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ili软件下载

      夏日正午的太阳,把橡树的影子压缩到了最小,地面上热浪翻滚,就连树阴下的草都蔫蔫地低下头。

      一点点圆形的光斑,缀在橡树叶影中,就如嵌在漆黑的太空中的一颗颗恒星一般。

      踏,踏,踏。

      一群穿着皮鞋的人从小道上走过,他们前进的方向是公立医院。乍一看,严肃沉稳,目光有神;仔细一瞧,穿黑衣黑裤,动作整齐划一,颇令人有些压抑;再细看,衣袂带风,干净利落,让人心生敬畏。

      有一个人却是例外。

      他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身白色的西装,身高略矮,却没有压下他的气势,竟是一点凶煞之气都没掩盖住。若是站在他身边,大抵什么人都要矮他一头。

      这个人解开着衣襟,带歪了的领带,在衣服遮掩下也显得壮硕的胸大肌,无处不张显着他在西装掩饰下隐藏的劣性。他走起路来,步幅大,但不牵强,节奏缓,但不拖泥带水,起落有力度,但不沉重,可谓是“龙行虎步”。若不是他这身西装,估计说他是个悍匪,也没人会反驳。

      转瞬间,这几个人就走进了医院的住院部。刚一推开医院的玻璃门,清凉的消毒水味就扑面而来,甚至让他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些。

      从盛夏中午的户外,突然走进了有着空调的室内,这无疑是巨大的温差变化。

      现在是正午的时分,一些病人的家属去为病患准备午饭,走廊里的人很少,就连值班的护士也只有一两个。

      他们看了看指示牌,找到了方向,一行人便朝着值班室的方向走去。

      这牛鬼蛇神般的阵容,刚进门,就把值班的小护士吓了一跳。小护士看着这群人那就差把“找事”写脸上的架势,心道不好。

      “这群人是医闹吗?我不会这么倒霉吧!但是,为什么来住院部医闹啊!”这小护士是刚上班没多久的,本来她为了跟前辈处好关系,主动替前辈值班,却没想到自己竟会遇到这样的祸事。

      这群人一步步的走近,小护士就像一个无助的兔子一样,不,比兔子更无助,兔子至少还能急起来蹬鹰,她个弱女子莫不是能翻天?

      就值班室这不足二十平的小空间里,跑都跑不掉,她能干什么,用小拳拳锤你的胸口,给对面提情趣吗?

      小护士已经把自己的手机拨到了保安室号码的最后一位,只差一个按个HD了。

      “只要他们干动手………不对!只要他们敢吼自己,我就叫人抓你们!”小护士在心里发狠地安抚自己道。

      这群人在小护士的视野中逐渐地走近,走近………

      二十米……

      十米……

      五米……

      小护士的心就差窜出喉咙了。

      在离柜台就差大约两米的距离,这群人突然停住了。

      小护士被这一幕整懵了,就连快要拨号的手指差点就按了下去。

      这群人出现了些骚动。

      “老张,你长相老实,你去问问呗!”

      “金子会对付这种小女生,金子肯定妥妥的……”

      “主要是咱队长太凶,会吓坏人家小姑娘的……”

      小护士“……………………………………”

      她真想说“我听的见”。

      刚刚紧张的氛围,瞬间显得有些逗了。

      在小护士那诡异的目光中,穿白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实在是忍不住了,随手将身旁的一个黑衣青年推了过去。

      那个青年蓦地被推,险些拌了个踉跄,幽怨地回头看了眼推他的人,然后转头用对着小护士来了一发大大咧咧,阳光十足的笑容。

      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媳妇刚刚还在哭哭咧咧,怨恨不已,然后突然转头就用老丫般的笑容去迎客。

      小护士看着面前这个对着她咧嘴大笑的这个青年,心里不禁嘀咕“长得这么帅,可惜是个傻子……”

      “你好,我们是白鹤荀的朋友,想问一下白鹤荀在哪个房间?”青年问道,脸上还是那副傻愣愣的笑容。

      “啊?白鹤荀!”小护士惊疑道,“就是那个因为救小女孩被货车撞骨折的白鹤荀?”

      青年小幅度侧身回头,见中年男人对他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是的,就是这个白鹤荀。”青年得到肯定后,马上回答道。

      “他竟然还有朋友!”小护士诧异道,“你们是除了那些媒体,两个月以来,看望他的第一批人。”

      “嘿,嘿~我们之前有事出公差,没有时间,这不,好不容易赶上放假了,这不来看看我兄弟嘛~”青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行吧,他在2011。”小护士没有停下,对着青年继续说道,“我之前听说过他的事,挺可怜的。

      你们这回好好劝劝他,这事对他的影响挺大的,多和他聊聊,争取把他的性格改改。他挺帅的,可不知为什么,和他见面总感觉不舒服。最好是也让那家伙平时记得吃饭,不吃饭对伤势恢复不好。哦,对了,快到中午了,你们带饭了吗?”

      青年表情一滞:“啊,我好像忘……………”

      青年还没说完,紧接着一个雄厚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带饭了,在这儿呢,他最爱吃的红烧肉盖饭。”

      远处的中年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青年的身后,用一只手提起了一兜盒饭,另一只手搭在青年肩膀上,向着小护士说道。

      与小护士告别后,青年问道:“队长,你什么时候买的午饭啊?准备的挺全啊!”

      “路边顺手买的,你打算让他饿着肚子跟你谈啊?还是你想和他一起饿着谈呀?我告诉你,以前审犯人的时候,你和犯人吃顿饭,说不定就能套出什么重要的东西出来…………”中年人和他边走边说着,不一会就到了标有“2011”的门前。

      中年男人没有敲门,他直接拧开了门,住过医院的都知道,医院病房的门为了方便医生检查和护士照顾,一般不会把门给锁上。就这样他就顺利地把房门打开了。

      一开门,一道刺眼的光线就照进了走廊,让人的眼睛感觉有些不适,随之而来的就是那股闷热的空气,令他们已经适应空调冷气的毛孔感觉到难受。

      一个躺在床上、沐浴着阳光的少年,就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