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卡犬图片

      我想这就是遭受遗弃的眼神吧,实在忍不住再盯着这龙形的眼睛看。这龙形从瀑布往下侵入之时,到底对我们有没有恶意,我们至今都没有搞清楚。

      可能出场方式非常重要,这龙形的出场方式确实是太迅雷不及掩耳了,让人没有时间斟辨它的来意。或许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世界里面还有别人,它可能早早地就丧失了世界还有其它物的概念。这就是被遗弃后的悲哀。

      龙形你是仙元的劣性,这是你的命运。

      “你真可以。”山无神说。

      云不仙知道山无神是对自己说的,便谦虚地回答说:“哪里哪里,这是你一钉子下去的结果。”

      这话虽是谦虚之说,但是一下子逗乐了所有人。

      而我虽然也开心,但是还是得问大家一句:“我的那股力量还未回来。”

      大家相互看看,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而云不仙却挑明了说:“你说的是‘躁气’?”

      说实话“躁气”一词真的不太好听,但是它就是“躁气”,它的扰动性在创仙境已经见识,尤其是在那里的藏书阁,显现得更是淋漓尽致。而在善劫界,那更是算惹了无心之祸,打开了落遗界各位元老们封锁在虚空境的劣性大门,导致无数的野兽出现,这才有了仙尊的帮助以及来到创界之初。

      这或许是我身上的“躁气”第一次离开我。当然它自然是我第一次能够见着它幻形,第一次感受到它,这才刚刚经过三次清洗。

      我说:“让它淘气一下吧。”

      话虽这么说,但事实是只能如此,因为我不但不能控制,而且它离开我的身体后就连最基本的对它存在与否的感觉都没有了。

      我们正商量“躁气”呢。而此时空中却传来一阵呼啸,一般这种声音都是来者不善。山无神已经握紧拳头,准备迎战。经过这次战斗,大家的敏锐性都有所提高。

      而后一股剑气袭来,但是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威胁之气,倒是有股冷冷的杀气向躺在地上的龙形袭去。

      我隐约感觉有些不妙,说:“莫非这是‘躁气’给这龙形动了杀心。”

      定然是“躁气”来袭,我们如何招架,即无法阵相抗,也无形兵相抗。

      “不能杀它!”我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大家还在讨论,千刃剑已经逼来,对准的正是龙形。情急之下,我只能大呼,可是这千刃剑形并未收手,看来它是“躁气”幻形。

      我继续喊:“即以生,何以毁!”

      “即以生,何以毁!”他们也争相地喊。情况已经非常危急,千刃剑几乎要触及龙形了。我眼睛一扫龙形的眼睛,它还是一副无辜的忧郁。于是我闭上了眼睛,因为我发现我并不能阻止事情的发生。

      “好样的!”云不仙大呼。

      我甚是惊奇地睁开了眼,却还能看见事情转机的后半场,只见一根泥钉从龙形的前腿上部挑出,而参与挑物的工具竟然就是那把千刃剑。

      我从心底不由地也说出了三个字“好样的”。

      这变化着实有些快,短短一闭眼一睁眼的时间,一股杀气转而为一股暖流。

      即以生,何以毁!多亏了这六个字,此刻这六个字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一念天堂”的钥匙。

      这颗泥钉抛向空中,却也失去了原来的形态,竟然也能突然一爆。

      这四处散射的过程中,龙形已经起身,看来这泥钉对它的伤害太大了,没有了泥钉的束缚,它腾空,稍作欢愉的形态,在空中滑出几道曲线,像彩带一般,而后消失不知去向。

      在龙形腾空之时,这泥钉也没有闲着,向四周散去是爆渣,落在地上,长出了藤蔓,结出了果子。

      果子相貌平平,却有七彩。

      “这是刷了彩虹漆吧!”云不仙说。

      水少灵没等大家说,就已经跑了过去,摘下了一个。

      她拿在手中说:“这么漂亮的果子,应该叫‘七彩果’才对。”

      “‘七彩果’‘彩虹漆’这些名词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过。”山无神说,“云不仙……我跟你说,这水少灵说‘七彩果’那是因为这果子上真有七彩,但是你说彩虹,难道你见过彩虹?”

