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美女131官方

      “师父,我朝阳剑诀怎么练的这么变扭啊?”

      “师父,我的清风明月怎么跟朝阳剑诀配合不起来啊?”

      “师父,你干嘛不理我啊?”

      “师父、师父......”

      清月真人望着眼前这个小女孩,内心充满绝望,真的是欲哭无泪,恨不得此刻把她的嘴巴缝上,直接扔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眼不见为净.......

      这个小女孩是他最小的弟子,长的粉雕玉琢般,大大的眼睛水灵水灵的,活泼可爱淘气,一脑子机灵劲。

      读书写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在修行上一窍不通,笨如呆牛,怎么教都不会,她的师兄们教一遍最多三遍就会了,可是她教几个月了连一招都学不好,实在叫他头痛。

      谁叫这个小丫头讨人喜欢呢,他又是一个不服输的人。

      故而又耐心的道:玉儿,修行绝非是一时三刻能成的,要常年累月的领悟和练习,你年纪还小,不着急,慢慢练,肯定也能像你那些师兄们一样厉害。”

      “师父,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门妙法教给师兄不教玉儿啊,你看师兄们一学就会,我都练好久了还不会,师父,你是不是觉得玉儿笨,你不疼玉儿了,所以不教玉儿了”少女撅着嘴,委屈的看着师父

      清月真人差点把一口老血吐出来,这个笨徒弟哪来的奇怪想法竟然怀疑他藏私,他堂堂一个天下四大宗之一的鸣月宗宗主,正道的领袖人物,跺一跺脚,江湖都要抖上一抖的人物,会骗她这个笨丫头……

      “玉儿,那是因为你年纪小,修行不够,为师教你的,你还没有领悟到,所以你不能像你师兄们那样御剑自如,你按为师教你的,刻苦练习,不要问那么多问题,好好练剑吧。”

      少女是懂非懂的,按照他师父教她的剑诀一招一式的练起来,结束了两人的尴尬对话......

      清月真人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思绪万千......

      鸣月宗天下四大宗门之一,历史源远流长,两千多年前南宫正龙及其六个结拜兄妹创建鸣月宗,兄妹几人风姿卓越,神功盖世,扫尽天下势力,正魔两道无不俯首称臣,门下弟子精英无数,鼎盛之及,往后的三百年间天下都以鸣月宗为首,说一不二。

      也许是上天嫉妒,看不得英才纵横于世,不知因何缘故在这之后的一百年里鸣月宗第一代宗主南宫正龙突然消失,音信全无,他的六位结拜兄妹为保宗门安危联手布下赫赫威名的七杀绝阵,之后以自身做阵眼,化身为石像,镇守鸣月宗。

      鸣月宗至此分崩离析,门下弟子精英走的走,死的死,只凭老祖宗留下的七杀绝阵才不至于宗门被毁,从此走上没落.......

      直到清月真人的师父东离真人这一代才有所改观,东离真人聪颖过人,将宗门唯一留下的绝学清风明月和朝阳剑诀练有所成,广收弟子,鸣月宗才渐渐闻名于天下。

      东离真人一身收徒众多,但是在修行上成就非凡的,只有清月真人一人,清月真人十岁被东离真人收留,带回宗门修行,天赋异禀,在修行一途可谓是神速,东离真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这个弟子,把宗门绝学典籍都倾囊相授让其自行领悟,清月真人也没有辜负这位师父的希望,在其后的80年间,清风明月和朝阳剑诀修炼大成,下山除魔卫道,战天下英雄,难逢对手,成为天下十大高手之一……

      东离真人仙逝,清月真人接任宗门门主,在其带领之下,终于使鸣月宗与寒光寺,南林书院,天山剑派并称四大宗门。

      晚间,清月真人来到祖师祠堂,独自跪在那里。

      东离真人在仙逝之前,曾单独叫清月真人前往祖师祠堂。

      “承南,跪下,为师今天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东离真人背对着道

      “是,师尊”

      东离真人转身望着这个爱徒说道:“我鸣月宗历经风雨,传到我这一代,总算是略有起色,我走后,也有脸面去见师尊了,还好我鸣月宗后继有人,你天资卓越,为人处事稳重,将鸣月宗交于你我也放心了,相信你定能带领我们宗门重现以前荣光。”

