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版电影在线看

      第二天,李善忖是被老屋后山坟头蹦迪的喜鹊吵醒的。

      卸下手臂粗门杠,拉开三米三高的木门,李善忖抬脚跨过门槛,走到院子洗漱。

      老屋靠山而建,坐北朝南。

      整修一新的水泥院子,伸出一条两米宽水泥主路,笔直向南六百多米后,被两人高铁丝网拦住。

      主路又左右生出七八条水泥小路,加上四周铁丝网,把院前六十多亩地分成网格。

      网格里是一百二十多个温室大棚,半亩一个,长着半尺高的韭菜。

      纯金草莓通过老何介绍的专业人士出手,换了1200多万。

      整修老屋,租地建大棚和配套设施,加上院子里的奥迪Q7,钱已经花得差不多。

      李善忖提刀走进编号为1的大棚。

      一夜过去,半尺长韭菜果然高了一寸,绿油油的散发着清香,让人精神一振。

      李善忖割了一大把,拎着走进蓄水池旁的自动化真空包装车间,很快提着一大袋半斤装韭菜出来,放进后备箱。

      院子大门自动分开,奥迪慢慢溜出去,靠山沿河经过七八户从未冒起炊烟的人家,又过了红岩溪桥,停在镇上一家顺风代办门口。

      李善忖下车,数了二十包韭菜,进门。

      到魔都88的快递费,照旧让老何到付。

      包邮?

      完全不符合老中医世外高人身份。

      李善忖把两万退给老何,发微信道:

      “韭菜已发,老中医不收礼,说你是有缘人,送十斤结个善缘。”

      老何又是秒回:

      “下个月呢?”

      “结缘价69一斤,不包邮。”

      “……”

      过一会儿,老何才回道:

      “老神医真幽默。”

      然后转账一万,预定一年的量。

      李善忖收下钱,默默召唤出液晶屏幕。

      宿主:李善忖

      灵泉:Lv1(0/1)

      容量:58ml/100ml

      特殊植物:无

      普通植物:韭菜,原味,

      普通植物:……

      普通植物:……

      ……

      和刚才提刀进大棚相比,韭菜总重量少了7公斤左右。

      这是韭菜离地的缘故,哪怕连根拔起再种进土里,重量也不会增加。

      重新埋进土的韭菜,会在七天后枯萎,保存期还不如随便放着。

      灵泉容量一直缓慢增加。

      今晚8点就会变成100毫升,刚好是昨晚倒进蓄水池的时刻。

      这是两个多月,频繁实验得出的结论。

      唯有这灵泉Lv1一栏,数字至今还是零,摸不到任何头绪。

      李善忖,也不着急。

      乡下生活淡如水,镇上看不到几个人。

      李善忖慢悠悠过了红岩溪桥,刚右拐上回老屋的水泥路,斜刺里杀出一个程咬金。

      一辆白颜色的车,突然从路边一扇大门冲出来,近在眼前。

      李善忖条件反射就想刹车,却又在电光火石间换了油门。

      只听嘭一声响,白色车头左偏90多度,滑行一段距离,被路边电线杆挡住了。

      奥迪车身向右一偏,被撞离水泥路面。

      车头朝着二十多米高的斜陡坡跳下去,俯冲向红岩溪。

      精神高度集中,眼睛死盯前方,左脚用力稳住身体,右脚刹车一阵松一阵紧,配合双手紧握的方向盘,调整车头方向。

      李善忖使出浑身解数,才找到一条相对安全线路,把奥迪刹停在铺满鹅卵石河滩,距离深绿色水面已不到一米。

      车挺稳后,李善忖只觉汗水打湿了背心,双手双脚不停颤抖,浑身无力趴上方向盘。

      还好没翻车。

      还好是枯水季节,要是涨水——

      李善忖不敢去想后果,好像听到了早上后山喜鹊叫声。

      很快,虚幻照进了现实。

      一个喜鹊喝高般的尖叫声从岸上传进李善忖耳朵:

      “姐你快来!我把人撞下河,死了!”

      李善忖:“……”

      确认没受伤,李善忖才推开车门,手脚并用沿陡坡爬上岸,回到事发现场。

      四周除了背对自己,瑟瑟发抖的女司机,一个鬼影都没有。

      嘿嘿嘿——

      光天化日,三年起步。

      老子从来不打女人,更何况背后偷袭?

      李善忖笑笑,看向白色车辆。

      新款奔驰c200L,车头撞上电线杆,保险杠陷进去一点,副驾驶车门凹进去一点,车灯都没碎。

      咳咳。

      李善忖用力咳嗽了一下。

      听到动静,肇事女司机转过脸。

      李善忖心脏猛跳几下。

      过分了啊,持靓行凶?

      李善忖甩甩头。

      然后关心起女司机身体安全来。

      小姑娘扎一个单马尾,除了额头微红,白色卫衣被安全带勒出一道深印,其他倒也没事。

      不过盯着人家小姑娘,实在不礼貌。

      李善忖又把目光移到新款奔驰,脸上露出疑惑表情。

      车灯,改大款了?

      女司机一直紧紧捏着手机,见李善忖举止还算正常,才松口气道:

      “你……人没事吧?”

      “没事。”

      小姑娘身后是废弃的红岩小学,大门早被偷了,水泥操场半尺高杂草,被压出一大片凌乱的胎印。

      李善忖微微一笑:

      “练呢?科目几?”

      小姑娘下意识接口道:

      “科目三,你听我解释,我真把刹车踩到底了,可我挡住脸后,它还是biu一声冲出去,这车它自己有想法……”

      李善忖猛抽一口凉气,无比庆幸今天叫醒自己的是喜鹊。

      要是乌鸦——

      饭再也吃不上,先不说。

      家里一柜子变形金刚,可怎么活啊?

      李善抹掉额头冷汗,苦笑道:

      “叫家长吧。”

      家长来得很快。

      李善忖刚看清楚就瞪大了眼睛:

      “姜红鱼?”

      “李善忖?”

      “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异口同声,四目相对,呆住了。

      小姑娘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从姜红鱼身后跳出来,左看看,右瞧瞧,问道:

      “姐,你们认识?”

      姜红鱼笑道:“青鲤,这是你三寸哥,小时候他还抱过你。”

      “原来是青鲤啊。”李善忖眼神落在小姑娘白色卫衣的深印上,笑道:

      “一转眼,这么大了?”

      “原来是你!”

      姜青鲤一把掐住李善忖的腰,气呼呼道:

      “终于逮住你了!说,为什么趁我睡着脱我衣服?”

      “痛痛痛——你松手!”

      李善忖眉毛揪在一起,脸变成了苦瓜:

      “谁叫你拧我擎天柱脑袋?”

      “这就是你在我身上画乌龟的理由?我才三岁啊,你个禽兽,你还拍照!”

      “我警告你,别咬人啊,啊——你属狗的?”

      “我属蛇,咬死你!”

      “你姐也画了,是她拍的照……”

      “我不信,有种你别跑!”

      “噗嗤——”

      姜红鱼抬手掩住嘴,眼里亮晶晶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