      这云不仙听见山无神问这种问题,觉得靠嘴解释并不过瘾,还是实际演示最为有趣。于是云不仙找了找太阳的方位,但是这里怎么会有太阳,万物皆空的一个地方,虽说是水界,可是连水的基本幻形都得靠水少灵与山无神的帮助。

      “想看彩虹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云不仙说完,然后往山丘顶端方向一扫,一拱彩虹随即出现,彩虹的两端架在两朵云雾之上。

      “你还真有两下子。”水少灵走到云不仙前边说,用手抚摸着它的头部,这彩虹自然是小女孩喜欢的东西。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泥钉竟然能爆成果子。”山无神竟然拿着一颗泥钉在手上把玩,而后抛在空中,一击即爆,如散弹似的泥渣,并没有如期地变成果子,更别说七彩果。

      云不仙还以为它中了邪,因为这泥钉是山无神自己的,对它的熟悉程度自然无需多讲,可是它却拿着所熟悉的泥钉,一次次击爆。若说是生闷气还说得过去,可山无神根本就没有女子柔软的一面,它动不动就是操控山泥,简直就英雄爆了。

      “你是泥钉多了?”云不仙说。

      山无神一本正经地说:“泥钉?哦,这东西我用之不竭取之不尽。”

      却哪里知道云不仙的意思,云不仙其实只是提醒它别这么无聊罢了。

      “你说为什么我不能把它爆裂成果子。”山无神终于把自己的疑惑说出来了。

      “想必是泥钉刺伤了龙形的缘故,自然沾染了龙形的某些东西。”我说,从逻辑推理中解释了这其中的奥秘。

      “说得没错,据说龙之血乃神物。”云不仙敏锐地说。

      水少灵仔细地端详着摘下的这个果子,本以为就是个果子而已,不管好看与否,自己喜欢就行。但此刻听了大家讲述了这么多,又觉得有些后悔,原来这果子这么神秘,不由得心生敬畏,所以后悔摘了它。

      “给我看看。”山无神从水少灵手里夺走了果子。面对山无神粗鲁的举动,水少灵开始是有些生气,就担心这粗鲁的山无神一握拳就把它给捏碎了。

      山无神不仅粗鲁,而且它一出场就已经被扣上了丑的帽子,它的泥身、泥腿、泥牙,尽管颜色有略微的差异,但没人会认为这里面还能装扮出什么美。更何况它头顶这绿,那是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丑。若不是它那能够使出粗暴的泥柱与泥钉,眼下一定是大家笑柄。

      “你是说这里面有龙血。”山无神头脑确实有些简单。

      云不仙紧接着反驳道:“难不成里面还有泥钉?”

      逗得我与水少灵都笑了,不知道它们两个想干嘛,就一个果子嘛,有什么大惊小怪,里面有什么有这么重要吗?就当是无意中在地里发现了一个果子嘛。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随大家的心就好啦。我心里着实为他们的好奇心堪忧,因为即使知道了其中的奥秘又能怎样?难不成那龙形还会来。

      “别!”水少灵第一个惊叫道。原来她一直盯着山无神的一举一动,心里还是放心不下这山无神的粗鲁,结果还真发生了她不想看到的事情。

      只见山无神另一只手往果子上一拍,随着双掌拍出的声响,也像是同时在我们的胸脯拍出了一掌,让我们异口同声地随水少灵惊呼了一个字“别!”。

      “什么别,我不把它吃了,算是看在你们的面子上,也是对这果子的莫大尊敬了。”山无神不知道哪来这么多歪理。

      但是这一掌下去,除了“啪”的一声外,还有一些变化,其中果子肯定已经碎了。而在山无神的指缝与掌缝间,喷射出美妙地流光溢彩,并非散射或直射,而是像带着音符一般,跳动着、缓慢地向四周浸染,很快大家就都浸染在这色彩之中。

      “确实是七色!”山无神沉寂了许久,说出了一句鉴定性的话。

      “太美了!”水少灵边说边用手去捧这些色彩。

      一捧色彩……两捧色彩……每一捧都不一样。也只有这带有音乐旋律的色彩,才能这样计量,这样的美,这样的贴心。

      “哦……噢!”云不仙嘟噜着嘴,它无比地羡慕这些色彩,因此由心而说:“若我能使出这种带音乐跳动感的色彩就好啦!”