      “师尊……你......”清月真人听完,惊恐道

      东离真人叹气道:“你无需多言,为师情况自己清楚,想我鸣月宗以前何等风光,宗门绝学无数,七峰人才辈出,而如今只传下清风明月和朝阳剑诀,唉……不说了,这些你都清楚。”

      接着又道:“接下来,为师同你说的你要听好了,我们宗门还有两件古老物件传下来,只有历代门主才知晓,这两件东西也不知道传了多久,反正是很久,很久,一代传一代。”

      东离真人走到祖师灵位前,按住左边第一个灵位转动左三圈右三圈,只见灵位向后移动,中间陷出一道深沟,赫然一把宝剑呈现于眼前,东离真人拿起宝剑,又在灵位上转动左三圈又三圈,一切恢复原样,又行走至最中间的排位前,拿起放在前面的一个球状物体。

      东离真人把这两件物体拿到清月真人面前道:“这把剑和这快圆圆的东西,我的师尊告诉我,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具体多长时间已经无从考证了,老祖宗曾言宗门可灭,唯独这两件东西不可丢,每一代宗门门主都要牢牢记住,你也要记住了。”

      清月真人望着眼前这两件物件,这把剑还算可以,装饰华丽,光彩夺目,看着非凡不简单,但是他也没有听说宗门有什么厉害的宝剑啊,再看这个圆圆的东西,普普通通,像石头一样,只是比石头光滑,灰里灰气的,看不出一点特别。

      清月真人好奇的问:“师尊,这两件物件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嘛,为什么比宗门生死存亡还重要啊?”

      “为师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因为我当初跟你一样好奇,这把剑看着华丽不凡,其实没有一点用处,我研究了一辈子,就是一把普通的剑,没有一点灵性,砍柴都费劲。”

      “师尊,你不会拿这个去砍柴过吧?”

      “当然没有,我拿这把剑砍过竹子,你不动用真气的话,连竹子你也砍不动,”

      “师尊,那这有什么用啊?那这个圆圆的东西呢?”

      东离真人无耐笑道:“这个圆圆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用,我师尊告诉我当年你师祖的师祖的师祖.......拿剑砍过这个东西砍不动,用真气去化过它,也纹丝不动,用水煮过,用火烧过......什么办法都用过,还是这个样子,也许是我们祖师跟我们开的玩笑!!!”

      东离真人严肃到:“总之,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你一定要牢记于心,不管怎么样,这两件东西不能丢,你弄不明白,传至下一代,这两件东西看似普通,也许是我们能力不够,领悟不到,明白了嘛?”

      “弟子谨记师尊教诲!”

      清月真人回想着以往的一幕幕,想起自己的师尊,想起师尊在祖师祠堂同自己说的这些话,恍如昨日。

      “师尊,弟子终于弄明白那个圆圆的东西是什么了,可是师尊弟子现在很疑惑,弟子糊涂了?”

      春去秋来,岁月如梭,十年时间转眼就过......

      月峰之上,一道倩影在月下翩然起舞,剑随风动,时而轻盈,时而灵动...

      “小师妹,师父说了,不罚你练剑了,你可以休息了。”

      随着声响,一道高大威猛的身躯踏着飞剑瞬间来到少女身前。

      “大师兄,没事的,朝阳剑诀的第十式我还没有练会,师父会骂我的。”

      “我的小师妹啊,我可是跟好几个师弟一起求师父老人家才叫他不罚你的,你要练剑以后慢慢练,大师兄陪你练,不行的话叫其他师弟都陪你练,肯定让你学会了。”大师兄急切道

      可是,少女仍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小师妹,在上来之前,我特意叫五师弟做了叫花鸡,秘制烤翅,还有山下天盛楼的糕点美食,我是怕你练剑饿了,这些都是特意为你准备的,既然你还要练剑,那我可自己去吃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大师兄,你等等我,等等我嘛,有好吃的你早点告诉我啊!”少女看大师兄真要走,赶忙跑过来抱着大师兄的手臂,央求着

      “你不怕师父骂你了?”

      “师父说过练剑不是一时三刻就会的,要吃饱了才有力气练啊!大师兄我们快走吧!”

