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浊の村全集磁力下载

      丞相倏然睁大眼,会如何,结果可想而知,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帝王之位关乎社稷,关乎百姓,需有能者居之。所以,爹爹你是百官之首,终有一天皇上会因立储问你的意见,您有责任为慕容江山和百姓选一个具备仁,明,武兼备的储君。我说的仁可不是指妇人之仁,而是指德被(pi)天地的帝王之大仁,能兴教化,修政治,养百姓,利万物,使百姓安居乐业。”

      “明也不是指明察秋毫的明,帝王之明是要从观大局,而不是着眼于细节,懂得真正的治国之道,在大是大非上面要有坚定的立场,能准确辨忠奸,识愚贤。”

      “武者,非强亢暴戾之谓也,惟道所在,断之不疑,奸不能佞,佞不能移,此君之武也。”

      “帝王之武,不是蛮横,不是暴力,也不是独断专行,而是对每件事情能做出坚定而准确的判断,不受奸佞的迷惑和影响。”

      说道这儿纳兰若初停下给丞相消化的时间,片刻后接着道:

      “心怀天下,不是指统一天下的野心,而是以百姓的生存为己任,以百姓的安康为己任,以百姓的温饱为己任,天下是百姓的天下,而不是某个人的天下,没有这些百姓,你谁都不是,百姓为水,君为舟,没有水,舟以何行”

      丞相许久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初儿,你,你是从何知道这些的?”一个足不出户的闺阁女子是怎么懂得这些大道理的?

      “从哪里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料错的话,明天以后,只怕相府不会清静了,其他皇子会陆续来府拜访你这一朝丞相了,其实就是想探知您的态度,爹爹,看来今晚您得拟一份奏折呈给皇上,内容您知道怎么写了?”她调皮的眨眨眼。

      纳兰逸辰则是云里雾里,只知大概,却不知两人具体说的什么意思。

      而站在風雨文学顶的慕容曦的眼眸变幻莫测,脑中一直回味着纳兰若初在书房里的一席话,一个女子竟得懂帝王之道?一个十四岁的闺阁女有如此大局,不是他亲耳听到,也定会不信的。

      他不能天天去见纳兰若初,只能派墨言在暗中保护她,名义上是保护,其实是想知道她每天在干什么,结果听墨言说她今天不仅和景王一起逛街吃饭,还在相府喝茶,奏琴唱歌,心里的醋意使得他什么都不顾的飞身来了相府。

      这小狐狸,说要请他吃饭一直都没请,却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喝茶,他能不吃醋么。

      运起轻功片刻功夫就来到了相府,去“冰心园”却没见着人,便在相府四处寻找,找到了书房,还听到了纳兰若初对丞相说的话。

      等纳兰若初和纳兰逸辰从书房出来时,房顶上已没了慕容曦的踪影。

      翌日,果然如纳兰若初所料。

      “冰心园”里,纳兰若初正在小书房里写写画画,春婳匆忙推门而入,“小姐,你简直神了,刚刚见少爷带着小厮去了前院,说是恭王来了,丞相让少爷过去呢。”

      “不是你家小姐神了,而是王爷们神通太广大了,看着吧,这只是开始。”纳兰若初摇摇头,继续着手上的事情。

      她太忙,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最初是为自己,后来为爹爹和哥哥,再后来她身边的几个丫鬟,也都被她纳入了保护行列,现在是整个相府了。

      晚膳后,纳兰逸辰送来了她要的金针和银针,说那四套餐具要到明日去拿,其他的要七天之后。

      又说了要训练的人目前已找到了三百,看要怎么安排,纳兰若初想了想道:“明日申时前你把手上的事情忙完,我们去后山。”

      “你是想在后山训练他们?”纳兰逸辰有些意外,没想过会在相府的后山,他以为要在深山里呢。

      “嗯,我之前一直在后山练武,那里有我师傅开避的一个大场地,我们再扩开一些,建些简易的木屋,把人送去后山。”

      “好。”纳兰逸辰说完事情也没多留便走了。

      第二日纳兰逸辰和纳兰若初去后山看过后,也觉可行,便着手安排场地的事。

      “哥哥,我还有其他事忙,这些以后交给春婳和你了,但最开始的训练我会参与,你也要训练,把你那几十个暗卫带着一起。”

      “啊,他们还要训练吗?”纳兰逸辰有些意外。

      “怎么,你觉得他们已经无可匹敌了么?”

      纳兰逸辰信心明显不足,“那倒没有。”

      “我说过,我要的暗卫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他们远没有达到我的要求!”

      纳兰逸辰看着妹妹良久,而后点头:“好!”有点打击人,那些暗卫可是他花了许久时间训练出来的。

      事情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纳兰若初写好训练计划后又看见她写的另一个计划书,这才想起这个计划少不了慕容曦,决定明天请吃饭的,顺便把《三十六计》给他。

      慕容曦要是知道纳兰若初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起请他吃饭的,只怕浑身的寒气会冻死人吧!

      “主子,这是纳兰小姐刚派人送来的帖子。”有墨白的提点,墨言已经知道主子这几天总是黑着脸的原因了,于是他一接到纳兰若初让春婳送过来的帖子,片刻都没有耽误赶紧送了进来。

      慕容曦刚画完一幅画,搁下笔,抬目看向墨言,墨言偷偷瞟了一眼,见画的是纳兰若初,赶紧把帖子往主子手里一送,迅速后退一步,低下头去。

      看着手里的帖子,慕容曦心情复杂的打开看着,这么多天才想起他,呵呵,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唇。

      墨言见慕容曦没动静,抬头看向主子,嗯?一脸复杂的自嘲之色?还以为主子见到纳兰小姐的帖子会欣喜呢!但这表情是个什么情况?原谅他情商低,看不懂。

      慕容曦放下帖子,看着面前的画,指尖覆上画中人儿的眼眸,黯然自语道:“我就这么不受你待见么?要怎么样才能留住你的心呢?”

      墨言的嘴开始抽搐,也不敢听下去了,悄咪咪地退了出去。

      不料被站在门口的墨白吓了一跳,“你这样子是做贼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