      云不仙随境而动,在这色彩中旋转起来了。原来彩虹不算什么,现在在它的眼里,彩虹充其量就是一阵彩色拱桥,而眼前的色彩,才是色彩之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源源不断的色彩律动。

      我倒不至于这么浮夸,虽然也是非常喜爱这个环境,但有时候太过美好,也会有些伤感,因为景再好,少了人,那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的。

      “冷姑娘在这里,一定也会很喜欢的。”我自言自语。

      “原来钟明想冷姑娘了。”云不仙耳朵真尖,几乎连我自己都听不清的话,竟然被它听见了。

      我知道被它听见了,准没好事。这不一句笑语过后,它竟然拍出一团云雾向我击来,它击出的云雾,我自然不用躲闪,没有任何杀伤力。而这云雾撸起的色彩,惊艳无比。

      我只感觉一团律动的色彩往我的脸上,眼睛里钻。

      “果子呢?”山无神张开手,惊讶地说。

      原来它一掌下去,这果子竟然连一点残渣都没有留下。

      “云不仙,你搞什么鬼!”我赶紧双手使劲扒拉这团色彩,而结果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这些色彩还是往我的脸上与眼睛里面钻。

      “大家快看钟明。啊哈哈……”云不仙笑得快合不拢嘴了。

      这样水少灵、山无神就都站到我的前边,看我出糗的样子。

      “这就是一张大花脸呀。”山无神说。

      “好大的一张花脸!”云不仙拉开嗓门说。而水少灵却只顾着笑,小女孩有笑声常伴就是最大的富养。

      我实在看不清路,也不知这云不仙使了什么阴招,让这些色彩都缠着我了。但我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去求饶,于是我凭借这记忆,大概知道在我的哪个方位,还有些七彩果,我准备也去摘个果子。

      这两三步的事情,很容易就办到了,我顺手就摘下两个果子,每个手掌藏了一个。而他们只顾着看我出糗,看我东倒西歪踉踉跄跄地行走,各个笑得不成体统。

      “云不仙……云不仙!”我不方便过去,所以就喊它,招手让它过来。

      这云不仙以为我叫它过去,求饶,便一下就跃到我的身边,而后说:“求饶就早说呀,啊哈哈,笑得肚子都痛了。”

      “我让你求饶。”我的话音刚落,就把手中的果子使劲一捏,碎在了掌中,然后赶快往云不仙的脸上抹去。

      尽管我看不太清,因为我脸部及眼睛的色彩还是很多。

      但我从山无神与水少灵的再次高涨的笑声中,可以猜测出,我已经得逞了。

      “你干嘛?”只听见云不仙远去的声音。

      云不仙中招后,就往空中狂跳,身体拖动的尾彩在空中滑出一些优美的线条。

      山无神中指与食指一合,伸进了嘴里,吹了一声口哨,说:“彩带舞!带劲!”

      水少灵看着山无神的举动,后退了一步,自言自语地说:“没想到这山无神还有点匪气。”

      我其实早有计划,则山无神一发出声音,我就慢慢地摸了过去,而后也轻轻地叫了一声“山无神”。在山无神回答的时候,我马上把手中的果子往它脸上一磕,再一抹。而后只听它尖叫一声,也跳到了远处。

      报仇后大快人心的感觉就是爽,只可惜我的眼睛前面的色彩还没有消散,不能看清它俩滑稽地表演。但是水少灵的笑声足以诠释一切。

      “让一让,让一让,吵死了!”我没有听错,是有一个别于水少灵的声音出现。而后竟然往我的鞋子上借了一力,一下跳到了我的肩上,最后到了我的头顶,而后往在我的眼前一抓,我算是眼前一亮,什么都看清了。

      远处那云不仙还在进行彩带表演,而山无神的表演就更加精彩了,它是刚中带着柔,一会一泥柱往天上长去,彩带自然也随之缠绕;一会又泥钉四射,丁丁点点地在空中射出一些彩圈。

      “这两个家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呀。”我指着远处对水少灵说。

      “这两个家伙,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了。”水少灵一直是笑不拢嘴,喜欢可是对宠物最高的评价了。

      这水少灵就是来收它俩的,否则我哪有这耐心陪这两个家伙玩耍。

      “你那下巴还有一点。”我差点忘了我头顶还有个东西呢。

      伸手之际,这东西已经跳到我的手上。

      “嗨哟!什么东西!”我本想甩掉,却像黏住似的。

      水少灵说:“别甩它,你不觉得它就像那个七彩果吗?”

