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涩的岳

      “……呃,好啊,这个没有问题,什么时候,到时间通知我就行。”北凤轩首先是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点点头,颇为爽快的答应下来。“我们成婚也有一小段时间了,也的确该是去王府拜访岳父大人,是为夫的过失和疏漏,思虑不周全,哈哈……”北凤轩后面打个啥哈,打算就此搪塞过去。

      “一月后吧。”东皇紫陌对于北凤轩的态度也是不甚在意,优雅一笑,欺身上前挽住北凤轩的一只胳膊,“到时候,夫君可莫要放妾身的鸽子。”

      “好。”北凤轩算了算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安排,想了想,觉得时间上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在这个世界上,根据飘渺神朝的礼法,新婚小夫妻完婚后一个月确实应该去娘家一趟,感谢哺育之恩等一切繁琐的事情。“夫人与司徒姑娘认识?”北凤轩笔着问了一句。

      “小的时候,我们常常在一起玩耍,只是妾身拜师学艺便离开了圣京,往来也便少了,倒是琬儿与玉娘还时常走动,联系颇深。看夫君和玉娘刚才的表现,好像是蛮熟的嘛。”东皇紫陌似笑非笑,美眸中带着异样的深意,檀口轻启,轻声提醒道:“夫君,玉娘可不是寻常的女子,不仅仅是身份,本身也是圣京城的第一才女,乃是万众瞩目的奇女子。况且夫君是有家的人,可是有妇之夫呢,若是其它寻常女子也就罢了,妾身半字怨言也不会说,只是……”

      “哎呦,夫人你想哪里去了?我与司徒姑娘只是萍水相逢而已,见面不过三次,你这也未免太不相信你的夫君了吧。”北凤轩轻微皱了皱眉头,脸庞上佯装出一丝不满的表情,“再说了,你家夫君是那种见色忘义之徒吗?在夫人的心中,为夫就是这样的人吗?”北凤轩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冷哼了一声,嘴巴微微嘟起,像是一个赌气的孩子。

      东皇紫陌愣了片刻,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玉手轻掩朱唇,螓首微垂着咯咯的笑了起来。

      北凤轩抚了抚额,无奈的笑了一笑,心中暗道自己的人品就那么差吗?旁边传来了东皇紫陌轻微有些调侃的声音,“呵呵……我娘以前可经常告诉妾身,男人天生就是风流种,喜欢漂亮的女子是男人的天性,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妾身明白的,只是夫君下手也得先看是谁?妾身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夫君沾染上不必要的麻烦,仅此而已。”

      北凤轩嘴角微微动了动,然后只能无奈的苦笑一声。

      两个人随后走进屋中,安王妃正笑容和蔼的和司徒玉娘谈笑。东皇琬儿看着北凤轩进屋就很不爽,看见自己的姐姐纤手挽着北凤轩的胳膊,便是越发的不爽的,俏脸与美眸带着很明显的阴沉。

      北凤轩似乎是感觉东皇琬儿的目光,微微偏头看了她一眼,冲着她眦看牙眯着眼睛一笑。东皇琬儿见状,轻哼了一声,红唇微撇,似是不屑,最后直接将眼神投向了另一方。

      北凤轩知道,自己这位小姨子东皇琬儿,才是最开始婚书上的名字,是真正和自己冲喜拜堂成亲的新婚妻子,只不过最后被东皇紫陌截胡了而已。他想到这里,心中不禁哑然一笑,他瞥了东皇紫陌一眼,眼中若有所思,

      北凤轩和自己这位岳母大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安王妃的语气不咸不淡,态度不冷不热。对于北凤轩这一位‘乘龙快婿’,安王妃显然是和东皇琬儿一个阵营的,对于北凤轩表现的极为不待见,只是在礼数表面上却表现得很是周到。北凤轩也不在意,全场都是面带微笑,表现得颇为尊敬。一旁的东皇琬儿则是满脸的不耐烦,斜着眸子看着北凤轩。东皇紫陌带看柔和自然的笑容,坐在北凤轩的身边,娇躯微微倾斜,像一个温顺可人的妻子。

      司徒玉娘总感觉这间屋子气氛有些怪怪的,看了周围人一圈后,轻轻皱着精致的黛眉,迷惑的摇了摇头。

      好不容易送走了安王妃和东皇琬儿,北凤轩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其实对这一对母女压根也没什么好印象。别说他是被逼无奈,况且他和东皇紫陌之间没有什么……所以,他虽然觉得自己没必要那么卑躬屈膝,但是最基本的面子还是需要给的。

      东皇紫陌送完母亲小妹和司徒玉娘,让北凤轩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又折了回来。北凤轩有些惊讶的问道:“夫人,有事吗?”