      大师兄看着眼前这个少女笑了笑,就知道吃对她的诱惑最大,一有好吃的,挡都挡不住。

      只见这个少女身着一袭白衣,腰悬长剑,长发及肩,肌肤胜雪,在月光下一双大大的眼睛星星般耀眼,不知道二人说着什么,少女突然回眸一笑,风吹动着长发,刹那的惊鸿一瞥真如月宫下谪仙一般的人物......

      飞剑寻路,来去如风,很快两人就闻到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少女兴奋大喊:

      “五师兄,叫花鸡弄好了嘛,烤翅好香啊,你有没有买酒啊?”

      正在火边烤着鸡翅的少年抬头望了下少女,又继续弄他的鸡翅,轻声说道:“看你着急的样子,叫花鸡还在土里呢,还要再憋会儿,你先吃点糕点填下肚子,酒买了,可不许喝多了,如果师父知道了,到时候去练剑的就是我了!”

      “老五,就你磨磨唧唧的,师父责罚的话,师兄给你扛着,小师妹快来,我们喝酒。”

      大师兄抓起地上的酒壶子,仰头就倒,满满喝了一大口,爽朗的笑道:

      “好酒,真是好酒,小师妹接着!”

      三人在你一句我一句,嬉笑谩骂中,把该吃吃的,该喝喝的一扫而空。

      这三人正是鸣月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大徒弟殷飞扬,五徒弟杜萧,最小的女徒弟玉瑶……

      大师兄殷飞扬最早拜入师门,从小就不拘小节,为人爽朗大气,一身修为尽得清月真人的真传,尤其是朝阳剑法的造诣更是直追其师,凭着这一身修为,正魔两道的朋友没少吃过他的亏,年轻一辈的打不过,德高望重的前辈又不会故意找麻烦,所以江湖同道们基本上看到他都绕着走,因为大师兄太横了,脾气琢磨不定的,不绕着走,说不定受伤的就是自己啊。久而久之大家就给他取了一个“飞扬霸道”的名号,大师兄从来都是依性情帅气而为,长得高大魁梧且朝阳剑法霸道无比,也算名副其实了。

      说起鸣月宗最让清月真人头痛的就是这个大徒弟和小徒弟,一大一小,两个活宝级的人物……

      大徒弟的修行天赋那没得说,跟当年的自己比也差不了多少,想着以后宗门就交给他了,自己也放心,可是这个大徒弟偏偏对宗门事物不感兴趣,天天惹是生非,不是打哪个门主的儿子就是揍了哪个门派的弟子,天天有人上门找他理论,让他躲都来不及,一开始清月真人也时常提醒和敲打,动之以情晓以利害,怪就怪这个徒弟生性豁达,对师父的教诲左耳进右耳出,完全不管用。

      最最让清月真人头疼的还是这个小的,这个小徒弟在修行上和大徒弟就是两个极端,小时候就知道这个徒弟天赋极差,没想到长大了更差了,朝阳剑诀一共十三式,她练了十几年了,总共才会九式,至于这九式也是平平无奇,也就看看可以,至于宗门另一绝学清风明月心法,练了这么多年也就刚刚入门……

      清月真人这辈子都没有教过这么笨的弟子啊,都开始让他产生是不是自己教的有问题,于是就自己的师弟师妹轮流教她,什么天材地宝,什么神丹妙药,只要有的,就统统给用上,结果还是一个样……整个鸣月宗的长辈都被这个玉瑶弄得鸡飞狗跳,脑瓜子嗡嗡的……

      玉瑶非常的聪明,除了修行不行,其他的只要她想学的都一学就会,琴棋书画那都是小意思。

      玉瑶非常的古灵精怪,鬼点子很多,加上她天生丽质,从小就有股别样的气质,宗门的师兄师弟们都喜欢和她玩,她常常领着她的师兄弟们闯祸惹事,什么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在长辈菜里加盐,房间里放蜜蜂都有她的份。天上地下只要她能去的,就没有一处是和平相处的,即使是这样,宗门里的长辈生气归生气,但还是很喜欢这个鬼丫头,这个鬼丫头嘴甜的跟蜜一样,总能说到心坎上,又有清月真人护着…

      在师兄妹之间,跟大师兄简直是志同道合,如果有不服的,告状的,都用武力解决了,就是两个大小魔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