      我把手端好,仔细看了看,个头是肯定不太匹配,成鼠大小。但是外观确实是披着七彩的外皮,我的眼睛已经色彩疲劳了,刚刚并没有留意它的特别。而这么看来还确实是一只特别的果子,这么小的身体,它的眼睛、鼻子和嘴就显得非常精致,且折射出的光点更加聚焦。形态上也与那果子有几分相似,没有脚,但是有手。说是手,其实却细如鼠爪。

      它伸手就向我的下巴爪来,斯拉一块手掌大小的色彩塞进了它的嘴里。它咀嚼着,腮帮子渐渐鼓起。而后它又跳到地上,把藤蔓上的果子一个一个地往嘴里送。

      就那么点大的嘴,也不知道它怎么装得下那么些果子,一口一个,咀嚼得非常快,而后坐在地上,像吃饱后坐着休息一样。

      “咯!”一个响嗝,喷出了一个彩虹泡。那模样真是个小滑稽。

      云不仙与山无神也活脱累了,飞将过来,那脸上残留的色际还有好多。

      我笑着说:“我来帮你们清理清理吧!”

      “走开!”山无神怒道,但是丝毫没有吓着我们,因为滑稽过后,就再也没有那个威信了。

      而在我之前,这果子模样的小家伙竟然又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山无神的肩上。“斯拉”一大块,“斯拉”一大块,只顾着往嘴里塞。又是满嘴的彩虹色,还时不时吐着彩虹泡。清理完山无神,又去清理云不仙。

      “这家伙是谁?”山无神边说边挤弄着眉毛、脸型。从来没见过山无神这么在意自己形象过。

      “不知道呀!”我回答道。

      水少灵却没有在意我们讨论的事情,来到云不仙的跟前,把那小不点捧上了手心,说:“小不点,你真了得,这么会,把所有的七彩果与我们身边的色彩都给吃掉了。”

      这时山无神走近藤蔓一看,确实如此。七彩果一个都没有了,身边的色彩以及钟明身上的彩团全部消失了。

      “呃!”这小不点又是一个饱嗝,外加一个彩虹泡。

      “我不叫小不点,我叫果无名!”这家伙在水少灵手中竟然出声了。

      “哇!你会说话。”水少灵可高兴坏了。要说云不仙与山无神是她的宠物,那么这果无名,就可以称为她的小玩偶。

      这小姑娘可就真够赚的,被洗出来的小家伙都可以成为它的玩伴。那山无神不仅可以当她的玩伴,还可以当她保镖。

      “果无名……果无名!”云不仙叨唠着,“原来对钟明进行的第四次清洗,得到的竟然是这家伙。”

      这龙之血配上泥钉,生出了七彩果,而后这果子的色彩钻入了钟明的体内,诞生了果无名,着实出乎意料。

      “钟明,你的身体里真是包罗万象呀!”云不仙说。

      “包罗万象还不好吗?”我笑着说,“眼下是越来越热闹了,有多少就洗多少出来。”

      我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若不是仙尊说要释放出我体内的“躁气”,而后让我能控制住它,不然我才懒得来这里。

      人若是没有经历,就根本不知道珍惜。现在我觉得陪冷姑娘到落遗界也是一种错误,而后培育粮食更是如此,世界上的大事千千万,世界上能够堪当大任的人也千千万,而我只要与冷姑娘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

      雾山是没有退路的,人生何尝不是。

      山无神说:“你试着控制一下你体内的‘躁气’,看看能够操控。”

      山无神的提醒倒是关键,水界——其实现在应该还处在水界——清洗过后,这“躁气”算是现了原形,但是我并不能操控,若是此次清洗我能操控了,那就意味着我已经顺利完成任务,可以回去见冷姑娘了。

      我想起与冷姑娘离别之时的那句对话——“我等你!”。

      千言万语怎么都抵不过这三个字,做到了,那这个“等”就是千金难买的字。

      操控“躁气”,我毫无武术功底,法术功底,简直是无从下手。不过倒是让我想起了幽兰花灵,在那里虽然没有超然的法术,但是已经有超然的领悟,连原水都被悟出来了。想必这可以给我操控“躁气”一点提示。