      东皇紫陌抿了抿红唇,淡淡一笑,柔声道:“嗯……小妹和娘亲她们……”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眨了眨美眸,眸子中似是有些愧疚和迟疑,“……夫君你莫要再意……”北凤轩见她难以启齿的模样,轻轻一笑,“夫人的担心多余了,为夫有分寸的。”

      东皇紫陌绽放出一抹动人的笑容,微微拂身一礼,“那便多谢夫君的宽宏大量了。”

      “呵呵……小事,小事。”北凤轩笑着摆摆手,“夫人也未免太看不起夫君的气量了吧。”

      “是妾身多虑了。”东皇紫陌带着几分歉意道,“既如此,夫君好好休息,妾身便不打扰了。”

      北凤轩含笑点头,两人相对而立,颇有些夫唱妇随,相敬如宾的味道。

      “夫人,我送送你。”

      接下来的时间,北凤轩除了住药尊草园跑之外,剩下的便是向着南天街的府邸去看一看那一位黑衣女子。只不过每一次他去的时候,都未曾见到过黑衣女子。相反,每一次他不想去找黑衣女子,在北神将府之外单独一人的时候,他的身边就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道黑色的影子。

      此时,他站在一条偏僻街巷拐角处的一棵槐树下,北凤轩很是无奈的看着那一道黑色的身影,身姿窈窕曼妙,身上却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冷意。

      “唉……你还真是谨慎啊!”北凤轩迈步走上前去,离黑衣女子不足半米时,一柄寒光锐利至极的月轮弯刀出现在眼前,这让他生生地止住了脚步,脸庞上是极为不自然的尴尬笑容。“喂,不至吧……我俩现在是盟友,可不是敌人。”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黑衣女子淡淡的扫了北凤轩一眼,语气漠然。

      北凤轩依言跟了上去,跟着黑衣女子兜兜转转,竟然来到了城西的一座不起眼的小道观。

      一间厢房中,北宋宣和黑衣女子相对而坐,中间是一个简单的台机,两杯粗淡的清茶放在两个人的面前。

      “你到底想要从北神将府的蜃楼中得到什么东西?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也好,让我思量思量,如何的帮你?顺便衡量一下我的筹码。”北凤轩轻轻喝了一口茶,直接单刀直入,切入正题。他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黑衣女子,仿佛要看穿她的内心深处一般,那一双漆黑的眼瞳,仿佛是一潭幽暗的泉水。

      黑衣女子扫了他一眼,平静的吐出几个字,“琉璃双鱼玉印。”

      “琉璃双鱼玉印?”北凤轩食指指腹摩挲着下颚,“嗯……以前从未听说过。”他摇了摇头,问道:“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奢侈的物件,对你很重要吗?或者说是你的家族?”

      黑衣女子再一次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最终还是点点头,没有任何的避讳,仿佛并不怕北凤轩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

      北凤轩点点头,“我懂了。”他又伸出了三根手指,笑道:“我还是那个报酬,你答应我三个条件,我便帮你拿到这琉璃双鱼印,如此咱们便是娘亲,如何?”

      黑衣女子沉默不语,拧眉盯着他,瞬间让气氛有些压抑。北凤轩毫不在意黑衣女子的无声威胁,只是淡淡的自顾自开口道:“你大可以放心,我既不会让你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会让你做违背良心和你自己意愿的事情,而且保证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怎么样?这你也不亏啊!你要知道,我这可是在拿我人生未来的锦绣前途和你做交易啊!”最后这一句话,北凤轩可没有忽悠黑衣女子。在豪门贵胄的大家族之中,嫡系子弟绝非只有一个,就算是嫡长子,也绝对不是安安稳稳能够继承家业的。毕竟其他的嫡系子弟不可能眼巴巴的看着这偌大的家业,落在嫡长子一个人手中,肯定都会心生贪念想要争夺。所以每一个大家族掌权者的接替都是一场腥风血雨,这是完全不可能避免的至亲之争。

      所以,北凤轩虽然是嫡长子,但是她下面觊觎的目光可不少,那些妾侍所生的子嗣,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更何况她现在身怀先天恶疾,生命已经渐渐走到了终点,如若是没有意外,他这个北神将府嫡长子,第一继承人就是一个空架子的摆设,在其他人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仼何威慑的作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