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戏摸下体软件

      -------------------------------------

      第二十九章您家姑爷

      清风抚地,明月当空

      司徒操控这飞艇,已经到了云城的上方,但在司徒眼里浩大云城阙如扁舟一般。

      “陶生,快醒醒我们到云城了”的倒不是司徒非要叫醒陶生,只是因为她只学会了怎么控制方向和还没学会怎样降落呢,她已经喊陶生半天了这货还没醒,司徒月有些着急了。

      啪——啪——啪

      司徒使劲拍了陶生几下,自己的手都拍红了都没见陶生醒也是无语了,一气之下便把陶生推到篮子下面用脚踹了两下。

      “混蛋,你是猪吗?”司徒骂完便回想原先陶生是怎么操控的,但陶生好像没有下降过,只能努力的回想陶生是如何上升的,在通过上升的方法反向推断如何下降。

      回想完后司徒便看向了石板,现在阵法是指向了第四个,司徒看着这五个阵法也不知道那个是了,于是直接把阵法调到了第一个,这时中心阵法凝聚的风力开始缓慢变小,飞艇也开始缓慢下降,看到此场景司徒觉得应该是弄对了,便准备坐下,但坐下前也不忘踢陶生两脚,露出一副恨铁不成刚的样子。

      刚坐下没多久,飞艇就开始快速下降,上面额袋子也开始变扁了,甚至开始带着骨篮开左右晃动,强烈的晃动让本就手足无措的司徒现在连站稳都有些困难,此时飞艇也已经就近城墙,但就在快要撞上之际,司徒也强行稳定了手握阵盘急忙拧了一下阵法,此时飞艇急速上升,越过了城墙急速向城里冲了过去。

      “死混蛋,你倒是快醒醒啊”

      …………

      统领,急报——

      云城城楼的一间石屋内,一个穿着普通盔甲的士兵对着,一个长有络腮胡身穿,将士服饰的大汉说些什么。

      “张统领刚才,刚才有个不明不白的东西越过了城墙,兄弟们没来得及阻止,便被冲进去了,我怀疑是一只妖兽,或者是我们云城的敌人”

      “什么,那还等什么,赶紧召集兄弟们追,现在是非常时期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

      “是”

      ……

      司徒看着飞艇不受控制根本不能稳定的停下来,但城内还有数不清的阁楼稍有不慎便会撞上,如若撞上没人发现还好,一旦引来别人的围观,那自己明天可就出了名了,这种事情司徒是绝对不允许的,于是拼命的调整着石板,躲过了一个有一个个楼,但就在司徒快开到城主府的正街上时,飞艇突然下降直接挂在了一个有十丈高的巨大古垂柳上。

      司徒也在快有闯到树上时,独子跳下飞艇,倒不是不管陶生,只是这个实在没有危险,司徒也是想通过这个方法叫醒他。

      哐当——

      一声后飞艇挂在了大树上,陶生的身体也是露出一半挂在篮子上,但就这也没能把陶生弄醒,要不是还有脉搏,司徒都会以为他死了呢。

      “死猪,睡吧,睡死你!”

      看到古树司徒也知道这已经是到自己家了,暗骂陶生一句后便,要把挂在树上的陶生取下来,带回家里休息一下,什么事情等明天早上再说,确实今天一天确实累了,但也很兴奋自己和陶生两人居然杀了三个筑基后期两人一妖兽,这要是让父亲母亲知道了,绝对会惊掉下巴的。

      “快——快——别让他跑了”还没等司徒把陶生取下来,便被一阵乱糟糟呼喊打断了。

      随后便见一百多号身穿盔甲的士兵手里拿着武器和火把以团体团的司徒围住,嘈杂的声音甚至把城主府里的人也惊到了,没一会便见一个华衣妇人带着一帮家丁在门口看着这边。

      “你是何人,为何私自闯入云城。”那名姓张的统领,看着眼前的女人有些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现在一是深夜,自己和兄弟们虽然有火把,但也只能看见身影,面貌却有些模糊,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先带回去问话了。

      司徒看着自己被士兵围住便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于是便挺挺了挺身子,露出一个还算威严的表情,毕竟司徒家大小姐对外人给予些威慑还是要做的张统领说道:“我是司徒如燕,干才正在追人并未与你们知会,你们现在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便好。”说完司徒指了指挂在树上的陶生。

      “姑娘是不是觉得,我等眼瞎不成,司徒小姐我们见过即使你看着有些面熟但绝不会是是,司徒小姐”张统领觉得这人特别可笑,整个云城谁不知道,司徒小姐从记事开始从未穿过女装,只要出门便会穿起软甲,哪怕这跟人神色样貌确实有些相似也绝对不会是云城那个出了名的男人婆。