      “水非水,为原水!”这是幽兰花灵传授的原水法理,而最后我也领悟到了,就是滴入心田的泪水为原水。想必操控“躁气”应该是从心入手,以心驱之,方能随心而欲。

      我试着感应一下体内的那股力量,这意识一放在“躁气”上,马上就感觉到体内有股力量,时而强大,时而弱小,时而轻柔,时而急湍。

      “别乱动,安静点。”我试着用心与它沟通。

      刚开始它好像有点感应,这让我兴奋不已,这样代表着它能够感应到的心声。但是也就是那么一小会,片刻之后,它又调皮得没有规律了。

      “失败,还是控制不了。”我失望地对大家说。

      大家听我这么一说,失望地把目光都投向了果无名,因为它是在没有换地界的情况下清洗出来的,那么接下来的清洗到底该如何入手,没有头绪,江郎才尽。

      果无名见大家都看着它,有些害羞,竟然一跳,就跳到了水少灵的衣兜里,而后探出个小脑袋,偷看着大家,这些举动着实稚气可爱。

      山无神也是童心未泯,看见果无名往水少灵兜里一装,还藏起来了,于是伸手就去掏果无名。果无名见一只手粗鲁地伸了进来,虽然有些害怕,但是水少灵的兜里是没有退路的,那只能往外逃,它一下就跳到山无神的手臂上,沿着手臂往上,一路逃窜到山无神绿毛头顶,而后果无名用力撕扯山无神的绿毛,以解心头之恨。

      山无神哪里知道这小不点这么调皮,而且下手忒狠,这头发扯得山无神嗷嗷直叫。

      水少灵笑着说:“对,用力扯,看它还敢不敢抓你。”

      山无神听见水少灵这么说,马上意识到大家误会它了,于是说:“我没那意思……”

      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到一半,马上就被果无名的一巴掌往脑门一拍。原来果无名也会法术,这一拍,山无神脸上就布满了彩团,挡住它的视线、鼻子、嘴巴。

      呛得山无神直打喷嚏,而后说:“我只是想逗一逗它,看它挺好玩的。”

      果无名还是没有要放它的意思,但是水少灵给果无名使了个眼色,这时果无名才收了山无神脸上的色彩,而它自己也跳到了地上,嘴里吹着一个个彩色泡泡。由于它没有脚,走路也就只能蹦蹦跳跳的。它一边吹着彩色泡泡,一边跳着转圈圈。

      仙元着实了得,当年拍出的三股气旋,竟然能幻化成形,与其成为四元执掌创仙境。而我就显得弱爆了,现在到了创界之初,占据了各种天时地利,而发现我自身体内能够幻形的倒是不少,可是真正说得上成品也就是水少灵,可是她仅仅幻了形而已,对修炼、法术,或者说掌控着某种力量,她是一概不懂。与我一样,弱不禁风。其它三个,除了山无神已经显现出一些本事了外,另外的基本属于卖萌的。

      “果无名,你除了会彩色泡泡外,还会些什么?”我期待地问着。

      虽然刚刚它就是用彩色泡泡,治服了山无神,但是我相信那是山无神手下留情。

      “你别小瞧我的彩色泡泡。”果无名自信地说。

      “小不点,别乱说,快回我的口袋。”水少灵怕它惹事,圆不了场,所以准备给它一个台阶下。

      可谁知这一下子激起了果无名的表现欲,它说:“大家看天空。”

      果无名往天上一指,一个彩色泡泡半空显现。这本不足为奇,因为开始云不仙与山无神已经进行了彩带表演,在上演一场彩幻世界,也就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了。

      可是这个彩色泡泡并非只为展示它的花枝招展,而是凌空一爆,为的却是显现它的肌肉。这凌空一爆着实出乎大家的意料,大家已经领略过了山无神的各种爆裂手段,但是归根到底,那都是物理伤害,运气差的甚至会受到物体的直接打击。

      果无名的凌空一爆,显然就是空中的一点,猛烈地向四周扩散能量,竟然没有物质抛出。我与其他几位站立的地方,很明显感觉得到,外物包括风、空气、地、树、草都没有动,而自己的肉体却在无辜地震颤,极像魂不守舍,威力强大到无形。

      我们真是小看了这小不点——果无名。

      “还没完呢!”果无名说。

      而我们紧紧盯着空中刚刚掀起能量波的那处,已无异常,从开始的一道不知名的光晕中已经显现得非常明了,明静而透亮。

      “看哪里啦?看那里。”果无名边说边指。

      我说呢,刚刚盯着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异样,原来是看错了地方。顺着这个新地方,它其实就在地面之上,隆起了一个巨大的泡泡。

      我心想,难不成会有更大的一次爆裂?

