗渗出额头。

      玄玉没有理会李云谷的反应,右手隔空画符,符成之后说道:“此符是引路符,我在此处留了几张,待到明日子时入梦来见我,我从不亏欠别人。”

      不等李云谷再说什么,玄玉直接右手一挥,李云谷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原来是一场梦。这梦也太惊悚了,真是活见了鬼。下次睡觉之前一定要调整好姿势,不然下次这个男人怕不是要骑在我身上了。”

      李云谷尴尬一笑,躺下准备继续睡,突然感觉左手好像攥着个什么东西,轻轻一捏那痛感直接席卷全身,眯着眼睛往手心看去,肉馒头!

      藤草阁内,李云谷看着这堆刚取回来的东西犯了愁。

      “师叔说他的元神在这些东西里,可是没说哪一个啊!只能用排除法了!”

      这几张符箓就是师叔提到的引路符,李云谷直接放在一边,排除在外。

      “这孩子也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只是这绿底红花棉布包裹,有些霸道,直接排除有点草率,先待定。”

      李云谷一把拿起那个蔫了吧唧的大萝卜,仔细一看大惊失色。

      要说他自幼长在藤草阁,不要说一般的药材,就算是天才地宝也见过不少,没想到在这大萝卜上走了眼,细看之下竟然是一颗三四斤大的芝雪参。

      “天才地宝,神光内敛,没错,就是你了!”李云谷看得两眼放光一阵激动,一把就将大萝卜按在了太师椅上,跪地便拜。

      “玉竹峰云子辈弟子李云谷,拜见……”

      “师叔”二字还未出口,只听“咣当”一声,断尺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再看向那棉布包裹,里面的婴儿怒目圆睁,一脸愤怒地看向了李云谷。

      “有人在吗?”

      一声浑厚粗犷的女声打破屋内的尴尬,李云谷从地上爬起来,把太师椅上的上婴儿放到床上,开口说道:“师叔,麻烦您老人家千万别出声,真是发现了屋里藏了一个孩子这山门我肯定是混不下去了。”

      说完又拜了一下,看着婴儿两眼无神又要睡去,手忙脚乱地把桌上的物品收到床铺底下,才放心地出了屋门,快步走到前院。

      “云谷师弟,你在里面磨磨蹭蹭干嘛呢,是不是又再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说话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妇女,说是妇女一点也不为过,一身仙气十足的淡紫色绸缎衣裙被她穿出了中年发福的味道,正是落霞峰的林妙柔。

      李云谷压制住内心的慌乱,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开口道:“妙柔师姐真会开玩笑,这玉竹峰上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那可说不好,玄清师叔远游在外,你一人看守这玉竹峰,恐怕藏个吞金兽也是无人知晓。”

      李云谷心里叫苦:“哪里只是区区吞金兽这么简单,刚才那一眼瞪得我神魂都不稳了。”

      不等李云谷张嘴说什么,林妙柔皱着抬头纹接着说:“不和你扯了,我奉妙璇师姐之命,把她前几日预定的凝露草拿走。”

      “完蛋!”李云谷听罢心头一沉。

      本来李云谷想的是先取了师叔的元神,再去朽木崖的崖壁摘凝露草,万万没想到师叔的元神在婴儿身上。待到他把婴儿放回藤草阁之时,这天光已经大亮,凝露草不可再采,只得等明日。

      “这……哈哈……其实……凝露草的事……”李云谷心虚地看向林妙柔,有点难以启齿了。

      林妙柔看他知道事肯定是出了岔子,拔出鼻孔里的手指,额头上的抬头纹就拧成了一个“王”,张嘴咆哮了起来。

      “师弟你支支吾吾什么意思,凝露草呢,你是不是偷懒没有去!”

      李云谷手心都出了汗了,往裤腿上擦汗,肉馒头和裤子摩擦的一瞬间犹如醍醐灌顶,计上心来。

      林云谷换上一脸愁容说道:“不满师姐这草我今日确实没有采到,但却不是因为我懒!”

      “哦?”林妙柔有些疑惑,示意他继续说。

      “你只知道崖壁上有凝露草,却不知崖壁还有一颗紫心树!我知道师姐你最喜欢紫色便上树去采,只怪我分了神,满脑子都是师姐你收到花开心的样子,脚一滑从树上跌落结果搞得这般狼狈!伤成这样没办法下到崖壁,请禀告妙璇师姐责罚我吧!”

      李云谷摊开手掌伸到林妙柔面前,一个胖嘟嘟的肉球露了出来。

      李云谷说话时偷眼看向林妙柔,看到林妙柔一闪而过的小激动,知道自己得逞了。

      “哎,云谷师弟你这又是何苦呢。”林妙柔叹了口气,把挖完鼻孔的手指在裙摆上擦了擦,似乎有些为难地开了口。

      “也怪师姐我,这般倾国倾城、貌美无双,你终日茶饭不思魂不守舍地想讨我欢心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能误了妙璇师姐的大事啊,妙璇师姐等着这草炼丹呢,你怎么能因为我就给耽误了呢!”

      林妙柔继续幽怨地说道:“更何况你这灵根尽毁,仙缘已逝,虽然小有几分姿色,但也不可能配上我啊!今日之事,你切勿告诉他人。”

      “这女人废话还真多,要不是落霞峰的那个大师姐我惹不起,我才不会在这里听她云里雾里扯淡。”

      李云谷心里这么想,脸上却装出失望,惋惜地和林妙柔说道:“师姐话说得这么明白,我也不是不懂事的人,我会把对师姐的这份感情埋藏在心底的。但是大师姐那边如果责问,我如果不如实回答的话……”

      “大师姐那边我自会处理,明日我再来取凝露草……不,我还是让其他人来取吧。对你对我都好!”

      望着林妙柔蹦蹦跳跳离开的魁梧身影,李云谷仿佛置身于一万匹奔腾的草泥马之中,随后布满黑线的脸色又浮现出了一丝不甘。

      “可恶,要不是当年灵根被毁,再加上我体内的那只噬灵梦魇,我才不会让别人这般看不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