      见对方不予配合还敢戏耍自己张统领也是有些生气,于是便向后面的士兵摆了摆手“来人把这两个人全部拿下,押回牢房”

      “你……”司徒也是有些气结没想到自己都到家门口还被人误会,要抓自己去问话,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自己那还有威信在。

      “姑娘我劝你最好你自己走,别让我们兄弟为难,要不然我们只能辣手摧花了”其中一个官兵对着司徒说到,对方毕竟是一个女人,自己和兄弟都是男人确实不方便,但如果对方不配合那也不能怪他们了,毕竟这么漂亮的女人自己确实没见过,更别说一会要去抓她心里确实有些痒痒的。

      司徒也没想到这帮士兵不相信自己的话就算了现在还敢威胁自己,这这自己这堂堂司徒家大小姐哪里能忍立马厉声向这些人吼道“你们敢!”

      “兄弟们我们上,弄完好去歇着”

      见司徒不配合,士兵们也不在犹豫便直接拿着官刀冲向司徒要将其擒下。

      此时刚才门口的华衣妇人,看见被士兵围着的女子相貌后,先是一惊后是喜悦好似看见司徒,心里有什么事情放下了似的,但见士兵要对司徒动手便急忙来到站统领身边对着士兵大喊道。

      “住手……她真是我女儿,司徒如燕”

      士兵听见声音后也是急忙停手了,就连张统领也急忙回头看向妇人,但就在看清相貌时便急忙单膝跪下向妇人行起了军礼,

      “末将,张为民巡视营的统领,参见城主夫人”

      “参见城主夫人”听见张统领的话时,士兵们原本的迷惑,也瞬间被解开了,于是也急忙如统领一般开始行李。

      “娘!”司徒看见来人是自己母亲后也是松了口气,要不然今天还待一阵子麻烦。

      张统领抬头看着说话的城主夫人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夫人,这真的是司徒小姐吗?”

      “那还有假!”司徒也不等母亲说话,便来到母亲身边挽着母亲的手故作娇态,想跟母亲搏个心软,不在追究今日自己和陶生一起外出查案的事情。

      妇人看着满身脏兮兮的女儿,虽然想要责怪的意思,但现在那么多人看着确实不妥,反正现在也平安回来了也不着急这一时,于是便把目光看向了还在跪着的张统领。

      “张统领,劳烦了你和将士们了,你先带着将士们回去休息吧。”

      “是夫人”虽然有些惊讶和疑惑但城主夫人都发话了自己也不能违背,于是便起身招呼士兵们准备离开。

      司徒夫人看着正要离开的士兵好似想起了什么,于是便急忙叫住,

      “等一下张统领,我让王伯去给将士们拿些赏钱此次辛苦了,一番好意带领将士们买些吃食,统领末要拒绝。”

      “谢夫人好意,但……”张统领刚想要拒绝但看见看着城主夫人一脸不容拒绝的模样便被咽下去了,急忙改口道“那我替将士们谢过夫人了”说完便向夫人,司徒和后方的一个中年书生拱了拱手。

      “谢过夫人”周围的将士也向夫人拱了拱手。

      众人领过赏钱后便离开了,不不过走之前都不经意的看了看司徒小姐,有些定力差的都开始有些脸红了不知道在幻想着什么,但最后都被司徒怒喝給吓走了,毕竟这可是云城出了名的男人婆,被他打断腿的男人可不知道有多少了,虽然换了个马甲看着有女人味了,但凶名在外不可不防,毕竟再好看的女人,自己没命享受也不行啊。

      “燕儿,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我和你郑叔叔都在家里担心你一天了。”说完妇人便和司徒转身看向身后的中年书生。

      “郑叔叔,是如燕不好意思让您和娘担心了,但这次确实是为了办正事,”司徒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书生,也怕其责怪自己便急忙解释道。

      “没事安全回来就好,今日的事回头再讲,现在有些晚了你先回去休息,但以后千万别做这么危险的事,你母亲都开急坏了,你要是在不回来她就要通知你父亲了,”

      司徒满怀歉意的看向母亲,发现母亲轻轻上下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后心里也是好受了些,

      “好,郑叔叔那我先回去休息了,明日在于你们讲今日发生的事情。”

      “娘亲,我先回去休息了,您也早些休息,”

      “好燕儿你先回去吧,但那挂在篮子里的人怎么办?”妇人指了指篮子里的陶生,好奇的看着司徒

      “他”司徒拍了拍额头刚才差点把这个混蛋给忘了。

      “那把他弄下来找个客房让他休息吧!他是我的朋友,今日也多亏了有他在”说完司徒弯起了嘴角回忆起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虽然危险惊心,但也温馨值得留念。

      “是小姐”

      本章完——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