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最新下载苹果

      由于就在村口,听着惨叫声,围拢来了不少人。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

      “好像打起来了,桑卡的人全被撂倒。”

      “是不是惹了什么人?”

      “。。。”

      一个个好奇张望,只看到里面倒了一地,却是没有进去,生怕摊上事。

      看热闹他们在行,躲事也是一流,尽管有些还是亲戚,可亲戚归亲戚,道上的事哪敢下去掺和。

      “一个个鼻青脸肿。”

      “好惨!”

      “下手太狠了。”

      “。。。”

      一看就是‘大佬’在办事,惹不起。

      。。。

      房间内。

      一群人见此,心里那个气啊!

      还有没有同情心,不上来制止一下暴行,报个警总行吧。

      “我是怕您一失手,产生更大的误会,这才跑。真没见过您说的那个人,我发誓,见过死全家。”

      此刻。

      男子已经顾不得其他,疯狂解释。

      一听这话。

      对方拿开木棍,问道:“真的?”

      “千真万确,大哥,不敢骗您啊!”

      “你好像看到我长什么样了。”

      “啊?不,我不记得,我什么都不记得。真的,我记忆力可差了。”

      其他人也表示,他们脸盲。

      求生欲极强。

      扫了一眼屋内众人。

      “你们今天的伤。”

      “自己摔的。”

      “对。”

      “我们自己摔的,和您无关。”

      “。。。”

      一个个赶紧道,想要快点送走这两个瘟神。

      听完这话,两人点了点头,但还是给了刚那两人一脚。

      嘴里说道:

      “你们两个混蛋,浪费我们的时间,要不是你钻林子里,让我们把人追丢了,哪会有现在的事?”

      “杀了你都不足惜。”

      “砰!”

      “哎呦。”

      “。。。”

      一个个看得心惊肉跳,此时他们才真正认识到什么叫狠人。

      都这么惨了,还打。

      终于。

      对方仿佛打够,才停了下来。

      “都放聪明点,今天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看到,明白吗?”

      “知道。”

      “明白。”

      “。。。”

      一群之前还凶神恶煞的人,现在乖如猫咪。

      “这附近,还有什么人多点的村子?”

      “有,那条路的尽头有个华人社区。”

      “哦?”

      “对,有个社区,你们可以去问问他们。”

      “你要找的人,很可能去他们社区里了!”

      “。。。”

      一分钟后。

      看到两辆摩托车远去,一群人才敢爬起来,面面相觑,这顿打让他们现在都脑子嗡嗡心里憋屈。

      “还去不去舒政那边。”

      “啊!”

      桑卡给那个手下就是一脚。

      “去什么去?说舒政一个人打我们一群吗?”

      “。。。”

      众人沉默,这个理由谁信啊?何况那么多村民看见。

      那个被两个煞星追的人,肯定也在附近的林子里面。

      若是对方在搜寻中再碰见,又挨一顿,就太不值了。

      “先把伤养好,暂时别去撒钉子,我去县城一趟。”

      桑卡强撑着站起来,浑身酸痛,肩膀感觉要断了。

      对方上来一棍子,差点把他打岔气,后面又是拳打脚踢,受伤不轻。

      也算有过经验的他知道,两人是高手。

      虽然下手狠。

      却没有打出什么内脏破裂之类的重伤,只能说是伤筋动骨。

      嘶!

      好疼,这绝对是专业的,惹不起啊。

      。。。

      另一边。

      社区。

      舒甫收到消息,淡淡嗯了一声。

      昨天有人撒钉子,把车内的气氛破坏,他很不高兴,才有了这出。

      好好教训了一番,编个故事,让整件事合理。

      不过这还没完。

      撒钉子不是单独的事件,起因并非是当地村子和社区关系不好,而是和种植园有关。

      库克县有两家收胶厂。

      一家华人办的。

      一家本地办的。

      大家倒也相安无事,但最近出现了一个新的竞争者,一个本土势力,直接盯上了华人手上种植园。

      正常手段搞不定,便用这种下三滥。

      不仅如此。

      还针对那家华人收胶厂也有些小动作,舒政作为这个华人社区的‘领头羊’,属于重点照顾对象。

      想让给其把胶卖给他们的厂。

      不仅压价。

      还压账期。

      听其说。

      很多种植园老板迫于这种手段,屈服了。那家华人收胶厂快要做不下去,老板都有卖了的打算。

      。。。

      得知一切因果。

      “胶厂!”舒甫喃喃道。

      片刻。

      便做出决定,眯了眯眼。

      “洽谈收购这家胶厂。”舒甫对远在雅加达的掌柜下令。

      金钱开路下,一家公司已经注册了下来。

      现在正在谈一家小型冶金厂的收购,进展十分顺利。印尼的工业本就拉跨,加上全球经济危机。

      破产的企业很多。

      “是。”

      手下掌柜领命。

      。。。

      库克县。

      某建筑。

      桑卡猪头一样的在一个精悍男子面前,唯唯诺诺的解释。

      “。。。事情就是这样。”

      “他们在找人,发生了误会。”

      听完。

      男子很快做出决断。

      “先养伤,躲过这几天。”

      他只是一个苏拉威西小县的地下势力头头,真心不想惹这事,对方两个人打十几个人和玩一样。

      一看就不好惹,天知道是什么麻烦情况,少沾染的好。

      “明白,舒政的事。。。”

      “先放放,目前主要还是那家厂,等拿下,舒政想不妥协都难。”

      届时。

      库克县将会只有本地人的收胶厂,舒政想要卖胶,只能卖给他。

      至于去别的县?也得能去才行。

      到时候,以自己的谋略,或许还能赚一些种植园。

      美滋滋!

      。。。

      社区。

      中午时分,不少园主回来。

      “听说了吗,桑卡那伙人,被人打惨了。”

      “真的?”

      “千真万确,发生在村口,很多人看见,没一个完好。”

      “活该。”

      “。。。”

      桑卡一群人被暴打的消息在社区内引起热议,他们虽然没去过库吖村,但是手下有库吖村的工人。

      大部分人懒惰,可是当地还是有部分人是勤劳的。

      跟他们说起了这事。

      。。。

      舒政家中。

      “什么?”

      “桑卡被打?”

      “对方只有两个人?”

      舒政微微一愣,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两个人影,可能是桑卡惹到什么人了。

      喜事啊!

      至少可以消停一段日子。

      身在印尼,还是较为偏远的苏拉威西岛。

      华人一般就算受到欺负,也多是选择忍让一时。

      这些年受过的气,何止是一箩筐。

      可有家有室,很多委屈只能咽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