      果无名却马上安慰道:“大家别怕,这次这个泡泡不会爆,因为它的功能并非产生伤害,而是空间融合。简单点说吧,很多修炼之人的法术去了其它界就没法使出自己的法术了,而我这个泡泡恰好就能解决这个问题,解除界限,到了里面就可以各施其法,一解恩仇。”

      “喂!小不点,你真是个活宝呀!”山无神走过去,轻轻触了触它的头部。

      这果无名见山无神还是把它当成小孩子,于是又是一跳抓住了山无神头上的绿毛,拽着就是不放,嘴里还说些趣词“绿毛”“环保”“护眼”“友爱”。

      笑得我们真地不知道帮哪边好些。

      “算了,算了!我以后不逗你了。你一生气就薅我头发,我实在是下不去……”山无神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口,因为被更用力地一拽给打住了。

      这样果无名才算解了气,说:“我有更神奇的一招,大家要不要欣赏欣赏。”

      “有什么绝活,你就尽管使出来吧。”云不仙说。

      “说实在的这地界还太小,不然可以更加疯地展示一番,但也无妨,给大家欣赏欣赏也是足够了。”果无名虽然是小孩音,但是每句话的语气却是位十足的大人。

      果无名跳开了一大段距离,而后朝山无神喊:“山无神,是不是很想对我下狠手呀?现在机会来了,你使劲气力,朝我攻来,看能否伤我毫发。”

      这是明显挑衅。

      水少灵想劝阻果无名,但是却被我拦下。因为我知道这果无名肯定是有两下子,就不知山无神怎么对付它,才能伤到它。

      为了能够看到这场竞技,那基本的动手还是需要的,而这场竞技的精彩度,主要还是由山无神下手狠否决定。

      山无神看了看水少灵,见大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胆子也就大了些。一掌拍了过去,这可是从来没见过它使过的一招。此招非空非地,亦空亦地,双管齐下。空中一根泥柱,地上一行泥钉,向果无名所占的位置进行了攻击。

      果无名本来就身材小巧,说小巧那是夸它,应该说它身如鼠类,就那么点大。这山无神所释放出的攻击范围,那是几十个它都能够装下。

      这山无神着实看得起果无名,这是要封住果无名的所有退路。

      果无名眼看这地上不能呆,空中也不能去,想逃出攻击范围,可时间已经来不及。大家见果无名还没有采取措施,心里都替它着急,尤其是水少灵,急得直跺脚,这次是真的凶多吉少。山无神确实下了狠手,瞅准了打。

      从果无名丁点大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此刻的它虽然非常警觉,但是并未显示出惧怕之色。

      只见就要被击中了,果无名双手一推,这段攻击就止于它的手掌之间。攻击的破坏力只见被它双手的屏障给吸收了。

      大家无不惊呼,而水少灵惊呼之外,却说:“果无名,若是抵抗不住,就想办法逃出来。”

      这话可就提醒了山无神,它马上又是一掌过去,这攻击范围是更加扩大了,它倒是想看看这小不点准备怎么逃,而更确切地说,山无神是想看这家伙到底能撑多久,以试探出果无名的深浅。

      果无名自然有所反应,它也来个接力,又是双掌一推,吸收范围可就又大了不少。它脸带喜色,看来这根本就难不倒它。

      真是小瞧了果无名。果无名在推掌的那一刻,那个招式,渺小得无法形容。可是面对比它个体大这么多的攻击,它又是无比的庞大。

      这掌推出之后,想必果无名已然信心满满,脸色从喜色慢慢地转化成偷着乐的模样。我们没有想到它这么大的自信——神果呀!

      更没想到的是,随后它竟然撒手不管,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而那个吸收屏障却依然在那抵抗。山无神见状马上又是一掌,而此次并没有把果无名给招回去。显然果无名已经预料到这山无神虽然本事挺大,但是这攻击范围肯定是扩大不了了,再扩大,那么它的攻击力度就会更小,也就不会有什么杀伤力。果无名就看准了这点,这次算是吃定了山无神。

      大家几乎都向山无神叹出唏嘘声。

      山无神一下子颜面丢尽,就想继续进攻,这次它可就不准备再远程攻击,想直接逮住果无名就往死里揍。

      它一把就飞将出去,稳稳地落在了果无名的后边。

      “果无名小心。”水少灵说,一只手已经探了出去,那是一种牵挂的姿势。

      果无名这会儿还真没有料到山无神这么要脸面,这么输不起。要知道它可是操控山地的老大哥,虽然模样有些丑,但那就是山的本来面貌,若不领略大山的伟岸、威武,怎么能够了解大山的美,大山的可靠。

      这次山无神算是显尽了它的小家子气。它一把就勒住果无名,那家伙小的,就老鼠大小,两只手掌合抱都觉得小,即使山无神这种个头也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太小了。这形态上一对比,并非减弱山无神心中想捡回颜面的急切。这不它的双手还是用了大力,往果无名的脖子上一掐。

      “住手!”水上灵边说边跑过去,这可不是它想看到的。

      山无神这才松了点气力,但是果无名还是没有抵抗住它这一掐,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叹着微弱的气息,对山无神说:“山哥,别太较真。术业有专攻,我那些把戏也就是些把戏而已,关键时刻是有些用处,但是并非总是有用。你这大将风范竟然偷袭,那就太不够意思了。”

      果无名缓了缓嗓子,继续说:“说句心里话,你是山,我是果,没有你,我往哪儿长呀!对我较这个真,就不太值了,另外没有我这果子,你那绿毛……呸,头发怎么长出来。”

      说得倒是在理,每一句山无神都听在耳朵里,留在脑海里。山无神做了下心理斗争,觉得自己也是一时置气,也罢,就松开了手,把果无名给放了。

      这一松手,让果无名正好落在了水少灵的手上。而水少灵本来是一片好心,来救果无名的,可是没曾想,它却一蹬脚,又跳到了山无神的头上,又是抓住它的绿毛。

      “果无名,别这样!”水少灵想逮住果无名,果无名真是太淘气了。

      水少灵什么功法都没有,自然是逮不住这小家伙。

      而山无神也是被它折腾得没了兴致,心想:算啦,干脆就让果无名折腾,它想怎么薅自己的头发就怎么薅吧,反正薅掉了又会长出来。

      山无神干脆就坐下了,对果无名说:“我说你这么小,却又这么强,迟早会吃亏的。”

      果无名没有回话。

      山无神继续说:“你干脆就住在我头上算啦,既然你这么喜欢。”

      “好呀!没想到山哥你这么大方,终于说了句敞亮的话。”果无名笑着说,竟然钻到这些绿毛里面,隆起的绿毛活像一顶帽子的顶部。

      水少灵本来还想把它给抓过来,而此刻听见他们的谈话,却又觉得好笑,心想:这果无名的想法真是奇特,住在我的口袋里不舒服些吗?却选择了山无神。

      我与云不仙听他们这么说,也凑了过去。我说:“它俩真的可以成为好搭档,就让他们这样处着吧。不过就得多辛苦山无神了。”

      山无神说:“没什么,它都称我为大哥了,我自然要照顾好小弟。不过它的一些招式,确实能够与互补,比如它可以空间融合,我的天啦,来开这里我们还可以一样的潇洒,看谁敢欺负我们。”

      “别嘚瑟,天外有天招外有招!”我提醒他们,“修炼与习武,除了能够逞强斗勇外,更多的是让大家回归本源,认识到逞强斗勇是错误的……”

      我这些大道理他们是不会喜欢听的,我已经察觉到它们厌烦的表情,于是用一句简短的话做了总结,说:“即以生,何以毁!痛是最大的慈悲呀!”

      “你就不要我啦?”水少灵接到我的话音后面,简单直接地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她说得真够及时,生怕我继续说下去。

      “怎么不要。”果无名小孩子的声音非常有意思,在有争端的时候,若它出面很容易化解矛盾。当然若它本身就是争端的焦点,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就像红孩儿那样,那是怎么都打不怕的。

      果无名继续说:“两个家多好呀。你那里有你那里的舒坦与温暖,这里有这里的乐趣好玩。”

      它就是看上了山无神头上好玩些,才多次纠缠这山无神,这下是真赖上了山无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